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话:意外的日常作业

    两只陆行鸟看到我远远地站着不过去,立刻不满地扑腾了起来。维娜慌张地伸着一双小手,又蹦又跳:“松风,小黄,你们怎么了?”

    突然她像石化了一样,停住动作,小心地回头,和我对了个满眼。

    “呃……嗨!维娜女士,你最近可好?”我尴尬地抬起手,对她挥了挥。

    “啊!拉莱耶!你回来啦!”维娜转过身,高兴地说:“这次回来住多久呢?”

    我慢慢地走近维娜:“我……嗯……这次回来住一天……”

    维娜顿时沮丧起来:“只住一天吗?”

    我心里叹了口气:“维娜,对不起……”

    维娜赶紧摆摆手说:“拉莱耶不用和我说对不起啦!”

    她低着头瞟了眼松风和阿黄:“它们会觉得寂寞的……”

    虽然我觉得松风和阿黄被维娜照料得,基本上忠诚度都已经转到维娜那边去了,但这时候也只能默默点头。

    维娜抬头看着我,在晨光中,她的眼里全是祈求:“这次,拉莱耶还是不能带它们一起去吗?”

    “这次……恐怕……”我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心里突然一转:“咦?这次还真能带它们走。”

    “真的!?”维娜激动得双眼发亮:“太好了!我去给它们做出行的准备!”

    “咦?啥?哎?”我还没来得及说句话,维娜已经一溜烟地跑了。

    我苦笑地摇摇头,拍拍松风的鸟喙:“老伙计,这次能带你出山啦。”

    松风不屑地从鼻孔里喷了口气,撇开脑袋懒得搭理我。阿黄凑过来,将脑袋搭在我肩膀上,“咕咕”地低鸣一声,蹭了蹭。松风在一边看了一会儿,老大不情愿地把脑袋搭在我另一边肩膀上,意思意思,就俯下身子自顾自吃草去了。

    我拍拍阿黄,让它自己吃草去。

    确实应该带它们出去跑跑了,这么多天来,一直蹲在狭小的鸟棚里,也真是辛苦它们了。我想起在龙堡参天高地那边看到的野生陆行鸟们,在树林里自由地徜徉奔跑,心里顿时升起了些对松风和阿黄的愧疚。

    这股愧疚并没有持续多久。我身后响起“哒哒哒”小跑的脚步声。回头一看,维娜抱着一堆东西跑了过来。

    “什么东西啊都是?”我好奇地想接过来,却被维娜躲了过去。

    她把东西往地上一扔,“哗”的一声堆成一堆。我看了两眼,没认得出来。

    只见维娜打开鸟棚,将松风牵出来,再从地上捡起东西一件一件穿戴到松风身上。这时候我才看懂,维娜带来两副鸟甲。

    “哇!真是感激不尽,谢谢你了,维娜女士!”

    维娜熟练地将松风装备齐全,又把阿黄牵出来,装备起来:“不用谢,拉莱耶。这两个孩子和你出去,为你战斗,供你驱使,甚至为你而死都是理所当然。但是请一定要照顾好它们,尽可能让他们平平安安地回来,可好?”

    我拍拍胸口:“放心吧,维娜女士,它们必然会安全地回来。这次带它们出去,也就是让它们出去逛逛,根本不存在什么危险。”

    维娜看了我一眼,说不清眼神里藏着什么意思:“你们在外面的人,天天跟我们这些在家的人说起来就是你们在外面风风光光,安安全全。真当我们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听说你拉莱耶和艾拉在伊修加德闯出了好大的名声,率领冒险者们参加伊修加德保卫战,还讨伐了冰神。”

    “冰神不算什么,这是艾拉一直以来都在做的事情。但是伊修加德保卫战是什么情况?那是战争!凭你和艾拉两个人,就算浑身是铁,能打几根钉子?”

    我努力辩解说:“那时候情势危急,实在没办法,也只能上了呀!就算艾欧泽亚他们不发援军,我和艾拉带着冒险者们拼命战斗过,也算是代表了艾欧泽亚与伊修加德联合的意愿,政治上是有好处的。”

    维娜叹了口气:“政治不政治的,我不懂这些,也不想理会。但是你们能不能定期给我联络?让我知道你们的境况,而不是隔着十天半个月都不见人影,即使回来了,也就像路过住店一样住一夜就走?”

    “您说得是……那这样,我每个月给您写信如何?”我想了想,写信的时间基本上还是有的。

    “太长了!最多三天一次,最好每天给我一封信!”维娜叉着腰,目光坚定地盯着我。

    “三天!每天!维娜女士!通信这种事情呢,和日记是有很大区别的!”我慌忙解释起来。要命了,三天一封信,就算有写信的时间,也没写信的心思啊!

    “我不要求你写很长,哪怕你只寄来片言只语,让我知道你和艾拉在外面都好,我就心满意足了。”维娜像是做了很大的退步一样,闭着眼睛伸直手摆了摆。

    “那……好吧……”我挠挠头,虽然是一件麻烦事情,但这里面蕴含的温情,让我不由得心里都觉得柔软起来。

    “那,现在,来和我说说你们在外面都做了些啥吧!”维娜踮起脚,拉起我的手,就往屋里带。

    我弯着腰苦笑着,边走边想,这得从哪里开始说起呢……我的路线和艾拉的路线大部分时间都不在一起,从始至终都是我一直在追逐着艾拉的轨迹狂奔。

    想想,如果是原来的拉莱耶的话,艾拉说不定不论如何都会逼着我在家里乖乖过平静的日子。而我毕竟和拉莱耶隔了一层,所以才能这样出来浪。哎呀,这么想想,我突然有点忧郁了……

    屋里的陈设和我离开时候毫无变化……不,相比起来是更加干净整洁了。维娜不仅帮我喂鸟,而且还帮忙清扫房屋吗……总感觉这个恩情越来越报答不起了……

    维娜像是在自己家一样,搬了张凳子,站到水池旁边,接了一壶水,放在灶上,生上火。她轻巧地跳下凳子,大声说:“对不起啦,拉莱耶,你来也不打声招呼,没什么好招待你的!”

    我尴尬地挠挠头:“反了吧,该我招待你才是。”

    维娜从厨房里出来:“虽然是你家,但是自从你过来之后,感觉我用的时候还比你多一些呢!”

    “感谢维娜女士帮我维护房屋啦,要不然连个能回的家都没有。”我诚挚地向她低头感谢。

    “就用你的故事当我的谢礼吧!”维娜在我对面坐下来,兴奋地准备听讲。

    这一天,我讲了很多很多事情,从我走出这个屋子开始说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