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章 天庭,起风了

    凡间有一句俗话,叫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凡人尚且如此,更何况仙人。

    当今陛下不希望在诸天万界中历劫轮回的天帝回归,这件事情是一个众仙皆知的秘密。

    没有仙人在明面上会公开这件事。

    但大家心照不宣。

    伴随着天帝回归的日期越来越近,靠拢当今陛下的人,纷纷有些坐不住了。

    毕竟,天庭也不是世外桃源。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种事情,放之宇宙而皆准。

    坐不住,就会有对策。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最先出事的,是当今陛下。

    准确的说,是当今陛下的孙子。

    天庭并不禁止婚嫁。

    天帝之下,还有五方上帝。当今陛下,便是五方上帝中资格最老的中央天帝。

    天帝历劫轮回,天庭需要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站出来维持局面。

    五方天帝各个当仁不让,但女娲娘娘出面,钦点了中央天帝。

    于是,其他四帝偃旗息鼓,天帝也没有意见,中央天帝也就站了出来,主持大局。在天帝历劫后,成为了天庭实际上的主宰。

    当然,他的权力和实力虽然膨胀了很多,但是其他四帝,以及北极四圣、各方星主,有多少是真正听他号令的,就见仁见智了。

    中央天帝也不会愚蠢到真的把自己凌驾于众仙之上,他只需要保证这些人尊重他的权威就可以了。

    事实证明,大家都是演戏的高手。

    所以,过去的这些年,虽然暗地里天庭交锋不断,可是实际上,天庭整体而言还是风平浪静的。

    中央天帝没有做出什么大的功绩,但也没有出现太大的纰漏。

    不过不失,算是合格。

    只不过,没有一个上仙会认为中央天帝真的是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样温良恭俭让。

    伴随着天帝回归的日子越来越近,大家都在等着中央天帝出招。

    只是,没等到中央天帝出招,却等到了中央天帝的孙子暴毙的消息。

    这件事情在仙网传开之后,迅速引爆了整个天庭。

    “太孙死了?”

    “真的假的?这可是中央天帝的命根子。”

    “太子战死于仙魔大战,已经魂飞魄散,现在太孙也死了,天庭岂不是都要被中央天帝的怒火掀翻?”

    “你们说,谁敢对太孙动手?会不会是……”

    仙网上,到处都是议论。

    因为这个消息的确是太突然,也太劲爆了一些。

    如果此时仙魔大战开启,那太孙死亡,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每一次仙魔大战,都会陨落不少大罗神仙。

    太子太孙,在仙魔大战当中也并没有什么特权。

    但是现在是和平时期。

    天庭整体风平浪静,斗争也被控制在可控范围以内。

    而太孙据说只差一步,就能成就大罗,是新生代中的遥遥领先的天骄。

    中央天帝对他寄予厚望,别的不说,至少中央天帝这个位子,早晚就是要传给太孙的。

    现在太孙突然死了。

    中央天帝突然后继无人。

    这还不是重点。

    大家真正关心的是,太孙之死,会是谁下的手?

    会不会是天帝一派的仙人?

    甚至,就是天帝本帝。

    自天帝离开天庭去历劫之后,已经过去太久了。

    谁也无法保证,天帝现在是什么想法。

    杀一个太孙,对其他仙人来说当然是大事,但是对于天帝来说,这只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事。

    天帝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仙网上暗流汹涌,大家都有所猜测,但也都怕自己猜测错误。

    很少会有仙人对中央天帝有信心,大家都不认为他能斗得过天帝。

    但是受伤的野兽是最可怕的。

    在这个关头,没有仙人愿意去碰触中央天帝的虎须。

    便是在这种情况下,天尊殿和娲皇宫联名颁发了一道旨意:

    天帝历劫圆满,回归天庭,已然超凡入圣,晋至尊位,与我等平起平坐。

    因积累太过深厚,气运太过庞杂,天帝决定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潜心修行上,于政务一道难免有所松懈。

