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一章 黄黑虎死了?

    “董事,不好了,黄黑虎死了!”

    一名士兵忽然从屋外小跑着进来,焦急的嚷嚷道。

    “什么黄黑虎死了?”

    李克青和叶文泰闻言俱是一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黄黑虎在牢房里不是一直好好的吗?怎么会忽然就死了?”

    对于黄黑虎在牢房里莫名其妙的死掉,李克青有些不敢相信。

    发现李克青的神情似乎有些不悦,报信士兵有些不敢直视李克青的目光,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如实说道:“黄黑虎具体是怎么死的,小的也不太清楚,是看守马匪的齐哨长最先发现的,然后就立即让小的来禀告董事了。”

    本来叶文泰还指望着把马匪首领黄黑虎活生生的押解回县城,然后向上官奏报之后,再当着谷城县百姓的面定罪游街后处斩,一来可以起到震慑宵小的效果,二来还可以到处宣扬他剿匪的功绩,再就是说不定可以通过黄黑虎顺藤摸瓜,多办几件大案要案,牵连些人进来,就算不能定罪,也可以发一笔横财嘛!毕竟黄黑虎纵横附近几个州县这么多年,黑白两道的门路还是挺广的,结交的人也不少。

    可没想到黄黑虎竟然在看押期间就死了,这带一个死人回去的效果相对于活的匪首来说当然是大打折扣,叶文泰当下也不免有些失望。

    失望归失望,叶文泰还是好言好语的提醒道:“李保正,咱们还是先去牢里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吧!这事儿我怎么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李克青也是感到事有蹊跷,于是便带着叶文泰和唐延敬、朱兴等人一起来到了事发的地方,刘湾村的临时牢房,一间临时关押黄黑虎等马匪的院落。

    李克青等人走进院子后,刘信和文启荣早就在门口等候,而看守马匪的主官齐林此刻正身负荆条跪在地上,一副负荆请罪的模样,此刻齐林的内心很是懊恼,想到如此重要的匪首黄黑虎在自己的看押期间忽然就死了,自己作为看守的主官,当然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就想到了向李克青负荆请罪的主意。

    看了一眼负荆请罪的齐林,李克青淡淡地说道:“你的事儿,等会儿再说,先带咱们进去看看黄黑虎的尸首。”

    “遵命。”

    见李克青并没有提起处罚自己的事,也没有迎谅自己的意思,齐林只好悻悻起身,带着李克青和叶文泰等人进了院子。

    此间情景落在朱兴的眼里,令其不由的暗自点头,齐林这个自己的大徒弟是个什么样的杏子,朱兴再清楚不过,仗着有些武艺,眼高于顶,对谁都不肯信服,不过现在到了李克青的手下却完全变了个模样,对李克青信服的样子倒不是装出来的,这倒使朱兴对李克青更加赞赏不已。

    进入院中,放眼看去四周皆是四五米高的砖墙,墙上附有尖利得倒钩,并且四角都有高台,高台上都有士兵看守,院子正中间就是房舍,四面都有士兵把守,门口也有两名士兵看守,可谓是看守严密,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进去监牢后,里面也被隔成好几间独立的监号,并且日夜都有人看守,怎么看也属于安保森严的那种。

    来到黄黑虎的监舍,此时黄黑虎的尸首已经被人抬出来,摆放在监舍外的空地上,一名郎中打扮的老头正在黄黑虎的尸体上仔细查验。

    李克青一进门就问道:“老陈头,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见李克青和叶知县等人忽然进来,郎中老陈头停下查验,恭敬的回道:“叶大人,李保正,经过小的查验,确实发现了些许端倪。”

    叶文泰闻言,兴冲冲问道:“哦?那黄黑虎是因何而死,可曾查探清楚?”

    “嗯!”

    老陈头点点头道:“据小的多年来行医的经验来看,这黄黑虎应该是因中毒而死无疑!”

