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贾管事

    “青哥儿,出什么事儿了?”少年们刚走,一道爽朗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只是语气中透出些许担忧。

    李克青转过身,只见一个身姿挺拔的中年汉子走了过来,黧黑的脸上充满风霜和劳累的皱纹,此人正是场子里的煤头,刘信的父亲刘永安。

    这煤场里的煤头就相当于后世工厂里的总监,管理着煤场里的一切生产运作,可是个技术活儿,勘定煤层,确定方向,以及井下通风排水等都需要煤头来定夺,不过在刘家湾的小煤窑里,煤头刘永安却只是相当于一个包工头的角色。

    因为这座煤场是刘湾村村民找吴老爷租来的,以出产的原煤来抵租子,按照吴老爷的话来说租子不是很高,才五成,并且人工损耗等等一应费用都是矿丁们自己承担,吴老爷只需负责一件事,那就是安排自家管事贾安盯好煤场里的几百个泥腿子们,绝对不能让一块煤从眼皮子底下被带出去。

    “刘大哥!”见是煤头刘永安,李克青拱手见礼,态度非常恭敬,因为刘永安和大哥李克元关系不错,是以兄弟相称,虽然李克青的年岁小其不少,可从辈分上来讲,还得称呼其为大哥。

    刘永安一见面,就关切的问道:“青哥儿,刚才我听人说你跟陆三起了冲突,怎么样,陆三没伤着你吧!”

    李克青摇头微笑道:“刘大哥,没事儿,那陆三没把我怎么样。”

    然后,李克青将事情的大概经过一并告诉了刘永安。

    刘永安听罢,不禁拳头紧握,眼里喷出一股怒火,张口骂道:“这陆三简直无法无天,我这就去找贾管事说理去,留住你这份工。”

    望着面前一脸朴实的中年汉子,李克青回忆起这煤头刘永安在煤场里对自己也挺照顾,是个老好人,无论跟谁说话都永远是个笑脸,这次为自己的事儿发这么大火,可是未曾有过的事儿,李克青的内心也是不由有些感激,劝道:“刘大哥,劳烦您费心了,不过这事儿您就别管了,其实我来之前也已经打算不在场子里做工了,只是碰上了陆三这条癞皮狗,让人有些不清净罢了。”

    作为穿越者,李克青当然不会在这小煤窑里靠出卖力气挣钱,虽然暂时还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不过凭借自己超出世人200多年的见识,自己一定能在这满清闯出自己的一片天来!

    “什么?不做工了?”刘永安大惊,疑惑问道:“青哥儿,你不做工了,难道是有了新去处?”

    李克青摇摇头,苦笑道:“暂时没有,不过我相信以后会有的。”

    刘永安煤头紧锁,盘算片刻,说道:“青哥儿,你家里是什么情况,我清楚的很,如果没了这份工,只怕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呀!”

    接着,刘永安拍了拍李克青的肩膀,宽慰道:“青哥儿,如果你是怕这事儿拖累了我,那你就见外了,我跟你大哥李克元可是莫逆之交,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你且放心,待会儿我去跟贾管事说说,留你继续在场子里干,相信贾管事也会卖我这个面子。”

    李克青闻言,连忙摆手称不用,可刘永安哪里听的进去,转头立马就去找煤场的管事贾安说情去了,拉也拉不住。

    闲来无事,李克青只好继续再煤场里转悠,顺便了解一下古代煤炭的生产情况,同时也想想有什么好主意能在乾隆年间快速发家致富,李克青可不像其他穿越小说的主人公那样出声在豪门望族,手里有钱有人,也不像有些小说的主人公那样博才多学,不是化工博士就是工程硕士,回到古代就开始发明创造,攀科技树,什么先进机械、火枪、大炮立马就可以变成流水线,他只是满清时代的一个普通人,甚至是朝不保夕的最下层穷人,可能比其他人就多懂那么一些现代的历史、军事常识而已,而且远没有达到所谓专家的程度。

    如今,穿越到了满清乾隆三十四年,最现实的问题,也就是银子的问题成了李克青心中的一大难题,没有银子什么事情也做不成,连肚子都填不饱何谈推翻满清。

    就在李克青在煤场里面边想边转悠的同时,在煤场深处的某个相对僻静处,一座用树木搭建而成的小院矗立在一片相对比较整洁坡地上,一个獐头鼠目的青年正躺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青年枯瘦阴森的模样不禁让人感到噤若寒蝉,此人正是煤场的管事贾安,同时也是村里的保正,负责监视管理村里上百户人家和官府的丁银催科,乃是刘湾村的一霸。

    此时,贾安的手中正端着一杯热茶,并时不时的低头细细品酌,而监工陆三则一脸谄笑的站在一旁递水倒茶,没了往日的威风。

    “有什么事儿就直说吧!在我贾爷面前,不用藏着掖着。”贾安轻轻的饮了一口茶水,悠悠说道:“这几日,我还得把县里今年的税单发给那些泥腿子们,可没那闲工夫管你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儿。”

    陆三察言观色,发现贾安此刻的心情貌似还不错,便进言道:“要是鸡毛蒜皮的事儿,小的也不会来劳烦您老人家了。”

    “贾老爷,这事儿您可得为小的做主啊!”话说到一半儿,陆三立马来了个大变脸,哭丧着脸道:“小的今天在场子里巡查,遇到了矿丁李克青,因为那李克青旷工数日,耽误了场子的工,便说了他几句,可没想到他却纠结了几个死党辱骂小的,还差点动手打了小的,要不是小的跑的快,早就被他们给打死了。”

    “李克青?”贾安皱眉,将茶杯放到桌上,疑惑道:“我记得这李克青好像是村里老童生李克元的弟弟吧!这李克青一向老实巴交的,怎么会跟你顶撞起来?”

