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章 招安(一)

    所谓的“护卫官”,从来都不是一个官职。

    无论你到哪一个联邦的官方机构去查,无论你是找人问还是入侵数据库,都不会得到任何关于“护卫官”的正式档案。

    在联邦的人员建制中,也从来都没有这样一个职位存在;对于民众来说,这三个字只是存在于坊间传闻的东西。

    那么,他们到底是什么呢?

    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群打手罢了;但他们又不是普通的打手,而是强大到有资格超越自己出身的阶级,在联邦享有顶级特权的打手。

    纳坎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然了,因为他是最强的,他那个待遇比其他护卫官都还要高一个级别,并不是每个护卫官都可以像他一样坐拥一个岛的。

    而今天赶来的护卫官们,即目前留守在水晶郡的七名护卫官,在行政待遇上基本接近联邦郡首,且平日里基本什么事都不用做,只有在联邦需要动用“极端武力”的情况下,他们才会出勤。

    比如眼下,联邦实际权力最高的穆罕穆德发出了求救警报,那护卫官们就得倾巢出动了。

    尽管克里斯托城很大,护卫官们也分散在城中各地,但对这群最低级别也在凶级以上的能力者们来说,要赶到茶宴的集会处,也不需要太久。

    因此,当子临走到建筑外面的空地上时,那七人,已然是站在那儿等着他了。

    他们分别是

    巴德·莱文斯,91岁(脸看起来也有60岁左右了,不过身形还是十分挺拔健硕,像是壮年男性的身材),白人男性,狂级能力者,能力:死海。

    庞浩业,37岁,亚裔男性,凶级能力者,能力:灵墟。

    塔佩,年龄不详,看外表大概是30到40之间,黑人男性,凶级能力者,能力:倍化。

    志村大介,50岁,亚裔男性,狂级能力者,能力:魂降。

    米歇尔·金,40岁,白人女性,凶级能力者,能力:时间爆破。

    “儒雅随和的刘奇八”,42岁,亚裔男性,凶级能力者,能力:怒之力。

    威廉·希文,35岁,欧亚混血,男性,狂级能力者,能力:无限加速。

    这七人,可以说是目前联邦手中最后的底牌,也是水晶郡至今没有受到反抗军攻击的原因。

    站在能力者博弈的角度来看,即使同样去找凶级以上的能力者去对付他们,想在一对一的较量中干掉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也都极为困难;再退一步讲,就算是多对一的形式,其他能力者也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

    因为护卫官们不仅是能力级别高,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能力本身都很优越,且他们每一个都有着丰富的、对抗异能高手的战斗经验。

    只要这七个人还在,反抗军就不可能通过常规的战争手段攻下水晶郡,除非他们学习穆罕穆德的做法,动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做好将整个水晶郡夷为平地、杀光所有平民的准备当然,那只能算是下策中的下策。

    “这就是第六帝国的统领吗?”看到子临出来,志村大介率先开口搭话了,“本人比资料上看起来还要年轻嘛,而且还顶着张轻浮的脸,真是让人不爽呢。”

    志村是一个铁杆的“鹰派”,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他做了无数伤天害理的事;他平均每个礼拜都要祸害三五个良家妇女、屠掉几个无辜家庭、甚至连小孩都杀,联邦各部门为他做的那些变态事迹擦屁股也是费了大劲了,但因为他是护卫官,而且和其他鹰派的联邦高层关系比较好,所以一直也没人能动他。

    像志村这样的人,自然是不希望联邦倒台的,而他对于子临的态度,也是可想而知。

    “嚯?一见面就表达对我的嫉妒之情啊,那我就当是恭维听了哦。”子临却是不以为然,他本来就挺喜欢和人对喷,志村这种舌战水平,在他眼里就是个蛞蝓。

    “切”志村不快地啐了声,接道,“油嘴滑舌”但他随即就冷笑,“哼,不过,作为一个马上就要死的人,你的确有权利多说几句。只是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像你这种身份的人,会特意到克里斯托城来自投罗网呢?你怕不是傻了吧?”

    “自投罗网只是你的理解。”子临双手插袋,从容应道,“在我的认知中,我并不认为自己会被你们杀死或是活捉,我这次来,也不是来找你们打斗,而是想和你们谈谈。”

    “废话!这由得了你吗?你这种头号通缉”志村还想说下去。

    但这时,七名护卫官中辈分最高的巴德打断了他,沉声道:“志村,先等等,听听他想说什么。”

    志村闻言,当即转头,冲着巴德横眉冷视道:“莱文斯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跟反抗组织的首领谈判?”

