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零三章 有理想的混子

    看得出这个赵豫在家族里的威信还是比较大的,那些小辈听到这话也是暂时忘了受伤的兄弟,握紧手上的家伙就没命的冲了上来。

    韩飞和张旭对视了一眼,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眼前的这些家伙,要说无知者无畏,至少也该带点脑子,偏偏这些家伙脑子里缺几根弦,被人一鼓动就不计后果的冲了上来。

    惨叫声和哭嚎声一时间不绝于耳,不一会儿,赵家的十几号壮小伙横七竖八的睡了一地。

    最初的那些家伙还好,至于后来带着家伙冲上来的那群人,一个个都受到了韩飞和张旭的重点照顾。

    李锐的大哥看的眼睛都直了,本以为赵家那几个下套把他们骗出来,二弟的两个同事肯定要吃大亏。

    没想到他们两竟然把赵家的一群人都给打趴下了,这还是赤手空拳的情况下,自己真的没眼花吧!

    此刻,那个赵豫正被韩飞一脚踩在地上,脸上陆续挨了不少巴掌,已经肿胀的跟个猪头一样。

    “你小子,刚才不是还挺狂嘛,真当检察院是你家开的,打死人不用坐牢啊?”韩飞说着又是一脚踹了上去,疼的赵豫半响没缓过气来。

    李家和赵家的仇怨由来已久,谁是谁非村里人一肚子的数,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念念不忘的要把人往死路上整,其实也是将他们赵家给逼上了绝路。

    “小子,你不要太嚣张,咱们豫哥和水哥是拜把子兄弟,手下几百条汉子堪比梁山泊一百零八将,你识相的……”

    “啪”的一巴掌直接打断了那小子的狠话。

    “瞎逼逼什么,让你说话了吗?”张旭收回了巴掌,紧接着一个膝顶撞上了后者的小腹。

    那小子刚才基本没挨打,可挨了这一下立马就去了半条命,捂着肚子直挺挺的栽倒在地,额头上也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这还是张旭有意留手的后果,不然按照他们境外执勤的强度,刚才那一下就能让这小子一命归西。

    “小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韩飞踢了踢脚下的赵豫问道。

    赵豫艰难的抬起头,瞪着韩飞开口道:“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今天我落到你手里,要杀要剐……”

    “去你妈的,还跟我拽上词了?你想死容易啊,回头把你的黑材料整理整理,足够你枪毙好几回了。”韩飞不屑的说道。

    赵豫没吭声,显然没把韩飞的话当一回事,作为这十里八村排的上号的人物,他很清楚这里的生存条件和官面上的潜规则。

    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法律什么的那就是纸面上的玩意,知道他那几个把兄弟还在,几百号人足以让他们赵家经受大风大浪却屹立不倒。

    只要眼前这小子没胆量弄死自己,自己早晚都能翻盘,把他们全家整顿齐了一起上路!

    “小子,看你眼冒凶光,不会还有什么想法吧?”韩飞一脚就把赵豫的脑袋揣进了泥浆,李锐的大哥看着也是于心不忍。

    “大兄弟,要不算了吧,都是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我爹常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冤家宜解不宜结呀!再说我这不也没什么事嘛?”李锐的大哥求情道。

    张旭听到这话也是叹了口气,到底是个老实本分的乡下人,内心太善良了,不知道人心的险恶。

    对方先是压款后来又是陷害李锐,再后来直接带人摸黑去你家,摆明了就是把你们一家往死路上逼了,这时候怎么还能说出冤家宜解不宜结这话?

    “小李,还不劝劝你哥?”张旭对李锐嘀咕了两句。

    李锐现在也是恨铁不成钢,他这个大哥什么都好,就是杏格软弱的有些过分,虽说是个老好人,可怎么也得分清场合吧!

    “大哥,你现在还替他们求情!你忘了我是怎么被抓进去的了!你忘了刚才人家是怎么对你的了!”李锐吼叫道。

    他大哥直觉理亏,低声嘀咕了一句:“我这不也没事嘛,衣服脏了洗一下就行了,可要是人打坏了,那是要吃牢饭的。”

    “你!你气死我了!难怪大嫂有时候骂你是烂泥一坨没脾气,你该呀!”李锐激动道。

    “小李,亲兄弟别为了外人伤了和气。”韩飞开口道。

    李锐立马闭口不言了,只是心里还是窝着一肚子火,但凡他这个大哥硬气一点,怎么也不至于被赵家人欺负到这份上!

    张旭见状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干脆挨个将赵家的这些小子挨个又揍了一顿,韩飞也是拎起地上的赵豫又甩了几巴掌,后者被扇的眼神都有了呆滞了。

    “滚!”韩飞将赵豫摔在地上呵斥一句,李家的小伙的立马猢狲一样散了开去,至于倒在地上几个也被人抬走了。

    之前报信的那个汉子也是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许久都没回过神来,原本是赵家摆好场子请君入瓮,没想到这两个大兄弟竟然如此生猛,直接把赵家一群人都给打趴下了!