    得天帝首肯,由天尊和娘娘监督,天帝将册立太子位,逐步接掌天庭。

    大罗之上,皆为天庭柱石,听调不听宣,依旧由天帝统御。

    太子负责大罗之下,众仙之上的事物,一言而决,无需问询天帝。

    因天帝无后,故五方上帝的直系后代,但凡年纪未超过一元会,皆为太子之位的候选人。

    落脚处,有天尊阁和娲皇宫的印记,没有什么存在敢冒充。

    这道旨意一出,天庭沸腾。

    再联想到太孙突然暴毙,仙界的局势顿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太孙的死,都能看出来不简单。

    但直到现在,仙人们才意识到,这件事情岂止是不简单。

    恐怕是水深的很呐。

    ……

    “外面所有的仙人都在猜测这件事情不简单,可依我看,这件事情简单的很,就是一桩简单的桃色纠纷案。

    太孙虽然天纵奇才,却是一个痴情种子,他出事的时候,玲珑仙子一丝不挂,手持利剑,剑上沾血。

    事后玲珑仙子直接认罪,就是她杀的太孙。中央天帝手书拜帖一封给清源妙道真君,请哮天犬亲自出手,也没有发现在场还有其他仙人出现过的痕迹。

    所以这件案子到这里,也就水落石出了。最重要的是,玲珑仙子也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河蟹大人,真的有必要让我们维稳局出马吗?以卑职的看法,杀掉玲珑仙子,这件事情也就了结了。”

    一个身段窈窕的女子行走在云雾之上,怀抱着一只小猫咪,正在喃喃自语。

    周围看到她的人,全都退避三舍。

    他们敬的并非这个女子。

    而是那个女子怀中抱着的小猫咪。

    现如今天庭的新贵,一手创建维稳局,在天庭异军突起,青云直上的强大存在:

    维稳局局长——河蟹神兽大人。

    据说局长大人的本体乃是诸天万界独一无二的神兽,天赋绝伦,潜力不可限量。

    就连五方上帝,都需要对河蟹神兽大人奉为座上宾,没有谁敢强行招揽其做手下。

    自河蟹神兽大人创建维稳局之后,风头直逼女娲娘娘亲自掌管的时空管理局。

    只不过时空管理局主要是对外,维稳局更多的还是对内。

    当天孙出事之后,调查这件事情的义务,也就理所当然的落到了维稳局头上。

    河蟹神兽大人在女子眼中伸了个懒腰,然后眺望远方,淡淡道:“起风了。”

    “大人,您有没有于听我说话?”

    “当然有,你那种话能骗得了谁?”河蟹神兽大人翻了个白眼。

    “我们不需要骗得了谁,只需要尽快把这件事情了结。”

    “为什么要尽快把这件事情了结?本大人很看好玲珑仙子,维稳局需要这样的仙才。”

    女子大吃一惊,停下脚步。

    “大人,您准备救玲珑仙子?”

    “不可以吗?”

    “请大人三思,如果我们维稳局真的要插手这件事情,恐怕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自从维稳局创立之后,一直都是众矢之的,漩涡中心,难道你还没有习惯吗?”

    “大人,这一次不一样。”女子跺了跺脚,显然是真的忧心如焚:“大人,卑职不了解这次事情的全部真相,但卑职知道,太孙殿下本人雄才大略,更甚中央天帝同龄之时。而天庭之中,想让太孙殿下去世的上仙不在少数。”

    “然后呢?”

    “现在天帝已经回归,只是没有公开露面,他老人家恐怕也会盯着这件事。如果一旦我们在处理这件事情上有所偏差,被天帝记下,大人,维稳局在天庭的未来就会遭到重大的打击。”

    她是亲眼看着大人是如何把维稳局从无到有一手创建并且发展壮大起来的。

    她对大人极为敬佩,对维稳局也有深刻的感情。

    所以她不想看大人踩到泥潭里。

    可惜,河蟹神兽显然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天帝如果只有这等心胸,他就不配当天帝了。”

    “这和心胸没有关系……”

    “好了,不用再说了,你别忘了,太孙是在什么地方死的?”

