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百七十四章 顾春秋万年,金乌大圣收日月

    “人间怎么会有大圣的化身在此!”

    任天舒惊住了,更不敢妄动,在这如山水神画一般的地方,那古老的火桑树下,碧海繁花,有一位身上披着金炎的至尊寂静的站立。

    任天舒没有动静,但那位至尊却突然开口了。

    声音是一个十分温和的男子声,他的背影亦是如此,而站在任天舒肩膀上的小金乌,此时身躯开始颤抖,那些羽毛晃动,惧怕道:“是是祖先!”

    “祖先你说什么?”

    小金乌站立不安,手足无措,那双翅膀扑棱棱的,飞起来,却又突然落下去。面对任天舒的询问,她低声道:“是同根同源的炁息”

    “他是他是我的祖先”

    谷地之中,百灵鸟鸣,鹿群藏在树林的阴影中,露出那些清澈的眸子,奇怪的看着这两个外来的人。

    越来越多的生灵汇聚过来了,它们露出好奇的神色,而那位站在火桑树下的至尊,轻声的叹息:“一万年了,距离当初这棵树上落下羲和真精,已经有一万年了。”

    “时间并不长久,但对于人间来说,一万年,这是一百世,何等漫长的岁月”

    他的眸子伴随着身躯转过来,当中油酿着辉煌的光芒。

    “太上之一,日月之尊,我们第一次相见,在这火桑树下,我已经等了你九千年。”

    这位大圣在叹息,在诉说,任天舒愣住:“你在等我?”

    “是的我在等你,在这片人间,已经等了很久很久。”

    这位至尊在轻语:“一万年前,苦界吞羲和真精,得阴阳之体,蜕去半世魔身,至那之后一千年,我派遣化身降临这方人间。”

    “九千年的光阴,九千年的岁月,我原本失望之极,看见了羲和真精的消失,但很幸运的,我见到了另外的光芒,那是日月之法,是造化了我们的法。”

    “太上八十一化,日光月华,我没有想到,日月之法居然归来了,重新落在了这片名为云原的古老之地上。”

    “夕云试图把日月之道转为他的应身,可他区区一个后来者,天天与古老者们博弈,自然是无止境的输,可我很欣赏他,因为所有人,都是这么输过来的。”

    任天舒:“你说夕云?夕云大圣?那你是谁?”

    他一连问了三个问题,这位披着金炎的仙人笑了:“我叫承荒你可以称呼我为金乌大圣。”

    “曾经古老的岁月中,有一位名为光同尘的人,他被最古老的混元点化,自无上的大日化作了人身,更是最初降临这世间的三缕大日之一,光同尘是我的兄长,只不过他化作了仙人,而我顺应天地的变化,成为了禽鸟之身。”

    “那第三位,就是最初的汤主,所谓汤主者,汤谷之主,是的,执掌所有大日辉光的圣尊。”

    “我是这世间最古老的一批人,当然,比不得最初造化出的那些神圣,我算是第二批,或者第三批诞生的存在,自宇宙开辟,洪荒初显,我便降临在此。”

    他身上的金炎渐渐散去,任天舒彻底看清了他的模样,却窥见那花白的头发,虽然容颜依旧年轻,但身上却带着一种迟暮。

    承荒笑了笑:“很惊讶吗?其实不必,大圣也会老去,大圣也会死去,只是我们能活的,实在是太久太久,久远到近似于永生。可你知道吗,这世上没有不朽的存在,就连天也会崩毁,妄言不朽者必朽,妄言不死者必死。”

    “我不曾自封,更不曾沉睡入混沌,亦不去岁月之中寻找天水,故而迎接光阴的变迁到如今,生出满头华发,本就不必惊讶。”

    “九千年前,我这道念头落下,便没有淤回到天上,自斩了念头之中犹含的道行与法力,这具念头化身,本来就不过只有天仙的修行,自大罗封天,再落下人间,故而此时只是地仙境而已。”

    “残留的一道大圣意,无法对你造成什么威胁,而我更不是为了威胁你而来的,九千年,我这具念头化身,能够存世两万六千年,九千年的光阴,已经度过了三分之一,还好,日月的光华终究没有坠入魔道,重新来到了这里。”

    “天行万古有日月。”

    任天舒稍微沉吟,而后道:“那么,您等我,不惜花费九千年,难道是前面,日月之法无人继承吗?”

    “听您的话,日月之法本就是云原之上的东西,只是后来在某个时间点被夕云大圣所夺去,但他欲以日月之身证他之道,故而把日月之法,特意坠下,落在黄昏魔土,也就是我的身上?”

    任天舒看着眼前的这位至尊,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对方的一些话,但此刻,纵然对方已经不是大圣,那一尊地仙顶峰的修行,也足以把自己镇压在此。

    袖中,太华山的玉牌随时准备着炸开,一旦玉牌炸掉,太华山本宗就立刻有感,即有地仙来救。

    至尊摇了摇头,却又点了点头,只道:“日月之法,传有十世,到你这一世,正好是圆满。”

    “天上有十轮大日,故而日月之法,也该传有十世,此世机缘最大,夕云正是算到这一点,才心中生计,故意操纵第十世的日月至尊化生。”

    任天舒:“可夕云大圣操纵了我,您在此等了九千年,所以前面的日月传人都死去了,您根本不看顾他们,只为了等第十世的我?”

    “可您,却也在开始,并没有让我归到大道之中,我身在魔门,行魔道之事,您说您在火桑树下已经站了九千年,这九千年,您却是什么都没有做!”

    承荒笑了笑:“天行万古,日月有常,你自然会来到这里的,不论是依旧在魔门,还是已经归入大道之前,只要你希冀飞升,你就必然会来到这里,来到这株,曾经诞生过羲和真精的火桑树下。”

    “夕云百般算计,然而我已经站在他算完的终点,那道路是无数的,可最后都会来到我的身前,我所需要做的,只是静静地等待。”

    承荒的眼中带着一种慈爱,这简直不可思议,身为大圣,居然还留着人间的七情吗?

    任天舒自然也看出来了,于是道:“所以,您究竟在这里,或者说,我能给您带来什么?”

    承荒笑了笑:“当我的弟子吧,不是让你再从太华山叛出,而仅仅是承认我这个师父而已。”

    “仅仅如此,日月的光芒照耀万古,故而,当你以后站立在天上的时候,我便也能从禁锢我的牢笼中得到解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