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四章 全军压上!

    “那就不必了,那些乡勇依我看来根本就不堪用,若是接战失利,平白堕了自家威风事小,若是溃败下来反冲本阵可就糟了。”

    官达色远远看去,李克青贼兵不过1000多人,居然敢在他这5000兵马的正面结成横阵,真是不知死活。

    “前营居中,左营居左,右营居右,中营随我督阵!”

    “南漳营、宜城营从左翼压上!”

    “马队自右翼迂回!”

    “顾大人,你指挥乡勇营紧跟马队,一旦马队冲破敌阵,你就让乡勇们冲上去扩大战果!”

    随着官达色一连串的命令下达,但见襄阳镇镇标四个营主力两千多人成品字形缓缓朝光复军正面压了上去,南漳营和宜城营一千人从左边涌了上来,近五百人的绿营马队和一千多名谷城本地乡勇自右前方迫近光复军右翼。

    连串的军令下达后,襄阳知府顾駉不由暗自腓腹,官达色这厮还真是谨慎,对付李克青一千多贼兵竟然把全军都一齐压上,真是大题小做。

    不过,碍于官达色才是这次剿匪的总指挥,更是正二品的一镇总兵,还是满洲正黄旗出身,身份比他这个汉人知府不知高到哪儿去了,因此,顾駉也不好反驳,只得依令行事。

    “轰轰轰”

    清军后方响声不断,清兵隔着老远就开始放炮,除了个别打入李克青军阵之中,造成几名士兵死伤之外,大多数炮弹都打倒了阵前,溅起一团团泥土,根本没有对光复军造成实质杏伤害,纯粹是虚张声势而已。

    这贼兵还有两下子嘛!大军压上之下,见己方放炮竟然不闪不躲,比起寻常贼匪来还强出许多,有儿意思!遥望光复军在火炮之下一动不动,并没有发生贼兵溃逃的迹象,官达色不免对李克青高看那么一眼,也就是那么一眼而已。

    眼看清兵进入火炮射程,李克青终于挥手下令:“开炮!”

    挪开遮盖大炮的伪装,士兵们燃引信,轰隆隆震响,光复军的炮声如闷雷一般厚重,一颗颗炮弹呼啸着飞向正面清兵,光复军火炮所用的炮药乃是威力巨大的颗粒化火药,已经接近同期欧洲标准,炮弹不仅射程远,而且威力强过清兵大炮不少。

    在新式火药的强劲推送下,十来斤的铁弹腾空而起,纷纷砸在正面冲击的襄阳镇镇标营上空。

    当光复军的炮弹袭来,不少清兵下意识想躲,可看似可以躲过的炮弹却一颗颗接连快速落地,砸在人群中,飞起一道道泥土烟柱。

    除了个别倒霉鬼被炮弹直接命中打成一团肉酱外,多数炮弹却是在落地之后,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在地面上跳跃,变成跳弹在地面和半空中翻滚,对清兵人群予以极大的杀伤。

    炮弹弹起后,不是直接蹭掉了正在奔跑清兵的脑袋,就是砸在地上忽然横扫向周边的清兵,看似体积不大的炮弹,却在人群中横冲直撞,方向变幻莫测,不少清兵当场断腿断臂,塌胸穿腹。

    由于天下承平日久,多年没有大规模战事,除了西北边关的清兵外,像襄阳镇这样的内陆绿营清军的战斗力下滑的非常厉害,有的人自打当兵起根本就没有遇到过战事,最多就是剿匪、维护治安、捉拿一些江洋大盗而已,根本没有逾受过大炮轰击,甚至部分清兵还是头一遭听到炮响。

    在光复军十余门火炮的轰击下,四个营两千多清兵起先有些懵,不过当炮弹在密集清兵中屿成大量伤亡,并且夹佑着泥土和残肢断臂腾空四溅的时候,清兵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四处躲避,阵型一下子开始混乱开来。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其余两路,南漳营和宜城营在火炮的袭击下,顿时大乱,不少兵丁竟然开始溃逃,临时组建的乡勇更是不堪,竟然成群向身后逃亡,根本不理襄阳知府顾駉的号令。

    不过襄阳府绿营镇标清兵作为官达色的亲兵精锐,在火炮的袭击下也仅仅是队形大乱而已,并没溃散,这倒令李克青有些意外,心道乾隆时代的绿营兵毕竟还没有像七八十年后的清兵那样,遇到当时的太平军就一触即溃,虽然没有满清前期绿营兵那般强悍,可还是有些战斗力。

    李克青怎么会有这么多火炮!看这威力和架势只怕堪比朝廷请西洋人铸造的大将军炮,官达色顿时脸都绿了,心急之下忙派出中营压到前方乱军后方,斩杀左右翼溃兵和乡勇,同时旗语号角连连,催促正面主力和马队急攻李克青本阵。

    “弟兄们,跟我冲啊!杀入贼阵,贼兵的火炮就失灵啦!”

    “杀贼一人,赏银二十两,弟兄们跟我上啊!”

    在官达色中营督战队威压之下,正面四个营的将官们纷纷驱赶身遭的兵丁冲锋,对于踌躇不前或是意欲逃跑的兵丁毫不留情,提刀斩杀,为激励兵丁冲杀,还当众许下重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不到一刻钟,两千多镇标清兵就冲到了光复军阵前几百步处,其余两路清兵和马队、乡勇也快步冲到了光复军两翼阵前。

    两百步,一百步,八十步,对面光复军前排士兵的相貌已然可见,清兵大喜过望,心想白花花的银子正等着自己,更是加快了脚步。

    随着清兵进入射程,高地上的李克青果断挥手下令:“开火!”

    刘信、齐林、文启荣等闻讯,纷纷指挥手下士兵朝清兵射击。

    “砰砰砰!”“砰砰砰!”

    一股又一股剧烈的声响接连爆起,雷鸣般的爆裂声汇聚在战场中的各个角落,战场上一条长长的白线腾起,火药燃烧蓬发出的白烟顿时弥漫整个谷地。

    清兵最前方数百藤牌兵的冲锋势头戛然而至,如割麦子似的成片倒下,被打倒无数,不少藤牌兵妄想利用手中的藤牌抵挡,结果一向结实的藤牌被铅弹击穿,身中数十铅弹,浑身飙血而亡。

    清兵人潮下意识地朝后撤退,接着又被将官们的喝令向前。

    与此同时,清军阵营中的一些鸟枪手也各自举铳朝前方射击,并手忙脚乱的装药装弹,不少绿营弓手趁势上前放箭,一波接一波的箭雨弹射而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飞向远处的光复军,顿时光复军中就有不少士兵中箭倒地或是被鸟铳打伤。清兵见状,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