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五章 天师下凡了!~~求收藏

    喧闹的会场随着韩冰儿的一句“我不嫁”陡然沉寂下来,一些原本还打算向吕良才道贺的教中各路首领、骨干,此刻却有些尴尬,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刚刚还沉浸在喜悦中的吕良才见状,不由一愣,尔后气急败坏的喝道:“师妹,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刚才说的很清楚,我不要嫁人,更不要嫁给吕师兄!”

    韩冰儿根本不理会在一旁发怒的吕良才,当着教中众多人的面,逐字逐句的说出了深藏已久的想法。

    “虽然师兄从小对我就很好,把我当亲妹妹一样看待,我也很感激师兄平日里对我的照顾,可是我和师兄毕竟只是兄妹之情,并无男女之爱,让我嫁给师兄万万不能。”

    当即,会场内的各路教众一片大哗,不敢相信圣姑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望着圣姑冷冰冰的俏脸不似作伪,不由三三两两的开始窃窃私语、交头接耳,更有人甚至躲在一旁暗自偷笑,不知道是在嘲笑圣姑犯浑还是在嘲笑以往无比自傲的吕良才为何被圣姑当场拒绝。

    眼见日思夜想的圣姑快要得手,吕良才不禁开始幻想平日高贵清冷的圣姑在自己的****的情状,内心生出一丝强烈的快感。

    可剧情反转之快又让吕良才始料不及,恼羞成怒之下,吕良才当即质问道:“师妹,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的一片真心,难道你真的就不明白吗?咱们俩从小青梅竹马,又得到师傅的首肯,结为夫妻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师妹,你这样做到底是因为什么?”

    圣姑当场拒婚,刘之协也是不明就里,原本板上钉钉的事儿如今变得复杂,可为了吕良才能得偿所愿,刘之协还是插话道:“圣姑,吕师弟不仅仪表堂堂,而且武功了得,平日里颇受本教教众拥戴,在咱们教中也贵为祖师爷的亲传弟子,日后自然前途无量,再加上你们二人自小一起长大,算是青梅竹马,相互之间也很熟悉,要是能结成伉俪乃是咱们混元教的一大幸事,于公于私都是大有好处的。”

    见韩冰儿并未反驳,只是闷在那里一言不发,似乎内心已经动摇,祖师爷刘松也趁机顺水推舟道:“冰儿,你大师兄说的没错,良才仪表堂堂、能文能武哪里配不上你,难道你真想做那不忠不孝、忤逆师命的恶徒吗?”

    “师父!我!”

    韩冰儿还想辩解,却被刘松挥手制止。

    “什么都别说了,冰儿你今日到底嫁是不嫁!”

    面对曾经慈爱的师父此刻的无情,以及其他师兄弟的冷眼旁观,韩冰儿生平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抵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此时身边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依靠。

    万念俱灰之下,韩冰儿忽然想到了一个人,那个让她不由自主的就想要接近、见到他就会莫名的说错话、心中暗自欣喜的那个人,这个时候他人在哪儿?

    本来大会即将散会,指望着和刘松等人谈妥赞助钱粮军械的数目就可以离开,可那什么吕良才忽然来了个“当众求婚”这一出,使得李克青不爽的暗骂了吕良才几句,同时也祈祷吕良才的表演快些结束。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李克青大跌眼镜,求婚戏码的女主角圣姑竟然当众拒绝了吕良才,使得祖师爷刘松的亲传弟子吕良才当众颜面尽失,不仅没有抱得美人归,还让整个混元教上下皆知。

    不仅如此,在被圣姑拒绝后,连圣姑的大师兄刘之协,师父刘松也开始劝说圣姑嫁人,不过,最终却都是碰了一鼻子灰。

    最后,导致刘松不得不决定用其师父的身份强行逼圣姑嫁给吕良才。

    封建礼教害死人啊!李克青不由替圣姑韩冰儿扼腕叹息,多好的一个姑娘,又要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给毁了,同时对圣姑的遭遇感到同情。

    这时,作为场上焦点的圣姑忽然动了,只见她扭头扫视场内众人,一双杏眼似乎在搜寻什么人。

    直到圣姑的目光在李克青的身上停留了十多秒,这十几秒虽然短暂,可是圣姑深情款款的眼神却让二人“虽无言心相连”,同时两行清泪也自圣姑的脸颊悄悄垂落。

    此刻,心有灵犀的李克青就是再傻也明白了圣姑韩冰儿的真情所在。

    “冰儿宁死不嫁!”

    接着,韩冰儿拔出随身短剑就要自刎,这下可惊呆了场中的所有人,电光火时间,离得最近且一直旁观的宋之清飞身一脚踢掉了圣姑手里的短剑。

    “哐当”一声,短剑落地,圣姑的玉颈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师妹,你没事吧!”

    “你躲开!”

    吕良才反应过来,赶紧伸手冲上去想要搀扶圣姑,却吃了个闭门斋,被圣姑甩手推了个趔趄。

    若是李克青再不为所动,那就真不是个男人了,福至心灵,李克青忽然心生一计,虽然有些老套,可当下却很实用,不管了,先应付眼下再说。

    就在场内众人因圣姑而产生了一丝不小混乱的时候,一直站在人群中的李克青“嘭嗵”一声,忽然倒地不起,并且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双眼翻白。

    这一下,顿时把场中的目光全都吸引到了李克青这里,就连圣姑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形,与其他人一道移步李克青身侧。

    “李兄,你这是怎么了?”

    与李克青私交顶好的朱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焦急问道。

    韩冰儿见状,也是心中芳心大乱,不顾男女之别就用她那双纤纤玉手为李克青顺气,且时不时的掐李克青的人中与虎口,可是就是不见李克青醒来。

    混元祖师刘松和他的大徒弟刘之协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李克青方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晕倒了呢?看样子就像抽风了一样。

    就在众人束手无策的时候,突然,李克青睁开了双眼,虽然李克青眼睛睁得老大,众人却只看见眼白,不见眼珠,甚是奇怪。

    这时,李克青猛地站起来,浑身上下开始颤抖不止,身体不停的左右晃动,好似随时要倒下一般,嘴里也絮絮叨叨的念着一些谁也听不懂的鸟语。

    李克青翻着白眼望着众人,语气饱含威严,恰似梵音:“尔等混元信众,见本天师临凡,为何不拜!”

    “什么?天师临凡?”

    一瞬间,包括混元祖师刘松在内的所有教众都楞在原地,这是哪一出?

    也不知宋之清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反应最快,当即跪倒在地高呼:“混元天师在上,人间弟子宋之清恭迎天师临凡,天师万福!”

    宋之清这突然一拜倒,其余的人豁然开朗,原来是天师降临凡间了,于是也赶紧跟着跪倒在地。

    “天师万福!恭迎天师神驾!”

    顷刻,包括刘松、刘之协、吕良才和圣姑在内的混元教的教众不分地位高低,全都伏拜在李克青的跟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