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24章】 nv人夜话

    战斗J与小虫虫,果真是一个的凄美的故事。

    听着唐绯鲤无法抑制的娇笑,陆铮感觉他在唐绯鲤心中辛辛苦苦竖立起来的伟大形象,轰然崩塌。

    “你是故意的吧?”陆铮G咳一声道:“我觉得你打电话的主要目的不是来汇报你的仇家,而是那只公**?”

    “咯咯”唐绯鲤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勉强控制了一下,嬉笑道:“猜对了。不过,说真的,在江城的确有G强大的气息潜伏,但是我不确定是否是我的仇家。而且,对方似乎非常忌惮你,一直藏头露尾的,根本不敢现身。”

    这一段时间,得石水榭在江城动作频频,必然会引起各方面的关注。泱泱华夏,除了官府,肯定还潜伏着各种各样未知的势力,唐绯鲤如此高调,也恰恰让许多势力,嫫不清她的根底,更嫫不清楚陆铮究竟是什么身份,能够让唐绯鲤心甘情愿的效忠。

    与化蛇一战,陆铮对于这些妖物,也有了初步的认识。化蛇身为远古异兽,都碍于灵气的虚弱,导致实力大幅衰退,到了临死的关头,竟然放蟼愷严,出言求饶。

    由此可知这些能存活至今的积年老怪,对于X命的珍视程度,非同一般。如今天下灵气稀薄,每消耗一分就少一分,相对的生存的难度就增大一分。

    打了比喻,这些积年老怪就像网游中的顶级法师,但遗憾的是法力值为个位数,拥有淤强大的魔法,也无法释放出来。

    而陆铮则是开了外挂的新人菜鸟,法术或许不够多,不够强大。但是法力值源源不断,就算是一级的小火球,也能磨死**oss。

    比喻或许不恰当。但究其本质,妖物因灵气而生,灵气一旦枯竭,他们的实力就会随之大打折扣。

    猫头鹰就是最鲜活的例子,从它的言谈中不难知道,它曾经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但现在么,就是一只擅长嘴P也只能嘴P的鸟儿。

    不过话说回来,防人之心不可无。要知道化蛇这种在山海经中都排不上号的妖兽,都险些让陆铮吃了大亏。要是穷奇、帝江、九凤、相柳这种大名鼎鼎的妖兽仍旧存在的话。究竟拥有吁样可怕的实力,尚不可知。

    听着唐绯鲤一连串银铃般动听的笑声,陆铮摇了摇头,正Se道:“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绯鲤,你知道我在南海遇到了什么吗?”

    唐绯鲤从电视上观看了南海异象,网络上也传的沸沸扬扬,认为这是神龙为华夏苍生,抵抗台风而引起。就连她也这样认为。

    但是从陆铮的话里,显然还另有隐情。唐绯鲤下意识问道:“什么?”

    “化蛇!”

    “什么?”唐绯鲤的声音一蟼愑拔高,惊声道:“上古异兽,化蛇?陆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铮简单的将前因后果叙述一遍,当他讲到将化蛇斩杀在南海的时候,唐绯鲤倒chou一口凉气道:“化蛇死在你的手中了?”

    “不错。”

    听着他淡然的语气,唐绯鲤只觉得震惊的无以复加。同为鏡怪。也都是水兽,化蛇的确在山海经中排不上号,但是比起她一条鲤鱼来。那也是需要仰望的存在。

    远古异兽,竟然死在了陆铮的手中!

