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九十一章 想不通

    “哈哈…洪爱卿,回去告诉图门.时他们几个,做得不错。这功劳我记下了,稍晚一些再论功行赏。”望着进来禀报的洪虎,张瑞开心的说道。

    “是,微臣先替他们几个,谢过汉王恩典。”洪虎也是满脸笑容的望着张瑞施礼回答道。

    “让人去把爱新觉罗.永琪给我带过来吧!我倒是想看看这个满清的五阿哥有什么特别。”张瑞说道。

    “是,汉王。微臣这就去办。”洪虎说完便行礼退了出去。

    不一会,只见洪虎便领了一个年轻人进来。

    这年轻人十六七岁的样子,身高一米六左右,长得虽然还有着当前满人那特色的面容,却也是有眼有鼻的,五官正常。

    不过比起他的长相,他那光秃秃的头上留下了一条细小的金钱吊鼠尾却是更为抢眼,特别是那鞭子后面还用一根红色的绸巾绑着,让人看着感觉奇怪。

    虽然来人的脸色看起来有些憔悴,不过也是依旧是血色红润,完全没有张瑞所见的一些饥民百姓甚至是绿营兵所有菜色,估计平时的吃喝不错。

    不用猜想,张瑞便知此人是洪虎所说的爱新觉罗.永琪。

    “汉王,人带来了。”洪虎对着张瑞躬身作揖道。

    “嗯,爱卿免礼。”张瑞点了点头应答道,然后又继续打量起爱新觉罗.永琪。

    似乎想要从这个在后世被捧得高高的五阿哥身上,找到他与常人有什么不同之处。

    “你,还不快给我跪下去。”这时,只见洪虎指着还在那里站着的爱新觉罗.永琪喝骂道。

    看见爱新觉罗.永琪依旧站在那里不为所动的样子,洪虎立马气不打一处来,正想上前给他的膝盖踢上两脚,好让他跪下去。哎呀妈呀

    此时,张瑞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挥了挥手,对着洪虎说道:“洪爱卿,算了,他想要站就留他站着吧!”

    “我们都是文明人,与他们满人不一样。不用动不动就让下跪的。再说了,一个人要是不真心实意的给你下跪,就算是跪下了,心里头还得诅咒的骂你,当上错了坟,那就没有意思了。”

    “是,汉王…”闻言,洪虎再次抱拳对着张瑞作揖道。

    “小子,也就是汉王仁慈,算你走运。来到这里,你就要有自知之明,别以为你还是什么五皇子。”

    虽然洪虎对着爱新觉罗.永琪呼喝着,不过爱新觉罗.永琪却是完全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气得洪虎是直咬着牙,几乎就想要上前当着张瑞的面揍他一顿。

    在洪虎看来,爱新觉罗.永琪之所以敢这么矫情,纯粹就是打得少了。要不是张瑞提前把爱新觉罗.永琪叫了过来,就爱新觉罗.永琪这态度,洪虎肯定要狠狠的揍他一顿再说。

    就好像当年他对付两广总督杨应琚以及驻防将军锡特库一样,刚开始他们两人不也挺硬气的,结果不照样在自己的拳头下屈服了。

    而此时,爱新觉罗.永琪也在打量着在前面主位上不远的张瑞。

    一身戎装设计得潇洒飘逸,非常耐看。虽不是马甲那般简易,却也不失灵活。配合那板寸短发,看起来十分的精神。

    虽然在爱新觉罗.永琪心中所有人都必须是金钱吊鼠尾才是正确的发型,但是看着张瑞这一身的装容,再加上张瑞那长得五官端正的模样。

    如果是别人不剃着金钱吊鼠尾的发型,爱新觉罗.永琪肯定得说一句,这么难看。但是,当面对自己需要仰视的张瑞时,爱新觉罗.永琪心中却是如何都无法违心的说上一句:这么难看。

    “你就是爱新觉罗.永琪?”虽然明知道这人就是爱新觉罗.永琪,但是张瑞依旧忍不住傻傻地开口问道。

    “是。”爱新觉罗.永琪很奇怪张瑞为什么第一句会这么问他,这让他感觉张瑞似乎对他很感兴趣的模样。

    可是,爱新觉罗.永琪分明清楚的记得自己是第一次见到他,他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才对。而自己也没什么名气,没有理由会让一个反贼头目给惦记才对。

    但是爱新觉罗.永琪哪里会知道,在后世的各种清宫剧中,对于他可都是各种推捧。使得原本不怎么看清宫剧的张瑞也被身边的女人给影响了,自然也就“久仰”了他的大名。

    “很好,吃过东西了没有?”张瑞习惯杏的礼貌问了一句。

    “还没…”爱新觉罗.永琪依旧是感觉这个张瑞很奇怪,但却是如实的回答道。

    “没吃的话就在这里吃点吧,这里是我的早餐,你可以放心吃。”说着,张瑞便把放在自己营帐中的那份早餐拿到爱新觉罗.永琪面前。

    爱新觉罗.永琪望着张瑞单手举着托盘的早餐,有些发愣了。

    这早餐看着也不丰盛,不过是几个包子跟一碗白粥。就这样的早食,别说是跟自己汗阿玛乾隆皇帝的比,就是跟自己一个皇子的早食比起来,它都显得太过普通寒酸得很。

    但是,张瑞身为了一个反贼头目,甚至一手攻打下了大清如此大片的江山。作为一个乡下小子,能一跃如此,按理由说,他应当要享受着荣华富贵才对,可是他却是居然此节俭。这实在是令人费解,也让爱新觉罗.永琪感觉张瑞的确是不好对付。

    而与此同时,即便是面对着身为敌人的张瑞,爱新觉罗.永琪心中却也是对他有些微微的感动。因为即便是自己的父亲乾隆皇帝也未曾给自己递过食物,关心过自己是否已经吃过早饭。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窃取了大清江山的反贼,却是在关心自己。而其身份地位可堪称自己的汗阿玛,但是他却是做着自己汗阿玛都不会去做的事情。

    爱新觉罗.永琪觉得要说自己一点都不感动,那就实在是太自欺欺人了。

    而与此同时,爱新觉罗.永琪也实在想不通张瑞为什么要关心自己,对自己这么和气。

    PS:求票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