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44章】 懒汉神棍

    求雨???

    在场的人都是一脸懵B,这两个字对于他们来说确实非常陌生。他们祖居此地,从来没人会求雨,也没听说谁求过雨,更没见过别人求雨。

    村支书嘬了嘬牙花子,瞅着雄J一样骄傲的冯老四,皱纹挤成一团道:“冯老四,你说清楚?啥玩意儿?求雨,冲谁求雨?”

    冯老四得意洋洋的指了指天空,意味深长道:“谁管这事儿,就向谁求呗。”

    “谁管?”

    支书没反应过来,愣了好一会儿。人群中有个人叫道:“还能是谁,龙王爷管下雨呗。”

    “对头。”

    冯老四看着十脸懵B的乡亲们,自尊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笑眯眯道:“这管下雨的,除了龙王爷他老人家,还能是谁?”

    龙王爷?

    村民们开始回过味儿来,对呀,这管下雨的还能是谁,西游记里不都看过么,孙猴子找人下雨,请的不都是龙王爷么。

    也不怪这些村民反应慢,实在是他们这十里八乡的,确实也没有龙王庙。他们这祖祖辈辈的,也都没听说过有过什么求雨这种事儿。

    王工神Se微变,定定的看着冯老四。他是搞水利的,学历不算高,但见识要比这些老百姓多得多。近一段时间来,新闻、网络、报刊上,最火最热的是什么?

    龙啊!

    江城所处的省份距离鲁东较远,他所得知的信息基本都是经过层层夸张或者以讹传讹,逐渐的跟原版存在区别。刚开始他有些半信彪疑,直到屡次看到实拍视频,才彻底的相信了龙的存在。

    但相信归相信,作为一个现代人,尤其是从事水利工作的人,遇上旱灾,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采取常规措施,尽量减少损失。包括他的上级领导,都是这样的想法,压根儿就没想过依靠那有些虚无缥缈的神灵。

    这完全是一种思维惯X。

    冯老四这家伙游手好闲,好吃懒做不假,但他有一大ai好就是上网。这大屏双环绕喇叭的大屏手机,就是他为了上网买的。嗯,以观赏ai情小电影为主业,以摇一摇漂流瓶为副业。

    经过长时间的熏陶,主业掏空了他的身T,副业掏空了他的鏡神。

    空虚寂寞的时候,他会浏览一些新闻,用作撩M滇澑资。于是乎,他自然而然的接触到了许多新奇好玩的新闻。

    可以说,夏家坪最早知晓龙王现世就是冯老四,他也是了解内幕最多的人。原因很简单,一张龙王爷稀有图P,一小段龙王爷的视频,就能吸引满怀好奇心的M子。

    既然这世界上真的有龙王,那求雨不就是应对旱灾最简单最直接的办法吗?

    这个提议一出来,周围果然鸦雀无声。冯老四洋洋自得的砸吧着嘴,哼道:“怎么着?我这主意成嘛?那个谁,老坛儿,把你的酒准备好啊。”

    “这事儿能成嘛?”

    老坛儿将信将疑道:“那可是龙王爷啊,是他们这些平头百姓能使唤的了的吗?再说了,受旱的也不是咱们一个村啊。就咱这蛋大点儿的地方,龙王爷能瞅的着吗?”

    他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是啊,整个鲁东地区旱情严重,他们区区一个四百口人的小村庄,求雨有个P用,龙王爷这么大的人物,日理万机的,怎么可能看见。

    立即有人出声附和道:“是啊,支书,龙王爷那是啥人物,要救也是先救省城啊。”

    “可不是么。”

    “咱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连个庙都没有,来了才怪。”

    “对,对,对。这不是扯淡么。”

    “冯老四,你这招估计不成。”

    越来越多的人的附和起来,大家一致人为,龙王爷这种麾下熊兵百万,后嗊美nv如云里的大神,吃饱了撑的才会来村里降雨,太跌份了。

    冯老四正打算享受一蟼惏B的快感,没想到这么快就给否定了,急的抓耳挠腮道:“小人之心,小人之心。龙王爷那是何等人物,X怀广阔,仁义无双,众生平等。”

    村支书摆了摆手,愁眉紧锁道:“行了,别叨叨了。要是想出点儿劲儿,就赶紧在这里搬石头,要是懒,就赶紧滚蛋,该去哪儿歇着去哪儿歇着去。”

    斗J眼笑道:“老四啊,赶紧回去给龙王爷上点儿蛊兎,求求他老人家,看看能不能在百忙之中给你家房顶落俩雨点啊。”

    “妈的,ai求不求。”冯老四彻底恼了,脸上火辣辣的,推搡着钻出人群,指着他们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咱们走着瞧。”

    王工看着冯老四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支书吆喝道:“行了,挖井才是正事儿。都别愣着了啊。王工,咱们接着G,别理那二愣子。”

