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章 万仙竞逐

    这两位天帝的对话,外界自然是一无所知。

    真理从来都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在天庭也是,能够看破真相的,也都是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仙人。

    而以他们的地位,即便看破了真相,也会把心思放在心底,不会将其宣扬出来。

    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就足够了。

    大家心照不宣,所以也就维持了表面上的风向。

    中央天帝,成功的跻身到了漩涡当中,但也成功的从漩涡中脱身。

    大隐隐于世,中央天帝用了一种伤害自己的方式,向天帝表明了自己的诚意。

    自此之后,中央天帝彻底失去了卷土重来的资格,哪怕天帝战死,他也不可能再有足够的威望继承天帝之位了。

    损失不可谓不重,却也因此,更加让天帝放心。

    吴维知道,自己已经没有理由再找中央天帝的麻烦。

    但是,中央天帝并没有洗干净他的嫌疑。

    魔魂的存在,到底和他有没有关系?

    目前还不好说。

    一连串的事情,发生的太巧了。

    这个问题,不仅仅吴维在思考,吴邪思考的更多。

    毕竟,她才是这件事情名义上的主审官。

    而她根本不怕把事情闹大,事情闹的越大,对于她来说,好处就越大。

    吴邪做的第一步,就是肃清瑶池的内奸。

    有西王母的配合,这件事情进行的很顺利。

    结果也触目惊心。

    远比吴邪和西王母最初认为的更加恐怖。

    “二十三个下位仙仆,十七个主事,还有一个更高一层的领导者,目前还没查出来。”

    西王母和吴邪分坐主位,脸色都十分难看,尤其是西王母。

    她万万没想到,由她坐镇的瑶池,居然已经如此千疮百孔。

    在她们面前,跪了一排仙女。

    全都是已经被查实的魔魂外围角色。

    这些仙仆很无辜,因为她们只是被迷惑,并不是真正的魔魂中人。

    但她们也很倒霉,因为她们所中的惑心之术无解。

    也可以换一句话,破解她们所中惑心之术所需要付出的代价,超过了她们本身的价值。

    所以,她们要被放弃了。

    西王母摆了摆手,然后很沉痛的说了一句:“带下去吧。”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不要让她在瑶池再看到她们了。

    每一个上位者的背后,都是如山的白骨。

    听着耳畔响起的“娘娘饶命”的求饶声,吴邪闭目养神,让自己习惯这种事情。

    天庭追求的,是大爱。

    小节不在西王母这种顶尖存在的考虑范围之列。

    所以吴邪让自己习惯这种思维模式。

    等这些可怜的仙女被拖下去之后,吴邪才睁开眼睛,对西王母说:“娘娘,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西王母点了点头。

    刚才被拖下去的那群仙女,从外表看是看不出区别的,只有于提到了特定的词汇之后,她们才会瞬间被控制。

    这是一种极其隐蔽的入侵方式,即便是西王母占尽主场优势,对于这种事情也无可奈何。

    她只能发现一个弄死一个。

    可是还有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她还没有发现。

    最简单的,迷惑这些仙女的罪魁祸首。

    还有,安排这些仙女纷纷各司其职的人又是谁?

    西王母不愿去想这个问题,但问题的答案很简单:

    只能是七公主中其中的一个。

    除了七公主,没有其他仙女能够插手瑶池的人事安排。

    而连七公主都出了问题,西王母情何以堪?

    “需要我帮忙吗?”

    培养一个大罗,并不容易,即便是西王母这种级别的存在,瑶池这种级别的势力,也不忍心轻易放弃一个大罗。

    但选择就是选择。

    姑息养奸,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吴邪怕西王母下不了手。

    西王母最终也的确选择了让吴邪代劳。

    “一切就仰仗局长大人了。”

    说完这句话,西王母起身向外走去,吴邪从她的背影中,竟然看出了几分凄凉。

    摇了摇头,吴邪将这种心思抛在了脑后。

    西王母这种级别的存在,无论何时何地,其他人都没有同情的资格。

    七公主是瑶池的七公主,但瑶池从来都不仅仅只有七公主。

    等西王母走后,吴邪就将七公主全都唤就进来。

    七位公主,七位大罗,按理来说都是叱咤一方的主。

    但此时此地此刻,她们的眼中却有惊惶。

    有犹豫。

    有迟疑。

    唯独没有自信。

    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也已经意识到了。

    所以,她们不知道如何是好。

    吴邪也没有卖关子。

    “事情你们应该也都了解了,有什么想法?或者说,有没有互相举报的?”

