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章 魔魂【5K+】

    上不封顶,意思就是这件事情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

    下不保底,意思就是这件事情不管牵扯多广,都不能手下留情。

    老虎要打,苍蝇也要打。

    无需顾及后果。

    天庭的绝大多数仙人,都已经习惯了中央天帝的无为而治。但当真正的天帝回归,即便只是隐身幕后,却依旧让他们感觉到了昔日天帝纵横捭阖的睥睨。

    不用想就知道,这件事情肯定要把很多仙人都牵扯进来,太孙一个不起眼的死亡,很可能会拉开天庭权力格局洗牌的序幕。

    肯定会死很多上仙。

    甚至,会有大罗遭殃。

    毕竟,玲珑仙子就已经是一个大罗了。

    有资格控制一个大罗杀死太孙的,能是简单仙人吗?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问题。

    而敢于去杀死中央天帝的太孙,谁有这个胆魄?

    吴邪心中百转千回,不过在表面上,她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维稳局做事,素来只看事实,对事不对人,请天帝和娘娘都可以放心。”

    西王母对吴邪的确是放心的。

    她自认为了解吴邪,吴邪的本命神通就是直指真相,对事不对人。由她出面,各方都能够心腹。

    不过,天帝的态度,并不是西王母的态度。

    她知道天帝想要天庭现有的格局的基础上进行一次权力大洗牌,目前的局面,正是天帝想要的结果。

    但西王母不想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西王母喜欢平静。

    这也是她愿意对吴邪和维稳局释放善意的最大原因。

    她不喜欢乱象,如果天庭能够一直保持平静,西王母并不介意由谁来主宰天庭。

    甚至,她有怀疑,这一次的事情,是不是天帝在背后指使的?

    只不过现在天帝晋至尊位,元始天尊和女娲娘娘不开口,她就算有怀疑,也只能将怀疑深藏在内心深处。

    她选择把自己的态度暗示给吴邪。

    “河蟹大人,天帝的态度你已经清楚了。对于此事,我也有一些想法,想和你沟通一下。”

    “请娘娘指教。”

    “指教不敢当,在这方面你才是专家,我只是给你提建议。”西王母虽然有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她不能恶了中央天帝,更不能恶了真正的天帝。

    所以,她只能另辟蹊径。

    “关于天孙被杀之事,处处透露着蹊跷,而且现在已经惹的群仙关注。我开始怀疑一件事:这会不会是魔界的阴谋?”

    吴邪挑了挑眉,有些惊讶西王母的脑洞。

    但她随后就意识到了西王母的态度,以及这个猜测的可能杏的确还是有的。

    先前她没有往这方面想,是因为她认为这不是吴维在幕后策划,就是其他四方上帝所为。

    可事实上,从收益的角度来看,魔界的确也是有充足动机的。

    西王母显然也是这样想的。

    只要能够从内部矛盾转化为外部矛盾,天庭就会恢复和平,瑶池也能够从漩涡中脱身。

    所以她不断推进这种可能杏。

    “河蟹大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魔魂这个组织?”

    吴邪点头。

    “会不会是魔魂死灰复燃了?”

    西王母盯着吴邪,期待着从吴邪的表情上看到一些让她高兴的东西。

    但吴邪却在盯着玲珑仙子,而且她的确从玲珑仙子的表情上看到了一些让她关注的东西。

    “娘娘的提点让我受益匪浅,这个方向的确不能忽视。魔魂死灰复燃?这个可能杏非常大,尤其是看玲珑仙子的表现,我更相信这点了。”

    玲珑仙子面色一白。

    不过她没有为自己辩解。

    西王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看着玲珑仙子一眼,很显然,她事先已经把话都说尽了,可是玲珑仙子一定要说是自己杀掉了天孙,她想救玲珑仙子也有心无力。

    “娘娘,当初玲珑仙子是你领养的对不对?”

