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八章 时间

    “李子居,你他奶奶的还真是过来劝降。本将劝你少费口舌了,我要是信你们反贼那一套蛊惑人心的话就不会站在这里。”

    “有本事就放马过来吧,我生是大清的人,死是大清的鬼。”张义成大义凛然的说道,脑海中浮现着朝廷知道自己忠义之言时的各种恩赏。

    “张义成,也就你还以为自己有多‘义’。你觉得你是大清的人,可是鞑子就觉得你是吗?你没有这个资格,他们不过把我们当做狗而已。你可还记得王德凌。”李子居依旧没有任何放弃之意的在劝说着。

    李子居口中所说的王德凌乃是一绿营千总,对于这人的遭遇,张义成自然是知道的。

    当年王德凌的媳妇不幸被一个满八旗佐领看上,给抢了过去。他闹了上去想要讨个说法,结果人家八旗佐领屁事没有,他家却被弄得家破人亡,他本人也被残忍杀害了。

    李子居的话让张义成沉默了片刻。

    “李狗贼,你什么也不用说了。”张义成似乎想通了什么似的,立刻回答了起来。

    “来人,给我放箭,射死他们。”

    随着张义成的话落,立刻有箭雨而下。幸亏李子居身旁的护卫一听话语不对就有所提防,连忙举起手中盾牌护着李子居不断后撤。就算如此,李子居还是有两个护卫中箭身亡。

    “张义成,你这个满清鞑子的狗,你会后悔的。你想为你的主子尽忠也别拉上城墙的人。”李子居看着倒地的护卫,痛心得大呼起来。

    幸好李子居离城墙不算太近,一下子也就撤出了弓箭的射程范围,不然倒在地上的可不止两个护卫,弄不好他也撤不出来。

    “轰隆隆…”

    随着李子居的话落,又是一阵雷响声。

    “呼…”

    此时,大地再次吹起一阵风。

    热浪中夹带着微量的雨雾,透出少许的清凉感,地上、城墙上旗帜舞动有力。

    “咚…”

    “咚…”

    “咚…”

    此刻,剿匪军军鼓缓慢的敲响了起来。

    “将军,反贼开始攻城了。”张义成身旁一身着皮甲的千总抱拳说道。语气听着很平定,但是神色难免露出稍微的担心。

    “看到了,本将军就要看看这反贼是不是真跟传言所说的厉害。”张义成一手按着刀把,一手扶着城墙上的女墙处看向剿匪军说道。

    此时,只见剿匪军的大军阵前推出了八门大炮。

    “该死,这样反贼居然有大炮,他们哪里来这么多的大炮?”见状的张义成不由得手握拳状,狠狠的锤了几锤那女墙墙垛上吃痛的说道。

    其实也不是剿匪军有隐藏大炮之意,毕竟有大炮能更好的威慑城内的清军。只是这些大炮都比较沉重,这也是刚刚好运到。

    而且围攻这里的剿匪军团长认为,如今剿匪军已经把整个延平府团团包围了,清军要投降就自然会投降,有没有露出大炮都无所谓。

    “开炮…”

    隐约的声音传来。

    “所有人注意隐蔽…”

    张义成躲在凸起女墙垛后,连往后退了几步大声叫喊吩咐道。

    “嘭…”

    “砰…砰…嘣…”

    张义成话声刚落,大炮发射而来的炮弹声、爆炸声瞬间响起。

    “嘣…”

    一个炮弹撞击张义成不远的城墙处发生了爆炸,巨大的响声直接把张义成的耳朵震得嗡嗡作响。

    “该死,这反贼这是什么大炮,怎么会爆炸。”此刻,张义成回响的脑中不敢相信的想到。

    其实他哪里能想到,这炮弹若不是直接命中的城墙而是城墙道,他此时说不好已经被炸死了。

    “反贼果然是不简单。这炮击下,说不好还真坚持不下来。”张义成定过了神,就准备再次去女墙口探望敌情时。

    “嘭…”

    “嘣…嘣…”

    又是一阵的炮弹爆炸声,城墙被铁弹碰撞声。

    待张义成再次站稳,耳带着嗡嗡作响之声望向周边的将士。只见自己的人马都是乱七八糟的躲在城墙后,城道上还歪歪斜斜的倒下不少被炸死炸伤。

    “反贼…”张义成大声怒喊道。

    对于剿匪军的大炮,张义成除了怒却毫无他法。

    延平府中无大炮,想反击不可能。此刻,如果想着可以派人出去捣毁剿匪军的大炮,那就是痴人说梦。在剿匪军大军面前,派出去的人出来跟送死没有区别。

    “滴…”

    “滴…”

    一滴、两滴

    雨滴不断的落到了张义成的脸上。

    “这是?”张义成有些不敢相信。

    “哗…”

    雨滴一下子便急促而落下,犹如倒水一般。密密麻麻的雨水强力有力,打在露在衣物外的肌肤上甚至带给人疼痛感。

    随着大雨的落下,剿匪军的火炮也随即失去了声音。

    “哈哈…天降祥雨,不亡我大清。”张义成一手摸来了脸上的雨水,开心的大笑着道。

    “将军所言盛是。”张义成身边的千总、亲信们也纷纷抹去活在脸上的雨水,大声附和道。

    大雨的降落,剿匪军那威力惊人的大炮自然不能用。对于守城来说,刚刚失去的士气可以回升不少。

    “郝师长…这雨太大了,大炮火枪也都用不了,阵行中也都出现了混乱。要不,我们先退兵,躲躲这雨后再作打算?”此时已经回到了围攻这延平城的剿匪军师长郝一康身旁的李子居,抹开脸上的雨水建议道。

    此刻,可见剿匪军先锋阵的绿营兵们的确出现了乱像,若不是有军纪兵在维持着军纪,说不好这绿营兵阵中隅已为了躲雨而乱作一团。

    大雨滂沱,如柱而下。若是剿匪军此时退兵到也不怕城中的清军会顺势追出来,造成剿匪军的溃败。

    毕竟大雨对剿匪军有影响的同时也会影响城中的清兵。如今这雨下得连视线都模糊,城中的清兵要是能追出来还能省去剿匪军不少功夫。

    “李守备,我能给将士们躲雨的时间。可是邵武那边的清兵会不会给我们时间?”雨笠下,郝一康望向这延平府的方向说道。

    “或者,到时不单是邵武还有其他地区的清兵。拖得越久我们越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