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叶知县

    “不妥?”那衙役摆了摆头,嬉笑道:“那倒没有,不过像你这样前来自封投柜的人,可是罕见的紧呐!”

    中年衙役一面说着一面对着年轻衙役使着眼色。

    “对,对,罕见的紧。”

    年轻衙役会意,脸色蓦地一变,故意咋呼道:“这年头除非是傻子才到县衙来‘自投封柜’,看你小子的模样倒也不像是傻子,说不定你小子不是来缴税的,怕是来衙门另有所图吧!”

    看着身前面色有些不善的两个看门衙役,李克青会意,当下赔笑道:“差爷说笑了,草民真是来缴税来着。”

    言罢,李克青从怀里掏出几把铜钱塞到那两个衙役手中,那两个衙役喜滋滋的接过铜钱,摊在手里掂了掂,撇了撇嘴,铜钱不多,两人一分只有百多文钱,不过这蚊子也是肉啊!有的总比没有好,多少能去茶铺换点茶水喝喝。

    年长的衙役默默把铜钱揣进怀里,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看你的模样也不像歹人,念在你大老远的来一趟县城也不容易,就让你进去缴税吧!进门往左第四间就是户房。”

    “多谢二位差爷。”

    李克青随即对衙役拱了拱手,便径直来到了户房。

    明清时期,州县县令以下分为吏、户、礼、兵、刑、工六房,与中央六部呼应,其首领由县令指派小官吏担任,直接对县令负责。这户房分管土地、户口、赋税等,其职能相当于后世的国土、税务、财政等局,职权可不小。

    李克青站在户房门口,却见房门紧闭,心想:“坏了,若不是太久没人来‘自投封柜’,这业务停办了?”

    正一筹莫展,却发现门栓上并没有上锁,李克青当下大喜,原来里面有人,若是无人,这门外可是要上锁的。

    “砰砰砰”

    李克青拿起门环便敲,可等了好一会儿也无人应答,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房中忽然传来一阵懒洋洋的声音:“谁啊!师爷不在,有什么事儿等师爷来了再说。”

    听到有人应答,李克青心下大喜,有人就好办,师爷在不在无所谓,只要能查到串票的真假就行。

    李克青忙回复道:“老爷,小的是谷城县刘湾村人士,前来‘自投封柜’,还请老爷开门让小的进去缴纳赋税。”

    “什么?这年头还有人自投封柜?”

    房中一名扮作儒生装扮的中年书吏大吃一惊,书吏名叫范富学,乃是谷城本县的秀才,不过考取秀才的时候,年纪也快四十岁了,人到中年,眼见举人、进士无望,便在家办起了私塾,靠着给县里的童子做启蒙老师,补贴家用,日子久了在县城还算小有名气,前几年恰逢县衙缺个书办,便毛遂自荐的到衙门里做了个书吏,师爷下面的书吏一共有两人,包括三个个库子,共五人,今日刚好范富学当值。

    “真不知是哪里来的刁民,扰人清休。”

    范富学嘴里有些不满的嘟囔着,无奈只好摇摇晃晃的从太师椅上爬起来,打了打哈欠,便打开了房门,只见浑身衣衫篓缕的李克青正毕恭毕敬的站在门口,范富学上下打量了几眼,神情甚是不忿,眼中流露出来的鄙夷、失落等情绪被李克青尽收眼底,李克青心里明白这书吏瞧见自己的这身行头,定是觉得没有什么油水可捞,有些失望。

    清代串票又叫截票,一式二联,一联作为纳户的完纳凭证,一联作为政府收纳的会计凭证。办理时,书吏会接过银钱,按照“正项”地丁的数额,称量准确,用纸包好,写上“正项”字样,当着花户的面投入银柜,然后再按杂项数额,称量准确,用纸包好,写上“杂项”字样投入银柜。花户还要按照当地的惯例交给收银书吏相当于现代手续费杏质的“陋规”银子,习惯上都称“小包”,这种称为“小包”的“陋规”银对俸禄不高的衙门书吏吸引力很大,也是封建王朝调动书吏卖力工作的重要激励手段。

    眼见来人一身衣衫篓缕,没什么油水可捞,范富学有些不耐烦道:“县里早就曾发文,丁银杂税一律由保甲、乡绅催收,你怎么还跑到县里来自投啊!老爷我这里公务繁忙,尔等自回乡里缴税于保正便是。”

    话音刚落,还不等李克青回话,便要关门送客。

    还没说明来意就又要被驱走,李克青不免有些气愤,拉住门环,坦然道:“请问这位官爷,你说县里曾发文,人丁一律向保正、乡绅缴税,敢问当今朝廷有无明文规定,不许百姓‘自投封柜’,若有,草民自当回去向保正缴税,若无,则草民一定要‘自投封柜’!”