    吴邪的突然发问,让西王母有些猝不及防。

    “对,有什么问题吗?”

    “我想了解一下玲珑仙子的出身,因为有您在,所以仙界没有仙人怀疑玲珑仙子的出身。可是现在她做出了这种事情,我有理由怀疑,她是魔界的卧底。

    亦或者,她有什么亲人,在魔界手中。”

    西王母最初本是不以为意的,但听到吴维最后一句话,她也重视了起来。

    她可以保证玲珑仙子没有问题,自己一手教出来的徒弟,这点自信西王母还是有的。

    但玲珑仙子有没有什么亲人?

    这点西王母还真不敢保证。

    “我把当初的记忆发你。”

    西王母知道吴邪在这方面才是专业的,截取到当初的记忆之后,直接发给了吴邪。

    吴邪查看完西王母的记忆,若有所思。

    玲珑仙子并非西王母在天庭发掘的,而是在另外一个大千世界,当时的玲珑仙子状态极惨,奄奄一息,衣不蔽体,身处悬崖之下。

    这是典型的跳崖奇遇。

    西王母发现了濒临死亡的玲珑仙子,然后将她带回了瑶池。后来西王母发现玲珑天资极为出色,修炼进度一日千里,最终收了她为弟子。

    玲珑仙子也没有辜负西王母的栽培,自从七公主之后,玲珑仙子几乎就是瑶池的代言人,再没有比她更加出色的传人了。

    最关键的是,玲珑仙子本身为人清正,嫉恶如仇,在天庭行走一直都是扶危济困,对于天庭给予的职责也一直都尽忠职守,保一方平安,可以说是一个零差评的仙子。

    这样的弟子,谁不喜欢?

    谁又会往她是魔界卧底的方向猜测呢?

    即便是吴邪,也没有往这个方向去猜,哪怕是现在。

    “看来玲珑仙子不是魔魂的卧底,否则这些年不会这么干净。”吴邪给出了结论。

    西王母点了点头:“和我想的差不多,玲珑这些年除了杀太孙这一件事情之外,并没有出现其他的意外。我一直坐镇瑶池,也没有发现魔魂的踪迹。所以我不认为是玲珑出了问题,很有可能是魔魂有头领没有死,暗中潜伏在了天庭。”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真不好查。”

    吴邪的表情转为凝重。

    魔魂,是一个潜伏在天庭,服务于魔界的组织,为魔界提供情报,策反仙人。

    魔魂的创始人有很多传说,有说是主神成立的,有说是时空之主成立的,目前还没有公论。

    真正被证实的是魔魂有四大天王,全都潜伏在天庭担任要职。

    上一次仙魔大战,双方在前线交火,魔魂在后方煽风点火,差点就让仙界阴沟里翻船。

    尽管最后依旧是仙界赢得了那一次仙魔大战,魔魂四大天王也最终在仙界付出了巨大代价的情况下全部击毙,但仙界也损失惨重。

    明面上,天庭说是自己赢了。

    可实际上,很多仙人都认为,那一次是仙界赢了面子,输了里子。

    魔魂表面上是全军覆没,可是天庭有十八位大罗被魔魂成功策反,这个份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超过了魔魂组织本身。

    更何况,没有谁能打包票,魔魂真的全军覆没了?

    至少吴邪就不相信。

    当初仙魔大战魔魂搅风搅雨的时候,她还没有出生,自然难以对这件事情发表意见。

    现在,她瞬间就产生了一个想法。

    “四大天王有五个,这不是基本常识吗?”

    吴邪的话,让西王母有些发愣。

    “这是哪门子的基本常识?”

    “凡间有无数类似的例子,但凡是称四大天王的,肯定有一个最厉害的隐藏下来了。”

    吴邪此话,让西王母真的有些担心起来了。

    “如果还有一个隐藏的天王潜伏在天庭,那他的实力肯定不可小觑。假设这件事情真的是他做的,能够不知不觉的控制住玲珑这个大罗,那他的实力恐怕已经到了一个恐怖的境界。除了我们这个级别的存在,还有谁能拦得住他?他这么多年,又策反了多少人?”

