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五章 豫东大乱~~求收藏

    河南归德府鹿邑县,此时正是春间二三月,在这万物生长的季节,绿色覆盖整个大地,如毛的细雨由天上洒落,千万条柔柳伸展着嫩绿的枝条。

    草长莺飞的季节里,混元教祖师刘松却无暇欣赏这片美景,在豫皖交界处山里的一处废弃古寺内,以往在豫东、皖北等地开坛传教的众位混元教分支首领此刻却汇聚一堂,这可是自刘松创教以来也不多见的,且在寺外的坡地上,还有一千多名头裹白巾的青壮教徒手持各式武器护卫一旁,好像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大殿中间,刘松此刻端坐在一朵白色莲台之上,手持各色法器,嘴里念叨着让人听不太懂的经文。

    而其座下的杨集、樊明德等分支首领则双腿盘踞在蒲团之上,嘴里也跟着捣鼓着一些令人发怵的语句。

    忽然已经念经念了好半天的刘松忽然大吼一声,然后停止了念经,接着说了些诸如“换乾坤,换世界”,“末劫年,刀光现”,“三十六将二十八宿临凡世”,“大劫将至,从我者免”,“真空家乡,无生老母,大明复兴,天下太平”等现今听来大逆不道语句。

    座下众人闻言,纷纷跪倒在刘松座下,口念咒语朝刘松膜拜,满脸诚惶诚恐的样子。

    这一幕令刘松感到非常满足,可是眼下的刘松已然根本不再满足于做一个小小的混元祖师,虽然这些年靠着烧香集会获得了许多下层教徒的孝敬,同时也赚取了广大教徒不少银子,这些银子的数目足够刘松奢侈的过完余生。

    可是这些东西根本就不能满足现在的刘松,他还有更远大的理想和抱负要去实现。

    冒着被官府捉拿杀头的危险,数十年如一日的在豫东和皖北来回辛苦传教,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今日起事!为了推翻鞑子朝廷,打下自己的一片江山!

    自去年开春以来,整个豫东地区便陷入了连绵的干旱之中,河水断流、大地龟裂,赤地千里。而官府中却有人私吞了朝廷赈济灾民的粮食,无良奸商们更是加紧囤积粮食惜售,以抬高粮价,大赚一笔。此时豫东地区灾民遍地,百姓陷入了极度的饥饿和无助之中,不少百姓卖儿卖女以求活,整户整村的百姓全都外出逃荒,沦为流民或是路边的一具死尸。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刘松以及部分白莲教高层敏锐的发现这是一次天赐良机,除了在豫东本地准备起事之外,刘松也派人秘密的提醒了其他地区混元教分支首领做好准备以防不测。

    原本刘松预计中的起事还需要几年时间准备,可没想到中途却杀出了李克青这厮,有了李克青这等大户的支持,又是支援钱粮又是支援鸟铳、弹药等军械,使得混元教的势力这两年在豫东皖北地区发展的异常迅速。

    如今在这些地区,混元教信徒男女老幼加起来不下十万之巨,再加上去年的旱灾影响,各地饥民蜂拥而起,正是起事的大好时机。

    在一阵冗长的咒语过后,刘松带着杨集、樊明德、弟子吕良才等人走出破庙,冲一千多双眼发红业已癫狂的信徒们嘶吼道:“白莲出世,大明复兴!大劫将至,从我者免,换乾坤,换世界就在今日!”

    在教徒狂热的气氛下,吕良才见时机已到,跟着振臂高呼道:“兄弟们,随我出山,杀清妖呀!”

    “杀清妖!杀清妖!”

    一千多精锐教徒手持各色武器,在各自头领的率领下浩浩荡荡的开始整队出山,望着手下士气高昂的教徒,刘松心里不免感叹道:“三十年的付出与心血就为今日的起事,希望能成事吧!”

    同一天的鹿邑县城外,下午申时,杨集和樊明德便带着一百多名身着便装的教徒埋伏在了鹿邑县城外。为了不使官府怀疑,这些人化妆打扮成各色人物分散在城外各处,大多离得不远,有的装作戏班子、有的背着包袱或是挑着柴草,三三两两的待在城外。

    这一百多名教徒都是教中的精锐,手上刀枪功夫不错,而且个个都是敢拼命的主儿。

    衙鹿邑知县姓黄,本是南方人,七年前中进士后等了足足四年才得了个外放为官的机会,被委任到豫东鹿邑县做个七品县令。

    俗话说“千里做官只为财”,在本朝异地为官的制度下,黄知县离家千里来到河南鹿邑县做知县可不是为了做个清官,造福一方百姓。为了早日外放为官,当年他可没少往吏部官员的府上跑,那银子哗哗跟水似的花了出去才得了个外放知县的机会。

    虽然鹿邑县是个穷县,油水并不丰厚,可在这三年的知县生涯中,黄知县硬是想尽办法将鹿邑县给刮地三尺,攫取了好几万两银子,之前买官的亏空也已经补了回来,还另有赚头。如今三年知县任期将至,凭着往日里对上官的巴结和孝敬,这再升一级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儿了,只要等上一个月后任期一满,可以离开鹿邑县这个穷乡僻壤,换个地方享福去了。

    虽然已是亥时,月上当空,鹿邑县城中除了几个烟花之所仍然明火通明外,大多数百姓大多早已入睡,更夫老刘头仍然像往常一样拿起吃饭的家伙,一面铜锣和一根敲棍,走上漆黑的街头,一面敲打铜锣,一面呼喊着熟悉的号子:“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忽然,老刘头的身后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并且夹佑着凄厉的尖叫呼喊,这大半夜的哪儿来的这么多人在街上跑,还大喊大叫的?老刘头疑惑的扭头看去,只见在街道的尽头的城门处火光冲天,映红了半边天,正瞧的起劲,往日不少熟悉的守门清兵却抱头呼喊着往自己这边跑过来。

    “这位兄弟,怎么回事儿?”

    老刘头一把拉住一名相熟的守门兵丁问道。

    “快跑吧!白莲教乱匪进城啦!”

    说完,那名兵丁扭头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愣了半晌,老刘头这才回过神来,此刻他的眼中不仅没有半分恐惧,反而充满了激动和喜悦,作为白莲教多年的信徒,他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大劫终于来了!祖师爷终于动手了!”

    老刘头一把丢掉手里吃饭的家伙,饱含激动的回家叫醒了儿子儿媳,吩咐焚香烧纸,做好迎接祖师爷的准备,自己则带着儿子操起家里仅有的菜刀与木棍前往城门口去呼应混元祖师刘松的队伍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