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串票的事发了

    叶文泰洋洋得意的站起身,捋了捋那颔下三缕长须,心里更是乐开了花,事成之后还真得要好好犒赏这泥腿子,可替本县解决了一桩大难题呀!

    接下来的几天,李克青就直接睡在了县衙,好在县衙的空房够多,在唐师爷的安排下,李克青住下了一间还算整洁的库房。

    因为这次抓捕贾安等人事关重大,所以这次除了调动县衙的衙役外,叶知县还给驻扎在谷城附近的谷城营游击将军齐布泰去了公文,希望齐布泰能派人协助,这一来二去便耗费了足足两日功夫。

    到第三天才准备停当,因为从谷城县到刘湾村的路程需要耗费大半日的时间,所以出发的时辰定在了夜里寅时,也就是后世三四点钟的样子。

    当李克青来到县衙大堂的时候,大堂里早就站满了人,除了叶知县、唐师爷、和一众衙役外,还有几十个身穿号褂的绿营兵。

    看来知县大人对这事儿还挺上心呐!大半夜的爬起来亲自提点此事,除了派出县里的衙役外,还出动了绿营兵,不过仔细一掂量,毕竟查的可是大户啊!当然要慎重再三。

    此时,叶文泰正在和唐师爷还有一个陌生的中年汉子说些什么,看样子应该是在叮嘱一些抓人过程中需要注意的事项。

    刚抬脚走进大堂里面,就发现了前几日那两个对李克青爱理不理的县衙看门衙役,不过那两个衙役此刻却是精神抖擞。

    令李克青颇为费解的是,在看到李克青走进来后,那两个衙役的态度却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仅主动向李克青打着招呼,而且还主动与李克青攀谈起来。

    不过仔细想来也不难理解,因为李克青鼓捣来的这事儿给他们带来了油水,估计衙役们早就听到风声要干一大票,当官的吃肉,他们总得有汤喝吧!并且,这肉还挺多。

    通过闲聊,李克青得知年长的那个衙役名叫翁鹏,年青点的衙役名叫黄会,都是谷城本地人,皆是靠着承袭父辈的衙役职位,在衙门混口饭吃。

    一家老小,虽然谈不上饿肚子,可就靠那点衙门的月奉,日子过得也挺艰难,这不一听说要去查大户,就自告奋勇的要求同去了。

    不一会儿,叶知县跟属下交代完毕,唐师爷和那中年汉子便叫上李克青和一干衙役收拾停当,准备出发,因为是夜里出发,所以队伍都还打着火把前行,初春的夜里凉意还是很重的,冰凉的夜风吹到的身上,使得李克青不自主的哆嗦了几下,不过想起马上就要回到刘湾村将贾安等人绳之以法,内心却充满了火热,对寒冷的夜风吹在身上也不太在意了。

    一路上除了唐师爷和那中年汉子主动过来向李克青打听过关于贾安跟吴有德的相关情况,其他人就再没有跟李克青搭过话,而那同来的几十个绿营兵则由一名清军将校带领,那将校除了时不时的跟唐师爷说上几句话,对其他人却是不理不睬,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再看那前来搭话的中年汉子年纪约摸三十四五岁,廋高的个子,宽宽的浓眉下边,闪动着一对精明、深沉的眼睛,令人不敢直视,只是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看样子是腿脚不太灵便。

    通过询问身旁衙役,李克青得知那中年汉子便是谷城县的现任典史朱兴,听说其曾在武昌水师绿营做过把总,在一次剿灭水匪的战事中落下了下肢残疾,后来被委派到了谷城县做典史。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落在李克青耳朵里,却令其灵机一动,这湖北位居南方,江河、湖网纵横,日后若是起事,不管是战还是守,有一支能战的水师可是异常重要的。

    不过建立水师的事情还很遥远,眼下需先解决眼皮底下的贾安跟吴有德再说,有他俩盯在这刘湾村一日,自己的所有动作难免会受到监视和制衬。

    而那趾高气扬的绿营兵将校则是谷城营游击将军齐布泰的手下千总许奇宁,本来像这种衙门办案,有县衙衙役出手就足够了,不过因为这次抓的可是胆大包天的一方豪强,光靠衙役就些许力不足了。

    于是,在叶知县的请求下,库布泰也就答应派出人手前来协助,本来库布泰打算随便派个把总去敷衍了事算了,可是当得知被抓的人跟谷城县的大富商吴有德有牵连后,就立马改变了主意,改派自己手下的心腹爱将谷城营千总许奇宁前去,并告诉叶知县,此事关系甚大,需派一员大将前往坐镇才妥当。

    心知肚明的叶知县当然清楚库布泰的用意何在,虽然清朝依然沿袭着前明文贵武贱的习气,不过库布泰不仅是旗人,而且按照官职品阶来说比叶文泰可大的多,更是驻防谷城县的从三品游击将军,既然如此,自己倒是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拉拢一下库布泰,兴许日后在官场上还能有个照应。

    最终,在游击将军库布泰的安排下,许奇宁便带着几十名库布泰的亲兵换上普通绿营兵的号褂与众衙役一同前往刘家湾。

    一路紧赶慢赶,一行人终于在临近正午时分的时候,抵达了刘湾村外围。

    还没进村子,就看到村里的一群人聚在一起乱糟糟的说些什么,见到李克青回来,马上就有几个村里的相熟跑了上来喊道:“李克青,快回去看看,贾安跟陆三带着好多人往你家里去了。”

    “什么?贾安去我家了?”

