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47章 你们有个儿子

    徐晋十分讨厌大伢两父子,但念在本家族亲的份上,始终对他们包容忍让,譬如今年年初回徐家村祭祖时,并没有少了徐有才一家那份厚礼。对于大伢此人,徐晋更是仁至义尽了,而这家伙却不识好歹,屡屡挑战自己的底线,这次更过份,竟然打着自己的名号做走私生意,把物资贩卖给鞑子,倘若再任由其胡作非为下去,迟早会给自己惹来祸事。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说的就是大伢这种人,像这种害群之马必须清理掉。

    此时此刻,徐晋震怒无比,厉声道:“来人,把这腌渍货色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

    大伢那货瞬时面色惨变,猛叩头干嚎道:“十叔饶命啊,看在一场本家的份上,十叔就饶了侄儿这一遭吧,侄儿再也不敢了。”说着便欲上前抱徐晋的大腿。

    徐晋冷着脸一脚把大伢踹开,厉喝道:“拖出去狠狠地打。”

    两名神机营亲兵应声扑了进来,如狼似虎把大伢架起往外走,谢三枪抱着双手幸灾乐祸地看戏,大伢这种人委实不值得同情,就该给他一个狠的教训。

    “十叔,饶命啊,饶命……呀!”大伢的求饶声很快就被惨叫声代替了,在啪啪啪的板子声中,大伢的屁股被打得皮开肉烂,三十大板打完,这货已经活活痛晕过去,甚至还大小便失禁了。

    两名神机营亲兵施完刑便进来向徐晋禀报道:“大帅,三十大板打完了。”

    徐晋倒没狠到要了大伢的命,吩咐亲兵给大伢清洗上药,然后关押起来,明日再送到右玉城县衙接受官方的处罚,免得以后落人口实,弹劾他包庇族亲。

    接下来,徐晋又当场给老族长写了一封信,言明毕日将派人把大伢押回徐家村,并叮嘱老族长必须束缚好大伢,日后大伢若敢擅自离村,直接逐出徐家村一脉。

    徐晋也不耽搁,写完信后封上火漆,命人通过驿站发往江西上饶县,他并不是个刻板的人,只要无伤大雅,利用一下公权力又何况。

    惩罚完大伢后,徐晋的怒火总算平息下来,将皮十一打发出去,便询问起谢三枪事情的经过来,后者详细地说了这些天来的经历,包括黑台山上的所见所闻。

    徐晋听完的不禁暗暗庆幸,看来今日馨儿离开后,刚好在黑台山附近救了小舅子等人,那倒是巧了!

    “姐夫,你老实交待吧,黑台山三娘子到底跟你是什么关系?”谢三枪绷着脸道。

    被小舅子这样质问,晓是徐晋的脸皮千锤百炼都有点发窘了,轻咳了一声道:“此事说来话长!”

    谢三枪翻了个白眼道:“那就长话短说呗!”

    “馨儿是我的女人!”徐晋坦然承认了。

    “就知道是这样,我姐她知道吗?”谢三枪有点不爽地道。

    徐晋点了点头道:“小婉她早就知道了,当年我奉旨出使山东赈灾,遇到了馨儿,后来阴差阳错之下就那个了……虽然这只是个意外,但不管怎么说,馨儿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不能丢下她不管,三枪,你明白吗?”

    谢三枪闻言总算释怀了些,既然姐姐知道就没事,最怕就是姐夫瞒着姐姐在外面乱搞。

    “三娘子现在虽然脱离了白莲教,但终究曾经是白莲反贼,现在也是占山为王的贼寇,姐夫你打算怎么办?难道给她换个身份,然后堂而皇之地接过京去?”谢三枪问道

    徐晋剑眉稍稍蹙起,馨儿的身份确实十分棘手,他现在还没想到妥当的法子,换个身份虽然并不难,但终究留下了隐患,最好的方式自然是洗白,获得嘉靖帝的圣旨特赦,但这个并容易,特赦总得有能令天下人信服的特赦理由吧?

    “三枪,我现在还没想到万全的法子,不过,如果馨儿愿意跟我回京,我会竭尽全力的!”徐晋轻道。

    谢三枪皱眉道:“你就不怕此女会连累我姐和康儿他们,造反可是要诛连九族的。”

    徐晋点了点头坦然道:“当然怕,所以要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才行,三枪,如果一个男人因为害怕被连累,丢下自己的女人不管她的生死,你会瞧得起他吗?”

    “瞧不起!”谢三枪摇头直言道。

    徐晋伸手搭着谢三枪的肩头,微笑道:“这不就结了!”

    谢三枪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决定把火儿的事告诉徐晋,虽然薛冰馨再三叮嘱他不要说,但是他觉得这样对火儿极不公平,火儿也是孩子,不应该从小就没有父爱,另外,谢三枪对姐夫有着一种盲目的自信,他知道姐夫一定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所以他沉声道:“姐夫,其实你和三娘子有个儿子!”

    徐晋正端起茶杯喝水,闻言一时间倒没反应过来,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薛冰馨给你生了个儿子,小名叫火儿,大名叫薛阳,是七个月早产儿,现在都三岁多了!”谢三枪叹了一口气详细地道。

    徐晋手一抖,茶杯脱手掉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他蓦地坐站起来,死死地盯着谢三枪,俊脸由于激动而胀得通红,颤声道:“三枪,此……话当真?你没骗我?”

    谢三枪点了点头郑重地道:“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火儿那小家伙跟你像就像一个模子里出来一般,一看就是你的种。”

    “火儿,薛阳……馨儿今日为什么不告诉啊!”徐晋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了。

    “她怕你知道后会纠缠于她,在山上她就叮嘱我不要把火儿的事告诉你,她还说你是官她是匪,你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在一起只会连累你和家人!”谢三枪直言道,其实他心里还是蛮佩服薛冰馨的,不仅一个人把早产七个月的儿子养大,还肩负起整个山寨的重任,真不是普通女人做得到的。

    “唉,馨儿,你怎的这么傻啊!”徐晋暗叹一口气,既心痛又内疚,恨不得立即插上翅膀飞上黑台山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