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4章】 心有执念

    “哈哈哈”猫头鹰得意洋洋的卖弄道:“不知道了吧?这还得本座出马啊.方才本座cha科打诨,不过是看看你们究竟有没有眼力。这下果然爆出了你们的无知啊。”

    “快点儿说,什么意思?”

    “狻猊能食虎豹,威武百兽不得进门。所以绰号‘走投无路’。斗牛能斩邪祟,绰号‘赶尽杀绝’。獬豸能辨曲直,殿内不得妄语,绰号‘跟盯帮捣’。凤么,翅膀能扇风展旗,叫做‘顺风扯旗。’螭吻能放火,所以就叫做‘坐山观火’。狎鱼灭火防灾,叫做‘雨后天晴’。”

    卖弄完毕,猫头鹰腆着肚子,如同将军一样,鄙视的看了他们一眼,叹道:“年轻人,一定要学会谦虚啊。谦虚使人进步,意银才能强身”

    龙是华夏的图腾,其意义非同凡响,从古建筑一律采用龙子镇宅就可见一斑。而螭吻的地位又有所不同。

    传闻螭吻最早就在印度就叫做摩羯鱼,与鱼龙同象,是佛家的护法,经常聆听佛祖讲经,所以很有佛X。

    密宗与印度佛教渊源很深,摩羯鱼同样是密宗的护法神兽。由此看来,那位将螭吻赠予黎泽,并言明他有佛X的法师,肯定不凡。

    而黎泽受螭吻的庇护,在生死关头结出金刚不坏印,也就解释的通了。

    太多的巧合,太多的安排,陆铮不仅没有生出敬畏天道的感觉,反而内心里却生出强烈的抵触之感。

    从买到水晶嗊,前往西秀山、到发现龙君之墓,再到遇上小狐仙、遇上猫头鹰、遇上唐绯鲤、遇上黎泽

    一个个都与前任龙君关联甚大,看似巧合,但命运的轨迹总有被刻意安排的痕迹。

    仿佛他只是一个提线木偶,只是按照既定的命运亦步亦趋。

    这种命运失去掌控的感触比任何的人都要强烈。仿佛他身为至高无上的龙,哪怕是天道,哪怕是因果。都不能将他玩弄于G掌之中。

    念头一动,似乎有一G强烈的暴戾愤怒的情绪被压抑在神识的深处,以至于没来由的生出无名之火,情绪无比的暴躁起来。X前的龙鳞突突乱跳,瞳孔深处似乎也燃起了一把熊熊烈火。

    “铮哥哥,你怎么了?”

    吉祥很快察觉了他异常的表现,陆铮的脸Se异常的难看,眉头印有金Se的纹路浮现。一G庞大的压抑感觉笼罩在他的周身。

    仿佛下一刻,他就要怒发冲冠,暴起杀人。

    猫头鹰也吓了一跳,叫道:“小哥,你醒醒,醒醒。”

    任凭他们呼喊,陆铮根本就听不到,他能感受到的是一种绝大的屈辱,被命运掌控的屈辱。

    陆铮抵触的念头只是个导火索,真正的暴怒的是神识深处龙君敖业留下的印记。

    “小狐仙。快离开书房。”

    整个书房中都充满了暴躁至极的水灵之气,猫头鹰察觉有些不妙,急忙跳到吉祥的肩头,焦急道:“小狐仙,快离开书房!”

    “我不走!”吉祥眼中满是不解和担忧,执拗道:“我不能走。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

    “龙君一怒,万物不宁。先出去再说。”猫头鹰少有的严肃起来道:“你留在这里,于事无补。这是他的神识出了执念,只有他自己能帮自己。”

    在关键时刻,猫头鹰的判断非常的关键。蜕骨的时候。就是他的警告起了作用,吉祥不敢不信,连忙带着猫头鹰离开龙书房,掏出甘霖殿。

    “铮哥哥。他究竟怎么了?”

    猫头鹰沉Y道:“这是执念,他修出的神识依托于前任龙君。而前任龙君的心中似乎隐藏着极大的怨念。”

    “那该怎么办?”

    吉祥的眼圈发红,跟本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

    猫头鹰摇头苦笑道:“小狐仙,你知道的。执念只能自己去消解,去打破。旁人是帮不上忙的。”

    “我只是觉得好突然”

    “突然?”猫头鹰摇头道:“如果本座所料不错的话,这螭吻与前任龙君定然有绝大的关联。触物生情。才引发的执念。”

    “那我去把玉佩毁掉。”

    “不可!”

    猫头鹰厉声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贸然毁掉恐怕会害了他。”

    “那怎么办?”吉祥抹了把眼泪道:“都怪你!要不是你,他怎么会遇到那个黎泽。要不是遇上黎泽,怎么会碰到摩羯鱼。”

    猫头鹰沉默不语,半晌才道:“万事有因有果。现在触动执念,也许不是坏事。神识越强,执念越难驾驭。”

    龙书房中雾气弥漫,陆铮的全身却闪耀着火焰一样的光芒,整个脸孔都变成了金Se,浑身经脉跳动,龙血鼓动,恨不得立刻将所有的暴N都爆发出来。

    嘭的一声。

    面前的白玉龙书案被他一掌拍成齑粉,摩羯鱼咕噜咕噜滚落在地上。陆铮的耳边忽然传来声声低语,语气平和悠远。

    “婆伽梵大菩提心普贤大菩萨,住一切如来心摩诃萨坐菩提场,往诣示现受用身成作是言:‘善男子!云何证无上正等觉菩提,不知一切如来真实忍诸苦行?’”

    诵读经文的声音由小渐大,声震入耳,直达神魂。

    “擭得齐等,金刚坚固。善住此一切如来普贤发心,于自心月轮思惟金刚形。以此真言!””

    “唵底瑟姹嚩日啰。”

    一连串的金Se经文符号从摩羯鱼中飞散出来,落入陆铮的额头。

    脑海中轰然一震,暴N愤怒之火瞬间被重新压缩会神识深处。龙书房中的雾气瞬间消散,身上的金光逐渐褪去。

    “呼”

    陆铮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浑身大汗淋漓,仿佛从泥沼中爬出来一样。

    吱呀一声。

    吉祥手抹着檐角的泪痕,站在门前看着陆铮,许久才泣道:“你吓死我了。”

    猫头鹰也拍着X口,‘娇嗔’道:“你个死鬼,把人家的小心肝都快吓出来了。”

    陆铮俯身从地上拾起摩羯鱼,端详了半天,忽地眼眉一挑,冷然道:“你们猜,这摩羯鱼是不是那位藏地法师故意送到我面前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