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七章 有缘自会相见~~求收藏

    王二虎今天很走运,刚加入荆襄船行护卫队还没多久,就得了个美差,跟着船行护卫队队长薛亮前去襄阳城北码头,迎接荆襄船行大当家的李克青回谷城。

    虽然王二虎前些日子刚刚过完十六岁的生日,算上虚岁也才十七,可因为他为人机灵,且水杏不错,被上官薛亮看中,做了荆襄船行护卫队队长薛亮的亲兵。

    坐在荆襄船行商船的船头,薛亮不由感叹,前些日子自己还在金蛟帮开办的土窑子里当龟奴,每日点头哈腰的被人呼来喝去的,如今摇身一变成了荆襄船行护卫队队长薛亮的亲兵,每日吃香喝辣不说,底下的普通队员那个不毕恭毕敬的叫声虎爷,不得不说这人生变化无常啊!

    “王二虎!”

    一声大喝打断了王二虎的遐想。

    “到!”

    王二虎下意识的就按照平日训练的那样,起身立定,抬头挺胸,双目平视正前方。

    目光所及,一个青年军官出现在其身前,正是护卫队队长薛亮。

    “马上就要到襄阳府码头了,传令下去让兄弟们做好准备。”

    “是!”

    襄阳府城北码头,人来人往,人声鼎沸,码头上商货云集,停满了各式商船。

    正所谓“往来行舟夹岸,停泊千帆所聚,万商云集。”

    临近码头的街市更是繁华,用“商贾连樯,列肆殷盛,客至如林”来形容一点就不为过,街道上有多达二十多个商业会馆、三十多个中小码头,商业一度辐射到黄河上下、长江南北。

    襄阳府,李克青带着张元松和齐林漫步在襄阳府的各处街市、城墙、衙门,亲兵马齐则带着十几个护卫环绕在李克青的周围,隐隐将其保护在中间。

    不愧是湖广军事与商业的重镇,城墙和护城河修建果然不同凡响,城高郭厚,护城河也宽达上百米,要是以后想要夺取襄阳府,这襄阳府的城墙和护城河可是个大难题。

    虽然情报司已经在襄阳设下暗桩,可这远远不够,如果能在襄阳府埋伏下更多的内应,以后攻城应该能轻松不少。

    扭头看向远处的襄阳码头,李克青心生一计,不如利用沈家在襄阳的名义,在襄阳码头仿照南河钞关修建一座货站,明面上是货站,暗地里却修建防御设施,布置兵力,让其成为刺入襄阳府清军心脏的一把利刃。

    想到这里,李克青激动的一拍手,说干就干,接着就跑到沈德新那里游说一番,货站由李克青出资修建,不仅可以用作荆襄公司作为中转货物之用,沈家的商货一样可以使用,而起不收取任何费用,唯一的条件就是,沈德新利用其在襄阳的影响力为李克青修建部分简单的防御设施以及驻守商行的武装人员提供一些便利,当然银子不是问题,打点的经费也由李克青全权包办。

    面对如此优厚的待遇,沈德新当然愿意,只要沈家动动嘴皮子,再加上李克青承诺的银子,李克青的要求那还不是小事一桩嘛!

    当即,沈德新就打包票承诺一个月内办好此事,这倒令李克青大为高兴,当天夜里主动做东邀请沈德新到襄阳最负盛名的酒楼吃酒,然后到襄阳府有名的烟花巷潇洒了一番,李克青也是男人,对这类事当然不会拒绝。

    等第二天,李克青摇摇晃晃的回到客栈的时候,却发现客栈外站着一个女子,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混元教圣姑韩冰儿,看她的样子貌似已经在楼下等了很久。

    “圣姑?怎么是你?”

    见到韩冰儿在客栈外等着自己,李克青惊喜之余也颇为疑惑,圣姑突然来找他所为何事。

    “圣姑还请进屋说话。”

    当着韩冰儿的面,李克青伸手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当见到李克青出现,韩冰儿很是欣喜,脸上挂满了笑容,刚要张口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没有说出口,顿了顿,韩冰儿犹豫道:“不用了,李大哥,我是来向你道别的。”

    “道别?”

    一声称呼“李大哥”让李克青无比受用,可这道别又是怎么一回事?