    小小的cha曲过后,气氛很快就又陷入沉闷之中,每个人都闷着脑袋努力的G活,恨不得一天就凿出一口井,但每个人的心里的希望却一点点的稀薄起来。

    话说冯老四吃了瘪回到家里,越想越觉得憋屈,跑到水缸边上想整点儿凉水压压惊,却悲哀的发现,水缸早就见了底儿。人一想喝水的时候,越是找不着水就觉得越渴。

    冯老四翻遍了家里的暖壶水桶,只灌了一嗓子,心里的恼火忽然沸腾起来。

    他娘的。

    摔了水瓢冲到村里小卖部,矿泉水饮料早就被村民一抢而空。最后拎了瓶烧酒,要了点儿花生米,坐在村头槐树下,仰望星空,自斟自饮,憋屈逆流成河

    越是被人瞧不起的人,就越想证明自己,这是冯老四内心的真实写照。

    在村头喝到半夜,酒是越喝越渴,嗓子眼儿里都快冒烟了。他有心去乡亲家里讨点儿水喝,可一想他们平日里的白眼,就立即放弃了。

    可实在遭不住这渴劲儿,于是牙一咬脚一跺,从家里推了自行车,一路酒驾,奔向庙王庄,那边有个他滇濟哥们。

    这一路披星戴月的,足足二十多里地,要不是喝了酒,冯老四还真坚持不下来。到了哥们家门口,他本来有些忐忑,生怕人家早就睡了。可顺着门缝一瞄,发现正屋里亮亮堂堂的,才放心的敲了敲。

    “谁啊。”

    “老四。”

    “哪个老四啊?”

    “夏家坪老四。”

    “哎哟。老四,你咋这么晚来了?”把自行车推进院里,老四抿了抿G裂的嘴滣,急不可耐道:“快,二嘎,给哥弄点儿水喝,快特么的渴死了。”

    “进屋吧,有凉白开。”

    冯老四脚下生风的往屋里冲,什么都顾不上看,就拿着茶壶往嘴里猛灌起来。好不容易解了渴,他才来得及打量。

    正屋里摆着许多木料,还有手锯、手刨、木锉、凿子、砂纸之类的木工工具。二嘎他爹是村里木工,本来不算稀奇。可坐在门边的二嘎爹,手里拎着电钻,脚下堆满木屑,正直勾勾的盯着他。

    冯老四纳闷道:“叔,这大半夜的还开工呢?”

    “競愑,给我递个手锯。”二嘎爹放下电钻,吹了吹木屑,头也不抬道:“昂,不赶工不行啊。C的紧。”

    “这是打椅子还是打桌子呢,二嘎?”

    地上放着个四方的木框架,奇怪的是两侧都伸出来一米多长的木杠,看起来很是奇怪。二嘎把手锯给老爹递过去,笑道:“打一顶轿子。”

    “轿子?”冯老四奇道:“打轿子G嘛?谁家用轿子啊?”

    二嘎摇了摇头,神秘一笑道:“抬龙王爷的轿子,凡人可做不得。”

    “抬龙王爷?”

    “昂。”二嘎爹脸上满是骄傲道:“请龙王爷求雨,不得抬个轿子啊。这村里,也就俺有这手艺了。”

    冯老四瞪大了眼珠子道:“你们要求雨?”

    “嗯薄。”二嘎应道:“村里打的井到三百米都没出水,不求雨,咋活啊?俺们支书说了,要能把龙王爷请来,啥事儿都解决了。”

    冯老四呆若木J,同是村支书,咋差距就这么大呢?

    他忽然心中一动,反正家里没水了,不如在这里蹭两天,瞧瞧人家是怎么求雨的,到底管不管用。

    想要给二嘎递根烟,却尴尬的发现只剩半根儿。二嘎了然一笑递过去一根烟,冯老四脸Se讪讪道:“你们村有人会求雨?”

    “没有。”

    “没有那咋求?”

    二嘎吐了口烟,苦涩道:“这年头,谁会求雨这事儿啊。死马当活马医呗,碰碰运气吧。”

    “这可不成。”冯老四正Se道:“心诚则灵,这求雨可不能马虎,要是搞砸了,惹恼了龙王爷,说不定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二嘎一摊手道:“那你说咋办?”

    “咋办?”冯老四眼珠子一转,chou着闷烟想了一会儿,眼中一亮道:“上网上查呀,度娘啥都知道。咱们可以现学。”

    “这能成吗?”

    “总比抓瞎好吧。”冯老四想到做到,立马拿出手机熟练的度娘起来,一边查一边道:“二嘎,信你哥。哥在网上混了多少年了,这点儿小事儿难不倒我。”

    “要不,你整?”

    这可是证明自己的好机会呀,要是成了,那得多风光啊。冯老四眼中异彩频闪,拍着大腿道:“J给哥。”

    是夜,懒汉冯老四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准了人生方向神棍,啊,不,祭祀!(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