    女子闻言开始沉默。

    她当然没有忘,太孙死在了瑶池。

    西王母的瑶池。

    天庭女仙之首的西王母,是和五方上帝一个级别的存在。

    而且素来和中央天帝不和。

    玲珑仙子是她的弟子。

    而西王母,和河蟹大人交好,在维稳局最初成立的时候,曾经给予过维稳局一些力所能及的支持。

    虽说算不上雪中送炭,但这份仙情,维稳局也是必须要记着的。

    “我创建维稳局,目标便是要让天庭保持稳定,然后扩大到诸天万界。爱与和平,是我们维稳局永恒的追求。这个目标一日不实现,维稳局便要行使自己的责任。有些事情,维稳局责无旁贷。”

    “哪怕得罪天帝吗?”

    “是的,爱与和平,大过一切。”

    吴邪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脑海中却开始思念父亲。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父亲大人的手笔。

    不过吴邪从目前的局势中,嗅到了父亲的气息。

    这件事情的背后,肯定有父亲大人的谋划。

    吴维回归天庭之后,还没有联系她,吴邪也没有主动联系吴维。

    他们彼此都清楚,互不联系,就是对对方最好的保护。

    他们之间如果一直不交叉,那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才能缔造最辉煌的战果。

    吴邪知道,吴维会帮助自己更快的上位。

    她不知道吴维会用什么方式。

    但她清晰的觉察到,目前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只要吴维不阻止她做,她就要把这件事情做到底。

    把维稳局的权势,扩张到整个天庭。

    直到,取代时空管理局。

    辐射诸天万界。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还是要处理好这件事。

    吴邪此刻也不能确定,这件事情背后到底有多少隐情。

    她只能确定一点,这件事情闹的越大,对吴维越有利。

    对她、对维稳局也会越有利。

    只不过,这些事情,她的手下就不清楚了。

    “大人,如果您坚持的话,卑职有一个想法。”

    “说来听听。”

    “您不妨先去拜会一下天帝,虽然天帝要放权,可是他才是天庭至尊,权柄无上。在天庭,天帝的威严比天尊和娘娘更加重要。有了他的默许,我们维稳局处理起这件事情来也才更加的名正言顺。”

    “我们现在本来就是名正言顺,维稳局的成立,本身就是立足于让仙界保持稳定的。原来类似的机构已经被我们取代,发生了这种事情,本身就是我们的责任。”

    仙界原来自然也有类似警察局的机构。

    但是自从维稳局成立之后,这种机构就逐渐瘫痪,其中的精英也被维稳局挖了过来。

    没办法,吴邪的本命神通太过逆天。在处理这种事情上,就算是元始天尊女娲娘娘亲自出手,也不见得是吴邪的对手,就遑论其他仙人了。

    太孙暴毙一事一出,五方上帝和西王母虽然没有表态,但本也是打算让她来处理此事的。

    只有她出具的结论,最能让各方信服,因为维稳局出手,向来铁面无私,不徇私情。

    西王母和维稳局局长交好,对维稳局也颇多照顾,但维稳局在对付瑶池弟子的时候,也没有留任何情面。

    为此还影响了西王母和吴邪的交情,此事在天庭可谓是仙尽皆知了。

    所以吴邪最适合处理此事,吴维不用暗示吴邪,吴邪也会顺理成章的取得这件事情的主导权。

    说话间的功夫,吴邪已经到达了瑶池。

    早有七个女仙等在外面,在看到吴邪之后纷纷行礼。

    “见过局长大人。”

    “免礼了,西王母娘娘呢?”

    吴邪不是托大,因为玲珑仙子的事情,西王母本身就是要她出山帮忙的,理应亲自来迎接她。

    “请河蟹大人见谅,天帝投影,目前娘娘正在和天帝交流。”

    吴邪有些讶异。

    七个女仙也理解吴邪的讶异。

    天帝回归了,这件事情并非秘密。

    但天帝回归之后,没有回凌霄宝殿,而是直接选择了闭关。

    地点未知,至今为止也从未露过面。

    这不得不让其他仙人满腹狐疑,不知道天帝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甚至还有仙人怀疑,天帝会不会已经死了?现在的天帝只是一个傀儡。

