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章 贼喊捉贼

    “阁下是哪一位?”

    黑风老妖警惕的看着面前陌生的男子,情绪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他自问在隐藏行迹这方面在大罗中几乎可以稳居前三,只要他决定隐藏去做一件事情,还从未失过手。

    但没想到,在阴沟里翻船了。

    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认了出来。

    这让黑风老妖察觉到了浓浓的危机感。

    更大的危机感来自于,他看不透眼前这人的深浅。

    能够无声无息的潜入自己身边不被发觉,又表现的如此深不可测,黑风老妖无论怎么想,都不认为自己会是这人的对手。

    所以他警惕,乃至恐惧。

    吴维看着面前的这个冒牌货,内心是极为放松的。

    “别紧张,淡定一些,我如果是敌人,你现在已经死了。”

    “或许,你只是想让我死的更痛苦一些。”黑风老妖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

    吴维耸了耸肩。

    他没有于这个问题上纠结。

    吴维是以真身来见的这个冒牌货,“天帝”正在闭关整理历劫的结果和机缘,没有人会怀疑。

    也不会有人想到,天帝会插手这种小事。

    但是系统之主会。

    吴维会。

    他决定以自己本来的身份来行事,当然,很多人也会认为他这个沈飞才是冒牌的。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知道你是魔魂的人,帮个忙,让我加入魔魂。”

    黑风老妖没有接话。

    他当然不能这么轻易的就答应吴维。

    不过吴维没有给他太过的选择。

    “两个选择,第一,按我说的做。第二,现在就去死。选吧。”

    黑风老妖紧紧的看着吴维。

    他没有从吴维的话中听出玩笑的意思,所以他明白,这个选择真的会决定自己的命运。

    作为一个大罗,而且是隐藏的很好的大罗,他这些年在天庭费了太多心血。

    现在就让他命丧黄泉的话,他是绝对接受不了的。

    但是泄露魔魂的秘密?

    只要想到这个后果,黑风老妖就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如果我让你加入了魔魂,引起大老板的不满,那我还不如现在就死在你手中。”

    这个回答,在吴维的意料之中。

    “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我不是天庭的人,对仙界也没有好感。只不过我想在你们这一方身居高位的话,需要一个投名状。正好魔魂进入了我的视线,你懂的。”

    “在下不懂,阁下是如何找到我的?又是如何知道魔魂秘密的?”

    吴维笑了笑。

    如果天帝连这点事情都发现不了,也就没有资格当天帝了。

    其实很多事情,天帝都不是不知道,他只是装作不知道。

    完全同化了天帝的记忆宝库之后,吴维就明白了一个问题,仙魔两界的实力其实是有很大差距的。

    仙界几乎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这才让天帝有足够的耐心去历劫轮回,不怕回归之后天庭已经不复存在。

    水至清则无鱼,对于魔魂组织的存在,天帝也心知肚明。

    他也有足够的能力将魔魂连根铲除。

    不过天帝最终选择了养虎为患,在他看来,魔魂虽然危险,但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如果拔除了魔魂这个钉子,他又去轮回了,那后面会发生什么,就超出了他的预估。

    在上位者来说,有这种考量是很正常的,只不过天帝也不傻,自然不会把这种真正的想法公之于众。

    吴维也不会自曝这个秘密,那就让系统之主这个身份横空出世吧。

    谁都不知道系统之主到底是怎么冒出来的,自然就是最好的选择。

    见吴维没有解释的意思,黑风老妖也无奈。

    他不敢用动手的方式试探吴维,因为他已经失去了战斗的勇气。

    而且他擅长的本来也不是战斗。

    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最好的选择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魔魂内并非没有其他的强者,而且魔魂的终极目标也是策反这种强者,他犹豫了片刻,就做出了选择。

    “阁下应该清楚,就算你加入魔魂,短时间之内也接触不到核心的机密。”

    “我明白,魔魂也需要考察和试探,很正常,我也正要看看魔魂的斤两,大家互相考察。我只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把我引荐到天孙殿下身边。”

    黑风老妖的声音有些变形,当然,这种变形也只有到了吴维这个级别才能听的出来。

    “哪个天孙殿下?”

    “中央天帝的孙女,织女殿下。”

    黑风老妖沉默,身上的杀气忽然间浓郁了很多。

    “你不是我的对手。”吴维淡淡道。

    “阁下似乎误会了什么,我虽然是魔魂中人,又岂能对天孙殿下身边的人事变动指手画脚?”

    “我敢这样说,就说明我确认你能做到。”

    黑风老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他在天庭一直都隐藏的很好。

    直到目前,他也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危险,说明他还没有被人发现。

    为什么这个横空出世的家伙这么确定自己能够对天孙身边的人事产生影响?

    自己是什么时候暴露的?

