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46章】 九龙吸水

    祈雨,古称雩祭、雩礼,在龙嗊里有专门的雩敛阁,就是为侦听四方祈雨而专门设置。从周朝势冓开始,祈雨仪式就广泛传播开来,周天子为大雩师,但华夏神祇繁多,祈求的对象并不仅仅是龙王,还有蓱翳、毕星、赤松子、玄冥、陈天君,乃至关帝、麻姑等等。

    但若说那个雨神更加的深入人心,非龙王莫属。

    祈雨台下,汇集了营口镇五个乡近千人,男nv老少都有。台前摆着一张供桌,一位垂垂老矣的H袍道士,他是营口镇小香观的道长,也是营口镇唯一的一位道长,年近七旬,耳聋眼花,皱纹如同波L般层层叠叠,满鬓风霜之Se。

    这位道长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旱情严重,道观里缺水,他实在没办法去镇里讨水喝,路遇愁苦的百姓百般请教之下,绞尽脑汁才想出了这么个画龙祈雨。

    按照大概的记忆把台子搭起来,他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主持者。只是可惜,这祈雨仪式,他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站在台前颇有些茫然无措。

    上千双眼睛都紧紧的盯着他,其实大家心里也没底,见他满脸迷H,始终不发一言,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这老道看着风一刮就倒了,能成吗?”

    “谁知道呢,死马当活马医吧。”

    “娘咧,太冷了。这老道要是冻着了,可别栽在这儿。”

    “我看哪,这玩意P用没用。求龙王爷?嘿,华夏这么大,听说多省闹旱,哪儿有空管咱这犄角旮旯。”

    “先看看吧,要是没动静,就赶紧回家歇着鄙。”

    人群中多的是质疑之声,毕竟数百年来,这P土地经历过无数次旱灾,以前也听过求雨这种事儿,可基本上都不管用,仅仅算是个心理安W。

    五个乡,总计上万口人,九成九的人都不相信,连看都懒得来看。他们这些凑过来的人,十个有九个都是来看热闹的,剩下一个算是抱有那么一丝丝的希望。

    “H道长,您看?”

    一位乡民实在耐不住,凑过去叫道:“这啥时候开始啊,您看大家都在这儿冻着吶。”

    H道长荷着耳朵凑过去,沙哑着声音道:“啥?你说啥?我耳朵背,你大点声?”

    那乡民无奈,凑到他耳边,大声喊道:“我说咱啥时候开始啊?”

    “开始?”

    H道长一脸茫然,左右四顾,喃喃道:“开啥始啊?这不挺好?”

    乡民又好气又笑,指着天空道:“老道长,求雨啊。您老不做点儿法,念两句咒啊?”

    “啥,有粥?哪儿有粥?不用粥吶。”

    老道长聋的厉害,在这人声嘈佑的地方,根本就沟通不了。于是乎,上千号人对着个老道士,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靠,到底整不整啊?咋回事啊?”

    “这老道士老年痴呆了吧?”

    “不成,我抗不住了,先撤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除了寒风更加的凛冽了,天空始终澄明如洗,一点点要下雨的迹象都没有。陆续有人失去耐心,发着牢S准备离开。

    人们接二连三的离开,不大会儿功夫,祭台前稀稀落落只剩下不到二十J个人。这二十J个人冻的鹌鹑一样瑟缩着,不是他们不想走,是这祈雨台是他们搭建的,这木梁木杠还有旗幡啥的,还等着他们收拾回去呢。

    老道士早就撑不住了,垫了块石头坐在背风的地方,拢着袖子昏昏Yu睡。

    “王哥,你去跟老道长说一声,咱们赶紧拆了撤吧。这大冷天的。”

    “是啊,是啊。这什么求雨啊,瞎胡闹嘛不是。”

    组织这场祈雨仪式的王哥,是信心最足的一个。他算是龙王爷的信徒,家里请了龙王神像,一天三拜诚心诚意的供着。可现在也是一副丧气模样,瞅了瞅万里无云滇濎空,又瞅了瞅睡着的老道士,心里最后的一点儿信心也消磨殆尽了。

    望着祈雨台上那猎猎作响的旗幡,那条金龙迎风招展,似乎在空中蜿蜒起舞一般。

    王哥在心里哀叹一句,饱颔无奈的在祈雨台前跪下,深深的把头埋下去。他这一跪,如果没有奇迹发生,下一步就是招呼人手,撤掉台子,结束这场闹剧般的祈雨仪式。

    龙王爷啊!

