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酒剑仙

    罗锋不修仙反倒跑去开酒楼,说起来也是一把辛酸泪,想他在低武世界纵横捭阖,看谁不顺眼就大嘴巴抽过去,如今到了仙侠侧世界,就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也是憋屈得紧。

    作为武道侧偏科技方向的道具流调查员,仙侠侧世界可谓非常不友好,他大半个储物空间里的道具都是凡物,在仙侠侧世界里基本没啥卵用。

    仙侠世界,但凡对仙人有效的道具,都能被称为“法宝”,罗锋囤那些乱码七糟的玩意,能不能称为法宝还真不好说。

    科技造物在仙侠侧世界,假如其中犹含了太多黑科技成分,诸如钯元素反应炉、反物质引擎、纳米虫技术,就会失去效用,倒是纯机械造物还能起作用,这大概是上古墨家圣贤开辟的机关术之功。

    这世界最坑爹的一点,便是想要飞行,依据不了空气动力学,得先算算命,看看灵魂是仙是凡,是清是浊。

    轻清者上浮而为天,重浊者下凝而为地,这是盘古开天的天地法则,三皇统御的世界一脉相承。

    仙侠侧物理法则的混乱,就像举霞飞升的仙人不会飞到外太空憋死,反而会飞上三十三重天,进入天界一样,没道理可讲。

    罗锋蹲在噶贡山顶抽烟那段时间,也不是没想到登上蜀山的办法,他大可以从储物空间里把古斯塔夫大炮放出来,自己钻进炮膛,装填几吨高爆发射药,瞄准了悬空的蜀山射上一炮,来个一发入魂。

    不过,一般来说,仙侠侧名门大派都是有护山大阵的,罗锋就算把自己射上九天,八成也会一头攮在护山大阵上,像只撞上灭蚊灯的苍蝇,刺啦一声被大阵的法力烧成焦尸。

    罗锋跑回成都府开酒楼,乃是想到“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那句话,套用成“我不能去修仙,便让仙来修我。”

    蜀山上有位嗜酒如命的二师兄,罗锋相信,只要酒楼开成天下第一,那位发誓尝遍天下美酒的酒剑仙迟早会找上门。

    他现在大半个储物空间里的道具不能用,能用的只有些黄白俗物和巨量物资,换句话说就是穷得只剩下钱了,那便砸钱砸物资,硬生生砸出个天下第一楼,再运用营销手段,很快打开市场,将酒楼的名声传扬开去,好尽快让那酒剑仙慕名而来。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一日,罗锋正在柜台后似模似样地盘账,一位伙计急匆匆地跑过来,禀报道:“罗掌柜,门口有个醉鬼躺倒在地堵着大门,怕是别的酒楼请来捣乱的泼皮无赖,伙计们怎么抬都抬不动他,您快去看看吧!”

    前段时间天下第一楼和成都府商会打擂台,其他酒楼老板们也出了盘外招,雇了些泼皮无赖想要搅乱天下第一楼的生意,罗锋打不过仙人,但凡间堪称无敌,这群城狐社鼠哪里禁得住他的拳脚,统统被他打跑了。

    商会还想出请府尹出面收拾罗锋的法子,但若是比行贿,罗锋怕过谁?几吨黄金砸下去,府尹大人就成了罗锋的铁杆靠山,天下第一楼这才短短时间就在成都府立住了跟脚。

    罗锋在伙计的指引下来到酒楼门口,却见一背着葫芦的邋遢道士,正横躺在大门前,看似醉得人事不省,却翘着个二郎腿好不惬意。

    酒楼的几个伙计围在他身边,拽胳膊拽腿想把他抬走,一个个使力使的青筋暴起,牙关紧咬,那道人却纹丝未动。

    醉道士像是说着醉话,嘟嘟哝哝道:“酒,快给我酒,有了酒就能解醉……”

    “这乞丐,真是不要脸皮!”

    一位伙计斥道:“天下第一楼大开三十天流水宴席款待城中百姓,东家撒出去多少钱请客,如今刚刚正式营业没几天,就有这样的无赖上门讨吃喝!”

    也有被堵在门口的客人帮腔劝道:“你有手有脚,人也在壮年,怎不去做工赚钱,有了银钱,便能来酒楼买酒了!”

    也有那幸灾乐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闲人,冷笑道:“哼,罗掌柜可来了,这无赖可要倒霉咯,成都府的净街虎都被他打掉了满嘴牙,成了没牙虎,这无赖浑身没有几两肉,怕不够罗掌柜一巴掌扇的!”

    罗锋眯眼细看,察觉出醉道人的不凡,笑眯眯地摆摆手道:“天下第一楼别的不多,酒却多得紧,不过是要两口酒喝,值得什么?来人,给他一坛子烧酒。”

    伙计听命而去,不多时抱着个酒坛子转了回来,拍开泥封,将那酒坛放在了醉道人身旁,道:“罗掌柜赏你的,喝了就快滚吧,好狗……”

    罗锋狠拍了伙计脑壳一巴掌,打断了他的话,怒道:“叫你送酒,让你多嘴了吗?”

    醉道人捧起酒坛,闻了闻冲鼻子的烈酒气味,随手一丢将那坛就扔出门去,摔在街上铺路的青石板上,撞了个粉碎。

    酒楼伙计见醉道人如此不识抬举,纷纷撸袖子,摩拳擦掌就要上前教训他。

    罗锋一摆手,喝退了伙计,上前一步道:“怎么,嫌烧酒太劣?”

    醉道人一手托着腮,笑嘻嘻用醉眼看着罗锋,道:“城里百姓都说罗掌柜大方,开业一个月好酒好菜随便人家来吃,怎么贫道来了就给一坛劣酒便打发了?”

    罗锋也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也,罗某人开门做生意,讲究有舍有得,先舍后得,之前那是‘舍’,道长错过了机缘,没赶上,如今轮到‘得’,道长还想要好酒好菜,就要拿出些诚意来啦。”

    醉道人一愣,摇头道:“你的生意经有几分意思,但贫道孑然一身,两袖空空,可没有银钱给你。”

    “那就对不住了。”罗锋脸一沉道:“天地间就没有白拿的好处,若你也白拿,我也白拿,却都指望别人还债,长此以往迟早把天地的根基掏空,会酿成大祸的呀!”

    “你这商人话有所指啊,你是说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报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

    醉道人眯起眼,细看罗锋,醉意渐消,冷声道。

    罗锋连忙摆手道:“道长误会了,在商言商,我说的是次贷危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