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一话:共谋一醉

    巨龙首的天色早已经黑下来了,虽然乌尔达哈那些地方已经开始渐渐走向夏季,但这个地方温度并没什么变化,还是刺骨的寒风吹着飘雪,让我瑟瑟发抖。

    我三两步就蹿到奥尔什方的办公室门口,想了想该怎么给他一个惊喜。

    嗯!这样来!

    “嘿!奥尔什方!”我毫不礼貌地“砰!”的一声推开门,大喊起来。

    奥尔什方正坐在办公桌后面,双手十指交叉托着鼻子沉思。被我这么一喊,他错愕地抬起头。

    看到是我,奥尔什方惊喜地站起身,笑着张开双臂,用一个熊抱欢迎我:“噢!我的朋友拉莱耶,你居然这么快就回来看我了,真是让人高兴啊!啊!你的身体更加健壮了!这一抱真是让我心跳加速!”

    我强忍着心里的吐槽,拍拍他的背:“我的朋友奥尔什方,我被拂晓血盟派驻到这里,希望能增加与伊修加德之间的友善度,另外是为摩杜纳的拂晓血盟总部提供一个安全的前线。不知道你是否欢迎我常驻在这里?”

    奥尔什方放声大笑:“当然是热烈欢迎!这样,我岂不是能天天欣赏到你的了?啊呀,真是令人心醉神驰!”

    我放开手,捶了下他的胸口:“真是,不要说这么让人害羞的话!”

    奥尔什方苦笑着双手一抬:“是是是,别再来一下了,这一下有点重,咳咳……”

    笑着闹过之后,奥尔什方拉着我做到壁炉旁边,递上一杯温暖的香草茶,问起我最近的情况。

    我便一五一十地跟他竹筒倒豆子一样全交代了。

    反正也就是朋友之间的趣谈,没什么丢脸的。

    奥尔什方拍拍我的肩膀:“算啦,吃一堑长一智,罗罗力特那样的老狐狸,也就是欺负我们年纪小,没他阅历广而已,再过几年,拉莱耶一定能干掉他!”

    我耸耸肩:“说不定我就在这里跟你终老啦,哈哈哈。”

    “那敢情好,到时候啊,我们退了休,白发苍苍的时候,我们就一人骑一只鸟,去艾欧泽亚各地转转。哎,你说的多玛的那群人做菜真的那么好吃?”

    “好吃!我跟你讲,超好吃!反正格雷戈尔带队,肯定会到巨龙首来的,你就等着吧。到时候你会觉得,好吃这两个字根本无法表达你心中的感动。”

    “嚯!感动呢!不得了不得了,那我可就心存期待了哈?”

    唉,总觉得哪里少了点什么。

    “哎,奥尔什方,有酒吗?”

    “当然有,卫兵!卫兵!”

    一个卫兵跑了过来,低下身子凑到奥尔什方跟前。奥尔什方轻声跟他说了些什么,拍拍他的胳臂。

    卫兵就点点头出去了。

    没过一会儿,他端着一瓶酒,两个杯子回来,放在我们之间的茶几上。

    “来,我的朋友,这是我从父亲的书房里偷偷摸出来的,据说是相当名贵的葡萄酒,你来尝尝看?”

    噢!我以为他们冰天雪地的,说不定能给我些威士忌之类的东西,结果是葡萄酒。

    不过这葡萄酒的来历让我心生好奇,福尔唐伯爵的秘藏!呜哇,想必是相当珍贵的啦!这得尝尝看!

    我端起杯子,又放下:“奥尔什方,这酒……你自己喝过吗?”

    奥尔什方耸耸肩:“一直想找到机会喝啊,但是都没人跟我提要喝酒耶……好不容易偷来的酒,又不高兴自己一个人喝,总觉得很浪费。

    我回圣都叙职之类的时候,又老是把它忘在这里,依然没机会喝。所以放啊放啊的,就到今天了。

    你放心,藏酒的地方相当靠谱,恒温恒湿不是问题。”

    我想想也是,这冰天雪地的地方,外界温度十分恒定,湿度也很低,藏酒是再好不过的地方了。

    奥尔什方拿起开瓶器,“卟”的一声打开瓶盖,淡淡的果香混着酒精的味道立刻散发开来。

    我深深地闻了一口,嗅觉居然能感觉到果香的柔软触感。

    “哇!好像很不错的样子!来来来!”

    我一边赞赏一边端起杯子。

    奥尔什方眉飞色舞地说:“对吧对吧!我就说父亲偷偷藏起来的东西一定是好东西!来来来,我们要好好享用,先让它醒一醒。嗯,没有醒酒器啊,算了,用杯子直接来吧!”

    奥尔什方先抓起一个杯子,倒了接近一杯酒,然后将这杯酒倒在另一个杯子里,过了会儿,又倒回来。

    我好奇地问:“你这样,不是乱来的吧?”

    “放心放心,没问题的!”

