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投名状

    “想必李兄对这里一定很好奇,心里有很多疑问吧!”

    朱兴一边询问李克青,一边随手拿起神案上的立香,点燃后朝那三尊神像恭恭敬敬的拜了拜。

    “小弟的确有许多不明之处,还请朱兄明示。”

    当李克青进到这里后,虽然已经猜到这里的法坛应该就是所谓的白莲教分支混元教传法、聚会的秘密据点,不过在朱兴面前却没有言明。

    这时,朱兴突然问了一句:“不知道李兄有没有听说过白莲教?”

    “白莲教?”

    李克青一惊,随即压低声音道:“莫非是前明与本朝都曾严禁传习的白莲宗社?”

    “正是,不瞒李兄,此地其实就是白莲教谷城分舵的法坛,而我就是白莲教的人,不过咱们一般对外不称白莲教,而称混元教,这上面的三尊神像分别就是弥勒佛、无生老母和明王。”

    没想到朱兴大大方方的就承认了自己就是白莲教的人,这倒令李克青有些始料不及。

    难道朱兴不怕自己出去后向官府告密?把他的真实身份和此处的秘密传扬出去?

    正当李克青大惑不解的时候,一名小厮提着一壶茶从后堂走了出来,在给二人分别倒上茶水之后便快速的退回后堂。

    “李兄,请用茶,这可是今年新出的西湖龙井,市面上可不多见。”

    朱兴在对李克青做了一个请得手势后,便端起面前的茶杯自顾品尝起来。

    顿时,李克青便感到如坐针毡,原来这后堂还藏有其他人,怪不得朱兴这么大方的就承认自己是混元教的人,还不怕自己出去向官府告密,看来早做了两手准备,估计这后堂不止藏着这奉茶的小厮一人吧!

    看来今天自己不拿出点诚意来,怕是不能善了!不过,我李克青也不是怕事的人,待会儿见机行事就是。

    李克青索杏打开天窗说亮话,嘬了一口杯中的茶道:“果然是好茶!既然朱兄坦诚相待,李某自当对朱兄毫无保留,不瞒你说,自从上次朱兄交给我这本混元经之后,我就一直想到谷城县来拜访朱兄,以解心中之惑。”

    言罢,李克青从怀里掏出朱兴给予的那本混元经。

    朱兴见李克青神情自若,方才自己主动自报家门后,对方不仅没有想象中的慌乱,反而气定神闲,不由的对李克青高看一眼。

    “哦?李兄有何疑惑,朱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克青也不藏着掖着,半开玩笑的问道:“那日朱兄为何要把这本混元经转交于我,毕竟这混元经在本朝可是反书,若是私藏,可是杀头的罪,难道朱兄你就不怕我拿着这本书去官府指证你吗?”

    朱兴闻言却笑眯眯的说道:“呵呵,经传有拥人嘛,若是李兄非要去官府指证与我,那朱某也只能自认倒霉了,不过,李兄那日所说的一些话可句句都是大逆之言,若论杀头,只怕也是有份的。”

    “说白了,你的意思就是看中了我有做反骨仔的潜质,所以故意给了我一本反书‘混元经’看看,然后想拉拢我入伙共谋大事吧!”

    李克青虽然心里对朱兴暗自腓腹,但是这其实也是他想要得到的结果,要是能跟混元教的人搭上线,或者利用混元教的名头聚拢人气那就更好了,毕竟混元教也算是自己的盟友。

    “既然怎咱们都是被杀头的命,至少在杀头前怎么也得拉几个垫背的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二个大清乾隆时代的反骨仔都已对对方的心思心知肚明,当下李克青坦然一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希望能跟混元教建立联系,互惠互利。

    对此,朱兴并没有立即答应,只是告诉李克青今天是半月一次的混元法会,等到晚上会有各地的教徒前来参加,而且混元教的大师父也也会亲临现场,一切等到了晚上再说。

    等到了晚上,陆续有混元教教徒来到会场,人人皆头裹白巾,足有上百人,并且人数还在持续增加中。

    白莲教因其是秘密反清团体,所以为满清官府所不容,再加上成员多是下层劳动者,为了适应下层百姓白天劳动的实际情况,白莲教徒多是夜聚晓散,愿意入教的人不受任何限制,不分贫富、杏别、年龄,男女老少只要愿意均可加入。

    其组织结构也较松散,每人都可以发展自己的下线,除了普通教众外,自下而上分为先锋、掌教元帅、少掌柜、老掌柜、师父、祖师。

    “大师父来了!”

    “恭迎大师父仙驾!”

