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七章 鸿门宴~~求收藏

    在总兵官达色的指挥下,襄阳府内外,一个个混元教的秘密据点被捣毁,成百上千的混元教徒被清兵逮捕,在整整三天的时间里,整个襄阳府城被翻了个底朝天,在“宁杀错勿放过”这句至理名言的指导下,不少平日里与混元教并无关系的良民、百姓也被冤枉抓到了襄阳府大牢。

    这股稽查“邪教”的风潮一直延伸到了襄阳府的个个角落,在这股风潮下,不少地方大小官吏从中嗅到了一股“商机”,许多官吏则以查办邪教为名,行敲诈勒索之实。“不论习教不习教,是不是白莲教徒,但论给钱不给钱”,“若稍有不遂所欲,即诬以邪教以治罪”。

    这股查禁“邪教”的风潮自然也刮到了位置并不算太偏远的谷城县,谷城县衙后院,谷城知县孙惟中端着手里襄阳知府的公函,激动的眉开眼笑:“哈哈,李克青这个贼子,看你这次还怎么脱身,勾连混元教匪,自称混元天师,传习邪教蛊惑人心,意图不轨,这条条都是该凌迟的死罪!”

    孙惟中将手中公文合上,吩咐道:“师爷,你赶快去通知绿营的许守备,让他立即调谷城营兵前来县衙与咱们的乡勇汇合,本官要亲自带兵去刘湾村捉拿李克青等匪首!”

    “东翁,此时去抓那李克青万万不可!”

    孙知崇见状大惊失色,忙挥手阻止。

    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整死李克青,又被师爷孙知崇所阻挠,孙惟中脸色微变,有些不悦道:“师爷,你不会是收了李克青的好处吧!怎么一提到整治李克青的事儿,你老是维护于他。上回因为怕引起事端,饶过了李克青,这次可是总督大人亲自要求查办本省‘邪教’,李克青是混元教的‘天师’可是板上钉钉,人尽可知的事儿,怎么就不能抓了?”

    “东翁,冤枉啊!小的生死孙家的人,死是孙家的鬼,我孙知崇对孙家的忠心日月可鉴,若有半点虚假,天打五雷轰!”

    说孙知崇收了李克青的好处,这倒真是冤枉了孙知崇,孙知崇自幼长在孙家,祖上几代人作为老孙家的包衣奴才,一直忠心耿耿,简直比狗还忠诚,哪有什么异心。

    也许是察觉到自己方才的话的确有些言辞不当,孙惟中面露羞愧,有些尴尬道:“师爷你对我孙家的忠心,我也是清楚的。不过,这次可是对付李克青的天赐良机,若是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机不可失呀!”

    孙知崇点头回应道:“这个我当然清楚,不过,要是像你刚才说的那样大摇大摆的去抓李克青,那咱们是怎么死都不知道。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手握重兵的李克青?”

    孙惟中扭头问道:“那以师爷之见,咱们该怎么办最为妥当?”

    孙知崇低头沉思片刻,尔后两眼一亮,奸笑道:“擒贼先擒王,只要拿住李克青匪首与其手下主要骨干,那李克青手下的练勇就不战自溃了,何须咱们再多费周折。”

    说罢,孙知崇一脸奸笑的附在孙惟中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孙惟中闻言,顿时眉开眼笑,点头如捣蒜。

    刘湾村李府,两份来自情报司的报告放在李克青的桌案上,一份是有关河南混元教祖师爷刘松起事的情报,一份来自近些日子鄂西北郧阳府、襄阳府、安陆府、荆门州、宜昌府等州府,查禁混元教等“邪教”的各方信息。

    一种不好的预感此刻笼上了李克青的心头,自己这只穿越的“蝴蝶”不小心微微煽动翅膀,所带来的效应已然改变了历史的走向,原本起义被提前侦知而被处死的混元教祖师刘松在鹿邑起义不仅成功发动了,而且时间也提前了三年,形势一片大好。

    这次起事导致的直接后果是,湖广总督陈祖辉严令鄂西北各州知府、总兵,对包括混元教在内的各式地下宗教采取了“严打”态势。

    而在整个鄂西北官府严厉的打击下,震惊清王朝的川楚白莲教大起义是否会提前爆发,是李克青现下需要审视的问题。

    再就是,李克青作为混元教的“天师”,这是许多普通混元教徒都清楚的事,官府近来正在查禁混元教等白莲教分支,肯定迟早要找到他的头上,作为混元教中的骨干“混元天师”,其姓名出现在官府捉拿人员花名册上的概率很大。

    自己该何去何从,难道要被迫起事?还是等到刘之协他们先动手,自己再做打算?如果其他教徒不提前起事,那么自己这个“天师”是否应该趁此机会,扛起反清大旗,主动出击?到时候引各方教众来投,扩大自己的实力和影响力?

    “练总,有知县孙惟中和谷城许守备的信件。”

    正当李克青内心纠结万分的时候,一直守在门外的亲兵马齐推门进来,将两份来自谷城县的信函放在了李克青的桌上。

    孙惟中和许奇宁这节骨眼上给我来信?挥手屏退马齐之后,李克青首先拆开了孙惟中的信函,信中充满了对李克青的虚伪客套,尽是些夸赞、溢美之词,在信的结尾处才谈及了来意,后天是知县孙惟中三十大寿,诚邀李克青及本县名流士绅赴宴,并嘱咐一定要参加之类云云。

    读完孙惟中的信,李克青第一时间脑袋里蹦出来三个大字“鸿门宴”。早就在剿候麻子等水匪的时候,李克青就已经知道了孙惟中想对自己图谋不轨,只是当时碍于撕破脸皮,李克青才没有声张。

    而这次孙惟中极有可能是想借其三十大寿的由头将李克青等人一网打尽。真是机关算尽,舍得下本儿啊!李克青不由如是想。

    摇摇头,李克青拆开了谷城守备许奇宁的信函,因为四川大小金川的战事焦灼,清廷在去年已经抽调谷城游击齐布泰统领谷城营四百精锐赴大小金川参战,留下已经荣升守备之职的许奇宁镇守谷城。

    随着与李克青的生意越做越大,许奇宁的官职也是越升越快,如今已然是朝廷在谷城县驻守绿营军的最高军事长官五品守备,除了齐布泰带走的四百绿营精锐,手底下还有近二百多营兵。

    半年前,不知为何,平日里一毛不拔、视钱如命的知县孙惟中,硬是心甘情愿自己掏了不少银子组建了一支乡勇队伍,人数大约有三百多人,全是谷城附近的精壮汉子,训练了大半年,操练起来也是有模有样,跟绿营的清兵们比起来也不算逊色。

    而许奇宁信中提到的事就与这支乡勇有关,在信中,除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和问好的话语外,许奇宁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提到了这支乡勇将在后天,也就是知县孙惟中三十大寿的当天担任寿宴内外的守卫,而且都是全副武装。

    据许奇宁自己说,这消息是在酒桌上,从一个曾经的好兄弟嘴里掏出来的,而那位好兄弟如今正在孙惟中的乡勇里担任要职。

    将许奇宁的来信点燃焚烧后,李克青眼前一亮、无奈双眉紧锁,算是彻底认定这次赴宴就是所谓的“鸿门宴”了,看来自己还没动手,知县孙惟中也要先下手为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