    只不过天尊阁和娲皇宫全都站出来为天帝背书,天帝的谕令又是一如既往的牵引风云,这才让仙人们确信,天帝是真的回归了。

    手段还是一如既往的翻云覆雨,让上仙们叹为观止。

    很多上仙都想去拜见天帝,但被全部挡驾。

    没想到西王母被天帝主动邀请了。

    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对西王母、对瑶池都意义重大。

    虽然西王母也被称为西王母娘娘,更是天庭女仙之首,但实际上她和天帝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称呼容易让人误会,但他们和夫妻却八竿子都打不着,是很纯洁的同事关系。

    在地位上,西王母虽然说实力超群,可实际上的权柄还是比五方上帝低了一分。

    女仙名义上以她为首,可是西王母并不恋战权势,瑶池发展至今,也只能在天庭落叶扎根,实在是算不上太大的豪强。

    玲珑仙子此事一出,对瑶池的影响更甚。

    现如今天帝公开力挺西王母,力挺瑶池,那瑶池从这个漩涡中脱身,也就指日可待了。

    “天帝和娘娘,还真的是感情深厚。”吴邪意有所指。

    七个女仙都是抿嘴轻笑,并不接话。

    她们是盼望着西王母和天帝能成就好事的,这样瑶池弟子行走天庭的时候也就更有底气了。

    但是她们也知道西王母的傲气。

    到了西王母那个境界,如果再依靠男女关系立足,那对西王母来说本身就是一种羞辱。

    所以瑶池弟子只是在心里想,谁也不敢在这种事情上多说一句。

    吴邪了解她们的心思,她也不为瑶池担心。

    她只是有些担心吴维。

    西王母的实力高强,她虽然进步迅速,但目前依旧不及。

    她很担心吴维会被西王母发现。

    不过吴维敢这样做,肯定有他的底气。

    吴邪也没有过多的将心思放在这上面,而是说:“带我去见玲珑仙子吧。”

    “大人请。”

    七仙女让开道路,请吴邪先行。

    虽然七仙女成名的时间比吴邪要早得多,可是天庭并不是一个论资排辈的地方。

    实力永远大于其他的东西。

    所以,吴邪在瑶池,享有绝对的尊重。

    一边走,吴邪一边注意到了瑶池外松内紧的防卫,若有所思。

    “有仙人准备来瑶池劫狱吗?”

    “回大人,暂时还没有,不过娘娘说不能不预防万一。另外,娘娘的意思是,玲珑妹妹既然做出了这件事,那再留在瑶池就有些说不过去了,理应带回中央天帝处,或者维稳局总部审查。如果一直留在瑶池的话,最后即便给了玲珑妹妹清白,恐怕也不会让其他仙人信服的。”

    毕竟所有的仙人都知道,玲珑仙子是西王母最近几百万年最得意的一个弟子。

    甚至有消息传出,西王母娘娘有让玲珑仙子接掌瑶池的意思。

    虽然这个传闻更像是在捧杀玲珑仙子,可是能被制造这种流言捧杀,本身就已经说明了玲珑仙子的实力。

    吴邪见过玲珑仙子,也一直都知道她的实力和风采。

    但这一次见到玲珑仙子之后,吴邪却有些意外。

    “瑶池行事,还真是不管不顾啊,居然连个样子都不做。”

    “让大人见笑了。”

    玲珑仙子拱了拱手,向吴邪行礼。

    腰间还悬挂着一柄仙剑。

    此剑正是手刃太孙的兵器。

    玲珑仙子用此剑杀死了中央天帝的太孙,瑶池居然连她的兵器都没有下。

    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中央天帝一脉的仙人肯定会义愤填膺。

    从手下的酥胸中跳下,吴邪幻化出了自己的人身,是一个青春无敌的仙女。

    站在玲珑仙子对面,吴邪先是绕着她转了一圈,然后点了点头。

    “没有任何禁制,修为也没有被废,腰间悬挂仙剑。这种架势,难道有人能潜伏进瑶池对你不利吗?”