    “嗯!前日多谢李大哥替小妹解围,让小妹得以脱身!”

    说罢,韩冰儿对李克青恭敬的一抱拳,颇有江湖人士的风范。

    李克青笑了笑,然后一摆手,推辞道:“圣姑说笑了,这一切都是天师他老人家的功劳,与我何干,圣姑要谢就谢天师才是。”

    “呵呵!”

    伴随着银铃般的笑声,韩冰儿捂嘴嗤笑道:“李大哥,事到如今,你还想隐瞒,那日分明就是你为了搭救小妹故意演戏而已,你莫要不肯承认!”

    看着眼前笑起来风情万种,犹如仙子般的韩冰儿,李克青略有失神,愣了愣,这才尴尬回道:“原来圣姑你早就都知道了呢!”

    韩冰儿见李克青盯着自己看,不免有些害羞,可心里却是暗喜,接着轻启薄唇道:“起初我并不清楚,可是事后我越想越不对劲,这才想到你有可能是为了搭救我,这才故意欺瞒师父和师兄他们的。”

    李克青一摊手,坦然道:“的确如此,当时我见事态危及,情急之下才出此下策,还请圣姑不要见怪。”

    韩冰儿抿嘴微笑,娇嗔道:“谢你还来不及,怎会见怪与你。”

    “对了,圣姑这次来向李某道别,是因为要跟祖师爷回河南去吗?”

    为了搞清楚韩冰儿这次告别后的去向,李克青问道。

    “不是。”

    像是不愿提及此事,韩冰儿唉声叹气道:“经你上回这么一闹,吕师兄当众失了颜面,不仅成了教众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且现在每天见到我都很生气,再说,当日你为了救我,把师父也捉弄了一番,相信师父他老人家心里必定也很清楚其中的猫腻,这次回河南的前路着实难料,因此,我决定与二师兄宋之清一起去往德安府传教,暂时不回河南,以免惹师父和吕师兄他们不高兴。”

    “宋之清和你一起去德安府?”

    李克青从韩冰儿的话里倒是听出了不少信息,不管是先前李克青与杨秀娘成婚,还是前几日的法会上,这宋之清给李克青的印象一直就很深刻。

    此人口齿伶俐,且心思缜密,为人机敏,定然不会久屈人下,这回他竟然舍了刘松和刘之协等人,决定陪同韩冰儿一道去德安府传教,一定是下了大决心要自立门户,这才与刘松等人分道扬镳。

    听李克青提到宋之清,韩冰儿特意解释道:“那日你走之后,宋师兄就主动找到我,跟我说想去德安府传教,问我要不要同去。因平日里宋师兄对我本就不错,后来在宋师兄的劝说下,我决定还是和宋师兄一起去德安府的好,于是就允了他,今日特意来向李兄道别!”

    “原来如此!”

    李克青点点头,心里却莫名的闪过一丝失落,盘算片刻,然后嘱咐韩冰儿道:“冰儿妹子,这次去德安府人生地不熟,你与宋兄弟一定要小心为上,这些银票你先拿着,要是以后有什么困难大可来刘湾村找我李克青就是!”

    言罢,李克青就掏出几千两银票往韩冰儿手里塞。

    “李大哥,不要这样!”

    起初,韩冰儿还想推辞,一句“不要这样”差点使李克青鼻血喷了出来,想入非非。

    最后,在李克青的坚持下,再加上刚去德安府人生地不熟,的确处处需要花钱,韩冰儿也就收下了李克青的好意,可还是跟李克青言明这笔钱只能算借的,以后有钱了就会还。

    “李大哥,你三番五次的搭救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这次去德安府,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

    韩冰儿深情的望着李克青,心里因李克青方才称呼“冰儿妹子”而欣喜,可又因为马上就要和李克青道别而感到伤心。

    这还不简单,以身相许呗!李克青心中暗道,可面上还是一本正经:“这都不算什么,咱们相遇即是缘,有拥自会再见!”

    韩冰儿点点头,有些不舍的看了李克青一眼,然后猛地一转身就离开了客栈,而李克青则凝视这韩冰儿俏丽的背影直到消失在人群中,心里五味陈杂。

    只是,李克青没有发现的是,转身离开后的韩冰儿的脸颊上已然挂满了泪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