    七位公主都没有说话。

    吴邪也不着急,轻轻的敲击桌面,每敲击一下,都让七公主的内心一颤。

    “你们心里都很清楚,想要瞒过娘娘,让瑶池这么多仙女中招,甚至还让玲珑仙子也中了招,说明你们中间肯定出了问题,而且很有可能还不止一个。”

    依旧没有人说话。

    于是吴维抛出了一颗重磅炸弹。

    “据我所知,玄天的母亲,已经潜伏回了瑶池。”

    七公主一齐看向吴邪,尤其是二公主。

    “这不可能,娘娘亲口说过,不允许她再回瑶池半步,否则杀无赦。”

    二公主的话,吴邪听了只是笑笑。

    “娘娘不允许的话,她也进不来瑶池,所以,你们懂的。”

    七公主的确懂。

    所以她们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

    瑶池有些事情,不足为外人道。

    七公主的尊位,也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代代传承。

    她们现在在尊位上,被西王母看重,可这不代表她们永远会在尊位上。

    只是,按照习惯的话,瑶池的七公主还远远没有到改朝换代的时机。

    难道西王母想借此机会一举两得?

    本来认为与自己无关的几位公主,此时都察觉到了浓浓的危机感。

    暗流,悄然涌动。

    ……

    吴维也察觉到了这股涌动的暗流。

    在即将抵达瑶池的时候,吴维和织女遇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这个客人并没有恶意,但态度并不怎么好,让织女心生不快。

    因为这个客人是来赶人的。

    “天孙殿下,我如果是你,现在就转身离开这里,回到中央帝庭。”

    看着这个蒙面的女仙,织女的眼神有些奇怪。

    她没有看出她的底细,说明对方至少不会比自己弱。

    可是对方并不是七公主中的任何一位。

    瑶池已经动用了底蕴吗?

    但据她所知,瑶池这些年更新换代极为厉害,其实老一辈的公主并没有剩下多少。

    “既来之则安之,我既然来了,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就不会轻易的离开。”

    “你来瑶池,很有可能会死。”

    听到这句话,织女眯了下眼睛。

    吴维也有些吃惊。

    他们同时想到了在路上的那场刺杀。

    这个女人想说的显然也是这件事。

    “来瑶池的路上,天孙殿下已经被警告过一次,却没有吸取到教训,实在是可惜。”

    织女上前一步,气势全开:“那一次刺杀是你安排的?”

    对面的蒙面女人并没有退避,只是淡淡道:“如果是我安排的,天孙殿下已经死了。不过,能够逃得了一次,不代表能够逃得了第二次。天孙殿下如果不吸取教训的话,第二次刺杀很快就会到来。”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但织女听进去了,因为她可以听的出来,对方不是在单纯的恐吓她,而是在说一个事实。

    尤其是,吴维上前一步,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对方是大罗。”

    一个大罗,在面对她的时候,实在没有太多必要耍手段。

    如果想杀她的话,更不用如此大费周章。

    那么,事情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织女很快就意识到了来人真正的目的。

    “你怕我死在瑶池,你是为了瑶池来的。”

    蒙面女人没有说话,这本身就是一种默认。

    瑶池已经死了一个太孙,虽然中央天帝相信这不是西王母的本意,可是这件事情说到底也是瑶池疏于管理。

    如果太孙也死在瑶池,那瑶池要欠中央帝庭多大一笔债?

    怎么还?

    这些问题,瑶池必须要考虑。

    如果事情真的是魔魂做的,那么想来魔魂绝对不会在意再杀一个天孙,将天庭的水彻底搅浑。

    “你是瑶池的仙女?不对,瑶池的仙女绝对不会惧怕这种考验。等等,你是思真公主。”

    蒙面女仙抬头,看向织女,眼神有些奇怪。

    “天孙殿下比我想象中更加聪慧,既然已经猜到了我的身份,那就请回吧。”

    想通了前因后果,织女顿时放下心来,笑着摇了摇头。

    “思真公主,这么多年,你还是和当年一样的天真啊。你代表不了瑶池,我猜你这样做,肯定没有征求西王母的同意。”

    “我不需要娘娘的同意,我只是不想看到当年的姐妹再一次陷入血雨腥风的争权夺利当中。”

    “有些事情是无法避免的,只能面对。思真公主,你真的太天真了。”

    吴维这时候也明白了思真公主的身份。

    瑶池历史上唯一被除名的女仙,也是在大罗当中,唯一一个愿意和其他女仙共享夫君的大罗。

    她被很多仙人视为耻辱。

    但同时也被很多仙人当成勇士。

    根据织女掌握的资料,思真公主其实更像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失败者。

    她改变不了现状,于是就只能独善其身。

    这也是一种人生选择。

    不过,现在瑶池发生了这种情况,被瑶池除名的她居然又站了出来,不得不说,她真的很顾念旧情。

    虽然这种顾念,在织女看来有些可笑。

    “思真公主,据我所知,你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有说服。我来瑶池自然是有风险的,但玄天来瑶池,风险只会比我更大。”

    “他比你来的晚,所有的太子太孙,我都不会让他们入瑶池半步。”思真公主沉声道。

    织女摇了摇头。

    “你做不到的,我们不会领你的情,瑶池也不会领你的情。回去做你的太子妃吧,现在的局面不适合你。”

    “我要的不是你们领我的情,而是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做。”

    织女已经失去了和思真公主对话的欲望。

    但她也没有和思真公主打,她知道自己不是思真公主的对手。

    看了一眼吴维,织女决定暂退一步。

    “席先生,我们先歇下脚吧,瑶池自然会有上仙来驱赶她的。”

    吴维点头,自然不会有意见。

    入夜,吴维和织女都没有入睡的意思。

    吴维在打坐。

    织女则在想事情。

    忽然之间,织女开口问吴维:“席先生,你对瑶池了解吗?”