    见贾安不信自己,陆三连忙辩解道:“小的也莫名其妙,这李克青听说生病在家躺了几天,今天刚回到煤场,可不知道吃错了哪门子药,杏情大变,蛮横无理,辱骂小的事小,可这分明就是不把您贾爷放在眼里。”陆三顿了顿,又怂恿道:“我陆三虽然只是个监工,不过这监工之位可是贾爷您亲自给的,今天李克青闹事,就是不给您老面子,打您的脸,改日如果再跳出个张三、王五,贾爷这场子还怎么办下去,以后贾爷的威信何在呀!”

    贾安听罢,双眉紧锁,冷笑道:“哼!李克青这个泥腿子还真不知好歹,他和他大哥还欠着咱表舅吴老爷的租子和官府的钱粮,还敢如此放肆,若是不好好整治他们,我贾安还怎么掌管这十里八乡的。”

    看见贾安也有了火气,陆三暗喜,同时心中恶狠狠的咆哮道:“有了贾安这个大靠山给自己撑腰,哼!李克青,敢跟我陆三爷作对,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暗喜之余,陆三眨巴眨巴他那双绿豆眼,又向贾安进言道:“贾爷,据小的所知,这李克青的大哥跟煤头刘永安是莫逆之交,您踩死李克青这只跳蚤容易的很,只怕这李克青背后的刘煤头不好应付啊!”

    “刘永安算个屁!”贾安闻言大喝道:“这刘家湾十里八乡除了咱表舅就是我贾安说了算,咱要处置个人,还轮不到刘永安插话。”

    “有您这句话,小的就放心了,小的这就去找那李克青的晦气,给您解气。”陆三顿时心花路放,急忙向贾安告辞,准备找上几个游手找李克青算账。

    “等等。”陆三正要离去,贾安忽然叫住了他,只见贾安站起身来来回渡着步子,一双三角眼不停地乱转,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忽然一拍大腿,满脸奸笑的对陆三说道:“听说李克青还有一个妹妹长得挺水灵,如花似玉的,找李克强晦气这事儿先不着急,我这里倒有一个好主意。”

    接着,贾安一招手,陆三屁颠屁颠的凑到跟前,附耳听贾安这么一说,顿时拍手大笑,连忙竖起大拇指献媚道:“对!就这么办,这次不仅让李克青跌个大跟头,还能让贾爷您再收一房小妾。”

    不知道正被人算计的李克青此时正想着怎么样才能快速致富,刚走到工人居住的工棚,一股熟悉的米香味从工棚里传了出来,走近一看,原来是场子里矿丁正在熬煮米糠,用石头垒砌成的简易灶台上支着一口大锅,米糠在锅里沸腾,其中一个矿丁正不停的往灶台底下加些干柴。

    “咦?煤场里不是有现成的煤炭吗?怎么还用干柴生火?”

    李克青一脸的不解,工人为何放着现成的煤炭不用,反而用木材生火,这不是坐拥宝山而不自知吗?

    为解心中疑问,李克青便上前询问道:“这位兄弟,你怎么不用现成的煤炭生火,反而要用柴火煮饭?”

    那名矿丁听闻后,立马就用奇怪的眼神望着李克青,一脸的莫名其妙,不知道世上还有人会问这种傻问题,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如何作答。

    还好,边上一位年纪稍长的矿丁接过话头笑道:“这位兄弟,这煤炭可没木柴方便,一般只有铁厂、窑厂能用,平日里烧火做饭,冬日取暖都是用柴火、柴炭。”

    听这矿丁这么一说,李克青更加不解,又追问道:“不管县城还是府城,百姓日常都是用木炭吗?”

    “嗯!都一样。”那年长矿丁笑了笑:“咱刘家湾背靠青龙山,山里什么都缺就是这柴草不缺,村里就有不少以烧炭为生的炭户,平日里打些柴草去谷城叫卖,一天下来也能挣个几百个铜子儿。”

    听了年长矿丁的解释,李克青点点头,也联想到自家平日里也是用柴草而不用煤炭,除了背靠大山拾柴方便外,还有就是因为这煤炭貌似不太容易起火,用起来不太方便。

    可这谷城县里的人也都使木柴、木炭,却是令李克青更是不解:“这位大哥,据我所知,这煤炭不仅比柴草烧的更久,而且从咱刘家湾运到谷城去价格也比柴草低廉很多,可为什么谷城平日还是用木柴而不用煤炭呢?”

    那矿丁也不怪李克青多问,依旧不厌其烦笑着解释道:“小兄弟,这煤炭确实是价格低廉,而且比木炭耐用,可这煤炭起火确实太难,而且烧起来火力不好控制,并且还有毒烟,因此不管是谷城还是府城,平日里都是用木柴、木炭。”

    闻言至此,一个念头忽然在李克青脑海里冒了出来,这个时代使用的都是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原煤,虽然原煤火力持久,价格也低廉,可是却无法有效利用,原因就在于起火困难,火力大小无法控制,燃烧也不够充分,导致毒烟四溢,如果自己能把后世的蜂窝煤制作出来,再配上能控制火力铁皮炉子,那可是大有市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