    这是一个很恐怖的猜测。

    吴邪无法证伪这个猜测。

    她看向玲珑仙子,并没有发现玲珑仙子身上有什么异常。

    不过,如果她能看出来,才是真的奇了怪了。

    “娘娘,我们能私下里谈谈吗?”

    “自然。”

    西王母右手一划,便开辟了一处空间,然后她和吴邪全都抬脚迈了进去。

    “河蟹大人,你要找我谈什么?”

    “我想让娘娘回溯一下时间,看看玲珑仙子和天孙到底做了什么事,才好做出判断。”

    西王母皱眉:“回溯时空?河蟹大人,你也清楚,玲珑本身就是一个大罗,再加上七个公主和我,如果要在瑶池回溯时空,恐怕天尊和娘娘都要吃力,即便是最擅长时空一道的时空之主亲至,也未必能在不反噬自己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

    “我敢让娘娘回溯时空,自然有我的把握。娘娘,其他存在在瑶池不能施展手段,不代表您不能。毕竟,整个瑶池,都只不过是您的一件证道仙器罢了,您对瑶池是有绝对主宰权的。”

    西王母眯了下眼睛。

    瑶池是一件无上仙器,这件事情在她这个级别不是什么秘密。

    但她没有和吴邪说过,她也可以确认,其他仙人也不会和吴邪说。

    吴邪居然能看出来,这有些出乎她的预料,看来吴邪的本命神通比她预期的还要强大。

    即便如此,西王母也不愿答应吴邪的要求。

    “河蟹大人,你说的有道理,但即便如此,让我启动瑶池,依旧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瑶池这种武器不能轻易动用,非仙魔大战,都是浪费。”

    “娘娘,最坚固的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的,难道您就不担心,瑶池内部已经出现问题了吗?”

    西王母立即警觉:“你是说魔魂隐藏下来的那个天王就在瑶池?”

    “我不确定,但有这个可能。即便他不在瑶池,瑶池肯定也有了娘娘不知情的秘密。娘娘,你不能否认,太孙是死在了瑶池内,他死的时候,玲珑仙子一丝不挂。事情发生之后,玲珑仙子主动示警,闯入房间的仙女全都不知所措,是玲珑仙子指导她们不破坏房间现场,然后才处理的后事。这件事情从头到脚都透露着诡异,瑶池虽然一向堪称天庭的世外桃源,但这一次的问题,显然是从内部出现的。”

    西王母保持沉默。

    她必须要承认,吴邪说的很有道理。

    只不过,因此就付出开启瑶池的代价,值得吗?

    “娘娘,我想中央天帝应该很乐意提供给您重启瑶池的资源。”

    西王母眼前一亮。

    对啊,她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这可不是她瑶池一家的事情。

    “我先和中央天帝通个气。”

    “这是自然。”

    吴邪退后一步,表明自己的态度。

    她也对太孙和玲珑仙子发生了什么很感兴趣。

    很快,西王母就和中央天帝达成一致,由中央天帝支付这一次开启瑶池的资源。

    毕竟这是为了给他孙子报仇。

    当然,也因为这个缘故,中央天帝直接投影了过来。

    既然由他花钱,他当然也要知道真相。

    西王母启动瑶池,然后开启了时空回溯,直接选定了太孙和玉玲珑出事的那一晚。

    ……

    太孙开疆凭窗眺望瑶池的美景,并不觉心旷神怡,反而有些欲火难耐。

    按理说,本不应如此,瑶池美景,乃天庭一绝,任谁到了瑶池之后,往往都能够静心凝神,悟透宁静悠远的道心。

    只是开疆无论如何做,都难以自持。

    他自己都觉有些异样。

    不过想来这也正常,毕竟他是来寻他的未婚妻玲珑仙子的。

    天庭四大仙子,原本都是单身,众星捧月,高高在上,是所有仙人的仙子。

    只有他,请动了自己的爷爷出面,再加上他自己的努力,终于和玲珑仙子订了婚。

    开疆自己也知道,他的行为很自私,毕竟玲珑仙子这种人物,给她自由让她盛放,才是最好的选择。

    将她变成自己的禁脔,无异于将玲珑仙子关进笼子里,敛羽断喙。

    这是何等的可惜?