    “你可千万别跟伯爵大人说这事儿啊,他要知道你这么糟蹋他的酒,估计会抡起手杖抽打你……”

    “啊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嘛!你看我娴熟的手法!”

    “喂……都要洒出来了!话说这酒应该不用醒吧?好了好了,别秀了,差不多就喝吧!唉……”

    我是真心替福尔唐伯爵亏得慌。奥尔什方也不搞清楚到底是啥酒,就偷摸着弄出来了,连该怎么喝都不知道。

    嘛,这点我也没啥资格说他啦,因为我前世滴酒都沾不得,到了这边,也没怎么喝过酒,只能看着奥尔什方为所欲为。

    “嗯……感觉可能也许差不多了。”

    “喂……”

    奥尔什方停下了捣腾,就着杯子给我倒了半杯,自己留了半杯。

    我转了转酒杯,晶红色的液体在杯中缓缓旋转,果香味愈发的浓郁。

    小心地抿了一小口,酒液与味蕾一接触,就像爆炸一样绽放出令人陶醉的味道。我无法形容它的味道具体是什么样的,酸味和甜味,稍许的涩味,营造出复杂又极其规则的结构,像一个迷宫,深深地把我吸引在其中。

    高级的葡萄酒是这么动人的吗?还是说我这一世的味觉敏感到这个地步了?

    我长叹一声,放下杯子,抹了抹眼角。

    啧,居然有点湿润了。

    很难形容这酒应该说是好喝还是不好喝,它的味道让人回味无穷,勾引着我再喝一口,感受那方程式一样美妙的味道。

    奥尔什方看我喝了一口,自己好像放下心来,也仰头尝了一口,闭上眼睛,慢慢地品味。

    过了一会儿,他才张开眼睛,神情复杂地拿起酒瓶,仔细地打量了两眼。

    “怎么着?心疼了吧?知道糟蹋好东西了吧?”

    “哪里有!”奥尔什方咬着牙笑起来:“说一千道一万,还不是喝进肚子里去?今晚我们就把它干掉!”

    “嘿嘿,够爽快!”

    一边碰杯,我一边和奥尔什方聊起巨龙首的局势。

    “这边嘛,异端审问官算是收敛多了。本来就不该有那么大的权限嘛!搞得跟干啥似的,看谁都是异端,想什么呢!

    哎呀,不该这么说。

    嗯,反正异端审问官那边的问题暂时是没有了。但是最近感觉那些真正的异端们好像有什么动作。”

    我停住酒杯,关心地问:“噢?是有什么蛛丝马迹了吗?”

    “正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我才奇怪的。”奥尔什方放下酒杯,比划着手势跟我讲解起来:“你看啊,我们没有把所有的异端者抓完对吧?”

    我点点头,确实没有,至少还有条大鱼现在还没现身呢。

    “那么,我们近期也没搞什么大范围的搜捕对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这么说,我就这么信了。

    “那为什么异端者们都销声匿迹了呢?除了准备做什么大动作之外,没有其他的可能了吧?”

    我点了点头,从逻辑上来说是说得通的,但是现实往往会超越我们的想象啊。

    “我说句笑话,奥尔什方你别介意啊。”

    “放心,说吧,不会介意。”

    “你说,如果异端者们销声匿迹,是不是觉得他们一直做的事情没什么意义,就安分过日子去了?”

    奥尔什方白了我一眼:“要那样就好喽!不可能的,一群狂热的异端信仰,对龙族的狂信徒,恨不得立刻变身为龙族的家伙,基本上没办法再把他们当人类看了。

    当然,他们也并不把自己当人类看,在他们眼里,我们这些人啊,都是低级生物。绝对不可能像你说的那样,安分过日子去的。”

    “噢,是这样啊……”我用酒杯堵住自己的嘴,虽然游戏里和异端者打过好几场,但实际上我并不了解那些异端者到底是怎么想的。

    但是至少就异端者的领导者冰之巫女伊塞勒来说,虽然是伊修加德认定的异端者,但也并不是不能对话。他们好像更偏重于要求伊修加德人向龙族悔过,认罪,并重修旧好,回到人龙和平的时代。

    不过没到那个份上,我可不会傻乎乎地去尝试跟冰之巫女对话,小心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劝说奥尔什方也不可能,说不定就被异端审问官抓去拷问。

    哎呀,不要惹事,今朝有酒今朝醉,麻烦全部抛脑后~

    我觉得心情前所未有的好,身体也飘飘然的,真是好酒,喝了一点都不想吐,反而让人无比的畅快,什么不爽都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奥尔什方好像也挺开心的样子,不停地劝我喝。

    哈哈哈,奥尔什方的样子真奇怪,这是跟我表演变形术吧?

    这个世界有这样的魔法吗?就像哈哈镜里的影子一样变来变去的!

    奥尔什方好像指着我狂笑耶?

    这个嚣张的家伙,别以为人气高我就怕了你!

    嘿!看我……扯你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