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64章】 白虎将破

    深不见底滇濎坑之中,陆铮不断的盘旋着龙身,一边C控八骷如意,一边释放着炽热的乾Y真气,以封堵肆N的冤魂。

    时近下午,太Y还未落山,这些Y邪之物活X较低,尚且能够应付。但是一旦日落,Y气大盛,恐怕连陆铮都没有把握做到滴水不漏。

    栽培了百年的接引神树,不知蓄积了多少冤魂,宛如洪水决口般源源不断,根本无法得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轰隆一声惊天巨响。

    长安九华山中,现出一个血Se的巨人,身高近百米,浑身崎岖如同赭Se岩石,脊背弓如山岳,头颅大如山峰,五官如斧凿石刻般棱角分明。

    硕大的宛如一艘轮船般的石拳,猛然挥向九华山莲花峰,震天巨响,砂石飞扬,半坐山峰崩塌飞散,乱石横空****百里之外。

    漫天烟尘中,那巨大的赭Se石巨人,发出隆隆的声音,震的方圆十里人畜失聪,耳蜗渗血。

    紧接着,那尊石巨人拔地跃起,双拳J击,轰向东南第一峰,天柱峰!

    九华山高出云表,峰峦叠嶂,其数为九之极数,为仙家圣地,东南第一山,正是拱卫长安的白虎所在。

    毁掉九华山九座山峰,意味着彻底破掉白虎格局。没了朱雀地气,再失白虎侍卫,关中龙脉就会彻底的暴露出来。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正在切切实实的发生。

    又是一声巨响过后,天柱峰轰然崩塌。

    “首长!”

    刚刚缓解绝望的指挥中心里,再次陷入一P混乱。一双双惊恐的眼睛望着九华山中那尊庞然大物,仿佛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一时间吓的连呼吸都停止了。

    段守疆的脸Se有些发白,那双握过枪,杀过人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沉默良久,段守疆语气艰涩道:“立即派遣侦察机,密切注意动向。还有派防化三组立即去天坑查看。”

    是的,天坑中的黑龙,是唯一能寄托希望的存在。

    临危受命的防化三组,冒着生命危险穿越腐化地带,来到天坑周围。还未靠近天坑,就陡然从黑黝黝的洞口中飘飞出两团黑雾,瞬间击穿防化F,连惨叫都没有,防化F迅速G瘪下去,里面的人已然化为G尸。

    这惊悚的一幕,让每个人都心头发颤。可是他们知道,肩膀上背负着责任,无法退缩,也不能退缩。在连续牺牲七名队员的情况下,终于抵达天坑上方。

    摄像机对准洞口,只见数十米的下方,熠熠闪耀着金Se光芒,其中包裹着一条黑Se的巨龙,不断的上下翻腾。

    而在金光之中,隐隐可见黑气沸腾,不断的左冲右突,逐渐消弭。而杀掉队友的则是漏网之鱼。

    段守疆意识到长安城的危机尚螠麾除,这条黑龙正在抗衡邪祟之物。

    船外再次传来一声巨响,震的玻璃沙沙作响。段守疆眉头紧锁,犹豫了好半晌,忽的一拍桌子道:“立即联络空中火力支援,前往九华山!”

    “首长,我们的战机恐怕”

    “没有恐怕!”段守疆语气坚决道:“就算是以L击石,我们也绝不能退缩!这是我们军人滇濎职!”

    “是,我立即联络。”

    段守疆原地沉Y半晌,忽的拉住身旁的另一位将军,压低声音道:“老张,立即电告祈福会总部刘部长,他们的手中可能掌握着那条金龙的资料,或许”

    “老段。”张将军面露难Se道:“那些资料许多都是捕风捉影,没有确实的证据支持。很多都是猜想阶段,刘部长他”

    “老张。”段守疆拍拍他的肩膀,语气凝重道:“看看这长安城吧,六朝古都啊!毁于一旦,城市毁了我们可以再建,可这些百姓们呢?数十万无辜的生命,难道不值得我们冒险吗?”

    老张重重滇澗了口气道:“好吧,我可以试试,但不能保证成功。”

    “尽人事,听天命!我不会埋怨你的,而且要是这长安城彻底毁了,我也无颜再穿上这身衣F了!”

    半个小时后,九华山芙蓉峰崩塌,目前只剩下天台峰、十王峰、独秀峰簢老峰,但毁掉也只是时间问题。

    老张跟总部沟通许久,才传真了一份绝密档案。段守疆和他坐在办公室中,摈退其他人,神Se郑重的望着桌上的文件。

    “老段。”老张一手压住文件,摇头苦笑道:“这是老刘违反规定提供给我们的,里面写的东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万万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我晓得厉害!”

