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沈家小姐

    半月后,刘湾村李克青府上的会客厅,李克青带着张元松坐在主位,而沈家商行的管家沈六正陪同一名女子坐在客座,这少女看起来十**岁的年纪,一张如玉般的鹅蛋脸,眼若星辰,唇若点樱,眉如新月,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看起来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足以令许多男人为之疯狂。

    当然,李克青也是男人也不免俗,对少女多看了两眼,不过,也就两眼而已。

    接着,张元松取出一份文书,轻咳一声,开始照本宣科念叨起来。

    大概意思是蜂窝煤的制作方法与流程由荆襄公司提供给沈家商行,授权沈家在其经营的商号生产销售,条件是一次杏给予荆襄公司二十万两现银的“加盟费”,以及每年五万两银子的提成。

    “李爷,咱们沈家五小姐在整个襄阳府可是出了名的才女,仰慕咱们五小姐的青年才俊不知道有多少,可咱们老爷一直就舍不得许人,这次,咱们老爷为了显示出诚意,特意将五小姐送过来,给李家做媳妇,不能做正房也就算了,怎么只换来这些东西,而且还要给这么多银子。”

    沈六此刻的脸色有些难看,对于没有达到老爷沈德新临行前的要求而感到愤懑。

    而沈家的五小姐沈秀凝脸颊晕红,胸口剧烈的起伏,内心中对于自己被父亲当做交易的商品而感到不满,在沈家虽然自己只是个庶女,母亲的地位在沈家不算高,可是好歹自己也算是沈家的大家闺秀,自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超出大姐和二姐许多,在襄阳府仰慕者也又不少,其中不乏名门大户的公子。

    原本想着未来的如意郎君应该是个风姿绰约,文采风流的世家公子或者是举人进士出身,才不至于埋没自己的情才,可没想到竟然被父亲送到了刘湾村这个穷乡僻野,还嫁给了一个土包子暴发户,虽然这李克青的人才相貌都还不错,不至于让自己接受不了,可是听说这李克青连个童生都考不上,只能勉强识字,琴棋书画更是一窍不通,与自己的臆想中的如意郎君差了十万八千里。更为可悲的是,这李克青已经有了正妻,而自己只能做偏方。

    想到这里,沈秀凝更觉得委屈,巴不得沈六和李克青谈不拢,好让自己能离开这个地方。

    “现在想跟咱们荆襄公司合作的可不止你们沈家商行一家,还有好多家商行等着要跟咱们合作,出价也比你们高出许多,要是你们觉得条件不合适,那咱们只好另寻其他商行合作了。”

    张元松摆出个高姿态,好像对这次的合作是否能够达成一点儿也不在乎。

    “毕竟以后我就是你们董事的人了,我父亲就是你们董事的岳父,难道不能通融些嘛!”

    见张元松谈判的态度坚决,沈秀凝忽然开口气呼呼的道。

    “这。”

    话说到这份上,张元松也无法做主,只好把求助的眼光看向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李克青。

    “那就在‘加盟费’上减下五万两吧!”

    一直没开口的李克青发话了,毕竟往后沈家商行的沈德新就是自己名义上的岳父,再加上未来可能还有其他的合作项目需要沈家的协助,没有必要为几万两银子紧咬不松口。

    沈六与沈秀凝商量了片刻后,终于咬牙同意道:“那好吧!我代表沈家同意你们的条件,不过,我还有个要求,以后荆襄公司有任何生意上的拓展,必须优先考虑与沈家合作。”

    “我同意,张先生,你把这条加上去。”

    对于沈六的提议,李克青是自然百分百的同意,这对双方都有好处。

    协议达成,双方签字画押后,沈六就带着一直在李家做客的二少爷沈霖离开了刘湾村,临行前自然是对李克青千叮万嘱要照顾好沈家的五小姐沈秀凝。

    看着沈秀凝孤零零的背影,李克青也没来由的鼻子一酸,对其心生怜惜。在这个封建礼教时代,女子的命运根本不能由自己做主,特别是大户人家的女杏更是如此,他们往往被作为利益交换的牺牲品,被迫嫁给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哪怕对方是七老八十的老翁。

    对于沈家把沈秀凝送给自己做偏房的事情,李克青其实并没有完全接受,沈秀凝的确很漂亮,作为男人的李克青心里不喜欢那是假的,可是他在前世接受的却是一夫一妻制的理念,虽然在古代,男人三妻四妾没什么大不了,可一时半会也还接受不了。

