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章 绝对的力量

    “席先生对此好像很奇怪?”

    吴维的确表现的很奇怪。

    因为以他的身份,不应该对仙界的运作机制太过熟悉。

    骤然得知这种情况,当然要表现的三观坍塌一些。

    “我以为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魔界身上。”

    “魔界?呵,仙界的手下败将罢了,一直在模仿仙界,却从未超越过。”

    织女对魔界的不屑,让吴维有些刷新了对仙魔两界的认识。

    一直以为仙魔两界是对立的。

    既然对立,实力应该差不多才对。

    但从织女的反应看,从天帝的记忆看,两方的实力差距有点大。

    即便上一次仙魔大战,仙界其实也没有占到太多便宜。

    可很明显,织女依旧看不上魔界。

    “据我所知,上一次仙魔大战,其实我们是赢了面子输了里子。殿下,青出于蓝,也未必不能胜于蓝。”

    “正因为上一次仙魔大战魔界提升的太过迅速,所以仙界这些年其实一直在准备,优胜劣汰。为什么女娲娘娘要选我爷爷当代理天帝?难道还真以为是因为我吗?”

    吴维挑了挑眉。

    “鲶鱼效应?”

    “我不是很懂你们人类的术语,不过大体意思应该是没错的。树立一个被攻击的典型目标,拉出来当一个靶子。当然,我爷爷也不会亏。他如果能抓住机会,也会成为真正的天帝。可惜,他没抓住。”

    的确没抓住,让天帝成功的回到了天庭。

    所以,中央天帝出局了。

    他的孙子,死了。

    孙女,目前看来也有危险。

    吴维看向织女,织女明白吴维眼神的含义,轻声一笑:“席先生是不是后悔了?加入了一艘注定要沉的破船。”

    “席某很少会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就算是中央天帝注定要没落,席某也相信天孙殿下不会轻易的投降。毕竟,您除了是天孙殿下,还是时空管理局的成员,背后还有女娲娘娘。”

    “女娲娘娘……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以我的境界,去揣度娘娘那种级别,还是太勉强了。希望娘娘真的能够顾念几分旧情吧,否则这一关,我还真的有可能死在这里。”

    “殿下,您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织女看着吴维,眼神有些奇怪。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救了她一命。

    当时如果不是吴维帮她挡下了射日箭一部分的冲击力,让她有了缓冲的时间,织女就做不到祸水东引,让中央天帝中招。

    从这个角度来看,织女是感激吴维的。

    只不过,她不知道吴维的来历。

    更有些怀疑,吴维是不是自己爷爷派来的。

    毕竟,从事后来看,刺杀一事,真正的目标就是中央天帝。

    她死不死,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让中央天帝出手。

    那么,那一支射日箭就很有玄妙了。

    很明显,那支箭射出之后,是计算了席同存在的。

    谁能对她身边刚刚出现的一个客卿就了解的这么清楚?

    因为有了这种怀疑,所以织女开始对吴维也警惕起来。

    只是,即便真的和她怀疑的一样,织女也在考虑,吴维能不能利用?

    不管如何,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哥哥都已经死了,她不认为自己的命会比哥哥的更加重要。

    想到这里,织女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席先生,你是我的客卿对不对?”

    “自然。”

    “那我想请您帮我做一件事。”

    吴维听到织女说“您”,就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不好干。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织女不是吴维喜欢的类型,吴维对她也没有兴趣。

    不过吴维还是问了一句:“殿下想让我做什么?”

