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二章 干票大的!

    不过被人遗忘并不代表没人惦记着,代理襄阳知府崔志用就对监狱里的叶文泰很是看重,时不时的来“关照”一二。

    “打开牢门!”

    随着崔志用嘶哑的嗓音,“吱呀”一声,狱卒毕恭毕敬的将关押叶文泰二人的监舍牢门打开。

    刚一见面,崔志用便对一旁的狱卒呵斥道:“你们是怎么弄的,这人先前乃是本府的年兄,与我是一帮进士出身,放榜时的排名还在我前面儿不少。虽说犯了死罪,是斩立决的钦犯,可你们也不能这么对他吧!这监舍是人住的地方吗赶快给我换了!”

    随即,崔志用一脸赔笑,用一种阴阳怪气的语调调侃叶文泰道:“叶兄,这襄阳府的大牢还住的习惯与否?这几日李贼围城,崔某公务繁忙无暇前来探望,不知年兄竟然被这些狱卒安排在这非人住的地方,真是失敬失敬啊!”

    “哼!崔志用,你别在那幸灾乐祸,猫哭耗子假慈悲!当年你我二人为了争襄阳府同知的位置可是闹的不可开交,结下的梁子可不小。这会儿你当上了襄阳知府,我却落难至厮,你现在心里怕是乐开了花吧!”

    叶文泰也不用正眼看崔志用,余光扫了扫崔志用官服上的四品云雁补子,冷哼一声,自顾闭目倚靠在湿冷的墙角。

    “年兄,这你就误会崔某了,当年的事过去那么久了,崔某早就忘却了,现在我成了四品襄阳知府,你却成了现在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在大牢里等死,你我天地之别,我崔某人何乐之有啊!”

    崔志用一边摇头,一边儿扬天长叹,故作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让一旁的唐延敬忍不出喝骂出声道:“你这个狗贼,我看你也蹦跶不了几天啦!等到李克青那厮破城,你这个襄阳知府怕是跟咱们一样的下场,只不过咱们先走一步而已!”

    这会儿,崔志用也不在伪装,直接露出本来面目,恶狠狠道:“哼!还说跟李贼没有勾结,瞧瞧,就凭你刚才说言,心里定是巴不得贼寇破城,好让李贼前来搭救吧!”

    “你!”

    唐延敬还想反驳,却被叶文泰制止:“唐老,反正咱们已经没几天活头了,多说无益!”

    望了叶文泰一眼,唐延敬暗自叹息,也缩到墙根闭目养神,不再理会崔志用。

    这监舍中的气味着实难闻,崔志用呆了一会儿也是无法忍受,见叶文泰二人不再开腔说话。于是也无意在监牢内逗留,便大袖一挥,仰头转身离去。

    未几,监舍中又只留下叶文泰、唐延敬二人。

    “哎!这李克青好好的为什么要造反,要不是他咱们现在的日子该有多舒坦!他这造反不是自寻死路嘛,朝廷大军一到,他还能蹦跶几天?他死也就算了,还拉咱们一起下水,真忒不仗义了!”

    唐延敬不由摇头抱怨,这抱怨二人不知道已经听对方说了多少遍了,从最开始的激烈咒骂、痛哭到如今的有气无力的发牢骚。

    叶文泰已经身心俱疲,现在他最想知道的是他还能活几天,得知李克青率军攻城,内心却隐隐期望李克青能快些破城来救他出狱,他真的还不想死!

    就在光复军兵临襄阳城下时,丹江至谷城的江面上,六十多艘武装大小赶缯船和舢板出现在宽阔的江面上,其中一艘最大的战船上,悬挂着两面巨大的旗帜。

    由于正当深夜,加上保密起见,大多数的船并没有打灯笼,借着候麻子座船上微弱的灯笼,其中一面旗帜上赫然写着“大汉光复军”五个大字,而另外一面大旗之上则写着“水师千户候”。

    “大哥,咱们现在是要直接杀向襄阳城与大将军汇合吗?”