    “你没感觉到吗?”巴德根本不屑于去回应这种无视实际状况先问怎么站队的问题,他平静地接道,“此刻,除了他以外,还有另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高手正待在那栋建筑里,而茶宴的人,毫无疑问全都在那个人的手上。”

    “也就是说,对方有人质是吧?”听到这儿,庞浩业也接了一句。

    “没错。”巴德道,“刚才我让你们别贸然冲进去,也是考虑到了这点。”

    巴德的确是一个考虑周全之人,方才,他是第一个赶到此处的护卫官,但是当他感知到了子临和克劳泽的存在后,他立即判断不能立刻往里冲。

    因为他明白,以那两个人的实力,如果单纯是来杀人的,那当他赶到时茶宴的人应该早就已经死光了。由此可见,他们一定有别的目的,至少暂时来讲,还不会动手;假如他没头没脑地冲进去和对方交手,反而有可能引发不必要的伤亡。

    另外,说句实话,巴德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在保住茶宴成员生命安全的情况下打赢那两人

    综上所述,巴德选择了留在建筑外面等待,并且拦下了后续赶来的其他六人,告诉他们:“不出意外的话,过会儿里面的人会自己出来的。”

    结果,子临也确实来了因为子临和克劳泽,也一样能感知到外面的这些高位能力者们。

    “所以呢?”几秒后,志村还是不依不饶道,“为了那些整天喝茶扯淡的家伙,一会儿他要是提出让我们放弃抵抗,我们也得乖乖照办?”

    “你别着急啊。”这时,子临插嘴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急着帮我提要求干嘛?”他就这么顺势接过了话头,又道,“其实我这次想跟你们谈的事情,对诸位来说算是好事”他微顿半秒,视线快速扫过了这七人的脸,“我是来劝说各位,弃暗投明,加入我的麾下”

    他说到这儿的时候,七个人脸上的神色明显都有所变化,而且那七人分别都朝左右看了看,很显然,他们彼此间也在观察同僚对这个提议的反应。

    子临见状,嘴角泛起一抹邪笑,也不知他又在暗忖些什么。

    一息过后,子临又接着说道:“当然了,我给的待遇,应该不如各位在联邦这里享受到的那么夸张,但比起跟着联邦这艘船一起沉掉,我想这已经是一条很不错的出路了。”

    “笑话!”果然,还是志村第一个跳出来唱了反调,“只要有我们护卫官在,联邦这艘船就永远不会沉!至少水晶郡这一郡之地,绝不会丢!”

    “你的这份自信才是真正的笑话。”子临耸肩,接道,“纳坎沃都会死,你们七个就不会死吗?”他话锋一转,“前一阵儿在巴黎‘失踪’的两名护卫官又如何?难道你们以为他们还活着吗?”

    是的,就在不久前,曾经为内阁十辅中的拉尔森夫妇担任护卫的两名护卫官,在巴黎出外勤的时候突然“失踪”了。

    和当初在开罗被杀的江赢(亦是护卫官)的情况不同,如今的联邦,已没有余力再派出纽曼那样的精英人员和大量的人力去调查这种事儿了,所以,不管他俩是叛逃还是死亡,联邦这边也只能不了了之。

    但其实呢这两档子事儿,还真有个共同点。

    那就是,这几名护卫官,同样都是被史三问干掉的

    铁幕之炎后,史三问就按照原本的行程计划,与猎霸和张三一起去了巴黎,并隐于市井之中。然后某天,就像金子总会发光,屎总会发臭一样,他们被那两个刚好来巴黎出外勤的护卫官发现了,之后的事情也就不用做太多解释了。

    “你的意思是,反抗军那边的能力者们,完全有能力对抗我们护卫官,或者说你们有能力在不动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前提下把我们全部杀光是吗?”米歇尔这时也加入了谈话。

    她在这七人中,算是个典型的中立派,她并不在乎最后是联邦赢还是反抗军胜,她更关心自己的安全和利益。

    “呵”子临笑了,“金女士,你也太低估我们了。”他说完这句后,停顿了一秒,用那和善的微笑,说出了一句听起来很像虚张声势,但又是事实的话,“此时此刻,我本人,就可以杀死你们中的六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