    又是何等的快意?

    在天庭,不知有多少仙人都有这种心思,只有他将其变成了现实。

    每每想到这里,开疆都有一种巨大的成就感。

    按理来说,以他的修为,肉体之欲早已经成为过去。

    但现在的开疆,却完全不想压抑自己的想法。

    信手一招,将一壶美酒拿到手里,然后抬头便将其灌下。

    瑶池的仙酿,自然是天庭珍品。

    即便是开疆,也有些醉意。

    他想到了刚刚出去的那个仙子说的:“玲珑仙子是太孙殿下的未婚妻,太孙殿下可要善待玲珑姐姐呢。”

    善待?当然要善待。

    开疆的心猿意马全都跑了出来。

    他和玲珑仙子的婚事还有一年就要正式举行了。

    在天庭,一年的时间对于他们这种层次的仙人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没有人会认为这桩婚事还会有什么意外,包括他,也包括玲珑仙子。

    所以,有些事情,也未必要等到一年之后。

    想到这里,开疆忽然开口:“来人,去将玲珑仙子叫来,尽量不要惊动其他仙子。”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一切并没有任何变化,但他知道,他的手下已经去了。

    片刻之后,玲珑仙子就推门而入。

    看到他后,玲珑神情不变,点了点头,主动问道:“殿下,何事?”

    “玲珑,我们还有一年就要成婚了,你还要叫我殿下吗?”

    玲珑闻言,眼神柔和了一些。

    “开疆,你知道的,我本杏如此,不是针对你。”

    开疆当然知道这就是玲珑仙子的杏子,也不以为意,只不过眼神分外的炙热。

    玲珑仙子感觉到了这股炙热。

    “开疆,你……”

    “玲珑,我有些欲火焚身。”开疆坦然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状态。

    他知道,玲珑仙子心思剔透,在她面前遮遮掩掩,还不如直抒胸臆,这样更容易引起她的好感。

    果不其然,他说出这种几乎可以说无耻的话之后,玲珑仙子并未生气,只是脸色有些微红。

    “玲珑,我们还有一年就要成婚了。今日,不如你就在我这儿歇下。”

    说到这里的时候,开疆的语气有些生涩。

    玲珑迟疑片刻,就开始解自己的衣服。

    这种爽快,让开疆都有些意想不到。

    “玲珑,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玲珑将自己的仙衣全部褪下,然后淡淡道:“如果是你的话,那早些晚些也没什么关系,你高兴就好。”

    开疆的呼吸有些急促。

    但很快,他就被玲珑臀部上方的一个刺青所吸引。

    那里是一个振翅欲飞的黑色凤凰,燃烧的火焰、漆黑的羽翼,配合玲珑仙子的冰肌玉骨,展现了不一样的妖异美感。

    开疆有些奇怪。

    他此前从来不知道这个黑色凤凰刺青的存在。

    “玲珑,这只黑色凤凰是怎么回事?”

    开疆一边说,一边伸过手去,想要伸手碰触一下这个刺青。

    他并没有注意到,玲珑仙子在听到他这句话之后,眼神瞬间变得没有焦距。

    下一刻,玲珑仙子转身,一剑洞穿了他的咽喉。

    ……

    吴邪看完了全部的过程,然后和西王母、中央天帝互相对视了一下。

    “黑色凤凰?黑风老妖?曾经魔魂的四大天王之一?她没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