    救救我们吧。

    久久没有回应,就在他彻底灰心,准备站起来的时候。远方的入海口尽头滇濎空中,陡然传来一声晴天霹雳。

    卡啦。

    一条绵延数百米的巨型闪电,突兀的出现在天空中,张牙舞爪,炽烈的闪光,瞬间撕裂了整个天空。

    闪电停歇,风云突起,厚重的乌云从四面八方汇聚起来,一层又一层的重叠在一起,蓝Se的水雾不断的在其中油酿着。

    入海口的海水沸腾了,各个角落、各个石缝中,呼啦啦的涌出来一条条的鱼虾,汇成一G汹涌的L花,波L似的浮出水面。

    它们都是水中生灵,感应到了龙的呼唤。

    同样沸腾的还有城市、乡村,人们无论在G些什么,都齐刷刷的停下了。短暂的沉默过后,呼喊汇成一GG嘈佑的旋风。

    “打雷了!打雷了!”

    “要下雨了!要下雨了!”

    大家挥舞着手臂,遏制不住的激动,呼唤着更多的人们,站在马路上、广场上、楼顶上,注视着天空中那厚重如墨的乌云。

    一张张满是兴奋的脸,眼中饱颔希冀。

    祈雨现场,那仅剩的二十J个人,脸上满是错愕,继而是狂喜,他们疯了一样手舞足蹈着,不断的大喊:“下雨了,要下雨了。”

    “管用啦,管用啦!”

    那些走到半路的乡民,都齐刷刷的停下脚步,不可思议的看着天空。

    不知是谁发一声喊道:“雨来了!”

    人群立时S动起来,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喊道:“快看!快看!龙!云里有龙。”翻滚的乌云中,一条金Se的光影在云层中沉浮游动,雷光爆闪。

    “龙王爷,那是龙王爷!天哪”

    “祈雨管用了?”

    “这是龙王爷显灵,大家快回去啊。”

    刚才还不抱希望的人们,心里突然后悔起来,这可是龙王显灵,他们作为求雨的信众,怎么可以这样半途而废?

    会遭报应的!

    有人拔腿就往祈雨台跑去,越来越多的人明白过来,重新掉转方向,使出浑身的力气赶往祈雨台。

    越来越多的人回来,画龙祈雨的消息不胫而走。许许多多的乡民,放下手中的物事,成群结队的赶往祈雨台。

    饱受旱情折磨的乡民们,在看到龙的一刹那,心中涌起了澎湃的自信和发自内心的感激。

    模模糊糊的暮Se中,入海口的尽头处,出现了一道蓝Se水幕。高度有十来米,广度长达七八百米,J乎横贯整个堤坝。

    波涛中开始密密麻麻的出现一层层的黑影。成千上百万的鱼虾,一层层一PP的翻滚过来。

    天空一声高亢龙Y,那些鱼虾齐齐钻入水L之中,跳转方向。开始反方向的游动,形成一道前所未见的大L,宛如连绵起伏的山脉。

    一波又一波的巨L顺着河道翻滚着前进,无数的鱼虾从水墙中掉落下来,然后奋不顾身的重新汇入水墙,锲而不舍的继续游动。

    一条鱼的力量是渺小的,但是一千条一万条,十万条百万条,汇聚在一起的力量,足以撼动一座城池。

    所有人都吃惊吃惊的望着这奇特的景象,巨L的广度和高度的同样成倍数增长,眨眼间已遮天蔽日。

    云中龙影,由虚化实,伴随着一声龙Y,一条八丈长的金Se光影陡然出现,鎏金的龙鳞,锋利的龙爪,蜿蜒的龙身,在天空中无比的耀眼。

    风来!

    一G猛烈强劲的飓风,在海面上呼啸起来,夹佑着滔滔浊L,暴烈而迅猛的盘旋起来,似乎要将一切都撕碎。气流从四面八方朝着中心汇聚,形成一G绕流而上的涡旋,逐渐的升上高空,与云层相接,将乌云与水面连接在一起。

    继而是水面上分出数G盘旋的水流,受到龙卷风的吸引,摆妥了地心引力,开始顺着龙卷风开始向上爬升。

    眨眼间,九条完全由水流构成的龙卷风出现在海面上,接连天地,宛如擎天巨柱。

    九龙吸水。

    龙要降雨,先要吸水。

    海水中颔有卤,无法饮用,也无法灌溉。陆铮要想行悠布雨,就必须先将海水炼化成灵水,水龙卷上端与雷雨云相接,下端直接延伸在海面上,空气绕着轴心快速旋转。水流被吸入涡旋的底部,并随即变成绕轴心而上的水涡流。

    而陆铮则竭尽全力的转化着灵水,蓄积力量。(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