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八章 先下手为强

    夜晚,南河钞关外破败的棚民聚居地,辛苦了一天的棚民大多已经进入了梦乡,整个聚居地除了少数几处地方仍然亮着火光外,其他大多数的街巷都沉浸在一片黑暗当中。

    打小就在聚居地讨生活的王二虎此刻正在一处火光通明,看起来有些破旧宅子门口呆坐着,望着不远处本地帮派金蛟帮的香堂,眼神中流露出向往之情。

    金蛟帮的香堂内此时人声鼎沸,不知什么原因,今晚包括帮主在内的,整个帮派的骨干都聚集在香堂里,吃酒、赌博,狂欢到了这会儿还未结束。

    收回羡慕的眼神,王二虎扭头看了看身后的土窑子,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厌恶,土窑子里有许多低矮的房屋,里面阴暗潮湿,每逢下雨天,那些屋子里总有那么一股食物霉变的气味。

    就在这么个下等妓院,今年十六岁的王二虎已经在这里做了五年的龟奴。

    每当有些在码头上靠着出卖力气挣钱的闲汉路过时,王二虎总是不遗余力的赔笑招揽,希望能为东家多拉些生意,也好早日得到东家的赏识,加入金蛟帮成为正式帮众,从此以后也过上吃香喝辣、有头有脸的生活,哪像现在只能做个下贱的小龟奴。

    虽然土窑子里的这些窑儿姐的姿色大多不出众,甚至连庸脂俗粉都算不上,且其中有不少人窑儿姐都是些又老又丑的中年妇人,可时不时的就有些码头挑夫走贩过来光顾,生意也还凑合,也难怪,百十文钱一次的价格,的确能让这些整天一身臭汗的挑夫们尽情放松。

    正当王二虎刚刚招揽了一个满嘴黄牙的船工进了窑子,准备坐下歇歇脚的时候。

    突然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一群壮实汉子,大约有三十来人,手中要么提着明晃晃的朴刀,肩上要么扛着一根用麻布包裹着的不知名条状物,一个个看起来剽悍凶狠的样子。

    “这群人还真是古怪,不像是普通脚夫啊!”

    王二虎心中一动,暗地称奇。

    这一稍微留神,王二虎就发现了些许不对的地方。

    一般的挑夫和脚夫因为长期从事体力劳动,身材多少都有些变形,比如挑夫的肩膀就很厚实,脊背因为常年累月的肩挑背扛往往会有些弯曲,而脚夫等因为常年行走负重,腿部自然比较粗壮。

    而这三十来人却一个个身姿挺拔,看起来颇为壮实,这些人提着家伙往巷子口那么一站,在一名二十来岁青年的带领下,有意无意地结成了一个阵势,气息异常凶悍,根本不像是普通民夫。

    见这些汉子来者不善,王二虎下意识的往屋内退了几步,免得到时候有什么变故,导致殃及鱼池。

    南河货站安保大队的队长薛亮此刻正带着三十个手下停留在金蛟帮香堂不远处的巷子口,这三十个手下个个都是十里挑一的好手,大多数曾经参加过剿灭马匪的战斗,都是手底下见过血的好汉。

    被众多手下围在中间的薛亮突然沉声道:“弟兄们可都准备好了?”

    “队长你就下令吧!弟兄们手里的刀枪早就忍不住要见血了!”

    “好!那就按计划行事,记住决不能走脱一人!”

    随着薛亮的一声令下,三十多条汉子趁着黑夜,依照事先排好阵型,刀手在前,火铳在后,慢慢的摸到了金蛟帮香堂的大门口。

    因为事先得到消息,金蛟帮帮主尚成进将在香堂宴请帮中骨干,并商讨如何对付李克青及其荆襄船行,因此李克青便命令薛亮带些好手,准备今晚将一直与“和盛船行”暗地里勾结的金蛟帮一举铲除,先下手为强,以免夜长梦多。

    “呵呵!尚帮主,这回让那荆襄船行的李克青吃瘪,还伤了不少个李克青手底下的走狗,功劳不小,等老夫回去之后,一定向东家禀明尚帮主的功劳,相信帮主对尚帮主一定会不吝赏赐的。”

    “哪里哪里,要不是谢老先生出谋划策,那李克青怕是早就得偿所愿,如今其被钉在这里进退不得,真是大块人心呐!等先生回去后,还请老先生在何东主的面前替俺多多美言几句才是!”