    “不瞒大人,瑶池中的确有女仙想害我,已经被三姐击毙。”

    吴邪看向七仙女中的一位女仙,看到她点了点头。

    “瑶池内部,也风波汹涌。所以我等秉明娘娘,让玲珑妹妹恢复了自由之身,免得死无葬身之地。”

    “按律来说,玲珑仙子犯的是死罪,早晚也是要死的。却有仙人想急着杀死你,这倒是奇怪了。”吴邪挑了挑眉。

    大公主摇头:“大人,这并不奇怪。以您的智慧,想来肯定不会相信是玲珑妹妹杀死的太孙,她肯定是被其他仙人陷害的。她和太孙两情相悦,成婚在即,又怎会下此杀手呢?”

    大公主说这段话的时候,吴邪其实一直在观察玲珑仙子。

    玲珑仙子的表情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

    古井无波,深不可测。

    “大公主说玲珑仙子不会杀太孙,但玲珑仙子对杀死太孙这件事情却供认不讳,这又怎么解释呢?”

    大公主无法解释,只能无奈的看向玲珑仙子。

    玲珑仙子终于开口:“是我杀死了开疆。”

    开疆,是太孙的名字。

    当年太子生了两个儿子,哥哥为开疆,弟弟为拓土。

    太子的志向可见一斑。

    只可惜太子死于仙魔大战,弟弟拓土也在一次修炼过程中走火入魔,身死道消。

    只留下了开疆和织女这一对兄妹。

    现在,开疆太孙也死了。

    吴邪观察到,玲珑仙子说是她杀死了太孙之后,眼神是带着愧疚的。

    她对太孙有感情。

    确认了这一点后,吴邪更加奇怪。

    既然有感情,又为何要杀死太孙呢?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吴邪用时空回溯,也就能知道真相了。

    但是这里是瑶池,西王母的地盘。

    莫说是西王母,换成任何一个大罗所在的地方方圆万里,想要通过时空回溯调查真相都极为困难。

    大罗是跳出时空的,要把他们拉近时空里,纵然是天帝女娲娘娘元始天尊那个级别的都很困难。

    他们也不会轻易的这样去做,因为反噬会极为严重。

    吴邪自然更不会去强行时空回溯。

    所以她只能用最笨的办法。

    只是,既然是笨办法,就说明想要取得效果会很困难。

    和她预料的一样,玲珑仙子就没有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她只是脸色稍微变了下,然后重复的说了一句:“是我杀死的开疆,杀了我为开疆抵命吧。”

    她求死。

    吴邪若有所思。

    瑶池七公主则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吴邪。

    七大公主在瑶池的地位和权力都仅次于西王母,而七公主之下,便是玲珑仙子。

    因为跟了西王母这个对权力欲望不大的女仙,导致七公主也不太热衷争权夺利,她们也更热衷于修炼。

    这些年玲珑仙子成长起来之后,帮助她们分担了很多事情,这让七公主轻松了很多。

    于公于私,她们都不希望玲珑仙子出事。

    只是她们也实在不懂,玲珑仙子为什么要放弃抵抗,一心求死。

    如果任由事情这么发展下去,玲珑仙子肯定是死罪难逃的。

    这是她们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吴邪对此其实无所谓。

    但玲珑仙子死了,对她也没有任何好处。

    相反,如果能把玲珑仙子收为己用,那对维稳局倒是一个巨大的利好。

    本来在维稳局出现之前,玲珑仙子还曾经被仙界的好事者称之为“玲珑神探”,之所以得名玲珑,就是说她有一颗七巧玲珑心,一双仙眼能够看透一切深藏的秘密。

    这样的特点,正适合在维稳局中做事。

    “玲珑仙子想求死,恐怕是没有这么容易的。来的路上我已经听说,现在半个天庭的俊彦都在往瑶池方向赶,他们肯定是不会允许玲珑仙子香消玉殒的,毕竟是天庭四大仙子之一的玲珑仙子啊。”

    吴邪这句话,并没有让玲珑仙子感到骄傲,反而让她极为疲惫。

    “大人说笑了,他们来这里,恐怕并不是为了救我来的。”

    “你说对了,一半是为了杀你,一半是为了睡你。”

