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四章 大军云集~~求收藏

    奏章已经发出近二十天时间,按理说皇上的旨意应该应该在这几天到达,可四川总督阿尔泰在军营中左等右等,等了快一个月,还没有等到皇上的旨意。阿尔泰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在营中度日如年,他的这道折子上去,也不知道皇上会怎样看待,若是不小心触到了皇帝的霉头,不死也得脱层皮。不过,相比起领军攻打大小金川来说,危险还是会小很多。

    又等了一个多月,这天阿尔泰刚用过早膳不久,忽然卫兵急急忙忙来报,说皇上的圣旨已到,已然到了中军大帐,请都司以上的将官全部到中军大帐听旨。

    等了一个多月,皇上的旨意到底还是来了,阿尔泰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思召集众将一齐到了中军大帐,等到达帐中后,只见宣旨的人中竟然是户部侍郎桂林,跟随其后的还有副都统保柱、莽哈察等。

    “四川总督阿尔泰接旨!”

    随着桂林打开圣旨,阿尔泰来不及打招呼,战战兢兢的连忙与众多将官伏跪在地,聆听皇帝的旨意。

    “奉天承铀,皇帝诏曰:四川总督阿尔泰率数万大军出征大小金川半年有余,寸功未立,在打箭炉驻足不前,徒耗钱粮,实乃畏敌偷安之情状。阿尔泰罔顾皇恩,罪无可赦!理应处以极刑!”

    听到这里,阿尔泰身上的冷汗直往外冒,差点晕倒在地,心想:“这下玩大了,这该如何是好,难道我阿尔泰真要这么‘英年早逝’吗?”

    正当阿尔泰万念俱灰的时候,桂林顿了顿,咳嗽一声,继续念道:“念及阿尔泰治理四川多年之功,再念其乃文官出身,却不暗军务,免去总督之职,留军治理粮饷。”

    “朕感念大小金川事态之严重,特调理藩院尚书温福为定边将军,主持军务,统领由云南征缅前线撤回满洲之劲旅及黔兵驰赴川西,副将军阿桂随行。军机处行走、户部侍郎桂林为四川总督,副都统保柱、莽哈察等一同前往,协同办理军务。钦此!”

    “奴才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等到圣旨念完,阿尔泰这才松了口气,好歹当初上的折子还是起了些效果,这次能留军治理粮饷,可以说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往后任凭战事结果如何,与我阿尔泰可没什么大的关系了,反正追责也追不到我的头上,若是胜了,以自己筹办粮草的功劳,也是可以分一杯羹的。

    见京里的官员来了不少,阿尔泰领了圣旨后,连忙让军中的大厨烧制一桌上好的酒席给各位风尘仆仆、远道而来的同僚们接风洗尘。

    桂林等本就和阿尔泰是相熟,也没推诿,径直就跟着阿尔泰等人上席就坐,多日来鞍马劳顿,都没有正儿八经的吃上一顿饭,这倒令往日一向锦衣玉食的桂林等人吃了不少苦头。

    这不,酒菜刚端上桌,桂林也顾不得客气就开始大快朵颐起来,等肚子里有了些酒食,这才慢慢的与阿尔泰以及陪坐的四川提督董天弼等人说道:“为了尽快剿灭叛匪,皇上这次可是将整个西南的满汉精锐可都给出动了,过几日,温福带着征缅大军就要到达这里,到时候粮饷的事儿,你这边可要多用心!”

    “粮饷的事儿,还请桂大人放心,阿某就是把整个四川刮层皮也要保证大军作战之用,实在不行,我阿某拿出全部身家也要保证粮饷充裕!”

    阿尔泰信誓旦旦的拍着胸部,脸上写满了为国尽忠的大义凛然。

    虽然不知道阿尔泰这番表态是否出自真心,不过桂林见状还是点头道:“有阿大人这等朝廷忠良协办大军后勤,当然是再稳妥不过了,这几万大军粮饷的担子压在四川一省,着实有些重。等大军集合完毕之后,相信皇上也清楚此间的难处,定然会让其他的省匀些粮饷出来供应咱们的,粮饷的事儿倒不必过于担心。”

    听桂林这么一说,阿尔泰心中更是大喜,这主官大军粮饷的差事本是肥差,可是若是仅仅靠四川一省来供应大军的日常消耗,却是入不敷出,根本没有油水可捞。

    要是往后从其他各省分担一些粮饷,那油水可就多了去了,等此战事毕,自己作为办理粮饷的主官,那还不赚个盆满钵满。

    在营中等了几日,温福的征缅大军此刻也抵达了打箭炉军营,一时间整个打箭炉地区云集了朝廷西南近四万满汉精锐,人马如潮。且朝廷一二品官员将领加起来,更是不下数十人。

    因此时已近年关,冬季大雪封山不利大军进攻,再加上云贵清军远来,需要修整和熟悉川西的地形,因此,定边将军温福决定修整数月后再行进剿,也好利用这段时间谋划进剿的方案,同时训练士兵熟悉地形和战法,赶制一些攻坚的器具。

    经过一个冬天的修整,在乾隆三十七年开春,川西山间的冰雪刚刚消融不久,在乾隆的一再催促下,定边将军温福定下了先取小金川僧格桑,再平大金川索诺木的战略计划。

    定边将军温福由汶川出西路,总督桂林由打箭炉出南路,两路夹攻小金川。

    “杀!”

    冷竹关下,狭长的山道上,数百名披甲清兵先登正冲上关下,个个身负铁甲和战刀藤牌,眼中凶光毕露,嗷嗷叫的往关口上爬。

    狭窄的山道不过七八十步长,这帮清兵片刻间就冲了上去,可是由于山道过于狭窄,短时间并不能通过,而此刻对面冷竹关碉楼上的藏兵们却端起了手里的火铳,纷纷对着正在往前冲锋的清兵就是一阵无情的射击。

    “砰砰砰!”

    一连串的闷雷声下,山道上的清兵不时中枪落入山涧,山壁也被打得砂石飞溅。藏兵们手里的火铳都比较落后,射速根本不及清军,而且异常沉重,可是却有一点比清军具有优势,那就是射程比清军要远不少,往往在清军的火铳射程之外开枪,打的清军狼狈不堪。

    “轰轰轰!”

    连串巨大的爆响声炸开,清军的火炮开始朝冷竹关上猛烈倾泻。

    冷竹关上的碉楼与石头城墙,连续被巨大的实心炮弹击中后,碎石四溅。不少躲藏在石头藏兵被飞射的石块击伤。

    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不时有清兵连藏兵的面都没见着,就被藏兵的火铳或者弓箭击中而坠落山崖。

    转眼间,数百人的精锐先登就死伤大半,可总督桂林一点儿也不顾及部下的死伤,拼命的不停派人连续攻打,并派出鸟铳兵推着巨大的盾车掩护,拼命向冷竹关下冲锋。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连续三天日夜不分的进攻,在付出死伤七八百人的代价后,随着驻守藏兵们的主动后撤,清军终于攻占了打箭炉前方的第一座关卡冷竹关,而在此关之后还有无数座碉楼和城堡在等待着桂林的平叛大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