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四章 不会是在做梦吧!

    连续三天,李克青都没有出门,除了方便照顾大哥李克元外,其余时间便是捣鼓自己早就想好了的主意,制作蜂窝煤。

    蜂窝煤的原料其实很简单,就是将原煤粉碎,加入黄泥、碳化木屑或者木炭粉按照一定比例混合而成,之后,用生铁制成的模具,将煤炭压制成蜂窝的形状,晒干后就能成型了。

    加入黄土主要是起粘合煤粉的作用,使其成型,加入碳化木屑或者木炭粉的作用主要是增快蜂窝煤的起火速度。

    经过一连几天的精心实验,第一块成品的蜂窝煤问世了,除了制作蜂窝煤外,李克青还特意找村里的铁匠齐大正赶制了一只铁皮煤炉,只有配上煤炉,蜂窝煤才能发挥最大效用,燃烧充分。

    在大嫂李陈氏跟李夏荷惊愕的目光中,李克青发明的第一只蜂窝煤炉正式走马上任了。

    经过两天的实验,李克青发现使用蜂窝煤不仅比使用柴草、原煤经久耐用,火力控制也比柴草要方便,并且使用起来也非常清洁,更是比直接使用柴草、原煤节省了一大半还多的成本,这令李克青大喜过望,心想若是将蜂窝煤连带着铁皮炉子推向使用柴草、原煤居多的襄阳、荆州、武昌等大城市,这银子可不就能招手即来。

    期间,刘信、杨铁跟黄兴汉也都过来找过李克青,想到日后迟早需要人手帮忙扩大生产蜂窝煤,李克青索杏不加隐瞒的将蜂窝煤的事情告诉了几人,刘信等人听了李克青的解释,先是不信,然后在李克青的解释下仍然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

    也难怪,李克青的想法确实匪夷所思,再没有亲眼看到的情况下,任谁都不会相信。

    李克青索杏在众人面前将蜂窝煤连带着铁皮炉子的使用方法再次演示了一回,这下却令刘信等人目瞪口呆,看着李克青的眼神登时充满了崇敬,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李克青,直到李克青干咳一声,众人才反应过来。

    杨铁则满怀钦佩的说道:“青哥儿不愧是读过书的人,如此神奇的物件也只有大哥这样的人才能想的出来。”

    黄兴汉闻言莞尔一笑,讥笑道:“那可不是,要是你铁哥儿有大哥一半本事,那邻村的青二姐不早就被你娶进家做媳妇儿啦!哪儿还会有被青二姐他爹扫地出门这一出。”

    “呵呵!”

    刘信与李克青听黄兴汉这么一说,都咧嘴笑了笑,也想起去年杨铁跟他爹去邻村求亲这回事儿,那邻村的青二姐他爹嫌弃杨家家贫,便没答应自家女儿跟杨铁的亲事,倒是令杨铁郁闷了许久。

    杨铁见黄兴汉旧事重提,揭开了自己往日的疮疤,羞红了脸作势欲打黄兴汉,黄兴汉则躲到李克青的背后,对着杨铁嬉皮笑脸。

    “好了,都别闹了。”

    制止了杨铁跟黄兴汉胡闹,李克青将自己打算制作蜂窝煤和铁皮炉子拿去售卖的事情跟刘信等人言明。

    刘信等人闻言大喜过望,蜂窝煤的效果有目共睹,若是真的能卖到谷城,还真是一门生财之道。

    于是纷纷要求让李克青回煤场教大伙儿制作这蜂窝煤。

    刘信率先开口道:“青哥儿,自从贾安被抄家后,官府那天也去了吴有德的府上,不过听人说,吴有德和县里的师爷还有一个绿营将校在房中密谈了许久,之后县里的师爷和绿营将官就欢天喜地的带着手下的人打道回府了,临走的时候还带走了好几大口大铁箱,光抬走铁箱就用了几十号人,县里的师爷离开后,吴有德独自在房中又是摔东西又是破口大骂,足足折腾了一宿,期间还将一个不长眼的丫鬟给打个半死呢!”

    “噢?有这回事?”李克青疑惑道。

    见李克青不太肯信,刘信一拍胸脯道:“这事儿可是一个跟咱关系不错的吴府下人告诉我的,十有**假不了。”

    李克青一摸下巴,心道:“这回吴有德算是大出血了一回,估计花了不少银子向知县叶文泰买了个平安,要是真按满清律法,这吴有德不死也得落个抄家连坐的下场。”

    像是想起了什么,李克青忽然问道:“这贾安死了,吴有德有没有淤向煤场派过监工?”

    “没有。”

    刘信摇摇头道:“自从贾安死后,这煤场里的事儿却是无人管了,都是我爹在操持煤场里的事儿。”

    这可是奇了怪了,按理说这贾安死了,吴有德理应再派一名监工过来,可现在却是不管不问,难道是真被自己给吓着了,或是最近惹上了官司,没工夫来搭理煤场?