    吴邪把话说的很明白。

    天庭四大仙子,为首的自然不需多说,一直就没有变过。

    太阴星主,公认的诸天万界第一女神,地位无可撼动。

    再加上她那深不可测的实力,也没有谁敢撩太阴星主的虎须。

    玲珑仙子在四大仙子中敬陪末座,即便如此,她也已经是四大仙子中最年轻的一个。

    其他的三个仙子,都成名已久,而且地位显赫,实力高强,等闲的仙人根本没有染指的机会。

    玲珑仙子不同,她的实力不高,仙子也才仅仅大罗而已。

    若在别处,大罗当然是至高无上的。

    但是在天庭,大罗虽说不上满地走,但也可以说不太值得重视了。

    还是有很多仙人敢打玲珑仙子主意的。

    直到她被太孙预定,和太孙订婚,才打消了其他仙人的念头。

    不过现在太孙已死,那些胆大包天的仙人,也开始骚动了。

    天庭很大。

    想要在天庭迅速的成名,还有什么比睡了天庭四大仙子或者杀掉天庭四大仙子更快的途径吗?

    瑶池让玲珑仙子恢复自由,手持仙剑,恐怕也是担心玲珑仙子会有什么不测。

    吴邪把话说的很清楚,不过这并没有给玲珑仙子的道心造成什么打击。

    这一切,本就是她预料之中的。

    “大人,玲珑但求一死,请大人成全。”

    吴邪心中的不解越来越浓。

    和大公主说的一样,吴邪也不认为太孙真的是玲珑仙子杀的。

    没有道理。

    她已经是大罗之身,即便日后中央天帝失势,也不会对她造成太大的影响。

    更何况根据传闻来看,玲珑仙子和太孙的感情不错。他们之间有婚约,这个婚约并非是中央天帝和西王母联姻促成的,而是太孙对她坚持不懈的追求感动了她。

    既如此,又为何杀掉了太孙呢?

    这个疑惑,曾经弥漫在很多仙人的心头。

    而自从某件事情传出来之后,很多仙人也自以为知道了原因。

    吴邪也有所猜测,但她需要证实。

    想到这里,吴邪问大公主:“大公主,我有一件事情问你,但你要说实话,这关系到玲珑仙子的杏命。”

    大公主不敢怠慢:“请大人直言,我一定知无不言。”

    “太孙死之前,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天帝准备册立太子的事情?”

    大公主眼皮猛地一跳。

    “好了,我已经知道答案了。你都能提前知道这件事,想来其他几位殿下肯定也能通过各自的渠道有所耳闻。”

    大公主知道吴邪说的是什么意思,她没有接话。

    即便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照不宣,可是依旧不能摆在明面上来说。

    因为这件事情牵涉的太广。

    影响也太严重。

    吴邪没有这个顾忌。

    这件事情牵扯的越广越好。

    维稳局是新生势力,想要继续扩充实力,只能颠覆现有的格局,彻底改天换地。

    只有经过一场权力洗牌,新的势力才有可能借机扶摇而上。

    所以,她无所顾忌,闹的越大越好。

    “玲珑仙子,太孙事前想来也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是否?”

    玲珑仙子点头:“开疆和我说过,但是他爷爷已经告诉他让他放弃了。”

    “退一步海阔天空?呵,谈何容易。不过我更好奇的是,玲珑仙子仙子应该已经意识到自己被人利用,为何要死保幕后黑手呢?难不成,下黑手的是你真正的心上人?”

    玲珑仙子的表情十分坦然,迎着吴邪探究的目光,她也没有丝毫的心虚。

    她只是淡淡道:“开疆的确是死于我手,无需多言,杀了我便是。”

    “想死?这也由不得你。”

    一个新的声音出现,让七公主纷纷露出喜色。

    “见过娘娘。”

    西王母,终于到了。

    降临到场间,西王母首先对着吴邪点了点头。

    “河蟹大人,陛下托我给您两句话。”

    “天帝?他说什么?”

    “这一次太孙被杀事件,要彻查清楚。他有八个字:上不封顶,下不保底。”

    西王母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仙人都面色一变。

    天帝坐镇幕后,寥寥数语,就让她们依稀看到了天庭即将到来的血雨腥风。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