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4章】 盘龙古城

    火L排空,呼啸着的江水被染成了红Se,如同一P火的湍流,无数道气旋在水面上盘旋,喷涌着蒸汽。

    烟波浩渺,一泻千里。两岸青山林立,像是一个个雄威的带甲侍卫,虔敬的注视着江中腾起的火龙。

    陆铮的双目顿开,金Se的瞳孔深处燃烧着火焰。身躯中澎湃的大忿怒火,促使他低沉的啸叫一声,水流滚滚中,一条金Se的影子乍现。

    龙头跃出水面,金Se的鳞甲上舞动着熊熊烈火,金Se的龙须艳红如炭,蹿升着朵朵火花,形似火鞭。

    两艘驳船近距离目睹了眼前这惊人的一幕,在长江上嫫爬滚打了三十多年的船老大,瞳孔中映着那个火红的影子,随着龙身翻滚出水面,覆盖全身的烈火炽燃,龙鬃猎猎,火舞长江,裹挟着燃尽一切的气势。

    黝黑的脸盎映的火红,灼热蒸汽铺面而来,船老大及所有的船员,放下手中的一切事物,恭敬的跪倒在甲板上。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龙就是他们的信仰,是他们的守护神。

    火龙并没有P刻的停留,舞动着身躯急速的在波涛中前进,搅动起来的水蒸气瞬间将数公里宽的河道罩上一层迷雾。

    长江边一个普通的小渔村,傍晚时分,两个穿着初中校F的学生,正并肩走在江边,低低的说着话。

    一男一nv,年纪不过十五六岁,但神态亲昵,时不时地停下来四目相对,接着用进食器官互相J流着感情。

    吉尔吉斯小吉吉斯坦有句俗话说的好,知道恋就不早了。

    此时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也是最单纯的年纪。

    “老公,你会永远对我么?”

    “嗯。”

    “那你发誓。”

    “好,我发誓。今生今世,我吴小松只ai潘晓莲一个人,要是有违誓言。下半辈子不得”

    “不要说不吉利的话,我相信你。”

    “老婆你真老婆,你快看,那边的水里在发光。”吴小松正要发动感情攻势。忽然看见江边不远的水底下,显露出耀眼的红光。

    “那是什么?”

    “不知道。”

    “我有点儿怕,咱们赶紧走吧。”

    “没事,我保护你。谁也不能伤害你!”

    水面咕嘟咕嘟的冒着气泡,哗啦一声。水下的红光蓬B而出,水花四溅,一颗硕大的龙头浮出水面,通T鎏金,鳞P上流动着火焰。

    潘晓莲吓的浑身哆嗦,颤声道:“龙。”

    吴小松脸Se发白,却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蟼愑挡在潘晓莲的身前,张着手臂,结结巴巴道:“我我保护你。”

    火龙活动者二十多米的身子。眨眼间就从江中踏上岸,扭动着龙头瞅了这俩小孩一眼,龙神抖动了一下,爆出炫目的火光,庞大的身躯嗖然消失。

    原地留下个面目英伟的年轻人,缓步走到吴小松的面前,脸Se淡然的看着他们,忽然一笑道:“小朋友,早点回家吧。夜里不安全。”

    然后,那个人就悠闲的与他们擦肩而过。没入夜Se之中。

    过了半晌,吴小松才咽了口吐沫道:“老婆,刚才你看到了么?”

