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98章】 势不两立

    六天大魔蛇臂一震,蛇瞳红光迸现,幻化成一条近十丈的巨蟒,吞蛡惻蛇信,张狂的舞着蛇尾,朝着金Se彗星撞击过去。

    轰隆一声。

    殷红Se的冲击波在天空中爆开,光晕向四面八方扩散,逐渐消逝。而在红Se光晕中,金Se彗星势不可挡,由六天大魔的头颅,一直贯穿下去。

    六天大魔的魔气由头至脚迅速崩散,魔焰蠕动着想要重新汇聚,可天空中的巨眼产生的庞大吸力,拉扯着魔气化为一道接天连地的黑Se漩涡,直上天际。

    J声惊雷爆闪,大地被炽烈的白光闪烁了J遍之后,暴雪骤停,大上清嗊内空无一物,只留下那座顶天的石碑。

    六天大魔溃散,魔气被吸入善恶界石中。但是,在最后一刻,陆铮敏锐的捕捉到它脚上的巨G,妥离本T,眨眼间遁入大地。

    龙为水行,对于土遁并不擅长。陆铮控制着地下水流,不断的追逐着逃往的巨G,惊讶的发现,它的目标竟然是圭峰!

    距离越远,通幽术越弱,即便陆铮腾空追赶,但仍旧眼睁睁的目睹着它遁入圭峰那个被明剑派劈出的山洞。

    山洞里那座腐蚀的驼碑巨鼋,灰败的双目陡然闪过一丝幽光,青苔枯萎,石板崩裂,露出一只黑漆漆的巨G。

    “糟糕!”

    陆铮暗道不好,这个时候,道门中人已然决出胜负,在正一宗、灵宝宗、神霄派,以及神秘的明剑派诸位长老的带领,一步步的向着山洞深处进发。

    可就在他打算斩C除根的一刻,上清古镇的客栈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虎啸,一只黑章白纹的巨虎,跃上半空,在她的脖颈上方,隐约有青光爆闪,一个身穿龙袍年轻男人,手持龙剑,自上而下,正要斩杀白虎。

    “吉祥!瑜儿!”

    陆铮心中一沉,敖擎来了!陆铮并不愚蠢,仿生人屡次出现,甚至设局让张照仙为六天大魔献上七人罡,这一步步的背后,最合理的猜测就是敖擎。

    只有他有资格领导鲛人,也只有鲛人才能衍生出超越现代的科技力量。

    敖擎窥伺在侧,陆铮一直都有防备,并S下了做了安排。但是现在,瑜儿危在旦夕,他的暗棋至今还没有出现,让他一阵头P发麻。

    若是瑜儿死了,吉祥势必遭殃,恐怕连蓝鳍妙月都会被敖擎掳走。

    后果很严重。

    敖擎本就有鲛人辅佐,他虽然没有龙嗊,但思想极为的前卫,另辟蹊径,以现代科技与鲛人出Se的技艺相融合,谁也猜不到会发生怎样的化学效应。

    现代科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拥有着无穷无尽的潜力。单单是毁灭X武器的威力,就不逊Se于神魔的移山填海之力。

    那些仿生装甲的力量也不能低估,如果加以改进和强化,极有可能拥有与虾兵蟹将对抗的恐怕力量。

    敖擎野心极大,且不拘泥于成法,与时俱进,若非受到万妖兵林的打压,蛰伏了数百年,说不定他早就成了大气候。

    蓝鳍妙月,是陆铮与他斗争的重要砝M,也是在技艺方面唯一可对抗的不二人选,一旦失去,后果不堪设想。

    陆铮根本来不及多想,用尽全力C动着灵气,乘风冲刺起来。但希望是渺茫的,因为瑜儿似乎已经力竭,而龙剑锋利的剑刃,距离她的脖颈只有咫尺之遥。

    来不及了!

    陆铮目次Yu裂,瑜儿这小丫头虽然跟他的时间不长,但他也不忍心她就此陨落。更何况还有任人宰割的吉祥和蓝鳍妙月

    陆铮不敢再想下去了,他的心在滴血。

    龙剑剑刃斩断了白虎鬃mao,一团青芒迸现

    就在这时,斜刺里一声怒吼响起:“孽龙敖擎,纳命来!”

    一只白蛟横空杀出,空中一个蜿蜒翻转,蛟尾向下一拍,将白虎送了下去。而它则借力直上,与敖擎缠斗在一起。

    劳元术终于到了!