    一个五十上下的老者正端坐在酒宴上席,与金蛟帮帮主尚成进坐在一起相谈甚欢,二人时不时的相互虚伪客套,互相吹捧,俨然像极了一对相交多年的好友。

    “一定一定,不过老夫还要提醒尚帮主一句,这次李克青肯定不会善摆干休,以后尚帮主还要小心应对为好。”

    尚成进:“哼!自从荆襄船行到咱南河钞关来之后,那些泥腿子见李正杰那小子给的工钱多,全都跑到李正杰那小子手底下去做工,把原本俺手下的生意可抢走了不少,要不是这些年弟兄们在这钞关内外颇有威名,赌坊和窑子还有不少,怕是都要喝西北风去了。等过些时日,不用何东主吩咐,俺们就要给那些荆襄船行的人好看,必要的时候,让人做了李克青和李正杰叔侄俩也不是不可能。”

    “李克青和李正杰每天都待在南河货站里不出来,身边防护甚密,怕是不好动手啊!”

    尚成进闻言仰头笑道:“有句俗话叫做‘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就不信等不到机会下手。”

    “话是这么说,可是。”

    正当金蛟帮所有的骨干们在香堂内把酒言欢的时候。

    “砰!”的一声巨响,金蛟帮香堂的大门被人撞开了,薛亮带着三十名手持刀枪的手下自门外冲了进来,而原先看守大门的小喽啰一声警报都没发出来就没了踪影。

    “敌袭!”

    “快给我上!”

    不愧是久经江湖的老手,看见薛亮带人从进来,尚成进很快就反应过来,并开始组织手下进行反击。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轰轰轰!”随着事先早就准备妥当的火铳手一阵排枪,因为距离过近,才一个照面,就有七八个金蛟帮成员当场中弹伤亡,几乎当然于整个大堂内金蛟帮成员的三分之一。

    等剩下的金蛟帮成员反应过来,嗷嗷叫冲上来的时候,薛亮指挥第二轮火铳再次击发,“轰轰轰”一阵巨响,又有五六个金蛟帮成员倒地。

    “一个不留,给我杀!”

    见敌方连遭重创,薛亮一声大吼,抽出腰刀,一马当先的率领手下的汉子冲了上去。

    很快双方展开了近距离肉搏,结果不言而喻,不到一刻钟,金蛟帮的帮众见大势已去,便纷纷扔下兵器,磕头求饶。然而迎接他们的却是薛亮等人的无情刀枪,为免后患,不留活口,这是李克青事先交待的命令。

    很快,包括金蛟帮帮主尚成进在内的诸多金蛟帮成员皆已伏诛。

    “别杀我,我是‘和盛船行’何老大手下的大掌柜!”

    这时,一个五十许的老头被人从酒桌底下给揪了出来,正是之前和尚成进相谈甚欢的谢先生,眼见之前还活力活现的尚成进此时已经变成一惧毫无生气的死尸,顿时吓的如丧考妣。

    “和盛船行?等等,这个人先带回去,兴许还有用!”

    正当揪出谢老先生的士兵想要将其一刀结果的时候,薛亮及时挥手阻止。

    “多谢好汉不杀之恩!”

    极度惊惧的谢老头暗暗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自然是毁尸灭迹,相信刚才的打斗声已经引起了周围棚民的注意,薛亮赶紧命令手下四处纵火,消灭遗迹。

    等到火起,薛亮就带着手下消失在了夜色当中,而谢老头自然也被一起带走。

    远远的看着金蛟帮的香堂起火,王二虎一反常态的并没有呼喊求救,而是静静的看着越烧越旺的火光,脑海里在思考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