    不过,既然沈秀凝被送到了自家,作为男人,李克青当然要肩负起作为男人的责任,好好待她。

    “父亲,你交待的事,女儿完成了,你可是满意了。”

    此时的沈秀凝恨恨地低语着,眼含泪花。

    知道沈秀凝到了李家,这些天,作为李克青正妻的杨秀娘不仅没有庸言,反而主动担负起照顾二房沈秀凝的担子,不顾有有于身,亲自熬制参汤端给沈秀凝补身子,这倒令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沈秀凝倍感温暖。

    “妹子,以后就把这里当你的家,虽然咱们刘湾村没有襄阳府那么繁华,宅子也没有你们沈家那么大,可咱们这里也是三餐不缺,民风淳朴,倒是乐得清闲,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去,要是妹子你闷的慌就来找姐姐,姐姐带你四处转转解解闷。”

    沈秀凝的闺房中,杨秀娘正带着丫鬟小红与沈秀凝在床边促膝长谈,并对这个新来的妹妹照顾有加,颇有正房夫人的风范。

    “多谢姐姐关心,妹妹只是头一遭离家有些不适应罢了,现在住了些日子也有些习惯了,我看这刘湾村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倒是比襄阳府多了不少仙气儿。”

    “那就好,过几天我就安排个丫头来伺候妹妹,这些天有什么事情可以先让小红应承着。”

    见沈秀凝一切如常,渐渐的适应了李家的生活,杨秀娘也就放心了,杨秀娘从来就不是那种善妒的女人,她继承了传统中国妇女的三从四德。只要能让丈夫高兴,能替丈夫分忧,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嗯,妹妹全凭姐姐吩咐。”

    没有想象中的勾心斗角,和女人们之间的羡慕嫉妒恨,沈秀凝心情好了许多,初来刘湾村的种种不适也随着慢慢消散。住了些许时日,沈秀凝倒也习惯了自己的新身份,李家的二夫人。

    阳春三月,春光明媚,时值桃花绽放的季节,李家别院的小院内,一颗桃树矗立在别院中央,娇嫩鲜艳的花蕊,吐露着芳菲,如一片片红霞。一阵风拂来,就会有片片桃花瓣吹落在地。

    闲来无事的沈秀凝此时正手持画笔,她抿着嘴,眉眼里尽是认真,由浅入深,细腻勾画。

    忽然,沈秀凝停下手中的画笔,娇嗔道:“公子,既然来了,何故不肯出来示人。”

    自从沈秀凝被送到李家来的这些时日,李克青一直忙于与沈家商行合作的具体事宜,并没有来探望过沈秀凝,今日好不容易偷得空闲就打算过来,可问过下人才得知沈秀凝正在这座李家新建的别院中作画,于是,抱着好奇心,李克青便来到了别院,却见沈秀凝沉浸在画中,便在一旁观看,没有走近。

    “我听下人说你在这里,所以就过来看看,不想见你正在作画,便在一旁观赏。”

    沈秀凝闻言,掩面调笑道:“无妨,这画作我已经画好了,只是现在还差一首提诗,奴家想了好久都没有好的诗作,还请公子赐诗一首。”

    “什么?提诗。”

    李克青惊呼出声,不管前世后世,他李克青有几斤几两自己最清楚,除了能勉强读写繁体字外,什么琴棋书画根本就是一窍不通,沈秀凝此刻却让李克青为其画作提诗,不是故意难为他,想让李克青出糗嘛!

    “若是提诗让公子为难,那不提也罢,容奴家自己再想想。”

    沈秀凝把头扭过去,便不再看李克青,言语间颇有些低视李克青的意思。

    看来今天不拿出点真材实料,还真要被这丫头片子给看扁了,念及此处,李克青低头盘算了片刻,便有了主意,莞尔一笑,开口道:“沈姑娘,在下不才,已然有了一首诗作,不知是否能入的了姑娘的法眼。””既如此,还请公子念来听听。“

    听说连童生都考不上的李克青有了诗作,沈秀凝不免有些疑惑,同时也来了兴趣,想看看这李克青的诗作到底如何的”惊天动地“。

    李克青清了清嗓子,然后慢慢的踱着步子,脑袋摇摇晃晃的开始念道:”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等到李克青逐字逐句的念完一首诗,沈秀凝在一旁竟然听得痴了,半天没反应过来,仍然沉浸在李克青方才的诗句中,等李克青轻咳出声,沈秀凝才回过神来,登时长大了嘴巴,望着李克青满脸的难以置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