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九章 深谙朕心

    “众爱卿平身!”

    乾隆坐上龙椅,然后向底下跪着的大臣挥了挥手。

    “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上百名官员纷纷拜谢皇恩,然后集体起身,并按照自己的位置站好了队列。

    “朕自克承先帝大统,御宇海内业已三十四年,虽无大功,但求无过,先平大小金川,再灭准格尔部,尔后定西疆回部,三十年间可谓四海臣服,万国来朝,然今有缅甸小邦,不服王化,屡次兴兵犯禁,历经数战,虽有成效,然所耗甚大,旬日前,征缅经略傅恒来报,经数场恶战,大败缅兵,已将缅兵追击至缅邦境内,然前线将士却因厉瘴伤亡巨大,总兵吴士胜、副将军阿里衮、水师提督叶相德也相继病亡,现与缅兵对峙于老官屯,不知是进是退,朕闻报后甚是焦虑彻夜未眠,今日朝会不知众位爱卿对此有何良策!”

    宝座上,身穿金黄龙袍的乾隆大帝,爱新觉罗-弘历侃侃而谈,三十多年的帝王生涯已经让其养成了不怒自威的神情,举手投足间的威仪浑然天成,眉宇间散发出一股睨视天下的雄浑气息,此刻仿佛他就是天地的化身,上天的代言人,在这人世间,他就是那高高在上的唯一。

    金銮殿的正殿其实并不大,今年五十八岁的乾隆皇帝方才的一番话语,自然是清清楚楚的传递到了殿内的数十位臣子耳中。

    奈何却没有人立刻回应乾隆的问题,因为如今的大臣们在听乾隆说话的时候,都要仔细揣测再三,搞清皇帝的真实意图,弄清风向,以免献计邀宠不成反而落得个因言获罪,引火烧身。

    皇帝不是一向都是乾坤独断吗,咱们臣子只需要照做就成,为什么这回皇上却要问臣子的意思?

    一时间,偌大的金銮殿鸦雀无声,简直安静的可怕,见底下的臣子一个个都不站出来说话,乾隆的脸色不由微微变了变,眼中闪过一丝愠怒。

    这些大臣平日里对朕阿谀奉承,写起歌功颂德的马屁文章起来一个比一个辞藻华丽、能言善辫,可现在遇到正事儿,一个个却跟哑巴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乾隆那淡淡的眼光射过来,让底下的不少大臣顿时觉得脸上像是泼了一盆冷水。

    殿内的文武大臣们眼神暗自来往交流,许多人都盯住了文华殿大学士兼军机处首揆尹继善,原军机处首揆【领班军机大臣】傅恒因督师缅甸,二月间就启程赴云南,因此这首揆的头衔就自然落到了两朝元老,出生满洲名门世家的尹继善头上。

    皇帝向臣子问策,这首揆尹继善应该站出来搭话吧!

    可没想到,堂堂的文华殿大学士兼军机处首揆尹继善此刻却低着个脑袋,眼睛死死的盯着地面,好似没有听到皇帝的问话,站在那里像个柱子般巍然不动。

    尹继善自然是人老成精,宦海沉浮了这么多年,乾隆问话的意思他心里再清楚不过,心中暗道:“这皇上的意思摆明了就是想与缅甸议和罢兵,可是又碍于面子不愿开口,于是就想让手下的大臣主动提出议和,他好顺坡下驴,事后若缅甸情势反复,这提出议和的罪名可就得落在我的头上,为防万一,这锅我可不背。”

