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六章 阴云密布~~求收藏

    “老爷,不好了,有乱匪进城啦!”

    一名衙役慌慌张张的推门而入,直接冲进了黄知县所居住的后堂。

    “怎么回事?大呼小叫的,什么乱匪不乱匪的!”

    正搂着第六房小妾睡觉的唐知府穿着一席白绸长衫,摇晃着纸扇,推门出来问道:“有什么急事啊?天塌下来了吗?”

    那衙役头上汗水打额头直往下流,脸上也是黑一阵白一阵的。

    “知县大人,是白莲教逆贼进城了,现在正往县衙这边杀过来啦!”

    黄知县下意识的一呆,尔后将手里的纸扇猛的敲在衙役头上,呵斥责问道:“白莲教逆贼?不得胡言乱语,谎报军情,我鹿邑县内一向太平无事,哪里来的逆贼!”

    衙役见黄知县不信,哭丧个脸道:“老爷,白莲教匪里应外合趁夜打开了城门,现在外面都已经大乱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要是您老不信,那小的先走一步了,您老自求多福吧!”

    说罢,那衙役头也不回的就逃个干净。

    听到衙门外隐隐传来的混乱声,黄知县这才反应过来,真有郁匪进城了!

    “快快来人呐!有没有人,快去通报绿营的王千总,让他随本官前去弹压贼匪呀!”

    黄知县顾不得更衣,当下冲到衙门大堂呼喊差役,可平日里一喊就到的衙役们此时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喊了半天也没人应。

    预感不妙的黄知县连忙跑到后院,准备吩咐管家安排下人将其多年搜刮的金银珠宝转移出去,可黄知县来到后院一看,此刻,后院的丫鬟和家丁早已经乱成一团,不少人还忙着抢掠知县府中的金银细软,准备趁乱捞一把,根本没人听黄知县的大呼小叫。

    “老爷,这是怎么了!”

    “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六房姨太太们这时听到动静,也都跑出闺房,此刻却见到府中乱成一团,被眼前的乱象给吓了一大跳,七嘴八舌的围着黄知县焦急问道。

    “贼匪进城了,你们自个而快逃命去吧!”

    眼见事态已无法收拾,保命要紧,为了不多几个累赘,黄知县猛地推开平日里最得宠的六姨太,任其在地上哭喊,头也不回的直往平日里存银子的库房里冲。

    这时库房早已经被下人们搜了个干净,可还有一处秘密地方只有黄知县一个人知晓,找到暗阁中的宝箱后,确认里面的贵重珠宝无误后,黄知县换了身平民的衣服,头也不回的径直就往大街上冲了出去。

    此刻,在城中的一处妓院内,绿营军官王千总已然死在了床上,窑姐儿将手里的短刀搽拭干净,冷冷的扫了一眼王千总的尸体,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抹白色方巾缠绕在头上,口中喃喃道:“祖师爷这会儿应该进城了吧!”

    堂堂一县的千总,竟然这样的死在了一个窑姐儿身上,让人不免一阵唏嘘。

    此刻,整个鹿邑县城已经乱做一团,藩库、县衙、军营等要地已经被混元教徒占领,而军营里的驻军和县衙里的衙役早就作鸟兽散。

    乾隆三十七年,三月十八日,混元教祖师刘松自号白莲天王,杨集自号总军师,樊明德自号大元帅,反于鹿邑,混元教徒趁夜里应外合杀入县城,绿营王千总及以下官兵被杀百余,士绅、衙役被杀七十多人,知县黄启不知所踪,传为混元教徒所害。

    后刘松率徒众两千余人入城,杀官祭旗,查抄富户,盟誓反清复明,四方教徒纷涌而至,不消几日聚众近万人,旬日间攻陷永城、涡阳、亳州、太和四县,徒众不下三万余,接连击溃归德府练勇三千余人,镇绿营兵两千人,一时间河南、安徽两省震动。

    是夜,湖广襄阳府,一匹来自武昌的驿马趁着城门还未关闭的空当,风风火火的钻入了襄阳府城,一阵疾驰过后,驿马停在了襄阳府衙门口,马上的驿兵顾不得喝口水,忙下马对守门的衙役喊道:“总督急件!速速通报!”

    守门衙役不敢耽搁,连忙打开府衙大门,入内通报。不一会儿,襄阳知府顾駉就在大堂接到了湖广总督兼湖北巡抚陈辉祖的急件。

    当夜,顾駉急招襄阳镇总兵官达色等参将以上将官进到知府衙门议事,至于议事的内容,外人却不得而知,不过作为一镇总兵,堂堂正二品的襄阳镇总兵官达色深更半夜的都被拉到衙门里议事,想必定然有了不得的大事发生。

    第二天,襄阳镇总兵官达色一大早就来到城外的镇标驻地,不到卯时就吩咐擂鼓集合标兵,平日里绿营兵疏于训练,哪有这么早起过床。不过,今日的鼓令与往日的训练集合不同,仔细一听却发现这次的鼓声乃是一般不曾敲响的紧急备战鼓令。

    于是,听到鼓声的清兵们顾不得身上还未披挂整齐,急急忙忙的就飞奔出了营房,往校场里跑。

    等了约一炷香的时间,所有的标兵这才集合的差不多,总兵官达色手下的本标人马共有四营,分为镇标中营、左营、前营、后营,总计兵额2500人,此刻全部集结完毕。

    过了一会儿,又有一批大约500人的清兵自营外进入军营,这次来的是襄阳城守营的清兵,跟着一同前来的还有襄阳知府顾駉以及诸多府衙官员。

    此时,整个襄阳府城的大小官员、将领和清兵全部都集结在了军营之中。

    不少低级官员和将领们根本就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不知道知府大人和总兵大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大清早的把襄阳府城的军队全部集中到一处到底是为了做什么,难道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或者是有上官前来校阅?底下的普通清兵更是莫名其妙,不少人当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肃静!”

    随着襄阳镇总兵官达色一声大喝,现场渐渐的安静下来。

    这时,襄阳知府顾駉这才颤颤巍巍的站上点将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宣读了湖广总督徐辉祖昨晚发来的公文,大意是鉴于河南白莲教分支混元教事发,为防止湖广白莲教众跟着生乱,总督徐辉祖下令各地州府官员立即逮捕各色白莲教组织教中骨干,并要求“全教拿获,毋使一名漏网”。

    接着,不等底下官员反应过来,顾駉就当场宣布所有襄阳府五品以下的官员,不论文武一律待在军营不得外出,然后由官达色与手下将官带领可靠军士立即出营捉拿白莲教骨干。

    因各色白莲教组织在襄阳府遍地开花,连不少公门中人都是其眼线,为了防止消息走漏,导致白莲教骨干逃脱,顾駉和官达色只好想出这一招。

    此刻,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临近的郧阳府、德安府、宜昌府等州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