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五话:南萨的蜥蜴东萨的羊

    考虑了几分钟,我决定前一段路绕一绕,最后一段通路硬闯过去。

    毕竟冒险者们就是这么思考问题的,我要适应这样一个价值观。

    格雷戈尔点点头,将做好出发准备的大家聚在一起,详细地说明了风险。

    厨师们表情各异。

    成蜀、从温、乌康这样的都一脸平静地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就该干啥干啥去了。

    支广、方盘、罗火三个互相对视了几眼,捏着拳头,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只有柴治这样的大胖子,左右看了两眼,耸耸肩:“我可没法战斗,这两百多斤肉,就托付给大家啦……”

    老爷子照例在一边高深莫测地笑笑。

    看大家情绪稳定,我就放心了。

    不过准备工作要先做好,比如说陆行鸟的大棚上要盖上防火布啦;卸掉一部分过重的货物,尽量让两辆货车轻便一些啦……

    乌氏族长昨天也见过厨师们如何使用厨具的,他笑眯眯地接收了那些被我们遗弃的厨具,说要试试自己的手艺。

    乌氏族人们千万撑住啊,这些厨具使唤不熟练的话,可就妥妥的是黑暗料理……

    太阳在越升越高,格雷戈尔仔细检查了一遍三辆陆行鸟大篷车,点了点头:“行了,走吧!大家路上警醒点就是,别慌,别冲动,能跑就跑,又不是国恨家仇,没必要跟它们纠缠。”

    厨师们点点头,上了车,各自养精蓄锐。

    我也跟着上了车,坐在老爷子旁边。

    心里依然会有些忐忑,心脏砰砰地跳。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感觉平静许多。

    车队经过小阿拉米格的时候,我指着那个在岩缝里建筑的据点跟老爷子介绍:“您看,那边就是阿拉米格难民聚居的一个据点,以后多玛人也会建立这样一个据点,作为开拓土地的前哨。”

    老爷子说:“昨天格雷戈尔大人已经跟老夫介绍过啦,嘿嘿……”

    老爷子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笑容极其嘲讽,这是怎么了呢?

    “您觉得那里不妥?”

    老爷子眯着眼睛说:“要我们多玛人来的话,可不能搞成这个鬼样子,岩缝里哪里能住人?”

    “哎呀,这也没办法,毕竟阿拉米格人强大的地方在战斗力啦。军事强国,嗯!军事强国!”

    老爷子不置可否,摇摇头,坐在那儿闭上眼睛,呵呵地笑。

    唉,跟这种老头没法聊!

    我抽出钢剑,检查剑锷有没有松动,一寸一寸地看剑身有没有什么隐患。

    罗火他们能打的,也纷纷抽出自己的家伙,擦拭调整。

    明明我们打的旗号是多玛厨师团,这车里的样子,根本像是一群土匪在准备打劫似的。

    特别方盘还看着自己的一对匕首发出阴测测的笑声,让人浑身上下寒毛直竖。

    远远地绕过小阿拉米格,往东走,就是通向东萨纳兰的通道。

    既然是通道,那么蜥蜴人种族的据点就不会在这附近,只是蜥蜴人斥候经常在这里出没,打劫行商。

    要杜绝蜥蜴人的侵扰,需要乌尔达哈派遣大军,彻底剿灭蜥蜴人的整个部落才行。但是目前乌尔达哈也忙于恢复第七灵灾造成的损失,并没有足够的余力顾忌这边。

    特别是我在游戏里曾经进蜥蜴人的部落探查过,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兵力配置都是俩枪兵加一个远程的火法。

    不仅如此,在部落里,道路的两侧,每隔一定距离就安置了一个哨塔,会自动对敌人锁定并攻击。

    可以说这个部落被蜥蜴人经营得固若金汤,即使大军攻打,也免不了损失惨重。

    作为行商来说,鲜少有痈意铤而走险,从这条通道过的。

    一般只有艺高人胆大的冒险者之流会路过这边。那群蜥蜴人看看,觉着没什么油水,也就直接放过了。

    今天那可是三辆大篷车,如果撞见蜥蜴人斥候的话,说不得要打一场。不过好在我们的目标并不是特别显眼,不足以引诱蜥蜴人重兵压上。区区斥候,打跑了它们,等它们引重兵前来的时候,我们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所以不能纠缠,纠缠到蜥蜴人有了反应时间,那就弄巧成拙了。

    虽然以我的级别和厨师们的实力来说,人身安全可能是可以保障的,但是车啊、货啊要是被糟蹋了,也是蛮让人恼火的。

    格雷戈尔回头朝我们小声说:“开始警戒了哈,我们要进入通道了。”