    算了,不管是什么原因,估计这煤场的事儿,吴有德暂时是没工夫理会了,不过这样也好,自己大可以直接去煤场光明正大的生产蜂窝煤,既方便又省事儿,要人有人,要煤有煤,比另起炉灶更划算。

    经过商议,李克青勉强答应去煤场主持蜂窝煤生产的事宜。

    甚至于黄兴汉都已经兴奋的手舞足蹈,开始计算这一年下来能赚多少银子,挣到到银子后该娶几房媳妇,盖上几间大屋了。

    正当几人正兴致勃勃的谋划着未来时,村里的几个小孩儿突然跑上门来,对着李克青嚷嚷道:“李克青,快去村里的观音庙看看吧!有城里的官儿过来说要见你,还在庙门口贴了告示,就等着你过去啦!。”

    说完,几个小孩便一溜烟的打闹出去了,留下满腹疑问的李克青跟刘信等人。

    几人中,黄兴汉反应最快,建言道:“青哥,咱们快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说不定有着天大的好事等着你呢!”

    心想黄兴汉说的有理,刘信,杨铁也跟着附和道:“对,对,快去看看,这回你揭发贾安有功,说不定是官府派人来打赏你来着。”

    “好吧!”

    李克青盘算片刻,点头道:“若是真有赏赐,我也是求之不得呢!”

    等李克青几人来到村里的观音庙前面的时候,现场简直就是人山人海,几乎全村的男女老幼都来湊热闹,这观音庙本是村里的一座年代久远的破庙,后来经过村里的善男信女整修,自此香火不断,在附近几个村子都有信徒,且近些年呈愈来愈多之势,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信奉,村里每逢有大事或节庆都会在观音庙举行,也可以算作是“村广场”了吧!

    众人看到李克青过来,纷纷让开道路,沿着通道看去,只见人群中央,几个衙门差役站在人群前维持秩序,而前几日刚到过刘湾村谷城县典史朱兴正一脸沉静的站在庙宇的台阶上,一旁还立着一名作胥吏打扮的中年人,手里拿着一贴文书,中年人正是李克青前去自投封柜的时候,看守户房的胥吏范富学。

    范富学负手而立,也不说话,看来应该是在等着自己,当看到人群分开,正主儿李克青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范富学当下一喜道:“李克青,你可是来了,让我和朱典史好等。”

    带着些许疑问,李克青迎上去拱手笑道:“实在不好意思,让二位大人久等了,不知二位大人来刘湾村所为何事啊?”

    范富学笑了笑,索杏卖起了关子:“当然是好事,还是关于你的好事。”

    好事?关于我的?难道真像刘信他们所说的,揭发贾安有功,官府派范富学前来打赏了?若真是那样也算作一桩好事吧!李克青心中这样想,明面上缺不说,淡淡道:“草民愚钝,还真不知,还请范大人不吝赐教!”

    “大人”二字听得范富学心里很是舒坦,在衙门里当小吏的他,平日里都是称别人为“大人”,如今李克青却称自己为大人,当下越看李克青越觉得顺眼,笑道:“看你的言谈举止,像是读过书的吧!”

    李克青也不隐瞒,如实道:“不错,草民自幼是读过些书,不过都是些粗浅学问,上不得台面。”

    范富学点点头,也不继续卖关子了,抬手朝空中虚按,示意肃静,待四周安静下来后,扬起手里的文书,清了清嗓子,念道:“刘湾村乡民听告,本县自任谷城县令以来,为官清正廉明,忧百姓之所忧,常不忘心系百姓之疾苦,虽无甚功,但求无过,本以为本县所辖百姓皆安居乐业,清宁无忧,哪知旬日前,兹有义民李克青前来投告,刘湾保正贾安为祸乡里,鱼肉百姓,聚敛钱财,其罪大恶,本县惊骇之余,立调兵马围捕,如今罪首业已伏诛,念及义民李克青为人忠勇,通晓义理,特命其为刘湾村保正,赏银五十两以示嘉奖,原吴有德所占煤场查没归公,交由刘湾保正李克青暂理,鉴于刘湾乡民深受贾安荼毒,特许免其丁银赋税一年,特此通告,乾隆三十四年丁卯。”

    侃侃念完后,范富学就让手下将此公告贴在了观音庙的外墙上供人阅览。

    一时间,鸦雀无声,等到告示贴上墙,周遭村民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刹那间惊叫声、议论声、充斥着整个观音庙,宛若一个巨大的菜市场,显然刘湾村百姓对于李克青担任保正,以及免一年赋税的消息,短时间难以置信,更有不少人不停的涌到范富学跟前向其验证此事的真实杏。

    在得到范富学的再三确认,以及亲眼看到盖着官府大红印信的告示贴上墙后,整个刘湾村的村民都惊呆了。

    李克青当新任保正了?咱刘湾村的“支柱产业”本村的煤场归官家了,还交给李克青代管?早已令他们不堪重负的皇粮赋税也被免了一年?

    不会是在做梦吧!不少人暗自掐了掐大腿,或是咬了咬舌头,以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先是欺压村里人多年的恶霸贾安伏诛,接着李家小子又做了保正,皇粮赋税也被免了一年!这变化也太快了吧!

    整个观音庙顿时沸腾了起来,气氛犹如过大年一般,欢笑声,哭泣声,激动叫喊声不绝于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