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三章 打箭炉

    雅州府打箭炉厅,藏语名叫“打折渚”,延绵陡峭的山脚下是一条狭长的山谷,山谷中自明代开始汉人便与藏民在此茶马互市,汉藏商人汇集于此,至清代已经成为闻名四方的商贸重镇。

    而此刻,昔日一向繁华的打箭炉却显得有些荒凉,整个集镇里面根本就看不到往日商人百姓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四川总督阿尔泰的大军行盈正驻扎在此。

    打箭炉外狭长的谷底上,清军的营帐连绵数里不绝,总督阿尔泰的大旗则在营垒上空飞舞飘扬、猎猎作响,显得威武不凡。

    在打箭炉镇子中央,一处看起来颇为体面的小楼中,此刻总督阿尔泰正在楼内与众将官济济一堂,商讨近些时日的战况以及日后如何进军的作战方案。

    参加会议的有四川总督阿尔泰、四川提督董天弼、松潘镇总兵宋元俊、建昌镇总兵焦胜汉、川北镇总兵牛天畀等,还包括游击以上将领和几位联兵而来的几位藏地土司,一共数十人参会。

    整个四川除了提督外,四镇总兵来了三个,整个大营的兵力已达两万余,占到整个四川绿营总兵力的近三分之二,可谓是战将云集,兵强马壮。

    “我先前早就说过,冷竹关山高路险,最险处仅能容一人通过,我大军根本无法展开,强攻只能是徒增伤亡,我前几日派出手下数百精锐夜袭关口也落得个死伤上百,连冷竹关的墙根都没摸着,这再攻冷竹关的计划还要再斟酌才是!”

    松潘镇总兵宋元俊对前几日安排其手下精兵强攻冷竹关有些不满,在趁夜偷袭关口的战斗中,损失了上百名其多年恩养的精锐家兵不说,还落得个寸功未立的说法,怎能让其不痛惜。

    川北镇总兵牛天畀对宋元俊的说法嗤之以鼻,哼哼说道:“哼!宋总兵,你怕是心疼你手下的兵吧!昨夜要是你舍得派手下精锐再冲几次,只怕冷竹关也是有机会攻下来的。”

    宋元俊一听,不由有些气恼,不顾总督和提督在场,当即站起身来,怒气冲冲道:“牛天畀,死的不是你兵,你当然不心疼,要是你行,今晚就带着你的人上去试试,要是能攻下关口,我宋元俊不当这个总兵也罢!”

    牛天畀对宋元俊的说法不以为然,白了其一眼,扼腕叹息道:“要是前夜还有可能,趁着那些叛匪还没有提防,大可一举成功,唉!可惜呀!天赐良机被你给糟蹋了,如今,叛匪们都有了提防,现在再要攻上去,我自问没这个本事!”

    宋元俊本就因为自己的人担任了前锋炮灰而心怀不满,死了那么多花大价钱恩养的精锐家兵还被人指责错失战机,当下指着牛天畀咆哮道:“牛天畀,你欺人太甚!”

    眼见会场气氛有些失控,提督董天弼喝到:“吵什么吵!总督大人在此,大声喧哗成何体统!来呀!把宋元俊和牛天畀二人给我拉出去重责二十军棍!”

    “得令!”

    驻守在大帐内的总督亲兵一抱拳,按起二位总兵就要拉出账外行刑,这时一直默而不语的四川总督,大军真正的最高统帅阿尔泰却开口阻止道:“且慢!二位总兵也是为了早日破敌这才起了争执,军棍就免了,不过往后在大帐内诸将不得互相埋怨,指责对方。须知全军一心,众志成城方能破敌,事后指责反而于事无补!”

    “谢总督大人开恩!”

    “我等知错了!”

    宋元俊和牛天畀如蒙大赦,忙伏倒在地朝阿尔泰连连谢恩。

    顿了顿,阿尔泰又接着说道:“贼寇占据地利,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再加上咱们前夜偷袭也已经失败,恐怕今后出奇也难以致胜,只徒增伤亡而已,本官虽不暗兵事,可也知此战之艰难相较于上次张广泗领军更为棘手。不知诸位有何好的法子,都说出来,咱们商量看是否可行。”

    一时间,大帐内再次沉默,帐中大小将领们,你看着我,我望着你,都不敢再发言。眼见又要冷场,作为此次军方最高将领的四川提督董天弼看不下去,只好硬着头皮道:“贼寇熟悉地形,占有地利,且碉楼无数,坚固无比,若是强攻实为不智,徒增伤亡而已。末将以为,若要破敌,其一当务之急要向朝廷请求增兵,然后分兵进攻大小金川,利用我方兵力优势达到分散贼寇防守兵力的效用,其二当对敌采取长期围困,构筑城堡,以断敌外援,徐图进取方为上策!”

    “增兵、围困、徐图?这算什么主意,这办法谁想不到,皇上要的可是速胜,可没时间让你慢慢折腾!”

    等到董天弼一席话讲完,包括总督阿尔泰在内的众清军将官也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董提督的法子虽好,可这样太过于耗时,且人力、财力的预算也会大很多,只能算是下策。”

    总督阿尔泰也不好直接驳斥董天弼,只好将其主意归为下策了事。

    有了董天弼这等“下策”开头,其余几个总兵也都信口开河,说出自己的妙计,什么火攻、水攻、偷袭等等“妙计”说了一大串,甚至有说请高人做法,用黑狗血破贼寇火器的法子也冒了出来。不过大多却根本无法实行,有些甚至在阿尔泰看来属于无稽之谈。

    “要是大家也都没了主意,那我这个不暗兵事的总督自然也没什么好主意,剩下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我将此间难处上奏皇上,让皇上来定夺吧!”

    见与会的众将都没了主意,阿尔泰只好也打起了太极。

    阿尔泰心里很清楚,这次征讨大小金川的难度远比上次要难上很多,乾隆十二年川陕总督张广泗率领数万精兵强将征剿大金川莎罗奔,劳师两年多,也是败多胜少,丧师无数,最后被皇上以贻误军机罪处斩。

    川陕总督呀!先前立了多少大功,平定西北、平定苗疆,大小数十仗,在本朝可谓是排的上号的功臣。连皇上都曾多次夸奖。可最终结果如何,还不是落得个脑袋搬家的结局!

    这次叛军实力远胜从前,且还是大金川、小金川、绰斯甲布三家土司联合,人力、武器弹药、准备了多年,让人头疼的碉楼在山间要道修建的密密麻麻。这次自己带四川绿营前来进剿,那不是找死吗?要是一个不慎,皇上怪罪下来,那还不是一个“死”字!

    想到这里,阿尔泰不尽胆寒,他可不想死,步张广泗的后尘,还是决定来个金蝉脱壳之计,在败绩到来之前先退居二线的好,以免到时候皇帝找替死鬼的时候找到他。

    于是,阿尔泰打定主意,上书乾隆称自己不暗兵事,怕耽误了进剿贼寇,让乾隆另派一员大将前来主持军务,他这个四川总督应该发挥其专长,在一旁搞搞后勤或是辅佐军中内政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