    黑风老妖根本想不出来。

    他也想不出对策,除了杀人灭口。

    可惜,这个念头出现的同时,他就知道自己未必是这个神秘家伙的对手。

    自己已经足够神秘了,但对于他,自己简直一无所知。

    想到这里,黑风老妖就有些无力。

    “按我说的做,我就把你当成黑风老妖,魔魂的四大天王。否则,我也不介意揭穿你的身份,让我们之间再无回旋的余地。或者,让整个天庭知道你的身份,然后由我取而代之,执掌魔魂,我想你背后的大老板不会在意这个的。”

    黑风老妖最终还是做出了妥协。

    “好,我负责把你安排到天孙殿下身边,但因此产生的一切后果,你都必须独自承担。另外,一旦被发现,你不管知道我、知道魔魂多少秘密,都必须守口如瓶,我要你发下大道誓言。”

    “没问题。”

    吴维答应的很爽快。

    魔魂,他是要定了。

    至于织女?

    只能说他需要一个机会,来名正言顺的插手太孙被杀这件事情。

    而织女的嫌疑,现在比任何人都要大。

    天帝的继承人,也未必只能是雄杏。

    更重要的是,天帝归来,中央天帝是不是该退位让贤了?

    谁会成为中央天帝一脉新的继承人?

    这种种的疑问,都让织女根本洗脱不了嫌疑。

    就连吴维,对此也是有怀疑的。

    因为他看过织女的记忆,她和魔魂这个组织,还真的有接触。

    而吴维也没有完全控制织女,只是给她种下了一个潜意识,保证织女在某个时间段会做到他要她做的某件事。

    其他的时候,织女不会有任何异常。

    也只有这种简单的操作,才不会被中央天帝发觉,即便是女娲娘娘元始天尊也发现不了,因为吴维用的方法实在是太简单。

    这也导致了吴维也不能完全把控织女的行事风格。

    天知道她会不会突然发疯,对自己的哥哥下手。

    天孙和太孙的关系,可一直不怎么好。

    ……

    黑风老妖答应了吴维之后,很快就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毕竟他也不敢赌。

    织女很快就召见了吴维。

    他们之前是见过的,不过织女已经完全认不出吴维了。

    吴维现在用的名字是席同。

    “席先生是人族?”织女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人族在诸天万界,也称得上是一个大种族。

    不过,远算不上令人侧目。

    因为人族中的顶尖高手质量太少。

    在潜力层面,人族也和一些天眷种族差的太远。

    比如织女这种仙二代。

    吴维点头:“席某的确是人族。”

    织女眼神一闪,有些猜测吴维的来历。

    不过显然她已经被交代过了,知道席同来历神秘,而且不喜欢谈这个话题,也就没有追问,只是道:“席先生想求一个出身,何必要掺和中央天帝这方浑水呢?目前中央天帝处可不是一个好的去处,我这儿就更不是了。”

    “席某相信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吴维的这个说法,并不能说服织女。

    不过织女现在的确缺少帮手。

    中央天帝已经开始怀疑她了,这让她做事情有些束手束脚。

    最重要的是,织女相信那个中间人。

    既然他说席同可信,那至少在真相水落石出之前,席同应该是可信的。

    想到这里,织女下定了决心。

    “既然席先生有此决心,那我想请席先生陪我去一趟瑶池,如何?”

    “这本也是席某之愿,能够在这次风波中崭露头角,才能在天庭扬名立万。”

    吴维微微点头,并不阿谀,同时也坦然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这让织女对他的信任更深。

    织女眼中的吴维,实力并没有达到大罗,不过也不会比她差多少,甚至比她更强。

    这样的高手,正符合她的招揽范围,再强一些,她就没有本钱招揽他们了。

    所以织女还是很看重吴维的,尤其看重吴维那神秘的来历。

    去瑶池的路上,织女旁敲侧击的试探吴维,都被吴维躲了过去。

    织女本来想再接再厉,但是这个时候,她遇到了一场刺杀。

    突如其来的刺杀。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吴维。

    一把拉开织女,吴维瞬间就已经带着织女飞退了几万里。

    然而没有用。

    金黄色的箭矢,死死的锁定了织女。

    根本无视距离和空间。

    织女的反应只比吴维慢了一丝,但是当她看到那把金黄色的箭矢后,整个人眼中露出的完全是不能置信的神情。

    她不是不想躲。

    只是躲不开。

    “射日箭。”

    这是足以狙杀大罗的杀道至宝。

    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织女不清楚。

    她只清楚一件事,自己要完蛋了。

    吴维也认出了射日箭,他心中也暗骂。

    这东西他当然能挡得住,但是要不要挡下,是一个问题。

    非大罗,是不可能挡下射日神箭的。

    要现在就暴露身份吗?

    这会不会是一场试探?

