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75章 后来

    “查一查,看是不是属实?”季子默听到顾疏白这话,瞪大眼睛:“顾教授你的意思是他们有可能不是我真正的亲人,他们是来骗我的?”

    “这不可能啊,他们自己找上我的,还能够弄错了?再者他们乱认图的是什么,我又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还不待顾疏白回答,季子默接着就是说道。

    这样的反应,其实可以很清楚的证明季子默非常的奢望亲情,是,虽然白天是那样的对来人,那说是她爷爷与堂哥的人,非常的冷漠,好像接受不了那事情。

    实际上,她已经接受,在顾疏白说这些话,她不由的下意识反驳,就是因为她已经接受这两位突然冒出来的家人,她本身就渴望亲情,又觉得那老爷爷和她之间有什么相吸引的,相信接受也就是很容易的事情了。

    “你别急”顾疏白见季子默一脸急切的表情,将她搂紧,并道:“我没有说他们不是,只是现在凭空的冒出来,有点可疑,我们需要谨慎一点,把他们的一切调查清楚,把他们与你的关系核实,要谨慎一点,因为,我怕你受伤。”

    这事情十有八九的是真的,毕竟那找上来的人并非是寻常的人。

    可,到底还是要谨慎一点儿,不能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倘若,有一点儿差池,怀中这人儿会受伤。

    他不愿意再见她难受,是,相比于没有得到,渴望着的难受,他更不想看她得到之后,却是假的,失望伤心的难受。

    那样的她,见过一次之后,此生再不愿见。

    “恩。”

    季子默听到顾疏白这话也算是冷静下来,窝在他的怀里,点了点头,是没忘记季家人的事,她身上确是没有什么可图的,可她的男人,身上有许多可图的东西,就算他们是自己的亲人,也要如他说的,要好好调查,确认对他们没有什么可图,才行。

    思及此,季子默没有淤纠结这件事情。

    “顾教授,我们睡觉吧。”

    紧绷的神经松下来,就是有些的困顿,季子默在顾疏白的怀里蹭蹭,找一个舒服的姿势就闭上眼睛,准备睡。

    “好。”

    顾疏白附和,跟着闭上眼,他其实也是有点儿疲惫了,因,是至少的有一天一夜的没有合眼,还是顶着巨大的压力,是,季子默在急诊室,他最爱的宝贝儿怀着他的孩子孤零零的待在急诊室,他却是在另外的一个女人身边,不知道她怎么样,不知她会不会活。

    过去的这一晚,几乎是顾疏白觉得人生中最难熬的一晚,甚至抵过他被送进手术室的那一晚,那一晚,他被打了麻药,压根不知生死,不知压力,等醒来,才觉后怕,而昨晚,感觉是那么清晰的,心口窒息的疼,恐惧随呼吸,分分秒秒的陪伴着他。

    “对了,顾教授”

    “怎么了?”

    说是要睡觉,这小妮子,他堪堪的闭上眼,平复心跳,她却又是喊起来,不过顾疏白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懒懒的应一声,等着她接着往下说。

    “我想问你。”

    “什么?”

    可这小东西怎么是吞吞吐吐的?顾疏白不得不睁开眼睛,是,这样说话吞吞吐吐的她,需看着她,不错过她脸上的表情,否则,不知又是要出什么幺蛾子。

    “小鹿,小鹿的事情。”季子默抖着唇将这一句话给说完整。

    “已经都处理好了,放心。”

    “手怎么这么凉?不舒服?”

    顾疏白边回答季子默的问题,边抬手握住她的手,发现不久之前,握过的她的手,温热的手,这会儿是冰凉凉的,他眉头皱起,又是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担心了。

    “没,没事。”季子默摇头说没事,声音里面却是带了哭音,她哭道:“我只是,白天做噩梦了,顾教授我梦到了好多血,还有小鹿,她就站在血泊中,她说她恨我,说让我下地狱去陪她。”

    忍了忍,到底是没有忍住,季子默将白天做的噩梦与顾疏白说了,实在也是太怕了,一闭上眼睛,就感觉唐小鹿在她的身边,要来向她索命,感觉自己闭上眼睛,就是会这样的离开这个世界,离开她深爱的他。

    “别怕”顾疏白低垂下头,吻有一下没一下的落在季子默的额头,边温柔的道:“不是自己都说了是做噩梦?那就不怕,不过是做噩梦,昨天你看到那些事情太过于恐怖,做噩梦也难免,但,宝贝儿,只是梦,都不是真的,不要怕。”

    “我”本来还有好多话要说的,想着要他多多的安慰她的,但,已经够了,心里,因他的这一句话,就这么一句话,就突然的已经是有了勇气:“我不怕,不怕的。”仰起头,对着他轻笑。

    “乖。”顾疏白闻言,亦是跟着笑:“我宝贝儿,我孩子他妈可真是勇敢的。”

    “恩。”季子默听到顾疏白这话,眼睛亮亮的,她重重点头:“我是孩子妈了,我要勇敢。”季子默眉眼里荡漾开坚强,勇敢之色。

    “小孩子。”

    这样子那里像是一个大人,分明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季子默依在顾疏白怀里:“怎么了,怎么了,在你面前呢,我就想做个小孩子,你不准?”

    “准。”顾疏白揉揉季子默的脑袋:“一直宠你,宠小孩一般的宠着你。”

    “这还差不多。”季子默嘟起嘴,半是严肃认真半是玩笑的道:“在你面前,我做小孩,无忧无虑,在宝宝面前,我做妈妈,要做他的好妈妈,坚强勇敢的好妈妈。”

    “乖。”

    季子默这些话出来,顾疏白眼红了,也不知为什么,就感觉心里被重重的撞了下,鼻微酸,眼微湿,当然了,这样的顾疏白,他自是不会给季子默看到。

    ……

    在宝宝面前,做妈妈,做他的好妈妈,坚强而勇敢的好妈妈。

    季子默做到了。

    后来,她真的做到了。

    ……

    “太太用力,再用力一点,已经看到头了,再坚持一下,宝宝就可以出来了。”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