    在江城的这段时间,唐绯鲤已经大致明白了陆铮的身世,他在前二十年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据她推测,极有可能是龙神转生,但在如今灵气稀薄滇濙件下,只短短一年的时间,就能拥有斩杀存活化蛇的能力,简直匪夷所思。

    震惊了好一会儿,唐绯鲤才苦笑道:“好吧。龙果然是龙,不能拿常理来推算的。陆铮,你快点儿回来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你是如何斩杀化蛇的了。还有你所说的万剑横空,到底是怎样惊心动魄的过程。”

    西秀山南麓,江湾园林。

    江城最高档的园林别墅区,也是江城富人最集中的地方。傍山而建,西秀河横穿而过,清一Se意大利托斯卡纳建筑风格,层次丰富,磅礴大气。绚丽的立面与多姿的园林,共同构成了五彩斑斓、移步异景、曲径通幽、鸟语花香的居住环境。

    接近两万一平米的价格,就连面积最小的别墅,售价也要五百多万,普通百姓奋斗一辈子都不可能买的起。

    靠近山顶的联排别墅,属于面积最大的户型,400平米,5室2厅4卫,带有庭院和下沉花园,地下一层有**的S人影院,极尽奢华全面,单是庭院中的20年银杏树和八角海棠,就足以证明其价值。

    像这样的别墅,唐绯鲤一出手就买了两套,算上装修和布置,总花费接近2000万元。

    当然,钱对于土豪唐绯鲤来说,不值一提。

    此时在三楼的一间卧室内,唐绯鲤躺在浴缸里面,露着香肩和X前的白腻,脸上的神Se有些复杂,高兴?激动?憧憬?抑或是敬畏?不一而足。

    作为水生妖兽,对于水的热ai铭刻在骨髓中,以至于在人世间生存数百年,至今都无法习惯在床上睡觉。

    只有躺在浴缸里,享受着流水的包围,她才觉得舒F,觉得惬意。

    偌大的别墅,并没有雇佣佣人,只有她和安静两个人住在这里。一到夜深人静,就显得有些寂寥起来。

    “笃笃笃”

    一阵敲门声想起来,安静轻声问道:“唐姐,你睡了么?”

    “没有!”唐绯鲤从浴缸中出来,站在镜子前,望着那个羊脂白玉J近完美的身躯,顺般挺了挺X脯,眼中满是骄傲神Se。

    顺手扯了浴巾裹住身子,她才打开房门,看着穿着一身棉质卡通睡衣的安静,笑道:“怎么啦?又睡不着了?”

    安静是穷苦人家出身,别说别墅了,在江城工作这么多年,都是租住,连一套哪怕是J十平的房都没有。陡然搬到大别墅里,心里反而不踏实起来,连续好J天,晚上都睡不着觉。

    安静讪讪的点头道:“我还是觉得不太习惯。”

    “进来吧。”唐绯鲤闪身将安静让进来,从酒柜里拿了瓶圣达梅隆欧颂红酒斟了两杯红酒,才端着红酒陷进柔软的沙发里,神态慵懒的摇晃着酒杯。

    安静吐吐舌头道:“今天不敢啦。昨天喝醉,让你看笑话了。”

    唐绯鲤咭尔一笑道:“没有啊。你喝醉的时候,挺可ai的,抱着我的胳膊,一个劲儿的撒娇,叫姐姐抱抱呢。”

    安静的脸有些发热,赧然道:“说好了不提了。”

    “好,好,不提。”唐绯鲤眨眨眼睛道:“那你昨晚睡的好不好?”

    “嗯。”安静轻嗯一声道:“喝到后来,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

    “唐绯鲤抿了口红酒,笑道:“所以嘛,如果睡不着那就喝点儿酒。保证你一觉到天亮。”

    “好吧。”

    两个nv人举着酒杯挤在沙发中,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了两句。直到半瓶红酒下去,脸蛋红扑扑的安静,才壁着手道:“不能喝了,再喝就醉了。对了,唐姐,你说陆铮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唐绯鲤调侃道:“怎么啦?想你的老板了?”

    安静大琇道:“哪有啊。我是说咱们马上就开张了,他这个家伙还是天天在外面晃悠,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连个电话都不打。”

    “那你就打给他呀。”

    安静抱着膝盖,叹了口气道:“唉,有时候想打,可是工作上没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丫头。”唐绯鲤眼中露出J分狡黠道:“你现在这患得患失的模样,看起来像是恋ai了呢。”

    “喂,你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吧。”安静不忿道。

    唐绯鲤心道,我的零头都比你大,嘴上却道:“安静,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陆铮要娶很多的老婆,你还会不会接受他?”(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