    “什么!中毒而死?”

    在场的所有人惧是一惊,在如此严密的看守之下,黄黑虎竟然被人给毒死了。

    李克青也是惊讶问道:“那黄黑虎是如何中毒的,可曾查到。”

    老陈头见状从一旁端来一盒饭菜,饭菜明显是曾被人食用过,却没有吃完,留有一小部分。

    “黄黑虎就是吃了这个中毒而死。”

    “齐林,你马上派人封锁村内所有出口,没有我的命令严禁任何人进出本村!”

    “刘信,你马上派人去厨房,查一查黄黑虎吃的最后一顿饭是何人所做,还有什么人经手或进过厨房。”

    “文启荣,你立刻去村里清查最近有无可疑人等出现过。”

    当众人还对黄黑虎的中毒死亡而感到惊疑,私下小声议论的时候,李克青却忽然冷不丁以严厉的口气对手下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

    叶文泰见状,旋即明悟,一拍手立即问道:“难道你怀疑是有内鬼所为?”

    “不错,这个地方看守严密,日夜都有人巡查,肯定是有内鬼在茶水或是食物中下毒才能得手,外人可进不来。”

    不到半个时辰,刘信就气喘吁吁跑进来,激动道:“董事,有结果了,刚刚文启荣去张修武营中盘查新附的马匪,发现少了一个名叫蒋二的马匪,听人说今天一大早,蒋二声称肚子疼,没有跟大伙儿一块去训练,除了早晨那会儿有人在厨房附近见过他,到现在满村子找遍了都没见着人。”

    叶文泰猛地一跺脚,叫道:“这就对了,肯定是这蒋二下的手,早上这蒋二谎称肚子疼缺席了训练,然后偷偷混进厨房在黄黑虎的饭菜里下毒,然后在事发之前就已经逃之夭夭了。”

    对于李克青私自收编一些马匪,叶文泰丝毫并没有于意,只字不提。这倒出乎李克青的意料之外,不过想想这些日子给叶文泰带来的好处,倒也释然。

    仔细分析叶文泰的推测,李克青点头赞同道:“叶大人所言却有道理,都怪属下大意了,导致人犯黄黑虎死在了牢中,还请大人责罚。”

    叶文泰笑了笑,挥挥手道:“无妨,无妨,黄黑虎死便死了,只是这背后预谋毒死黄黑虎的人,可不简单呐!”

    “会不会是李保正信中提到了买凶杀人的吴有德所指使?”

    师爷唐延敬收起手中的折扇,面带疑虑的猜测道。

    叶文泰气呼呼的道:“哼!你不说我倒差点忘了,这吴有德真是胆大包天,上回他手下的贾安犯事,看在他不知情的份上,本官暂且饶了他的杏命,可这厮竟然又买通山匪妄想谋害李保正的杏命不说,还想得到蜂窝煤的配方,真是不知好歹,等此事了解定要将其法办。”

    接着,叶文泰话锋一转,道:“虽然表面看起来将黄黑虎杀人灭口的最大嫌疑人是吴有德,不过我这里已经有了黄黑虎和郭六的口供,还有郭六这个人证,吴有德就算将黄黑虎杀人灭口,也能定他的罪,他这样做根本起不了什么效果,反而风险更大,令吴有德身上又多了一条罪名,实为不智,我相信幕后主使肯定不是吴有德,而是另有他人。”

    叶文泰为人虽然贪财,可毕竟做了多年的县令,处理事务的能力和头脑还是有的,分析的结果与李克所想的不谋而合。

    于是,李克青点头赞同道:“叶大人言之有理,我也认为幕后的真正主使不是吴有德,我想定然是黄黑虎还知道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而杀害黄黑虎的幕后主使为了不让秘密暴露,就指挥早就安插在黄黑虎身边的蒋二动手毒死了黄黑虎,如今之计,只有找到蒋二才能令真相水落石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