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一话:大意失荆州

    “以太和吗……”奥尔什方抚摸着下巴,思索着:“虽然有些难度,但是这条路应该没错。要不,我们试试?”

    我换上久违的剑盾一套,向奥尔什方演示自己之前整理的骑士职业技能的发劲方式。

    奥尔什方向我一一传授骑士的以太运用的心得。

    这太重要了,怪不得游戏里每过几级要去做职业任务,找导师学新技能。玩游戏的时候,除了可以看到更多剧情之外,并无太多的意义。很多导师甚至比玩家还弱,但是人家掌握了技能的核心,你不得不去通过他们的考验,学到技能中的诀窍。

    我不知道艾拉是怎样,但想必不可能像我这样直接系统里获得技能,应该也是老老实实去找职业导师学习更强的技能来着。正因为如此,艾拉的战力才比我高上一截吗。当初要不是趁其不备,用她不熟悉的招式来了个先声夺人,到现在我可能还蹲在海都房子里,每天面朝大海,鸟语花香咧。

    检验理论的唯一方法就是实践。我和奥尔什方拉开架势对攻,但我总是几个回合之后就觉得胸口烦闷得不行,就像是用岔了劲一样,赶紧冲着奥尔什方摆摆手,捂着胸口坐在草地上,大口地喘气。奥尔什方慌张得连收起剑的时间都没有,随手把剑扔到一边,跑到我身边轻轻拍着我的背,我才觉得好一些。

    “不能随便组合啊,我们得在理论上再往前推一推。”奥尔什方蹲到我身前,拉着我的手说。

    接下来的几天几夜,我们都废寝忘食地投入到推敲的工作中。飞燕在训练间隙也会来看看我们在做什么,得知我们的计划之后,他也放了些心思在上面。飞燕对于东方的武技原理比我精通多了,奥尔什方对于西方的以太运用基础扎实,而我则有着前世无数网络小说奠定的各种奇思妙想……这么一说,立刻感觉自己的格调就下去了……啧……

    不管怎么说,三人合力的推演,让这过程加快了不少。奥尔什方和飞燕都因为之前打的基础太扎实,而且也不特别追求高端武力,吸取了对方的经验之后,对自己的知识体系起到了一个借鉴和促进的作用。我之前没什么积累,对于东西方的技能核心都是第一次接触,反而是我获益最大。

    能够随心所欲地往外抛洒技能是多么重要!多么重要!我拉莱耶今天,终于从平砍攻击升级到技能攻击了!这只是我的一小步,却是海德林星球上近战职业的一大步!

    啊,不好不好,有点膨胀。实际上我的战斗力并没有提升到那么夸张的地步,但是续航能力强了很多,灵活杏也高了不少。现实里的敌人除了蛮神那样的,被刀砍了会疼,肢体被砍掉战力会下降,觉得自己生命受到威胁会逃走,可不像游戏里那样一点影响都没有地跟玩家正面对肛。

    不过蛮神的话,还是有点超越常规的。他们的肢体可不那么容易断,对于疼痛好像也不是特别在意。这让我想起之前我和奥尔什方干掉的伪神龙,简直是蛮神之耻。别的不说,就帝国太子估计能一只手把她干掉。

    从几天几夜的研究中收获了丰硕的结果,那达慕大会也近在眼前了。我和奥尔什方都精疲力尽,两个人被飞燕一手一个,扶回帐篷里扔到榻上。

    我连抱怨他粗鲁的力气都没有,眼睛一闭,陷入了深深的沉睡之中。

    我是被鼻尖痒痒的感觉弄醒的。

    张开双眼,艾拉红宝石一样的双眼正在我面前,一眨不眨地看着我,金发在晨曦中闪耀。

    我脑子还有点懵,顺口说:“啊,艾拉啊……要吃点啥,我去给你做。”

    说着话,我从床上坐起来,却发现自己并不在海都的房子里,而是在帐篷里。我顿时感到汗如雨下,手里捏着的毯子随着我的颤抖,就像是被风吹拂一般。

    “那个……我不是……”

    回头一看,艾拉双手抱胸,笑眯眯地问:“不是什么呢?哎呀,好奇怪啊,这个多玛人为什么和我这么熟悉呢?我记得我没有向你自我介绍吧?要给我做些什么吃的呢?好奇怪啊,你说是不是呢?好奇怪啊,好奇怪啊,好!奇!怪!啊!”

    没起床还真是便宜我了。我在床上跪得端端正正,五体投地:“对不起,艾拉大人!”

    艾拉显然是恨极了,用手按着我的头,把我的额头在床榻上用力摩擦:“是吗,你倒是说说哪里对不起啊?啊!?你谁啊?你谁啊?你倒是哪里对不起我了?说来听听啊,说不定能送你个速死啊!”

    外面传来奥尔什方的声音:“哎,艾拉,消消气啦!拉莱耶是有苦衷的!”

    艾拉的手顿了顿,用力捏着我的后脑壳。我擦擦擦擦,要裂了裂了,要死要死……

    “住口!一丘之貉!”

    “是……您说得是……这都是拉莱耶的主意,我表示过反对的,艾拉大人明鉴。”

    我!去!啊!奥尔什方你居然是这样子的奥尔什方!以前你那么忠厚纯良,难道都是我的幻觉吗!

    我也不知道身体里哪里涌出来的力气,硬是顶着艾拉的手,抬起头看着站在帐篷门口对我双手合十的奥尔什方:“你也有份!本来我只是蹲在海都当宅男的,是你把我拖出来说什么要我带你去冒险的!你才是罪魁祸首!”

    奥尔什方脸色大变:“改变容貌,释放谣言可不是我的主意!”

    “你不也兴致勃勃地捏脸捏得很开心吗!”

    “够了!”艾拉手上一用力,我脑袋又杵在床上。奥尔什方噤若寒蝉,没有脚步声,想必是站在帐篷门口没敢动。

    远远地传来飞燕的喊声:“二弟!人家小夫妻的事情你凑上去干啥!快过来!有事跟你讲。”

    奥尔什方大喘了口气:“那啥,艾拉,我先去了哈?”

    也不知道艾拉怎么用眼神回答他的。我就听到奥尔什方的脚步声急促地离开了。

    啊啊啊,不讲义气啊!

    这一上午我被艾拉像沙包一样痛揍了一顿,签下了种种不平等条约,才被饶下一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