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章 襄阳城下

    谷城县城外,寅时刚过,满编八千名光复军士兵排好队列缓缓出城。

    城头上悬挂着一个新鲜的首级,正是破城之日被许奇宁绑在城门洞子里,作为礼物送给李克青的孙知崇。今日大军出征,被李克青特意拿来斩首祭旗,也了结这满清狗奴才的罪恶一身。

    为了预防部分新兵因为恐惧半路出逃,同时也为了保密需要,李克青并没有告诉这些士兵要去何处去做什么。

    短短不到十天的功夫,这些新加入的新兵并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这次攻打襄阳府新兵们也不是此战的关键所在,带上他们出征除了给这些人长长见识、锻炼实战能力外,主要目的则是为了实现李克青计划中的重要一环。

    光复军大队刚出城没多久,许多闻讯赶来的后营老弱妇孺就挤满了城门口和城墙上,巴巴的望着远去的亲人背影满是忧虑神色,更有不少妇女和老人开始哭泣。

    许多光复军新兵见到这一幕也是迟疑、惶恐,不过在军官的鞭子和强令呵斥之下,还是咬牙跟上队伍。

    望着这一番出征的情景,李克青想的很明白,战争就会死人,就会有伤亡,不能有妇人之仁。

    按照新的编制十人为一伍,伍长小旗。五十人为一哨,主官为总旗,一百人为一队,主官为百户,一千人为一营,主官为千户,五千人为一师,主官为指挥使,三师一万五千人为一个军团,主官为都督。

    由于不少新加入的新兵还没来得及训练火枪齐射和线杏队列,因此许多新兵都是派发自清军缴获的刀枪等近战兵器,缴获自清军将官的几百套棉甲则被稍加改造上色成了光复军军官的铠甲。

    官达色所乘的上好战马自然落在了李克青的胯下,其总兵铠甲则被加以修复之后套在了李克青身上。其余被缴获的一些清军战马大多被分配给了骑兵营,差些的蒙古驽马被分给百户以上的官员当坐骑。

    走在大军前方的旗手则是刘湾村的老矿丁出身赵大牛,长得人高马大,威风得紧。他举着绣有“大汉光复军”五个字的大旗,翘首昂扬的走在队伍最前方,颇为自豪。

    这次攻打襄阳府,李克青责令后营所有的保安人员和除孩子老人以外的妇女都被勒令随军出征,并让这些人都在头上套上光复军的红头巾,目的就是为了迷惑襄阳守军,造成光复军大军来攻的景象,为实现李克青早已谋划已久的奇袭掩人耳目。

    这样一来,光复军全军人数湊到了近一万五千人,远远看起来遮天蔽日,旌旗招展,好不威风。

    张修武的骑兵队中特意整编了部分骑兵充任全军哨探,由郑林全指挥,负责大军沿途警戒和军情的传递。

    郑林全的侦查骑兵在路上也发现不少襄阳清军的探马,不过对方显然无意与光复军纠缠,远远看见光复军的骑兵后便打马转头离开。

    襄阳府离谷城有一百六十里路,按照大军目前的行军速度一日只能走上不到六十里,直到第三天才走到距离襄阳城西的一处集镇。

    不过进入集镇之后,李克青却发现原本应该很热闹的集镇里并没有什么人,都是些年纪偏大行动不便的老人。疑惑之余,李克青令人去询问其中拥由,才知除了上了年纪不想离开家的老人,襄阳清军已经将襄阳府周边的百姓和粮食等物质,全部都强制迁移到了城中,目的就是为了坚壁清野,阻止光复军获得人力和物力上的任何补充。

    这浦霖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无能,看来并不是那么好对付呀!

    李克青虽然没有告诉新兵们要去做什么,但是从行进的方向上,加上又占了襄阳城外的集镇,也都猜到是要去打襄阳。

    事到如今,李克青也不瞒这些新兵和冒作士兵的后营保安人员和妇女,径直告诉了作战计划就是要打襄阳。

    听闻要攻打襄阳,一些意志不坚定的新兵当即慌乱起来,更有甚者要丢下武器逃走,不过却被督战队当场抓住当众斩首。

    “谁要是想逃跑,这就是下场!”

    充任督战队监斩官的马齐凶神恶煞的将试图逃跑的新兵的头颅一颗颗的丢在军队阵前示众,使得原本抱着逃跑心思的新兵顿时吓得不敢再有逃跑的念头,再加上要是自己跑了留在谷城县的家人肯定也是难保杏命。

    一路前进并没有清军前来阻拦,光复军抵达襄阳城下的时候已是下午。襄阳城四门紧闭,城内清军据城而守,并没有出来与光复军交战的意思。

    显然光复军的貌似强大使得城内的清军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出城与光复军交战,这样一来,李克青的奇袭计划才能实现。

    襄阳府历史上都是军事与商业重镇,襄阳自古素有“南船北马、七省通衢”之称,历代都是南北通商和文化交流的通道。同时也是湖广三大重镇之一,乃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城高墙厚,护城河宽阔无比,有些紧要位置甚至超过百米,号称“铁打的襄阳”。

    当年蒙古人南征前后足足花了六年的时间才攻破襄阳,灭亡南宋,攻破襄阳城之难足以想象。

    虽然现在的襄阳城并没有宋朝那时为战争而修筑的那么险固,不过作为湖广重镇,城郭防御设施已然非常完备。

    李克青率众登上城西面的一处土坡,扎起大营,并让郑林全派出骑兵侦查襄阳地形,一个时辰后,一份关于襄阳城城防的报告就放在了李克青大帐之内。

    襄阳城共有六个城门,且城门外各有瓮城,东、南、西三门的瓮城外另有子城,瓮城、子城外各设吊桥。

    城垣周长十几里,城墙均高8以上米,宽厚10米左右,用土层层夯筑,外用大块青砖垒砌。

    城北以汉水为池,东、南、西三面凿有城濠,濠宽一百多米,引入汉水入壕,深达二三米,终年水波潋滟,俨若平湖。

    若从陆地城墙强攻,以李克青目前的兵力和时间根本没可能攻下,且湖广总督陈辉祖和荆州将军绰和诺皆率军来援襄阳,快则五日、慢则七日后即可到达,留给李克青的时间已经不多。

    若要在五到七天内下襄阳在他人看来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在常人看来,三五万大军没个一年半载根本无法攻克襄阳,且襄阳城对岸还有樊城为依托,内援不绝,更加增加了攻城的难度。

    襄阳府唯一的弱就在于汉江水道,只要控扼汉江水道,将襄阳和樊城一分为二,断其互援,避开陆地上的坚城,从内部突破才可速破襄阳,当年蒙古人最后也是靠着建造五千战船,训练七万水军才破了襄阳。

    李克青胆大包天来打襄阳,就是因为在襄阳府还有光复军的一颗钉子牢牢占据在襄阳府北码头,而且还有一支秘密的水军隐藏在汉江芦苇荡水师基地,清军一直不清楚这支部队的存在,因此这就是李克青声东击西奇袭襄阳的唯一杀手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