    猎人和猎物的角色就这么转换了,到底是积善人家老天保佑,要不是李家老二的这两位朋友,这件事还不知道最终得闹腾到什么程度呢!

    “我说李家兄弟还有这两位大兄弟,你们还是赶紧回去报警吧,赵家亲戚朋友那么多,那个赵豫也混过几年社会认识不少狠人,要是等他们带人回来报复,你们可就走不了呀!那个汉子提醒道。

    李锐的大哥也却说道:“是啊大兄弟,赵家横行乡里那么多年,从来就没有吃过哪家的亏,刚才这事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咱们还是赶紧回去报警吧!”

    韩飞点上根烟笑了笑说道:“没事,不怕他拉援兵,就怕这小子不来,我们今天就在这等着他了,倒看看他背后还有多少人,一并收拾了一劳永逸。”

    李锐大哥还想劝说,可一看自家二弟那快要喷火的眼神,当下就闭口不言了。

    “他大哥,要不你先回去吧,嫂子和老爷子还担心着呢,李锐跟咱们在一起你就不要担心了。”张旭开口道。

    “你们都留在这,我怎么能自己跑路呢,要等大家一起等!”李锐的大哥坚持道。

    李锐一听这话就冒火,该硬气的时候不硬气,不该多事的时候倒像个爷们了,当下就是劈头盖脸的一脸数落。

    李锐的大哥也是怕了,当下服软道:“二弟你伤还没好,千万别动怒,我回去还不行嘛。”

    那个汉子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随即跟着李锐他大哥一起离开了。

    赵家那群人走后一时半会的也没什么动静,三人都清楚他们绝不是息事宁人,没准现在他们一个个的手机都要打爆了。

    “大哥,接下里就该是真格的了,你说的那个水哥废了,可赵家应该不止他这一个道上朋友。

    不然昨天那事他多少也该收到了一点消息,不应该再下套等咱们了,要不要现在就让杜金龙带人过来?”张旭犹豫了一下问道。

    “说的也是,不管还有没有漏网之鱼,剩下这一波直接收网吧,你去路口等着吧,免得这里岔路多他们不知道在哪拐弯。”韩飞说完就打通了杜金龙的电话。

    杜金龙早已是整装待发,一接到韩飞的电话立马火急火燎的带人出发了。

    换做以前道上的那些活计,他们出行多少心里还有点忐忑,毕竟刀剑无眼,哪怕一个道上的老手都有一不留神被新人放了血的时候。

    可眼下这些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是道上的真刀真枪干出来的,那些不过是一些乡下的小地痞小癞子,收拾他们还不跟玩似的?

    杜金龙和一票小弟心态放松到了极点,加上沙场的事情顺利解决,眼睛看得到的诱人红利,一个个跟过年似的。

    “兄弟们,难得下乡一趟还碰到这事,好好借这个机会把咱们的名声打出来,从心底吓垮这些土鳖。

    免得以后沙场没人坐镇,一些阿猫阿狗的都敢乱伸爪子。”绝对的利益下,杜金龙随便说了一句,小弟们的士气都高涨的没边了,一群人雄赳赳气昂昂的就向着前面开了过去。

    车队呼啸而过,卷起漫天的尘沙,场面好不好壮观。

    几个拿着铁叉的小伙看到这一幕,脸上顿时露出惊羡的神情。

    “二狗,你说咱们什么时候也能像他们这么威风,一下子十几辆汽车看不到头,这比咱大哥要强多了呀!”一个小伙开口道。

    “别想那么多了,咱大哥也就是一辆二手面包车,咱们这辈子就别想了。”那个叫二狗的小伙打击道。

    “你这说的什么话,就算咱们做混子,那也要做一个有理想的混子,反正留在村子里不种地也混不出门堂。

    要不咱待会改换门第,跟着这些大哥一起去大城市混去?”那个小子突然萌生出了这个大胆的想法,当下怂恿道。

    “钟文波,你小子还没睡醒吧,我听我那些城里的大哥招小弟,最起码都要研究生学历,就你这一个字都不认识的文盲,人家根本就不收,你没戏的!”二狗再次打击道。

    “你他妈瞎说!谁说老子文盲来着,我还会写自己的名字呢!不是我跟你吹,就咱们十里八村的排的上号的狠人,我钟文波至少一个打他们二十个!

    我爷爷说了,咱们有本事的人,在哪都能挣到一碗饭吃,我还就不信那些大哥不收我了!”这个叫钟文波的小伙倔强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