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一章 八百里加急~~求收藏

    乾隆三十六年新春伊始,数千里之外的北京城郊,一骑快马沿着官道飞驰而来,似离弦之箭,在其身后数丈,都飘扬着一道未散的烟尘。

    “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驿站外,一卷黄尘滚滚,骏马飞驰而至,只见马上人影一晃,便跳将下马,大喝道:“八百里加急!御赐金牌,阻者死,逆者亡!”

    随后,骑士快速换上另一匹骏马,便见烟尘滚滚,骑者已然离去!

    乾清门西侧的军机房内,今日在军机处当值的乃是新晋军机大臣丰升额,得蒙皇上的圣恩,作为钮钴禄家族中的一员,开国五大臣之一额亦都、太师遏必隆的子孙,内大臣尹德之孙、大学士讷亲之侄,前军机大臣、太子太保、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阿里滚的儿子。此次能位列军机满大臣之一,乃是钮钴禄氏家族的又一次荣光。

    坐在偌大的军机房中,看着一帮年纪比自己还长上不少的军机处官员,丰升额不免志得意满,自前年父亲阿里衮在征缅军中去世,去年傅恒去世后,领班军机大臣的位置本该由尹继善接任,怎奈尹继善此刻病重在家,根本不能胜任,随着三位满洲名臣先后空缺,内阁最有资历和能力的只剩下刘统勋。

    原本还以为皇上会坚持“汉人不得担任军机处领班”的惯例。可出人意料的是,皇上居然让刘统勋继任军机处领班大臣,这可是继张廷玉之后的又一个汉人领班。

    丰升额脑子里开始琢磨这次新一届军机大臣名单中的玄妙之处:

    刘统勋(领班大臣),太子太傅,东阁大学士。

    刘纶,太子太保,文渊阁大学士。

    于敏中,太子太保,协办大学士。

    福隆安,工部尚书,一等忠勇公。

    丰升额,署兵部尚书,一等果毅公。

    庆桂,理藩院侍郎。

    自己这边儿几个满大臣都是小字辈。福隆安是傅恒之子,庆桂是尹继善之子,自己是阿里衮的儿子,都是勋贵大臣之后,算是顶替父亲原军机大臣的位置,和汉大臣不一样,咱们这几人并不是依靠自己的才能一步一步的升上来的。

    像福隆安、庆桂这样没有大功的年轻人显然不可能像当年的讷亲、傅恒一样接任军机处领班。皇上让刘统勋等汉人全面掌握军机处,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不过在新晋的满臣里面,日后最有希望接任领班军机大臣的还非我丰升额莫属,论资历、名望、能力和出身,自己当仁不让!

    “大人,有四川发来的八百里加急!”

    一名军机章京将一封刚拿到手里的信件呈到了丰升额的面前,将思绪已经飘到九霄云外的丰升额拉回了到了现实。

    “八百里加急?”

    丰升额也是一惊,这八百里加急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自从缅甸战事结束之后,就再没有八百里加急到过军机处,那么也就说明四川近来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按照驿站的传速,这事儿传到京师也已经过去七八天的时日了。

    在确认封口上的火漆并没有异样后,丰升额便将信件打开,等到整封信读完,本来还心情不错的丰升额脸色大变,头上斗大的汗珠蹭蹭的就冒了出来。

    丰升额腾地一下从座位上窜起来,连忙向那名官员吩咐道:“快!赶快去通知其他五位军机大臣,就说有四川来的八百里加急,事态紧急,刻不容缓!告诉他们我已经先去向皇上奏报此事了!”

    丰升额的异状自然逃不过一众军机处官员的眼睛。而军机章京费淳的双眼此刻也是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刚才就听闻有八百里加急送达,只是不知道是喜是忧,不过从丰升额阅后的表情上来看,可以确定是“忧”无疑了,可以相信又有一件令皇上和百官头疼的事情将要发生。

    接下来丰升额也不理会军机处的其他官员,急急忙忙的一路小跑着出了军机处,风风火火的朝养心殿方向去了。

    乾清宫西侧的养心殿,此刻军机处满汉六位军机大臣一个不缺的站在殿中,一个个低着个头,一言不发,整个养心殿里的空气霎时有些凝固。

    而乾隆则盯着手里四川总督阿尔泰发来的八百里加急看了许久,过了大概一注香的时间,乾隆这才将阿尔泰的奏章放到一边,面无表情的开口道:“缅甸战事刚刚停歇不久,没想到大小金川再生事端。阿尔泰的信上奏报,大金川土司索诺木为抢夺地盘诱杀革布什札土司官,小金川土司僧格桑也攻打沃日土司,这二人为扩大地盘、增强实力,四处攻伐其他土司,且有勾结一些汉人逆贼打出反清旗号,简直无法无天。各地土司迫于其胤威,纷纷向四川总督阿尔泰求救,阿尔泰为免事态扩大,派军驻扎于各土司之地,借以威压大小金川土司,可没想到他二人竟然胆大包天,竟然主动袭击朕朝廷天军,实乃罪无可赦!为保藏路之通畅、朝廷之颜面、扫平贼寇,朕意欲出兵平定大小金川,诸位意下如何呀!”

    新官上任三把火,作为除张廷玉之外的第二位汉军机领班大臣,两朝元老刘统勋自然是要有一副领班的姿态。

    因此,平日里经常一默到底的刘统勋第一个站出来建言道:“大小金川事关藏路之通畅,西南之稳定,朝廷之天威。朝廷出兵平定叛乱理所当然,不过这西南缅邦战事稍歇,大小金川逆匪再起,朝廷调兵谴将还需时日,奴才以为应先令阿尔泰暂时先稳住大小金川土司为好,待朝廷天兵一到,即以雷霆之势一举破敌方位上策!”

    乾隆闻言点头认可道:“刘爱卿所言甚是,如今缅邦战事稍歇,朝廷调兵谴将、挑拨粮草、军械等都需要时间,在大军未到之前,稳住乱贼才是第一要务。”

    盘算了片刻,乾隆又补充道:“不过,在这之前,也不能对乱贼太过放任,还需敲打一下为好!这样吧!拟旨下去,让四川总督阿尔泰便宜行事,若能剿灭乱贼最好,若是短时间不能,就先稳住乱贼为上,待与朝廷大军汇合之后,再一举破敌!”

    “臣遵旨!”

    “退朝!”

    在臣子的膜拜中,乾隆离开了宝座,回到了寝宫。

    回到寝宫后,乾隆却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一股子邪火蹭蹭的自小腹往上窜,这对于一个已经六十岁的老人来说并不多见。

    乾隆忽然想起了容妃这位来自西域回部的公主,阿里和卓之女伊帕尔罕,容妃的俊俏和异域情调深深的触动了久未踏入后宫的乾隆,仿佛已然嗅到容妃玉体上的异香,乾隆深吸一口气,对太监总管王进保吩咐道:“

    小保子,移驾宝月楼,朕今晚要在容妃那里过夜!”

    “奴才遵旨!”

    王进保偷偷瞟了一眼乾隆,却见皇帝似乎春秋鼎盛,面容气色根本不像一位六十岁的老人,看起来依稀只有五十上下的样子,也许当今这位天子会像其祖父康熙爷那样长寿,这十一阿哥永瑆看来还有的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