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37章 期待

    唐寅刚开始的表情还是风轻云淡的,念着念着便变得沉凝而来,旁边的文征明也禁不住探头过来细看。

    王翠翘本不想要徐晋这首赠诗的,但现在唐伯虎大声吟诵,她自然不可能掩着耳朵不听,结果唐伯虎刚读了几句她便被吸引住了。这首《葬花吟》本就是以林黛玉的语气所写,作为女子自然更加有代入感。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煞葬花人。独把花锄暗泪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不知不觉间,王翠翘便完全浸入了诗中,丹唇嗡动,跟着唐伯虎轻念,眼圈竟是渐渐红了,双眸凝结了一层雾气。这首闺中少女伤春自怜的诗显然正击中其内心深处柔软的位置,释放出强大的感染力。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坯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唐伯虎继续大声念着,这老骚男此刻的表情无比忧伤,语调亦变得分外幽幽。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唐伯虎回味般砸了砸嘴,又重复了一遍最后两句,喟然叹道:“徐子谦这首《葬花吟》一出,世上再无惜春感怀的诗词了。”

    文征明亦是动容道:“徐子谦号称诗词无双,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窃以为不在子畏兄之下。”

    金妈妈拿着手帕一边擦眼睛,一边感叹道:“徐大人这首诗写得真是太好太感人,害得奴家也陪上了眼泪。”

    唐伯虎看了一眼已经泪流满面的王翠翘主仆,不由暗叹了口气,本来他还信心十足,准备作一首诗词助王翠翘夺魁的,但此时却不得不偃旗息鼓了,没办法,正如诗仙李白登黄鹤楼: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有诗在上头啊!

    唐伯虎虽然自负诗才,但他亦十分明白,自己今日无论怎么写,肯定都及不上徐晋这首《葬花吟》,还是不要自讨没趣的好。

    “徐子谦的诗词向来气势磅礴,这一首倒是细腻忧伤,二牛,这真是你们家老爷作的吗?”唐伯虎心有不甘地问。

    二牛自豪地道:“那肯定是我们老爷作的,除了我们家老爷,谁还有本事写出这样一首……惊天地泣鬼神的诗来。”

    唐伯虎不由翻了个白眼道:“憨货,肚子里没点墨水就便乱用词!”

    二牛憨笑着挠了挠头,从唐伯虎手中把纸卷拿回来,转身便要离开。正用手帕擦眼泪的王翠翘急忙道:“二牛兄弟,等等。”

    二牛愣然地停下脚步,却不敢去看王翠翘,此女实在太好看了,刚才哭得利花带雨的,二牛只是看了一眼就心脏扑通扑通乱跳,自然是不敢再多看。

    王翠翘莲步轻移,从二牛拿中把纸卷拿过,福了一礼道:“这首《葬花吟》小女子收下了,麻烦二牛兄弟代为向徐大人表达谢意。”

    金妈妈不觉喜上眉梢,笑呵呵地道:“这就对了,怎可辜负了徐大人的一片美意呢,二牛兄弟,这里有一两银子,拿去喝杯茶吧。”

    金妈妈说完硬是往二牛手中塞了一块碎银,二牛只能道谢一声,急急脚下船离开,这位金妈妈看“牛郎”般的眼神让他很慌。

    王翠翘打开那幅《葬花吟》仔细看了一遍,明眸再次蒙上了一层雾气,对着唐伯虎和文征明两人福了一礼,微赧道:“让两位见笑了,小女子忽然来了灵感,先行告退。”

    王翠翘说完又福了一礼,脚步轻快地返回二层,片刻之后便传出叮叮嗡嗡嗡的琴声,估计是在谱曲。

    文征明笑道:“王大家得了徐子谦这首《葬花吟》,今年的花魁定矣。”

    金妈妈笑得合不拢嘴,笑嘻嘻地道:“承文先生吉言。”

    唐伯虎无奈地摇了摇折扇道:“金妈妈,既然王大家来了灵感,小生和文兄不便留在此打扰,先行告辞了。”

    金妈妈今天把唐伯虎请来救场,没想到徐晋竟然主动送来了一首极品诗作,唐伯虎自然就派不上用场了,歉然道:“唐公子,实在对不住了,今天不方便接待您们,这样吧,这点银子你拿着喝酒耍乐子去。”

    金妈妈说着往唐伯虎手中塞了一锭银子,估计有近五两重。唐伯虎那货也不推辞,面不改色地收下了,估计经常在青楼中这样干,白玩白睡还拿补贴。

    唐伯虎和文征明下了花船,听着船上叮叮咚咚的琴声,文征明不由叹道:“看来王大家真的来了灵感,子畏兄,眼下时候常早,咱们往何处?”

    唐伯虎也是搔头摊手,一大清早的,早餐刚吃过,还没到饭点,而青楼花船的姐儿估计都还在酣睡,要等到傍晚才开门营业,现在还真没地方好去的。

    唐伯虎犹豫道:“要不咱们登门拜访一下徐子谦,此子为人随和,还是挺好说话的,我的素描画法便是跟他所学。”

    文征明却是摇头道:“徐子谦确实才华横溢,本人对他亦是仰慕已久,如果是昨日之前,我求之不得能拜访他,但是得知他肆无忌惮地收受地方官绅的贿赂后,我觉得还是不见也罢。”

    唐伯虎本来就有些犹豫,倒不是因为徐晋收受贿赂,而是因为还欠着徐晋十幅《仕女图》,闻言便道:“也罢,既然征明兄不愿,那便不去拜访他了,听说大明寺的主持慧静禅师是位得道高僧,咱们不如去大明寺一游?”

    “如此甚好!”文征明欣然道。

    于是乎,两人便往城北而去,出城前往大明寺。

    ……

    二牛回到钦差住宅,完完本本地把经过说了一遍,徐晋听完后不禁颇为意外,王翠翘一开始竟然不接受自己的赠诗。不过,徐晋稍微思索了一下,便隐隐猜出了几分原因,倒是对这位沦落风尘的奇女子更加欣赏了,对《葬花吟》的新曲子也更加期待了。

    “老爷,外面又有人投拜贴求见。”俏婢初春拿着一叠拜贴,脚步轻盈地行了进来。

    徐晋不由精神一振,又有人送银子来了,接过拜帖翻了翻,俊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话说扬州辖下共有六县二州,分别是江都县、甘泉县、仪征县、兴化县、东台县、宝应县、高邮州和泰州。今天来上门拜访的竟然有东台县和泰州的士绅,也就是说,扬州府下属的县州士绅也陆续跑来向自己这个钦差行贿了。

    “拿去给王指挥!”徐晋把这沓拜帖丢给二牛,让他给王林儿送去。

    王林儿虽然是名军汉,但办事稳重,徐晋便把接客收银子的任务交给了他,毕竟地方州县的官绅,还没有几个值得徐晋他亲自接见的。

    徐晋把接客收银的任务甩给了王林儿后,便让戚景通准备好船只和补给物资,准备明天出发前往东台县。

    东台县是扬州府属下的沿海县份,乃主要的产盐基地,设有盐运分司和西溪巡检司。

    徐晋此次下江南的主要任务是主持清丈土地,其次是提督海防,西溪巡检司正是负责东台县沿海防务的军务机构,所以徐晋打算去了解一下情况。

    正如徐晋所料,自从去年初朝廷下旨厉行禁海后,山东、南直隶、浙江和福建沿海等地,被倭寇袭击抢掠的次数明显增多了,有些村镇盐场甚至被破坏殆尽,倭寇海盗为祸甚烈,形势日益严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