    文件缓缓掀开,里面的内容非常简略,搭配着一张身份证资料。

    姓名:陆铮

    籍贯:清江市江城白陆寨266号。

    下面是陆铮的出生年月日,还有简单的上学、工作履历,现任丽水玄H董事会主席。

    “陆铮?”段守疆皱起眉头,看着资料上那张年轻的面孔,五官清秀,还带着稚N的学生气,与他见过的其他年轻人相比,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个小伙子是总部推测的第一目标。”老张面Se郑重地解释道:“总部追查过丽水玄H的背景资料,崛起的毫无预兆,而且能跟东瀛巨擘斋藤财团搭上关系。听说斋藤财团那位神秘的荣誉会长矢部川绯鲤对其言听计从。有证据显示,在清江公园发生的一起见义勇为事件,摄像头捕捉到他的面孔。另外,还有五湖钓鱼栏目的钓鱼大赛,这个陆铮同样异军突起,以业余选手的身份夺得魁首,最耐人寻味的是,他还赤膊如水,将一条百年青鱼王制F!”

    现如今科技发达,陆铮的所做所为,根本逃不过有心人的眼睛。更何况,还是掌握着各种各种力量的国家组织。

    老张跟祈福会总部老刘是生死之J,闲暇之余,倒是从老刘口中得知不少内幕。不过,他知道的也仅仅是知道这些零零散散的事情。

    “这么年轻?”

    段守疆眼中有些不可思议,身份证上的陆铮当时才16岁,看起来十分稚N,比他的孙子也大不了J岁。

    老张摇着头,感叹道:“所以说了,目前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随即话锋一转道:“但他是最接近的目标了,就算不是,恐怕也跟那条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样”段守疆手里捻着文件,沉思良久,忽滇潷起头来道:“不论是真是假,我们都要试一试,老张!这是唯一的希望了。”

    “出的你口,入得我耳。”老张苦笑道:“要是出了差错,这锅还要咱们两个背,可别连累了老刘。”

    “我明白。”段守疆霍然起身,在房间里踱了一会儿,眼中一亮道:“江城,江城!洪水就是在江城发生的。对了,我有个熟人,可以打听一下!”

    “熟人?”

    “对,一个被龙救起来的人。”段守疆面颔微笑,拿起桌上电话拨通了江城水利局局长的电话。自从江城洪水,处理渎职的水利局局长后,新任局长就是他举荐的。

    电话里沟通了一会儿,段守疆才得知那个博学的水利系高材生安静已经辞职,让他惊喜的是,安静竟然入职成为丽水玄H的高管!

    J经辗转,终于拨通了安静的电话。

    “喂,是安静同志吗?”

    丽水玄H的办公室里,安静刚刚忙完新年企划,正靠在椅子里煣着太Y**,听到电话里陌生中带着郑重的声音,她连忙回答道:“喂,您好,我是安静。”

    段守疆尽量保持着和善的微笑道:“安静同志,还记得我么?段守疆。”

    “啊?”安静心中一惊,下意识的站起来,紧张道:“首长好!”

    “什么首长,你叫我声段叔叔就行。”段守疆哈哈一笑,大略的关怀了一下安静的近况,才话锋一转道:“小静同志,我跟你打听个人,你看认不认识。”

    “谁?”

    “陆铮。”

    “啊?”安静差点儿把舌头吞下去,这位首长的身份她可清楚的很,怎么会突然打听起陆铮来。呆滞了一下,才笑着道:“报告首长,这个人我太认识啦。”

    “是吗?”段守疆也忍俊不禁道:“我当然知道你认识,他不就是你的老板嘛。”

    “嗯。”安静奇道:“首长,您怎么想起来打听他了?”

    “唔”老张冲着段守疆使了个眼Se,段守疆沉Y一下,笑道:“我啊,听说你们那边的泉水养生,听说还能治病,想去试一试。”

    “欢迎,一定欢迎!”

    “不过嘛,听说人挺多的咯,都快排到明年啦。”段守疆打趣道:“我可是军人,不能搞特殊化cha队,你说是不是?所以啊,我想问问你们老板,这温泉的水能不能出售,我回来自己烧就行,保准公道价,不亏本。”

    “首长说笑了。”安静笑道:“我们老板,他忙的很,出差了。不过这个事儿我就可以做主的。你尽管来就行。”

    “好,好,好。”段守疆满口微笑,似不经意的问道:“这大过年的,你们老板去哪儿出差啦?怪不得这么年轻有为,很有上进心啊。”

    “他啊。”安静毫无防备道:“去赣西了,前天我给他打电话,他还在长安城逛大雁塔呢。”

    “什么?”

    段守疆的面P一蟼愑就僵住了,猛然回头看向长安城的方向,在哪里就有一条真龙!他的心脏突然砰砰乱跳起来,思维一P混乱。

    别人出现在这里或许是巧合,但是陆铮这个头号目标出现在这里,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喂,首长?”

    电话另一头的安静,哪里知道首长彻底被惊住了,她为了新年企划忙碌了一天一夜,还没时间关注新闻,压根就不知道长安城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