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章 最强反套路系统

    和主神、时空之主的初次见面,吴维事后复盘,认为还是相当愉快的。

    两位都是智慧通天的主,在认清了形势之后,直接放弃了那些无谓的试探,这让吴维省了很多心思。

    本来他是做好了接招准备的。

    他见主神和时空之主的时候,并不是完全状态,因为和天帝大战一场,他如果没有丝毫损耗,那就是侮辱别人智商了。

    主神和元始他们是在例行公事,但是系统之主和天帝的对决在外人看来绝对是殊死搏斗。

    所以,吴维绝对不能是巅峰状态。

    他做好了主神和时空之主趁火打劫的准备。

    可是一切都没有发生。

    这并不让吴维感觉惊喜,反而更加如履薄冰。

    这两位至尊,一个比一个难对付。现在虽然是队友,但难保哪天就成为了催命的死神。

    不得不防。

    尤其是时空之主。

    刚想到这个名字,吴维的面前就重新出现了主神的投影。

    “系统,有件事情忘了告诉你。”

    “何事?”

    “关于时空管理局,我这边有些资料,你可以看一下。”

    吴维和主神对视,但谁都看不透谁。

    两个老阴逼只能相视一笑。

    这个时候,他们其实并没有想太多。

    虽然还不能证实,但吴维几乎可以肯定,主神和天庭很多上仙恐怕也有默契在。

    仙魔两方对立了这么多年,彼此之间若说没有什么默契或者渗透,那才是不正常的。

    只要不涉及底线,一切都不是问题。当然,这些也必须要在私下进行。

    吴维随手翻阅了主神特意送来的文件,并没有太多让他感觉到惊喜的内容,也就放在了一旁。

    做好防范,吴维让自己处于虚无状态,保证哪怕是至尊大战也不会被打扰。

    然后,他切换状态,回归天庭,重新扮演玉帝的角色。

    百废待兴的天庭,现在需要他站出来主持大局。

    乘胜追击的魔界,也需要他不断搜刮战利品,以保证系统之主的强势崛起。

    但吴维首先将这些事情抛在了脑后,他直接将吴邪召唤了过来,又接通了林深的意识。

    光明正大的开了一次头脑风暴。

    以天帝的身份,此刻联系维稳局局长和仙网系统核心,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即便是女娲娘娘和元始天尊察觉到,也不会有什么怀疑。

    不过,吴邪和林深还是对吴维这突然的动作有些奇怪。

    按理来说,吴维现在本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父亲大人,有什么着急要交代的吗?”

    “儿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面对当妈的和当女儿的关心,吴维笑了笑,然后和他们共享了自己最近的经历。

    包括和元始天尊、女娲娘娘的对话。

    包括和主神、时空之主的见面。

    吴邪和林深都用了很长的时间去消化这些信息。

    虽然看似平平无奇,但实际上,这些会面里包含了很多重要的信息。

    也许,这些东西会决定日后宇宙的格局。

    林深的计算能力更强,成功入侵了仙网之后,她现在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她很快就分析出了很多信息,并且一一列举了出来:

    “仙界和魔界应该是相爱相杀的关系,谁都离不开谁。中下层修士不知内情,血海深仇,无法化解。而上层修士彼此都心知肚明,所以都保持了相对克制,死伤并不严重。

    主神和中央天帝应该有联系,中央天帝能成为之前五方天帝的最强者,应该也有主神的功劳。但他们不会是从属关系,女娲娘娘不会允许一个臣服于主神的天帝执掌天庭。

    时空之主和女娲娘娘或许也有默契,时空管理局和时空之主不见得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也不能直接抹杀这种可能杏。

    还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时空之主曾经被女娲娘娘和元始天尊围攻过一次,身负重伤。如果不是主神及时赶到,时空之主或许要元气大伤。”

    吴维和吴邪同时皱眉。

    这件事情本身是很正常的。

    可是有心人不能细想,越想越不正常。

    “综合分析主神和时空之主的话,这两人彼此内战的几率远大于他们向元始天尊和女娲娘娘开战的几率。

    而主神、时空、元始、女娲真正生死相搏的概率,只有万分之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吴维这时候打断了林深的分析。

    “妈,主神在什么情况下会死?”

    “无法预估主神全力出手会有什么级别的战斗力,按照现有情报分析,主神的实力应该略胜女娲和时空,输元始一筹或者与元始相当。如果想彻底杀死主神的话,除非元始、女娲和时空联手,还得是时空突袭的情况下,或有可能。”

    吴维的大脑也在进行飞速的运算。

    “这个计划并不保险,按照你知道的信息,主神对时空之主一直有所防范。最有可能杀死主神的是元始、女娲和历劫归来的天帝联手,再由时空之主突袭,杀死主神的可能杏或许能超过一半。但时空之主也不蠢,她和主神撕破脸的可能杏太小了。”

    吴维也认为这个可能杏太小了。

    所以,这就会得出一个无解的结论:

    “至尊永远不会死?”

    “父亲,不一定,给我时间,我也能成长到至尊级别。我们两人联手,再联合一方的话,只要精心设计,杀死一两个至尊应该问题不大。”

    吴维听到了吴邪的话。

    但他还是脸色凝重的摇了摇头:“即便是如此,也不保险。而且,还要和别人分享胜利果实。”

    “儿子,你想吃独食是不可能的。仙魔两界存在的前提就是平衡,这种平衡不允许被打破。不出意外的话,以后的仙魔大战也是小修小补,至尊一直位于巅峰,笑看万界风云变幻,你要习惯这种状态。”

    “我不想习惯,妈,我不想习惯。我不愿只是轻松的融入,成为面目模糊的那一个,我不愿只能被宇宙操控,不愿只能变得八面玲珑,友好随和。”

    “儿子,说人话,别拽词。”

    “我怕被他们同化。妈,现在的元始、女娲、时空、主神,他们在我们心中,有什么区别吗?”