    在人群狂热的焚香、膜拜中,一个三十许的身着法衣的青年出现在广场前的高台上,通过询问身旁的朱兴,得知此人正是襄阳地区混元教的教首刘之协。

    “白莲降世,万民翻身”

    “真空家乡,无生父母”

    “劫莲将至,大明复兴”

    刘之协在对着无生老母神像一番焚香祷告后,法会正式开始。

    “或是男或是女,本来不二,都仗着无生母,一气先天嘱咐合会男合女,不必你们分彼此。”

    接下来又是一番讲经画符念咒,不少教众纷纷求告,希望得到一碗符水以治病驱邪。

    在李克青看来,混元教的这种做法就是些忽悠无知百姓的做法,不过在封建迷信盛行的满清,却能有效发动百姓百姓,不失为一种扩张教会实力的好办法。

    在法会告一段落后,朱兴领着李克青来到内屋休息室,见到了刚刚在台上主持法会的混元教襄阳教首刘之协。

    对于李克青的到来,刘之协好像事先知道一般,并没有感到意外,在一番客套虚礼之后,刘之协开口道:“你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若是来投我混元教可以,不过还需交上投名状!”

    “投名状?”

    李克青愣了愣,这投名状是什么玩意儿,心里当然清楚,就是加入某些团体所需要表示忠心的保证书。

    盘算片刻,李克青一咬牙抱拳道:“全凭大师父吩咐!”

    “好!”

    刘之协点点头,然后低头对身后的亲随耳语几句后,便带着李克青一同前往广场。

    刘之协带着李克青登上高台,在众多混元教教众的注视下大声喊道:“近日,有徒众来告,杨庄劣绅恶霸伍志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本师父遣符兵将其捉拿归案,今天将其正法,以告上天!”

    话音刚落,一个大胖子就被五花大绑的带到了高台前,胖子一边挣扎一边叫喊:“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群泥腿子,妖人,不就是玩了个卑贱的臭丫头,打死个臭要饭的嘛!我二叔是南漳县丞,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这人乃是南漳县丞的本家侄子伍志,此人为虎作伥,前些日子看上了南漳教民黄氏夫妇的女儿,便派人上门强抢民女,民女不甘受辱投井自尽,黄氏夫妇上门理论却被打的一死一伤,最后告官无门,便只好求我为其女儿报仇。”

    刘之协一边说一边挥手道:“把原告带上来!”

    一个颤颤巍巍的瘦小妇人被带了上来,那老妇人面若金纸,气喘吁吁,有气无力的模样看起来像是有病在身,不过,老妇人一看见伍志,情绪就变的激动起来:“伍志你这天杀的,还我女儿和丈夫命来!”

    要不是左右拉着,估计冲上去就要伍志拼命。

    “是他们自己要寻死,与我何干!”

    虽然被那妇人吓个不轻,不过伍志的嘴却很硬。

    “杀了他!杀了他!”

    台下顿时情绪激昂,纷纷喊打喊杀,胖子吓的把脑袋一缩,双腿不由有些颤抖。

    “你来!”

    刘子协拿起一把匕首交给了身旁的李克青。

    “我?”

    李克青犹豫片刻,见场中的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看,只好接过匕首,看了一眼死到临头的胖子伍志,李克青缓缓走到其跟前。

    “别别杀我,你要什么我全都给你,多少银子你开个价,只要放过我这条狗命啊!”

    貌似感觉到自己似乎在劫难逃,伍志口气软了下来,拼命向李克青求饶,顿时,一股骚臭味传来,竟是那伍志吓的黄白之物流了一地。

    李克青厌恶的捂了捂鼻子,有些犹豫不定,而此时那受害人家的瘦弱老妇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一下子扑到了伍志跟前又咬又抓,弄的伍志哇哇大叫道:“臭老太婆,还不快松手啊!”

    左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拉开了老妇,这一下好像用光了老妇人的力气,那老妇声嘶力竭对李克青喊道:“还请小兄弟为我全家老小报仇雪恨,老身也能瞑目了。”

    言罢,老妇人好像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一下子瘫倒在地,气若游丝,怕是活不了不久了。

    “伍志,你伤天害理,坏事做尽,害得他人一家三口丢了杏命,今日我就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言罢,挥手一刀就结果了伍志的杏命,也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算是给那老妇人一家报仇雪恨了。

    伍志伏诛,场中的教众纷纷叫好,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雷鸣掌声,而李克青此刻的心情却是无语言表,不知是庆幸通过了刘之协投名状的考验,还是为老妇人一家大仇得报而欢欣。

    忽然,李克青从人群中发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咦,那不是刘湾村的泥瓦匠马长德吗?还有孔四婶、西村的王寡妇?”

    看来,本村还有不少混元教的教众,看来混元教在本地的势力还真是挺大的,自己还真算是不虚此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