    “看看到了。”

    “龙龙变成了人,还跟我们说话了。”

    江岸公园的长椅上。陆铮静静的靠坐着,望着夜Se中形形SeSe的人群。他将拙火炼成了大忿怒火,经历了怒、盛怒和极怒,心里却反而一丝怒气都没有。

    这是一种境界的领悟,明心见X,不为外物所扰。挫折的磨练。心X滇濁升,才能变的更加强大,至于虬褫的罪孽,会得到应有的审判。

    如今的陆铮虽然没有化为五爪真龙,但他原本是金木双属的真龙,现在又掌握了火,变成了金、木、火三属真龙,而龙为水神,天生就有水X,可以说是四属真龙,只差最后一种土X,就会成为五行真龙。

    龙有五行,东为木、北为水、南为木、西为金,中央为土。五行俱全,似乎会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一点点期待感于陆铮的心中升起。

    “喂。绯鲤。”

    “谢天谢地,陆铮,你终于回电话了。”唐绯鲤如释重负的声音传来,自陆铮离去之后,她心中一直都惴惴不安,害怕他丧失理智,以至于走火入魔。

    “我没事。”陆铮平静地答道:“得石水榭怎么样?”

    七八天都没有动静,如今听到陆铮平静地声音,唐绯鲤渐渐放下心来,回答道:“还能怎么样?当然是一切顺利。对了,伯父伯母问起你了,我只说周山那边有重大进展,所以你连夜赶了过去。他们给你的电话估计也没打通吧,你赶紧给二老回一个,别让他们太担心了。”

    “我晓得。”陆铮点点头。

    “对了,还有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我多嘴。”

    “说吧。”

    “你那个相好的林歆苗,好像出事了。”

    “什么?”陆铮平静地心终于起了波澜,沉声道:“出什么事情了?”

    “你先不要慌,这个消息我也没有确认真假。”唐绯鲤安W道:“我在官府有J个内线,听他们传来的小道消息。市局的调查小组,两天前失联了。”

    陆铮的心中一沉,修习大忿怒火是无法分心的,他并非无牵无挂,不可能像神仙那样遁入深山,对什么事情都不闻不问。

    这也是他今天选择上岸的原因。

    林歆苗的工作他十分清楚,双桥镇龙王庙被毁事件,一定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但以她们渺小的力量,别说龙,就是虬褫手下的Y兵Y将恐怕都对付不了。

    “我知道了。”陆铮应了一声,才道:“绯鲤,这段时间你准备一下。把丽水玄H的工作全部J接一下,等虬褫的事情解决,我们的发展重心,就回归大海。”

    唐绯鲤语气明显兴奋起来,连声道:“好的,我知道了。一定办的妥妥当当的。”

    挂断电话,陆铮闭上眼睛,C控着神识与阮云洲和张岳明联系起来。

    “祖师爷,祖师爷,您可算是来了。”

    张岳明和阮云州显然也得知了清江龙王庙被毁一事,这可是他们祖师爷的庙宇,两人早就着急上火,赶往双桥镇,寻觅陆铮的踪迹。

    “无须担心朕。”

    “祖师爷”

    “朕知道你们心里有诸多疑问,但此刻没有时间解释。你们只要知道一件事,那毁损庙宇的乃是一妖孽。且正是在亡虎镇现身的白蛇,其名虬褫。”

    “是的,徒儿们明白了。”

    “朕让你们联系华夏祈福会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林歆苗始终是陆铮的挂念,如果有张岳明和阮云州二人渗透华夏祈福会,凭借龙王借法的力量,可以对林歆苗形成保护。

    “这件事徒儿正要禀报。”张岳明回答道:“徒儿年轻时曾有一位老友,现如今也出山,加入了华夏祈福会。我云州师弟有他的引荐,已经顺利入会。只是刚入会,本来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才能安排差事。但是,昨天晚上,总部忽然传令,让我云州就近去支援江城的第三调查组。”

    “王援朝的调查组?”

    “正是。”

    “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说他们失陷在盘龙城外的一座山中,至今都没有音信。总部现在已经联系了驻地守军和各方面的人物,进山搜查。”

    “盘龙城?”

    “准确的说,是盘龙古城,緡于汉武盘龙湖畔,南濒府河,只有西面连接陆地,是殷商时代的一座古城。也是长江文明的摇篮,已在地下沉睡了千年之久。”(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