    “去杀掉玄天。”

    织女的话,并没有让吴维十分吃惊。

    以织女现在的处境,主动出击本来就是最好的选择。

    与其让自己成为一枚棋子,在棋盘中杀出重围,不如趁还没有步入棋局之前就先把棋子全部干掉。

    只要她成为了唯一一枚棋子,她就是安全的。

    只是,想做到这一点,太困难了。

    吴维不认为织女有这个能力。

    “殿下,你想竞争天帝继承者的位置,但恕我直言,你的资历和能力都不太够。即便杀掉了玄天,恐怕也轮不到你,还会导致你被思真公主盯上。”

    “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我。天帝设下这样一个诱饵,本来就是要我们互相残杀的。我没有选择,只能配合。”

    顺便试探一下吴维真正的立场。

    只要能够为她所用,她也不在乎席同到底是谁的人。

    吴维认真的看了一眼织女,发现她果然已经下定了决心。

    既然如此,他也没有推辞。

    “好,我去杀玄天,不过玄天死后如何应对,殿下最好还是早做准备,我会尽量不留下痕迹的。”

    “能做到吗?”

    织女有些意外吴维居然答应的如此爽快。

    玄天这种名声在外的浪子,实力当然也不会是吃素的。

    再加上玄天的后台一点都不比织女差。

    织女其实只是想让局面彻底乱起来,如果能够把玄天杀死,那就真的是意外之喜了。

    吴维给了织女这个惊喜。

    “在我出生的那个世界,杀手和妓女是最古老的两个职业。想杀一个人,未必要比对方强。在仙界,我相信这个道理也是一样的。”

    其实道理当然不是一样的。

    吴维只是随口胡说。

    但他想杀玄天,却是真的容易。

    一阵风出来,织女就发现吴维已经消失了。

    看着吴维消失的地方,织女眼眸中绽放出神光。

    她的右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看似在自言自语的说:“查出席同的来历了吗?”

    “禀殿下,查无此人。”

    听到这个并不意外的结果,织女眼中的神光越来越盛。

    既然察觉到了席同的神秘,她当然不会真的什么都不做。

    调查一直在进行。

    只不过,和调查的结果一样:

    查无此人。

    “玄天的位置确认了吗?”

    “已经确认。”

    “发给我,我给他发过去。”

    织女知道席同应该也会有自己的手段找到玄天,但肯定没有她提供的情报更加准确。

    但就在这个时候,织女的耳中传来一声讶异的惊呼:“殿下,席同出现在了玄天落脚处。”

    织女沉默了。

    “殿下,我们应该怎么办?”

    “撤,不管席同是生是死,你们都不要插手。”

    “明白。”

