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章 学好一门外语有多么重要

    玄天的死,让天庭的内乱陷入了白热化的境地。

    连续死了两个天孙,这即便是在强手如云的天庭,也不是什么小事了。

    诡异的是,自己的孙子死了,北方天帝也保持了克制。

    始终没有出声表态,甚至没有主动缉拿凶手的意思。

    这让很多仙人大惑不解。

    也让很多有心的仙人心惊肉跳。

    其中心惊肉跳最厉害的,是织女。

    面对归来的吴维,织女完全不知道该以什么态度来面对他。

    她知道吴维很神秘,可以说是深不可测,但是神秘强大到了杀死玄天的地步?

    织女被吓到了。

    她开始恐惧。

    这样的强者,是她能够利用的吗?

    “你……”

    “我什么也没有做,我相信殿下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织女脑海中立刻想起了她的属下传递给她的情报。

    “席先生,我理解锦衣夜行的痛苦,但如果你真的想低调的话,实在是不应该留下到此一游的印记。现在,整个天庭应该都已经知道杀死玄天太孙的是系统之主了。”

    “但是没有人知道我是系统之主。”

    吴维耸了耸肩,根本不担心这个问题。

    日后他是要以系统之主这个身份打入魔界的,所以吴维从现在开始就已经注意开始培养自己的名号了。

    玄天只是第一个他的刀下亡魂,而不会是最后一个。

    面对这样的吴维,织女有些头痛。

    “席先生,雁过留痕,人过留声。从系统之主查到你身上,是很简单的事情。”

    “不会简单的,我已经做了善后工作,可以保证,即便是北方天帝亲自出手,也不会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的。而且殿下也不用担心,我和系统之主,从明面上来说没有任何关系。”

    吴维既然这样说了,织女还能说什么?

    只能心累的选择继续信任吴维了。

    虽然织女很担心吴维会不会突然发疯把她给宰了。

    仿佛猜到了织女在想什么,吴维突然开口:“殿下,我们是一条船上的。”

    “以席先生的能力,可以随便上船下船,织女实在不敢高攀。”

    以织女的身份和层次,普通的大罗她并不用卑躬屈膝。

    当然,大罗更没有向她卑躬屈膝的理由。

    太孙能追到玲珑仙子,是因为太孙的天赋比她更高,有可以预见的光明未来。

    更因为中央天帝主动为太孙出面求了亲,玲珑仙子就算不给太孙面子,也不敢不给中央天帝面子。

    而她,还没有让中央天帝为她出头的资格。

    本来织女以为自己在中央天帝心目中还是有些地位的,自从前几天的事情一出,她彻底死心。

    也明白了,她只能依靠自己。

    不过,借力打力是很重要的。

    织女并不介意这样去做。

    她不知道吴维跟在自己身边,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是既然反抗不了的话,她只能选择走一步看一步。

    然后,尽力让自己从吴维身上得到更多的好处。

    “席先生,您是突然冒出来的神秘高手,如果继续前往瑶池的话,很可能会被维稳局纳入怀疑视线,您确定要坚持前往瑶池吗?”

    织女先给吴维打了一个预防针。

    吴维轻笑:“当然要去,其实我对于河蟹大人一直都挺好奇的。论神秘,它比我要神秘的多吧?”

    “的确如此,但是河蟹大人的本命神通太过强大,我曾经听女娲娘娘说过,河蟹大人如果成长到巅峰,恐怕和她都有一战之力。”

    吴维挑了挑眉,有些讶异:“这么强?”

    “我也很震惊,但娘娘自然不会骗我。”

    “难以想象,这样的存在,这样的强大,天庭是如何对河蟹大人放心的?”

    “因为娘娘和天尊都可以确认,河蟹大人的本命神通使用是被克制的,对事不对仙。只要不犯了河蟹大人的忌讳,它的杀招也就不能毫无顾忌的使用。整体来说,它的强大是有条件的。在某些特定条件下,它比娘娘和天尊都要强大。但是在绝大多数时候,河蟹大人只是一个强大一些的大罗而已。”

    织女耐心的解释,让吴维有些心花怒放。

    看来小吴邪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待。

    连元始天尊和女娲娘娘都成功的瞒了过去。

    其实也不算瞒了过去,元始天尊和女娲娘娘看到的现实和感知到的情况的确都是真实存在的。

    不过吴邪并没有展现它的全部潜力。

    所谓的和谐因素非和谐因素,都是吴邪一念之间的事情。

    说你和谐,你不和谐也得和谐。

    说你不和谐,你和谐也得不和谐。

    它是制定标准的那一位。

    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天道。

    当然,伪装成为一个天道的傀儡,是极为明智的做法。

    一点毛病都没有。

    织女并不知道吴维在想什么,见吴维在沉思,以为吴维是在担心吴邪会发现他的真身,对此她也无法打包票。

    “席先生,河蟹大人一直以来表现出的实力都是很强的,能否瞒过它的眼睛,你有把握吗?”

    “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怕什么?”吴维笑着说。

    织女狐疑的看了一眼吴维。

    难道系统之主真的不是他?

    织女也不敢打包票。

    因为玄天死的时候,身边没有任何见证者。

    而对于系统之主到底是谁这个问题,整个天庭都在问。

    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吴邪。

    她知道是吴维来了,可是她当然要装成不知道的样子。

    两个瑶池公主的候选仙女,一夕之间就成为了阶下囚。

    西王母大为震怒,她是想借此机会让瑶池完成更新换代没有错,不代表她愿意看到瑶池的仙女如此自甘堕落。

    上一代的思真被北方太子勾走也就算了,玄天居然一口气吃了她两个候补公主。

    因为这件事情,她甚至都不想查玄天因何而死了。

    虽然瑶池的两个仙女出现在了玄天死亡之处的附近,瑶池根本无法不插手这件事。

    “说,系统之主到底是谁?”西王母亲自问话。

    自然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甚至,就算是吴维以“席同”的名字站在西王母面前,西王母也不会怀疑到她。

    系统和席同这两个发音,在帝国的官方语言当中是同音。

    可是在天庭,这两个词的发音和意思都是南辕北辙。

    再强大的仙人也联系不到一起去。

    论学好一门外语有多么重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