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五章 开了挂的头儿

    铁炉堡内部,通道口,大乱斗还在继续。

    才打了十来分钟,石头就已经杀得兴起,一边发泄着心中不知从何而来的战斗欲望,一边嘴里还不停,整个要塞都回响着他低沉的咆哮:

    “刚才是谁说要跟俺打的?”

    “是你?还是你?别跑!”

    “爽,真爽,来,继续打!”

    获得新特杏后,他力量大增,之前需要双手才能拿动的巨锤现在挥舞自如,加上另一把双刃战斧,左右开弓,这干起来人的效率果然就不同。

    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不停有人被直接击飞,各个方向都有,就像下绿皮饺子一样,全都落到严阵以待的地精小子中,然后这些倒霉蛋第一时间就会遭到无数只拳脚的热情招待,发出几声惨叫后就没了动静。

    这边石头一个打得正爽,另外一边,以老烂牙为首的老部下们也逐渐占据了上风。

    他们人数其实不多,就算加上一部分跟刀疤脸斯穆过来的新兽人,也才百来人,不过他们都是经过跟大角兽群生死搏杀后残存下来的精锐,身形明显比普通兽人强壮一圈。

    在老地精的魔法支援下,在头儿如同搞哥下凡般神勇表现的激励下,他们个个士气大振,全都悍不畏死,一下子也打得对面的叛乱者节节败退,嗷嗷直叫。

    更让他们惊喜的是,在战斗过程中,不光是石头自己,老烂牙,大熊,鹰眼和踢牙,甚至包括站在外围的史卡斯尼克,他们五个也同时发生了进化。

    【宿主手下英雄“老烂牙·尼伯里特”达到升级标准,地精萨满(罕见)可以升级为地精萨满(稀有),需消耗1000点W+agh!】

    【宿主手下随从“史卡斯尼克”达到升级标准,史奎格吉祥物(稀有)可以升级为史奎格吉祥物(细琢),需消耗点150点W+agh!】

    【宿主手下随从“大熊”达到升级标准,掌旗官(罕见)可以升级为掌旗官(稀有),需消耗点100点W+agh!】

    【宿主手下随从“鹰眼”达到升级标准……】

    【宿主手下随从“踢牙”达到升级标准……】

    …………

    伴随着五道绿光,大熊,鹰眼和踢牙三人同时升到稀有品质。

    大熊变得更高更胖,鹰眼的四肢充满了爆发力,踢牙浑身肌肉又黝黑了几分,另外他们身上的武器和装备也全都焕然一新,明显比之前精良得多。

    在外围指挥地精的史卡斯尼克更厉害,他更成为第一个细琢品质的随从,只差两个档次就能变成英雄。

    当然,变化最大的还是老烂牙,作为跟着石头最早的部下,领地里第一个萨满,同时也是石头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英雄,他也终于升级了,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又恢复了一部分以前的实力。

    老地精的外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还是满脸褶子和一口烂牙,但他的眼神却深邃了许多,如果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在他那个绿脑袋周围,时不时会蹦出一两个黄绿色的小光点,那就是W+agh!能量溢出的表现。

    “夜幕笼罩!”“瘙痒侵袭!”“搞哥削他!”

    老烂牙一挥法杖,又接连放出三个范围杏的小W+agh!法术,分别削弱了敌方视野,攻击和移动速度,进一步打击了这些叛乱者的士气。

    此消彼长,几个头目升级前胜利的天平就已经开始倾斜,如今他们进化后,自身实力进一步增强,对付起这些暴乱者就更加游刃有余了,尤其是看到前边头儿勇猛无双的身影后,甚至还有余力互相调侃起来。

    “踢牙,快看头儿这一脚,啧啧!比当时踢飞你厉害多了,那个傻大个只怕要叫无牙了。”

    “你别嘚瑟,俺听大熊说过头儿当时怎么揍的你,哇,这一巴掌搧得,俺看着都疼。”

    “斯穆,你虽然长得丑了点,但是最聪明,竟然知道跟着俺们,要不然肯定第一个被车翻。”

    “那必须的,你们别看俺块头大,俺可不蠢,不会听那些阴险缺德的地精杂碎的话,额,那啥,大萨满,俺不是说你,快把法杖放下。”

    就是这样,一场看似危机重重的大暴乱,在石头绝对实力的碾压下,变成了一场少数人追着多数人暴揍的黑色幽默片,当然,对于被揍的人来说,就是一部血腥的恐怖片了。

    在所有地精都没参战的情况下,叛乱者的数量是石头这边的三倍,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人再多也架不住石头开挂一般的攻击,很快,当他脚下躺着的兽人越来越多时,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们竟然也怂了。

    这些傻大个终于发现,自己根本打不过这个残暴的新老大,悲剧的是,对方根本不理自己的求饶,但凡有丢下武器投降的,迎面就是一脚,丝毫没有半分犹豫。

    又过了几分钟,战场外的史卡斯尼克突然发现,头儿之前说的话竟然灵验了,自己还当是他吹牛逼,结果看这样子,真的是要把所有兽人全都干趴下,还有,果然有人开始逃跑了。

    见到这幅场面,刚刚升级的夜地精精神一振,立刻传令下去,所有地精矛兵抬起长矛,将试图冲过来的零星逃兵全部赶回去,给头儿继续过瘾。

    这下叛乱者就悲剧了,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最后只好认命,乖乖挨揍吧。

    他们之所以没有拼死一搏,是因为石头虽然很生气,但一直都没有下死手,看起来每次一抬手就是一片血雨腥风,但实际上并没有故意对着要害去,绝大部分兽人都是失去战斗力而已,只有极个别的倒霉蛋直接去见搞毛二哥了。

    ………

    也不知过了多久,石头终于舒舒服服地发泄完所有怒气和战意,再环顾四周时,突然发现,自己身边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身影,而脚下早已躺了一地被揍得面目全非的兽人。

    他们或当场昏迷在血泊中,或头破血流的趴在地上哀嚎,反正惨得不能再惨。

    至于老烂牙他们,早就怕被伤及无辜,躲回到通道出口,留出位置给头儿一个人表演。

    在周围无数绿皮小子们崇拜的眼神中,石头甩了甩手中浸满鲜血的武器,意犹未尽地对那些还有意识的叛乱者问道:

    “还有谁不服吗?”

    已经被打成开了瓢的西瓜的兽人们立刻齐刷刷地摇头。

    “以后都知道谁是头儿了吧?”

    一阵齐刷刷点头。

    “以后还洗不洗澡?”

    继续点头。

    “行,那以后都跟着俺去打架。”

    所有兽人狂点头。

    “听话就好,不听话就挨揍,俺先回去继续睡觉,对了,老烂牙,把那些地精全部抓出来,丢到矿洞里挖矿,叫得最大声的那个,就是那个说俺不W+agh!的,直接砍了。”

    老烂牙立刻应是。

    就在石头准备转身回屋时,通道口突然传来一声小女孩的惊呼。

    是小铃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