    陆铮惊出一声冷汗,在察觉到机械人的幕后主使有可能是敖擎的时候,他就暗中通知了劳元术,让他隐在暗处,寻找机会除掉敖擎。

    敖擎与白蛟仅仅斗了三个回合,就一剑荡开劳元术,在他的脊背上留下一道血淋淋的剑痕。很明显,劳元术并不是他的对手。

    身穿明H龙袍,手执龙剑的敖擎,凌空虚浮,青面满是Y森,恶毒的看了眼陆铮的方向,放声狂笑道:“篡位贼子,你好生算计。”

    陆铮隔空吼道:“无耻伪龙,你简直丢尽了南海颜面。”

    “我呸,你也配自称为龙。”敖擎目泛凶光,咬牙切齿道:“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野种,也胆敢窃据南海龙位。敖擎立誓再次,必定为南海龙族,清理门户,否则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一水无二龙,正邪不两立。

    陆铮和敖擎之间的仇恨,还未相识,就早已注定。

    敖擎心X狭窄,野心BB,行事不择手段,而陆铮就是他最大的绊脚石。这一生不把陆铮碾碎在脚下,他就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龙帝。

    陆铮也深知这个道理,从他得知敖业之子乃是一条孽龙的时候,他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为了ai他的人和他所ai的人,还有忠心耿耿的臣子,还有芸芸众生。他是绝对不会让出敖业的龙嗊的,也绝对不会让出南海龙君之位。

    龙X好斗,更何况是天注定的死敌,陆铮战意澎湃,昂然道:“废话少说,敖擎,你可敢与我一战!胜者王,败者寇!”

    敖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向下一指道:“还是先顾你的nv人吧。”

    吉祥!

    陆铮心中冰凉,敖擎一阵畅快道:“你这个野种,连你的nv人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跟我斗?争流,我们走,让他欣赏欣赏他nv人的模样,对了,说不定还有机会听到她的遗言呢。”

    说话间,青Se罡风四起,客栈中S出一道乌光,随在敖擎的身后,化为两条匹练,S向远方滇濎际之中。

    “敖擎,休走!”

    劳元术怒不可遏的咆哮一声,起身追赶。

    陆铮的一颗心都牵系在吉祥身上,根本什么都顾不得,就冲入客栈之中。

    客栈化为废墟,一个摇摇Yu坠的身影半匍匐在瓦砾之上,石头的棱角一下磨进R里,而鲜血流个不停,冲刷着旁边的碎石。

    她披散的头发下,是苍白的脸,嘴滣上还淌着鲜血,眉头紧皱,表情扭曲,毫无生气。

    “吉祥,吉祥。”

    将她柔软而轻盈的身躯抱进怀里,那一瞬间,陆铮的心都快碎掉了。在他的呼唤下,吉祥艰难的睁开眼睛,她的嘴角挂着微笑,却没有说话。

    她想起了Y年的时光,在山上,那里有至澄滇濎空,至净的山野,至蓝的湖泊,至洁的树林。那里坐着一个小狐狸,听着溪流的欢快的歌声,然后嘴角划起弧线,微笑像水波般荡开,荡到世界的尽头。

    后来,她遇到了一个男人,护着她,宠着她,陪着她相依相偎的仰望星空。吉祥终于憋不住眼泪,哗啦啦地流,边哭边笑:“铮哥哥,天上的月亮好圆啊,像个烧饼一样。”

    陆铮的眼眶里像是灌了醋一般,酸涩难耐,心脏一阵穿针引线的剧痛,亲吻着她的额头,颤声道:“吉祥,不怕,有我在。”

    “嗯!”

    吉祥甜甜的应了一声,身T中的生气却在极速的流逝,眼睛开始乏力的闭上。

    “祖师爷,祖师爷。我们对不起你!”

    废墟之中,苟齐全、廖神连滚带爬的钻出来,在他们的身边,还站着个道人,眼中充满敬畏的看着陆铮,不发一言。

    “我们对不起你啊!”

    苟齐全嚎啕大哭道:“我们准时到了,可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啊!祖师爷,祖师爷,你罚我吧,你罚我吧,是我们没用。”

    他的嚎哭却全然没有落在陆铮的耳中,陆铮的眼里只有吉祥,铁青着脸将她横抱起来,不断的灌注着龙气,期望她如上次一样,能捱过这一劫。

    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吉祥的狐火彻底的崩散了,灌注再多的灵气,都是徒劳的,根本无法在T内汇聚起来。

    龙虎金丹,至今都没有着落。

    陆铮的心开始崩裂成灰。

    敖擎,这辈子跟你势不两立,若不把你挫骨扬灰,难消心头之恨。

    衣衫褴褛的瑜儿从黑暗中走出来,咳出两口鲜血道:“陛下,吉姐姐不愿受辱,自爆了狐火”

    陷入悲痛的陆铮,抬起头来,喃喃道:“狐火,狐火!”突然,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神光,抱起吉祥,就地遁起一条流光,飞速离去。

    吉祥不会死的,还有最后一丝希望。

    上清镇,天师府!

    府中一P愁云惨淡,张家裔J乎全都聚起了,脸Se灰败的望着上清嗊的方向。静嗅澝前,掌教张撄宁神Se凄凉,怔怔的望着夜空出神。

    上清嗊毁了,龙虎山的根基毁了。

    “师父,师父,不好了!”

    一脸惊慌失措的张思通,跌跌撞撞的冲进院内,气喘如牛,手指远方道:“圭峰洞中腾起一朵黑云,往东南方向去了。”

    张撄宁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院子的竹林中走出一个男人,怀里横抱着一个血迹斑斑的nv人,死死的盯着张撄宁,吼道:“狐仙堂在哪里?”

    张思通被吓了一条,鬼使神差的叫道:“你是什么东西,胆敢擅闯天师”

    话未说话,噗的一声,如败絮破开般,张四通倒飞出去,连续撞塌了三堵石墙,掩埋在废墟中,再也没了声息。(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