    吴维现在也不清楚。

    不过,在间不容发的时刻,吴维还是做出了选择:

    不能让织女死。

    织女如果死了,他的很多谋划就都要改变计划了。

    就在吴维准备真正出手的那一刻,吴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心中一松,手上立刻泄了九分力道。

    射日神箭从他的肩胛骨处穿了过去,依旧直奔着织女而去。

    但吴维的这一挡,已经制造了织女自救的时间。

    织女几乎是瞬间就捏碎了一块玉佩。

    射日神箭呼啸而来,不杀掉织女誓不罢休。

    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织女面前出现了一个虚拟的投影。

    中央天帝——降临。

    这道虚影只是伸出了手,射日神箭就出现在了他手中。

    然而,下一刻,中央天帝的虚影也变色了。

    因为射日神箭在他手中轰然膨胀,爆炸却没有出现火光,而是出现了漫天的绿色汁水。

    织女亲眼旁观了这一幕,面色苍白。

    吴维撑开了防护罩,不让这些绿色的汁水落到自己身上。

    他看着织女,若有所思。

    这是诅咒。

    这一次狙杀的真正目标,居然不是织女,而是中央天帝。

    山雨欲来风满楼,吴维刚才正是意识到了织女身上会有中央天帝留下的底牌,所以才留了手。

    万万没想到,一念之差,居然就出现了这等变故。

    “是咒诅的手笔。”

    织女紧咬嘴唇,快速思考对策。

    咒诅,魔界顶尖巨头之一,在魔界的地位类似于五方上帝在仙界的地位。

    咒诅的诅咒之术,即便是至尊也不愿轻易尝试。

    那是一种可以无视时空的诅咒,只要中了咒诅的诅咒,便如同跗骨之蛆,很难根除。

    即便中央天帝只是一个投影,但不查之下中了此等咒术,恐怕也需要闭关一段时间才能够解决。

    这对中央天帝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对织女来说,更加不是。

    织女的眼神中甚至出现了些许的恨意。

    “殿下,你没事吧?”吴维以为自己理解织女的恨。

    但他其实理解错了。

    织女真正恨的是:中央天帝为何要中这个咒术?

    有些事情,她看不明白,中央天帝还看不明白吗?

    仙魔大战,仙界战胜的次数远比战败的次数要多得多。

    咒诅固然强大,但中央天帝也不是靠溜须拍马坐上现在位置的。

    为什么咒诅随便一个阴谋,中央天帝就要中招?

    织女不明白。

    她有一个猜测,但是她不愿那样猜测。

    有些事情,她总是要亲自找寻一个答案的。

    所以她沉声道:“没事,我们继续前进。”

    “很可能还有埋伏。”吴维提醒道。

    织女冷笑:“不会了,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喽啰,不值得大费周章。”

    织女很希望自己的这个猜测是错的。

    可惜,真的如她所言,一路上她从此通行无阻,再也没有遇到阻碍。

    与此同时,中央天帝被设计中招的消息,也传遍了天庭。

    太孙已死,天孙又被刺杀。

    中央天帝救孙心切,被咒诅的诅咒之术侵袭入体。

    不管从哪方面看,中央天帝一脉都可谓是凄惨到了极点。

    也令其他仙人同情到了极点。

    只不过,伴随着流言愈演愈烈,吴维也反应了过来。

    中央天帝,会是一个浪得虚名的天帝吗?

    如果真的名不副实,女娲娘娘又怎么会对他委以重任?

    他又凭什么在真正的天帝历劫后执掌天庭?

    有些事情,是经不起推敲的。

    ……

    “有些事情,是经不起推敲的。”

    天帝宫。

    中央天帝坐在皇座上,把玩着一柄金色的弓箭,脸色也有些灰败。

    不过,在听到上述那句话之后,中央天帝的反应只是淡淡一笑。

    “中央,你太刻意了,太刻意就会失真。”

    中央天帝抬头,和他对话的,是一个英武少年。

    当然,只是看上去是少年。

    真实的年龄,也已经十分久远,虽然在天帝中,他还是最小的那一个。

    东方天帝,现如今隐然间已经成为第一天帝的超级黑马。

    “东方,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懂。”

    “最烦你们这些倚老卖老的家伙了。”东方天帝嗤笑:“如果变老的代价就是失去脑子,那我宁愿永远年轻。”

    “呵呵,如果你真的认为我没有脑子,又怎么会投影与我对话呢?”

    中央天帝的话,让东方天帝的笑容收敛了起来。

    能够成为天帝,又岂会真的毫无城府?

    “为什么要这么做?还要做的这么刻意?如果说你想自污名声的话,就不应该暗中对这种流言推波助澜。”

    “流言不是我推波助澜的,而是西南北中的某一位或者某几位,我只是没有阻止。”

    东方天帝沉默了片刻,然后凝重的开口:“天帝就真的让你们这么害怕吗?”

    中央天帝长叹:“就是如此。”

    “那你还……”

    “天帝不回归,我还有几分心思,所以做了一些事情。可是天帝回归了天庭,我就再也没有了其他心思。我能做的,就是赎罪。东方,我若是你,便会投诚。”

    “若我不呢?”

    “那你大概会成为天庭的未来佛。”

    东方天帝陷入了沉默。

    这位史上最为惊艳的天帝,此刻内心开始种下了一颗种子。

    一颗名为弃天帝的种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