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一章 将计就计

    进屋后,不等黄兴汉开口,李克青便抢先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的,查出来是谁了吗?”

    顾不得喝上一口水,黄兴汉点头道:“嗯,已经查清楚了,就是村西头的葛六。”

    接着,黄兴汉话锋一转,“哼!怪不得这家伙最近出手这么大方,原来早就跟陆三勾搭在一起了,咱们在煤场的一举一动估计也是这郭六偷偷透露给陆三和那帮马匪的。”

    “那郭六有没有发现咱们?”

    “没有,那郭六是我亲自盯的,每次他和陆三接头的时候,我都离得老远,应该不会被发现。”

    “那就好”

    李克青下巴微扬,忽然盯着黄兴汉奸笑道:“这回咱们就来个将计就计,你找个机会故意跟郭六套套近乎,然后放出风去,就说下个月初十我要去附近的云峰禅寺进香,为下月成亲的喜事祈福,身边不会带多少人,好让陆三和那些马匪主动找上门来,咱们给他来个一网打尽。”

    “一网打尽?”

    黄兴汉闻言不由皱起眉头,有些担忧道:“要不要通知官府,让官府派些官兵前来,就凭咱们的力量怕是力所不逮吧!”

    “不行!”

    想也没想,李克青一口就拒绝了黄兴汉的提议,并严肃道:“这帽儿山的马匪为什么这么些年来剿灭不了,其实并不是马匪有多大能耐,而是这些马匪估计和官府的人有些勾连,因此能逍遥法外这么多年,要是把这事儿告诉了官府,估计咱们反而会着了马匪的道儿也不稀奇。”

    黄兴汉盘算片刻,似乎觉得李克青的话有些道理,建言道:“没有官府的协助,单靠咱们公司卫队的力量就算能拿下那些马匪,恐怕自身的损失也不会小,咱们最好还是想个万分周全的法子。”

    “嗯,那是自然,咱们的护卫队毕竟都是新丁,而且面对的那些马匪都是些杀人不眨眼,来去如风的骑兵,若是硬碰硬就肯定也是得不偿失。”

    李克青见黄兴汉煤头紧锁,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便拍了拍黄兴汉的肩膀,示意其宽心,然后仿佛胸有成竹似的咧嘴笑道:“这法子我早就想好了,到时候定然要那些马匪有去无回。”

    黄兴汉却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追问道:“这些马匪真的会来吗?”

    “有这么好的机会能轻松抓到我李克青,他们一定回来的,你就放心吧!”

    看了看李克青那胸有成竹,似笑非笑的神情,黄兴汉心下稍安,只能默默祈祷道:“希望能成吧!”

    李克青非常确信马匪肯定会来,因为上次遇袭的事情发生之后,整个刘湾村人都知道李克青不仅加强了村内的安保,日夜派人在村外巡逻,而且还组建了上百人的护卫队,马匪想要直接杀进刘湾村捉住李克青逼问蜂窝煤的配方,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说不定还会狐狸没抓到,反惹一身骚。

    利用李克青落单的机会出其不意,反而更加安全。

    翌日,李克青召集了护卫队所有的哨长以上的军官议事,议事的主要议题是如何在一个月内让新兵们形成战斗力,期间也有意无意的透露一个月后马匪可能来袭的情报。

    “董事,我也知道事情紧急,可这枪术刀法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成的,初学者也至少需要一年许的时间才可熟练掌握,就算是初步掌握也要大半年时间,让一个从来没有拿过刀枪的人一个月内熟悉枪术刀法,我看是不行!”

    会议刚开始,齐林上来就给李克青泼了一瓢冷水。

    文启荣盘算了片刻,也跟着附和道:“董事,齐小旗说的不无道理,这枪术刀法路数不下数十种,以属下多年习武的经验来看,若是要在一个月内熟练运用,怕是不成。”

    齐林和文启荣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后都有些难堪的低下了脑袋,不敢直视李克青,生怕李克青会因为他们刚才的直言而心生不满。

    “你们能直言不讳,这一点我很欣慰,我也承认按照传统的方式训练新兵确实不能在一个月内形成战斗力,因此我才召集大家一起商量有什么好的办法。”

    李克青对齐林和文启荣二人点点头,对刚才他们的直言不讳不仅没有羽难而且还点头称赞,这让齐林和文启荣二人不禁心生暖意。

    虽然手下两个精通武术的教头都不认为能在一个月内让新兵形成战斗力,可李克青不想放弃,因为形势逼人,一个月后在云峰禅寺就是自己手下卫队的初战,对阵凶恶的马匪,只能胜不能败!

    一时间,众人纷纷挠头搔耳,开动脑筋,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来,可讨论了半晌也没人提出好的主意,随着建议被一一否决,会场顿时又陷入了沉寂。

    “要是真没法子,不如先学几招简单点的招式也好!”

    新任第四哨哨长张修武冷不丁蹦出一句话。

    “几招简单的?”

    李克青喃喃自语,像是陷入了沉思。

    忽然李克青一拍大腿,激动大喜道:“有了,有办法了!”

    众人见状,赶紧询问:“董事可是有主意了?”

    李克青眯眯眼,笑道:“走,大伙儿跟我一起到校场去。”

    众军官也摸不清李克青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只好跟着李克青来到校场中央的一块空地上。

    “齐林,你站到中间来。”

    李克青对齐林招了招手,并让其他人腾出一片空地。

    “枪术你最在行,你来向大家演示一遍,让大家伙儿瞧瞧。”

    虽然不知道李克青为什么让自己当众演示枪法,不过齐林还是照做了一边。

    “齐教头真是好身手!”

    一套三十六路红缨枪法下来,齐林的额头不免微微冒汗,不过却博得众人满堂彩。

    看着一脸满足的齐林和叹为观止的众军官,李克青却忽然严肃了起来,沉声道:“你们觉得齐教头的这一套枪法适合咱们的新兵吗?其中又有多少适合在战场上使用的招式?”

    “这”

    众人包括齐林在内都一时哑然无语,齐林的枪法是不错,可给人的感觉好像挺复杂,而且很难掌握。

    “我来告诉你们,虽然齐教头的枪术不错,不过你们要清楚,将要学习这套枪术的人,都是些没有武术根底的矿丁、农民,如果全数按照这套枪法教,估计根本没什么用,所以我认为枪术动作必须简单实用。”

    “特别是在混乱的战场上,地理环境对枪术施展有很大限制,所以不能有太多的花招,需要的招式就是要尽快击倒敌人的招式。”

    “所以我认为枪术应该越实用越简练越好,只有这样才能适合实战,并且能在一个月里形成战斗力。”

    李克青一语点醒梦中人,众军官包括齐林在内盘算片刻后便全都恍然大悟,感到原先的那套训练方法却显得有些华而不实了,就像再华丽绚烂的衣服,如果不合身也一样穿不了,没什么卵用。

    统一了思想后,有了齐林和文启荣两个武术行家在,接下来总结一套适合的刺枪术和战刀法就容易了许多,在所有人的集思广益和实践测试下,不到一天功夫就新鲜出炉了“刺枪要领”和“实战刀法”两本教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