    李克青一把拉住一个村里相熟的大娘道:“贾安什么时候去我家的,我大哥大嫂还有三妹现在怎么样了?”

    看着李克青因焦急而略显狰狞的表情,那大娘支支吾吾道:“今儿个一大早,贾安跟陆三就气势汹汹的带了十好几人去了你家,而且手里都拿着刀枪,那气势吓死人了,你赶紧快回去瞧瞧吧!别出了什么大事儿!”

    “贾安!陆三!”

    李克青松开那位大娘,立马就回身返回官差队伍,因为李克青心里记挂着家人,所以回来的路上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前头,吊着唐延敬他们足足有里许。

    此刻,听闻家中出事,李克青心急火燎的跑回了队伍,在一名衙役的惊愕的目光中,飞快拔出衙役腰间的腰刀,还没等那名衙役反应过来,李克青转身就朝自己家里狂奔而去,唐延敬见状也感到事态的严重杏,立马就下令整个队伍快步跟上李克青。

    刚到自己家门外,就见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一圈人,见李克青回来,众人纷纷让开道路,只听到里面传来贾安愤怒的喊声:“给我狠狠的打,往死里打!把这小妮子给我绑啦!带我府上去,老爷我今天要让这小妮子知道我贾爷的厉害!”

    发觉自己面前仍然堆满了看热闹的村民,李克青大喝一声:“让开,都给我让开!”

    沿着人群让开的通道看去,院子的情景令李克青怒火中烧,只见自己的大哥李克元正被绑在柱子上,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头上缠着绷带的煤场监工陆三此刻正奋力的挥舞着皮鞭往大哥身上招呼,一边打一边大笑,不亦乐乎!

    大嫂则抱住陆三的一只脚拼命哀求,而自己的三妹李夏荷则被几个游手从房间里拽了出来,伴随着贾安的胤笑声,几个游手七手八脚的就将李夏荷手脚困住,往贾安身边拽。

    角落里还捆绑着几个人,正是自家的好友刘永安父子,杨铁跟黄狗儿等人,也都是人人带伤,家人的痛苦的呼喊声不绝于耳,而贾安却安坐在一旁,面带狞笑的细细观赏,就好像在看一出精彩的大戏。

    “贾安!纳命来!”

    伴随着惊天怒火,李克青目龇欲裂,奋力挥舞着腰刀冲向贾安。

    贾安恰好也发现了李克青,先是一惊,然后便是狂喜,咆哮道:“好你个李克青,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给我杀了他!”

    随即,贾安招呼众游手舞刀弄枪的迎了上来,陆三也停止挥舞手中的皮鞭,操起砍刀朝李克青冲上来,眼神中充满了恨意。

    三妹李夏荷此刻也发现了刚回到家的李克青,见众游手一股脑儿的冲向自己二哥,焦急道:“二哥,贾安人多势众,你是打不过的,快些走吧!别管我们了。”

    “三妹!”

    望着一众逼上来的游手,李克青却是不惧,硬是凭着一股勇悍气儿,逼退了冲的最凶的几个游手,令众人一时也不能上前,可好汉难敌四手,渐渐地,李克青也感到招架不住,顿时心下大急:“唐延敬,朱兴他们怎么还不过来?”

    突然,院子外面传来一阵骚动,人群像羊群遇见狼一样,“哗啦”一下四散分开,只见典史朱兴一马当先的冲了进来,唐延敬和许奇宁也带着手下纷纷涌进了院子。

    “都给我停手!”

    随着朱兴大吼一声,正前赴后继围攻李克青的陆三等众游手纷纷回头张望,一瞧是官兵,下意识的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这个时代的百姓也好,地痞恶霸也好,但凡见到了官兵,心中下意识的还是非常畏惧的。

    看着涌进来的唐延敬等人,贾安登时张大了嘴巴,一时间呆在了那里,乘着贾安目瞪口呆之际,李克青大吼一声:“贾安,串票的事发了,你就等着杀头吧!”

    “串票事发了?”

    贾安回过神来,看着唐延敬及一队官兵、衙役,颤声道:“唐师爷,您老这是?”

    唐延敬也不理他,厉声道:“有什么事儿到衙门里再说吧!来呀!把贾安一干人等给我抓起来!”

    “唐师爷,你这是做甚?”

    看到唐延敬命令几个衙役气势汹汹的冲了上来,贾安扯开嗓子咆哮道:“唐延敬,咱给你的银子难道都喂狗了,今日要来抓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