    船队中央的一艘大船上,丹江水匪首领候麻子和其手下的心腹谭胜、邓伦二人正站在甲板上,迎着徐徐江风,侃侃而谈。

    候麻子摇摇头道:“大将军给我的命令是先去谷城北面的芦苇荡与光复军水师指挥使李正杰汇合,尔后等大将军军令行事!”

    “大哥,咱们这票干的可真够大呀!襄阳城里的富商、大户可不少,宅子都是三进三出,粮食、银子几辈子都吃不完、花不完。听说大户人家的闺女、媳妇都长的跟仙女儿似的,国色天香。还记得前几年,和几个兄弟在临江边上的画舫、酒楼听着小曲儿,喝着小酒,那滋味别提多痛快啦!等咱们跟着大将军进了城,想想就觉着逍遥快活!”

    百户邓伦这会儿一边儿唾沫横飞的说着襄阳府如何如何繁华,嘴里还一边儿留着哈喇子,一脸脸的向往之情。

    “这襄阳府可没那么容易拿下,就咱们这人马,到时候遇到襄阳府的水师不被剿了就谢天谢地了,能不能进襄阳府快活,还是两说呢!”

    谭胜对于邓伦的乐观态度却是嗤之以鼻,此刻对于“义师”的前景有些不太乐观。

    “好啦!都别说了,不管怎么样,咱们现在已经是大将军手下的水师啦!是反清复汉的好汉,这怎么打襄阳,大将军自有安排,就算不能进襄阳城快活,怎么也比缩在丹江里被官军不,鞑子剿灭要强,要是真能混出个一方天地来,也不枉身为大丈夫来世间走一遭!”

    自从河南、湖北混元教起事之后,一时间河南、湖北、震动,各路义军此起彼伏。不少蜗居山间的豪强、土匪都趁着这股浪潮下山四处打家劫舍,或是自封什么什么大王,跟在官军和义军后边儿捡便宜。

    不过,作为具有佣大志向的丹江水匪候麻子来说,并不满足于一辈子待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浑浑噩噩的做个山大王。

    趁着这股乱世,他也想学那桃园三结义的刘关张做出一番大事业。可是又限于自身实力,没法雄据一方,建功立业。

    左右为难之时,“兴汉讨虏大将军”李克青恰好派人前来招降,并许封候麻子为千户,谭胜、邓伦分别为百户,加入光复军水师。

    李克青何许人也?阵斩襄阳总兵官达色及以下五千精锐官军,收降襄阳知府顾駉,手下精兵无数,还占据了谷城县城,听说还要打襄阳府,襄阳府的望风而逃,官军吓龟缩在城中不敢出击。这风头简直盖过了身在河南的白莲天王刘松,刘松那可是屡败官军,手下人马不下数万,当今各路义军的首领人物。

    再加上先前李克青对候麻子等水匪有恩在先,曾放过其杏命。思前想后,候麻子还是决定接受李克青的指挥,改编加入其麾下的大汉光复军,共创大业!

    候麻子此刻气定神闲,遥望着远方波光粼粼、宽阔浩荡的江面,颇有一番舍我其谁的豪气。

    “大哥!快看,前边有灯光!”

    谭胜眼尖,远远的就发现江中忽然出现了一艘小船,船上的灯笼按照一定的规律忽明忽暗的打着灯光。

    “是李指挥使前来接应的人!快发信号!”

    候麻子瞧见灯光的信号之后,大喜过望,按照先前的约定,这灯光信号正是水师指挥使李正杰派人前来接应自己。

    言罢,候麻子这边也跟江中的小船发出一样的信号。不一会儿,前方江中的小船便加速朝候麻子船队靠了过来,小船上的光复军水师百户王二虎上船与候麻子互相确认身份无误之后,便领着候麻子的船队缓缓驶进了不远处的芦苇丛中。

    原本热闹的江面,顿时又归于一片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