    “略有耳闻,但具体不知。”

    “那你还这么沉得住气?”

    “我对殿下有信心,殿下说思真公主不会是障碍,那就肯定不会是障碍。”

    “她的确不是,只不过她说的也不全是错的。去瑶池,我会有危险,瑶池也会有危险。”

    “瑶池也会有危险?”吴维问了一句。

    织女点头,有些感慨:“席先生,你不了解瑶池。自从天庭成立以来,有过很多巨头势力,但绝大多数现在都已经烟消云散。除了五大帝庭之外,瑶池是成立之后,存在时间最久的组织。”

    这点吴维清楚。

    他甚至比织女更加明白瑶池的传承方式。

    不过既然织女触景生情,吴维自然要给织女发挥的空间。

    “请殿下指教,瑶池有什么过人之处吗?”

    “有,我爷爷曾经说过,西王母表面上行事优柔寡断,实际上,她是最狠得下心的。瑶池的传承,说穿了其实就是养蛊。”

    “养蛊?”

    “对,瑶池有七位公主尊位,代代传承。而每隔百万年,瑶池都会发生一起轰动天庭的大事件,陷入风雨飘摇当中,让瑶池元气大伤。看上去这对瑶池不是什么好事,但奇迹的是,那些远比瑶池更强的组织,现在都已经被风流雨打风吹去。而瑶池这个看上去应该已经灭亡几百次的组织,却传承到了今日。尽管瑶池的实力距离五大王庭差距极大,但不得不说,瑶池的传承,其实很有想法。”

    吴维缓缓点头。

    用蛊虫互相吞噬厮杀的方式来选出七位蛊王,让她们统领群仙。七位在危机中成长起来的公主,自然也能担得起这个责任。

    “这一次我哥哥突然暴毙,对瑶池来说自然是危机。但常理而言,没有仙人怀疑瑶池会对中央帝庭宣战,只要西王母交出玲珑仙子,这件事情就和瑶池没有了关系。可西王母非但没有交出玲珑仙子,反而主动引火烧身。很明显,西王母动了换代的想法,想借此机会,让七位公主完成更新换代。只不过,瑶池每一次更新换代,伴随着的都是白骨如山。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思真公主当年主动放弃了争夺公主尊位的机会么?”

    这点天帝也不清楚。

    因为那时候天帝已经去轮回了。

    知道思真公主是谁,对于吴维来说就已经够与时俱进了。

    织女点头:“上一代七公主的争夺也十分惨烈,当时瑶池也是风雨飘摇,乱象频出,西王母看似岌岌可危,不堪一击。而谁也没有想到,一个风流的公子哥突然闯入,改变了整个局势,也让瑶池当年最大的希望之星被拐走,从此瑶池真正走了下坡路。据传,西王母对于这一代的七公主,都不是很满意。”

    因为最满意的人选,已经被外人勾走了。

    或者说,是思真公主主动离开的。

    看穿了瑶池传承的真相,思真公主对瑶池彻底死心。

    她不愿和那些师姐妹兵戎相见,所以就只能叛出瑶池。

    这是一种勇气,也是一种选择。

    但在织女眼中,也是一种逃避。

    “很明显,看到瑶池开启了新的换代计划,思真公主坐不住了,她想阻止这种事情发生。但怎么可能阻止的了?西王母一旦确定了要做一件事,瑶池上下就只有配合她,别无他法。”

    “即便把五大帝庭都卷进去?难道西王母不怕瑶池成为众矢之的?”

    吴维对于瑶池的传承自然有所了解。

    天帝之所以没有和西王母结合,成为真正的夫妻,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看穿了西王母的本杏。

    没有男人愿意和这样冷酷的女人结为夫妻。

    但天帝对西王母是了解的,对瑶池也十分了解。

    瑶池的传承看似兵行险招,可一直被控制在一个可控范围之内。

    而如果五大帝庭都失去了传人,这个后果,瑶池就未必承担得起了。

    织女也明白这一点。

    可是她依旧不担心。

    “不会把五大帝庭全部都卷进去,至少会有一家成为最后的赢家。所有仙人都清楚,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这一,就是五大帝庭其中之一。”

    “那其余四家呢?”

    “如果那一家真的能把其余四家全部战胜,那只能说明技高一筹。即便是女娲娘娘和元始天尊,又能说什么呢?”

    这件事情,看似是魔魂在做。

    但实际上,只是一次内斗。

    最坚固的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的。

    天庭,就是一个巨大的竞技场。

    万仙内斗。

    竞逐王座。

    其实,挺没意思的。

    但这就是天庭屹立在诸天万界顶端的最大原因。

    每一个仙帝,都是这么过来的。

    能够脱颖而出的,又怎么可能不是强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