    见尹继善不说话,文武大臣们的眼光又瞄上了与战事关联紧密的户部尚书兼军机大臣于敏中和兵部尚书蔡新,可两人也是一副两眼望青天的样子,看来也是不准备开口了。

    眼看早朝即将冷场,军机六大臣之一的福隆安只好从人群中站了出来,开口道:“皇上,臣以为,如今之情势就像两只猛虎相搏,双方都已力竭,唯有坚持到最后的那一方才是胜者,否则就前功尽弃,自乾隆二十七年与缅贼开战,时至今日业已七年矣,我朝耗费无数人力物力财力,一二品大员、战将死伤无算,才有今日之胜绩,理应趁缅兵新败,火速进兵直捣黄龙方为上策。其一,可抚慰阵亡将士之英灵,其二,可使缅甸小邦畏我大清天朝之威仪,复不敢叛,进而震慑化外四夷,使其不敢窥伺天朝,其三,吾皇先平大小金川,灭准格尔部,定回部,此次若再平缅甸,实乃皇上之福,大清之福。”

    福隆安一番话下来,洋洋洒洒数百字,只讲的口干舌燥,可心里却暗自得意,心想自己的这番忠言可算是分析的有理有据,合情合理,虽然心疼父亲傅恒远征缅甸染病,可为了大清的江山社稷和皇上的赫赫威名,自己忍痛向皇上提议继续进兵,实乃为皇上为大清着想啊!

    此刻,宝座上的乾隆面如止水,面色如常,看不出来是喜是忧,可内心里却是如翻江倒海般难受,不禁暗骂道:“福隆安,你爹傅恒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蠢儿子。”

    虽然心中怒骂福隆安,可面上乾隆还是点头道:“嗯,福隆安言之有理,缅甸小邦目无天朝,确实应该严惩。”

    接着,像是有些为难,乾隆又补充道:“可如今大军折损过大,若强行进兵,恐怕有失,不知众位爱卿还有何其他良策?”

    这话中之意再明显不过了,皇帝不想打了,瞟了一眼刚二十出头就出任军机,一脸稚嫩的满洲贵族富察氏家的小子福隆安。东阁大学士,翰林院掌院,国史馆总裁,首席汉军机大臣刘统勋暗自摇头。

    接着,为政近四十年的老臣刘统勋开口了:“皇上,关于缅甸战事,臣以为应先让大军回师修整后再图进取,原因不外有三,其一,缅贼虽新败,然并未动其筋骨,再加上其境内山势险要,易守难攻,以我军疲惫之师攻之必败。其二,自与缅贼启战端以来,耗费钱粮无数,死伤军士良将无算,其实并无所获,徒死伤人命,耗费钱粮而已,实乃证明上兵伐谋,其下攻城才是上策。其三,缅甸国小,人丁物产均不及我天朝大国,与我方交战多年,此消彼长,据臣所知缅邦已然实力大损,大有求和之意,再加上缅邦所占天朝之地业已全数回归,再战于双方都不利,若是缅邦派人前来求和,不如暂且罢兵,弄清其来意后再图定夺,彰显我天朝大国应有之大气量。”

    看着脸上布满皱纹,须发皆白的刘统勋,乾隆这才一扫之前的抑郁之情,精神提振起来。

    深谙朕心者,延清【刘统勋表字】也,乾隆不由暗叹,如今的朝堂上,能与之比肩、为朕所用的并没有几人,傅恒督师在外,阿里滚病逝军营,福隆安与索琳太过年轻,没有经验,于敏中与刘纶虽也算能臣,可还是差了刘统勋一筹,唯一能与其相提并论的两朝元老、军机处首揆尹继善却为政取巧,沽名钓誉,不堪大用。

    “刘爱卿所言不无道理,征缅事关重大,需从长计议,万不得轻举妄动,再让朕失肱骨之臣,朕意已决,就依刘爱卿所言,八百里加急传旨征缅督师傅恒,自即日起立刻班师,不得有误,若缅邦遣使意欲议和,可先行接洽尔后上奏。”

    乾隆皇帝虽然憋气,但也清楚要再次动兵很困难,单单缅甸气候水土的问题就非常头痛,再加上大小金川的再次异动,于是只好令傅恒班师回国,将征缅之事暂时押在一旁。

    “退朝!”

    “吾皇英明,臣等恭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上百名官员的跪地恭送下,乾隆离开宝座起驾离开了金銮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