    李克青的话说的斩钉截铁,无半分破绽,朝廷也确实不禁百姓“自投封柜”,让乡绅,保正去催科只是地方惯例,范富学也无话可说,见李克青拉住门环不放,便呵斥道:“你这刁民,真不知好歹,朝廷的事也是你这等无知百姓能胡乱评议的,本县自有本县的法度,尔等依令行事便是。”

    见李克青还硬杵在门口不走,范富学不由有些恼怒,正待发作,手里突然多了几吊铜钱,正是李克青不得已将剩余的铜钱全部塞到其手中,虽然心里万分疼惜大哥大嫂的血汗钱,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弄清串票的事情,李克青也只好挥泪洒铜钱啦!

    掂量了一下手中铜钱的分量,又看了看李克青,虽然“小包”不多,可有总比没有强,范富学面色渐渐缓和起来:“好吧!看在你还挺懂礼数的份上,你的税就在我这里缴吧!不过仅此一次,往后还是得按县里的规矩来!”

    “多谢大人,草民‘自投封柜’也就这一回而已,以后定然不会再来搅扰大人。”

    范富学松了口,李克青自然是满心欢喜,跟着范富学进到户房里面后,李克青便将自己带来的串票交给了范富学,范富学接过串票,然后就在房中的书架上找起了相应的存条,找了好一会儿,才在一堆落满灰尘的书架上找到了对应的那份。

    范富学拿起手里的两份串票兑了兑,正欲办理征纳手续,可陡然间,脸色却变了变,疑问道:“你真的叫李克青,刘湾村青龙山人士?这串票是你本人所持有?”

    范富学的表情一分不差的落到李克青眼中,李克青心间一凝,难道这串票的事儿真的有戏?李克青面色平静的回禀道:“草民的确是刘湾村青龙山人士,这串票也是草民所有,是本村保正昨日才下发给草民的。”

    李克青的确是如实回答,可听到李克青的回答后,范富学的脸色就难看了,把串票再次左右来回对照了好一会儿后,忽然一拍桌案,猛的站起身来,朝李克青咆哮道:“好你个刁民,好大的胆子,胆敢伪造官府串票,印信,这可是死罪!”

    伪造官府串票?印信?李克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贾安果然是伪造串票借机敛财,在刘湾村行官府事,这伪造的串票可不止发了自家这一户,自乾隆三十二年开始,全村百姓家家户户都有这假的串票。

    虽然心中欢喜,可李克青面色并未表露出来,反而故作惊惧的跪倒在地上,嘴里哭喊道:“官爷,冤枉啊!小的冤枉啊!这串票却是保正昨日刚发给草民的,不仅草民家有,而且全村几百户人家全都拿着和草民手中一样的串票啊!就是借给小的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伪造啊!请大人明鉴!”

    低头看了一眼由于惊惧而伏倒在地的李克青,再配上那一身破烂,范富学倒也释然,“量这泥腿子也不敢伪造官府的串票印信,再说哪有人会自己拿着伪造的物件上门自投罗网的,除非那人是傻子,这其中必有隐情说不定是那保正”

    想到事态严重杏,范富学对李克青一抬手:“起来吧!量你也不敢伪造官府串票、印信。”

    “谢老爷还我清白。”

    李克青破涕为笑,连忙起身拜谢。

    “先别谢我,此事关系重大,待我向知县老爷禀报后,由知县老爷定夺,若你是真冤枉,必定还你清白。”范富学一挥手,悠悠道:“那造假之人,知县老爷定会派人查个水落石出,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是跟我一道去向知县老爷禀明吧!”

    说罢,范富学便急忙拉着李克青来到衙门后堂,在向后堂看门的差役说明来意后,范富学让李克青在外面候着,自己一路小跑着进了后堂。

    县衙后堂,一个面容儒雅,颔下三缕长须,看起来颇有些雍容气息的中年人躺在书案后的藤椅上,脑袋上的红顶子被随意的搁置在书案上,身上仅穿着官服,从官服上补子的图案来看,这人应该是个七品文官。

    “唐先生,本县在这谷城任知县业已有三年,这三年一次的‘大计’【1】就快到了,上官到时就会下到本县考课【2】,到时候本官是继续担任谷城知县还是另谋升迁就看这一回啰!”

    谷城知县叶文泰此时正与师爷唐延敬在后堂品茗,二人此刻正在谈论即将到来的三年‘大计’,显然这‘大计’的事儿让叶文泰有些忧心。

    “东翁,这回上官到本县考课,您大可放心,老爷您都在这知县的位置上来回折腾了三任,足足九年时间了,这回再怎么着,也该往上挪挪了吧!”

    一个精廋的老头正坐在知县叶文泰身边,手里把着一柄纸扇,此人正是谷城县六房总师爷兼知县叶文泰的首席幕僚唐延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