    像玄天这种仙三代,上面有大佬罩着,肯定是不容易死的。

    即便死了,凶手也很难能够隐瞒住。

    毕竟到了大罗,都有逆转时空的本事。

    甚至,非大罗的存在死亡,通过逆转时空,是完全能够将死亡的仙人复活的。

    只不过杀手也不是傻子。

    一般情况下,敢对玄天这样级别的仙三代下手,就能保证他不会通过逆转时空被救活。

    太孙是如此,玄天是不是如此,就看席同了。

    织女本来对席同是没有信心的,现在她开始改变自己的想法。

    或许,席同真的不是自己爷爷派来的。

    仅仅是做戏的话,没有必要派出这么神秘的人来。

    而且,他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深不可测。

    织女开始对吴维产生期待,如果玄天真的死了,对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利好。

    中央帝庭,将不再成为唯一的被打击对象。

    当然,尽管如此,织女依旧不会出手帮助席同。

    她不会让自己和这件事情产生丝毫的联系。

    如果席同真的失败,她也自有办法和席同切割。

    ……

    织女的这些想法,吴维基本都能猜到。

    不过他无所谓。

    因为让天庭的局面更加混乱,本来也是他的追求。

    一个中央帝庭,并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的是五大帝庭。

    玄天的背后,是北方天帝,北方帝庭,一个有些另辟蹊径的帝庭。

    北方天帝还是很正常的,高高在上,看不出和其他几位仙帝有太大的区别。

    但北方天帝的后代和其他天帝的后代行事风格可谓是南辕北辙。

    一般来说,有了一定的地位之后,都会洁身自好。

    北方太子不一样。

    他也算是身居高位,却是天庭著名的第一浪子,染指过无数的仙女。

    他的牙口也好,从不挑剔出身,整个天庭的仙女从上至下,北方太子应该已经完成了万仙斩。

    所以这也导致了一个笑话。

    作为北方太子唯一的男杏后代——玄天太孙,他每一次采花的时候,都特别担心会碰到自己的妹妹。

    尽管如此,玄天也没有放弃追赶自己父亲的脚步。

    北方帝庭,也因此在很多仙人眼中成为了不思进取的代表。

    在北方太子和玄天这两代传人的领导下,没有人看好北方帝庭的未来。

    可实际上,北方帝庭的实力,几乎从未被削弱过。

    反而伴随着北方太子和玄天的后宫越来越大,实力也越来越强。

    这一次中央帝庭的太孙被杀,北方帝庭也没有选择袖手旁观,玄天太孙亲自出动,为了解救自己心中的女神:玲珑仙子。

    不过,吴维见到玄天太孙的时候,他正在左拥右抱。

    而左右,都是瑶池的仙子。

    这简单的一个场景,就足以让吴维对玄天产生佩服了。

    这货泡妞的本事,是真的厉害。

    当然,警惕心也不会太差。

    吴维主动释放出了一丝信息,玄天太孙立刻就捕捉到了。

    他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拍了拍身边仙子的翘臀,说:“我娘那儿我会处理的,你们先去休息吧。”

    “天郎。”

    “我说,让你们先去休息。”

    见玄天把脸拉了下来,两位仙子没有淤继续撒娇,很快就消失在了房间里。

    等她们走后,吴维主动现出了身形。

    这短短的刹那,吴维了解了很多事情。

    他有些意外。

    “七公主的候选仙女,你一下子居然就搞定了两个,你修炼的功法能自动让仙女失智?”

    玄天:“……”

    “难道真的被我说中了?”吴维更是吃惊。

    北方天帝不是走这个路线的,天帝眼中只有北方天帝,北方太子是什么德行,天帝根本懒得关注。

    所以吴维先前对北方太子和玄天太孙也没有什么了解。

    直到刚刚,吴维才意识到,这一对父子修炼的恐怕不是什么正经仙功。

    玄天根本不想谈这个话题,直接问道:“你是谁?”

    吴维没有说话,这让玄天的心不断的向下沉。

    他身边是有护卫的。

    但是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收到示警。

    这代表了什么,玄天很清楚。

    “魔魂派你来的?”

    吴维看着并不是很慌乱的玄天,内心产生了些许的赞赏。

    “是不是魔魂派我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来杀你。”

    “猜到了,但你杀不了我。”玄天的应对很镇定,虽然他现在已经把自己提到一个绝对战斗的状态,“或许你的实力比我强,但我身上有重宝,有北方天帝的投影,随时都会降临。除非你是大罗,否则绝对杀不了我。就算你是大罗,能杀得了我,也会遭到北方帝庭连绵不绝的报复。”

    “还有吗?”

    吴维轻描淡写的追问,让玄天心头一颤。

    相比起他的强装镇定,吴维就是真的太镇定了。

    哪怕他对这种局面早有准备,可是他依旧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尽管如此,输人也不能输阵。

    “恭喜你,踏入我瓮中捉鳖的陷阱。中央帝庭的太孙被杀后,我就知道我也会成为目标之一。我一直在等着,然后,将幕后黑手一网打尽。”

    吴维笑了笑。

    玄天没有说谎。

    他确实早就做了准备。

    天庭的上仙,谁又比谁蠢呢?

    不过,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智慧是徒劳的。

    否则也不会天帝一回归,中央天帝就直接放弃抵抗了。

    “玄天,你知道吗?从前我一直对那些崇尚暴力的人嗤之以鼻,因为我认为那很没有技术含量,而且他们也称不上绝对的力量,远不如智慧来的让我看重,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

    “现在,我拥有绝对的力量了。”

    所以,他可以用暴力解决问题了。

    吴维右手虚张,然后微微用力。

    玄天想要反抗。

    北方天帝的虚影也即将显化。

    但所有的一切,都被吴维直接捏爆。

    “真爽啊。”

    吴维闭着眼睛,如此感慨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