    我整了整剑,一键换了身白钢系列的一身板甲。

    铠甲在我这里居然是当消耗品用的,这也是让我始料未及……

    那几个战斗系的厨师将手里的活赶紧收了个尾,握着武器,闭上眼睛坐着。

    我突然听见一声“咻”的声音,抬眼一看,方盘身体猛地一歪,然后“哆!”的一声,他刚才靠着的大棚布上,一支箭探了个头进来。

    “敌袭!没事儿!先跑着!”格雷戈尔喊着,让车夫加快速度。

    车夫侧身向后面两辆车打了些手势,我就感觉身体一歪,大篷车开始扭摆起来,跑出了S形。

    我用力扒着篷子,把身子探到格雷戈尔旁边,往外看去,只见两边的丘陵之间,七八个蜥蜴人斥候正引弓撘箭朝我们射来。

    然而车夫操纵陆行鸟的技术十分娴熟,射来的箭几乎都是落空的。

    大家都还比较情绪稳定,紧紧扶着座位,以免被甩出去。

    就方盘双手一抽一抽的,抖着腿,脚跟急促地敲击着车厢地板,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这时候也没有人提醒他,大家温柔地装没看见,随他折腾去。

    过了会儿,格雷戈尔那边传来一句话:“好了,甩掉了~呼,刚才真是颠死我了。大家还好吗?”

    方盘跳起来大喊一声:“哈?甩掉了?”

    格雷戈尔奇怪地弯下身子回头往车篷里看:“是啊,甩掉了,我就说嘛,没啥风险。”

    方盘如丧考妣地瘫在座位上,双目含泪。

    我拉拉老爷子的袖子:“方盘这是怎么了?”

    “唉,打架成瘾,上次说他下手太重,没敢让他上。这次对蜥蜴人倒是不怕下手重了,结果,蜥蜴人不争气,没追得上来,希望破灭了呗。”老爷子凑到我耳边,轻声说。

    噢,战斗狂,怕是手痒得不行了。

    现在大篷车的行驶稳定下来,别人的情绪都还好,连罗火都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方盘就好像头顶罩了一层乌云一样,消沉得不行。

    我觉得他有点可怜,但是厨师们都不安慰他,就跟他搭话:“嘿,方盘,我们现在要去的东萨纳兰的名产可是漫山遍野的山羊。

    但是山羊呢,不管是放血、处理,都要有独到的刀工。方盘你要不要拿山羊来过过手瘾?看好你哦~”

    方盘的表情明亮了一些,眼睛里也透出些喜色,嘴上却还是说着:“哎呀,没办法,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将就一下好了。”

    我坐回座位,老爷子又凑到我耳边说悄悄话:“拉莱耶大人,您老实跟我讲,那山羊,强吗?”

    我奇怪地看了眼老爷子,悄声说:“当然不强,弱得不行,要不然漫山遍野的,人还能活啊?”

    老爷子不知道为啥怜悯地看了我一眼,拍了拍我的肩膀。???

    难道是因为太弱的对手无法满足方盘的战斗吗?

    要强大的对手,我这该去哪里找啊……

    实在不行我来做他的对手好了!

    我真伟大,自我牺牲精神!

    格雷戈尔这时在前面发话了:“东萨纳兰到咯,前面不远就是山羊出没的地方了,要打山羊的朋友可以下车了。我们打个四五头,再去这边的营地做烤全羊吧?”

    车子刚停稳,方盘就迫不及待地冲下车,四处张望。

    东萨纳兰是一片沙土地上的绿洲,黄青色的草地在这片土地上生长着,虽然不茂盛,但是很坚韧。东一丛、西一丛的灌木倒是长得挺多,挺拔的树木几乎没有。

    远处可以看到长着灰白色长毛的巨大山羊群体在草原上游逛。这些山羊在游戏里为玩家提供重要的生产素材,就是前期大量需求的山羊的粗皮。其他的诸如山羊角、山羊肩肉,也都是玩家大量需求的素材,可以说山羊一身都是宝。

    当然,在这里,由于大家都还停留在十分原始的手工业加工阶段,生产力并不高,所以山羊的需求量算不上大。这群山羊还能在这里悠哉游哉的啃草皮,要不然……嘿……

    方盘看到了羊群,眼睛一亮,“嗷”的一声冲了过去,气势确实凌厉无匹,一双匕首在他手里寒光四射!

    我正满心佩服地竖起大拇指,打算夸赞几句呢。嘴刚张开,就被老爷子一手捂住了。举起的大拇指也被老爷子默默握住,塞回手心。

    “嘘,别说话,看结果。”老爷子小小声地告诫我。

    我一肚子的不明真相,老爷子这表现也太奇怪了,这是打压吧?因为方盘比较嗜杀,所以打压他?

    老爷子这我可得说说你了,有道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嘎!我看到了什么?

    方盘冲了上去,方盘被一只羊用后腿踹飞了起来,方盘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