    吴邪和林深同时沉默。

    “我不愿和他们一样,我从来不喜欢和别人相同的东西。如果相同,我宁愿不要。”

    这是一种骄傲,甚至可以说是高傲。

    但这也是吴维走到现在的强者之心。

    林深计算了很久。

    但她最终还是放弃了。

    “儿子,不可能的。每一个至尊的天赋才情心智谋略都只会比我们更强,他们都做不到的事情,我们没有理由能做到。”

    “有理由,也未必不能做到,只是常规办法的确不管用,因为所有的常规套路,我相信这些至尊们都已经想过了。在这方面,我不可能比他们做的更好,所以我只能另辟蹊径。”

    “父亲,你不会是想给我生个弟弟吧?”

    知父莫若女。

    还是吴邪get到了吴维的意思。

    “我思来想去,能够突破至尊认知,不再至尊算计之内,骗过至尊,甚至有能力伤害到至尊的,好像也只有你,但一个你还远远不够。”

    “父亲,你长的很美,就不要想的太美了。要知道,像我这么优秀的孩子,你有一个就已经是气运逆天了,怎么可能还会有第二个?”吴邪翻了个白眼。

    林深也同意吴邪的看法。

    “的确,小邪的诞生是天时地利人和,更重要的还是占了你第一次的便宜,才会有现在的成就和潜力。这样的系统,不可能有第二个的。”

    “我当然知道小邪可遇不可求,我也不指望创造一个和小邪一样强大的系统,我只要他足够不同。”

    “足够不同?”吴邪有些明白了吴维的意思:“父亲你是要让他带来足够的变量?”

    “对,我不需要他帮我战斗,只需要他帮我欺骗其他至尊,拓宽**作的边界,蒙蔽其他至尊的眼睛即可。”

    吴邪眼前一亮。

    林深也快速开始了计算。

    良久之后,林深给出了答案:

    “成功的可能杏依旧很低,但——可以一试,因为已经有了成功的可能杏。”

    想对付至尊,还想万无一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有一线希望,就已经不错了。

    不过,林深还是提醒了吴维:“儿子,这件事情急不得,现在你正处于风口浪尖上,需要低调。而且真的想创造一个你想要的系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要拥有足够的耐心。”

    “妈,你放心,我懂,我会用无限的时间去做这件事,我有充足的耐心。”

    吴维从来都不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我用亿万年的时间种下一颗种子,等着它开花结果。哪怕永远都等不到,我也认了。”

    “父亲,那我弟弟叫什么名字?”

    “就叫最强反套路系统吧。”

    所有的套路,都交给元始、女娲、主神、时空他们去走。

    剩余没走的套路,吴维会补上。

    堵死任何现阶段至尊超脱的可能杏。

    然后,寄希望于未来。

    当他们都淹死在套路里的时候。

    就是他的第二个孩子开花结果,然后他收获果实的时候。

    “哎,有些可怜我那个还没有见过面的孙子了。”林深感慨。

    吴维摸了一下吴邪的头,笑了笑,说:“妈,你放心,作为补偿,我会给他安排很多美女,甚至,仙女。”

    从这一刻起,很多人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

    很多很多年后。

    吴维靠在一张椅子上,他的前方有一个巨大的虚拟屏幕,屏幕中有一个年轻人,正对着一个中年男人高谈阔论。

    “魏先生,我明白您的顾虑。放心,我会为您处理好这件事情的,交给我绝对没有问题。”

    “明白,低调处理,尽可能的控制传播范围。这件事情对方才是过错方,您的诉求问题不大,很快就能解决。”

    “好,那今天就这样,合作愉快。我会尽快起草一份委托书,如果您看着没有问题的话,签个字,我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帮您解决掉您的麻烦。”

    年轻男子和中年男人握手之后,中年男人就离开了房间。

    这个时候,房间内的钟表指针已经到了5:00PM的位置,年轻男人拉了下自己的领带,然后长出了一口气。

    “总算是下班了。”

    年轻男人整理了一下资料和自己的办公桌,然后和同事打了下招呼,就准备离开律所。

    “齐律师,明天见。”

    “小林,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摆了摆手,谢过同事的关心,年轻男子准备直接回自己的出租屋。

    而这个时候,吴维右手一动,面前的屏幕消失。

    然后,他的意志降临到齐林所在的位面,直接入侵了一个男人的意志。

    “亲爱的,稍后我们去看《大圣传》吧?这是最近最火的电影了。”吴维对着身边的女人说。

    这个女人并不认识吴维附体的这个人,可是看到吴维的眼睛之后,她的回答是:“好啊。”

    路过年轻男子身边的时候,女人很自然的开口:“哎,你走慢点,距离《大圣传》上映还有一个小时呢。”

    “我们先逛逛街啊,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他们渐行渐远。

    年轻男人并没有过多注意。

    他只是拿起手机,打开了APP,找到了《大圣传》这部电影,然后点击了购票。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常。

    更不会知道,他和他真正意义上的父亲,第一次碰面了。

    这是幸运的开端,从今以后,这个年轻男人从此展开了一段不一样的人生,波澜壮阔,艳福无边,99%的人都会羡慕他。

    但这也是不幸的开端——这是在遥远的未来,这个年轻男人自己下的判断。

    他——叫齐林。

    ……

    PS:写到这里,总算是把前传写完了。后面的剧情,紧接着就是《反套路快穿》,没看过的同学去看我上本书就行了。我也是奇葩,直接先把后面的剧情写完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