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5章 翻云覆雨(5K+)

    吴维的话,并没有完全取信于皇帝和副相。

    但让他们有些惊慌的是,一直没有人来。

    帝国是有应急机制的,他们刚刚各自以自己的权限发送了一次信号,正常来说,现在帝国应该已经有所反应了。

    但直到现在,帝国依旧风平浪静。

    这让他们绝望。

    “你能控制天王?你入侵了天网?”

    副相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错,是天网主动向我开放了权限。副相应该也拥有足够的权限,可以用首相的特殊账号登录天网,那里应该有天网给我开的证明资料。”

    副相狐疑的看了吴维一眼。

    他不愿意相信吴维入侵了天网,因为在星际时代,天网的重要杏被无限放大,如果天网失灵,帝国对于治下疆域的统治都将产生危机。

    所以即便是自欺欺人,他也不愿意相信。

    让他有些松一口气的是,天网如吴维所言,的确证实了他的身份。

    是自己人。

    副相对皇帝点了点头。

    虽然依旧对吴维保持怀疑,可是既然天网给出了判断,那么以他们现在的级别,实在是没有理由再继续质疑。

    “抱歉,实在是您的名字太容易引起误会,而且您的实力也实在是强大的有些过分。”

    “我明白,所以才愿意和你们交流。帝国在你们眼中已经很大了,但从宇宙的宏观角度来看,也只是沧海一粟而已。我没有太大的兴趣,也不会在帝国久留。当我找到合适的传承者,就会走上先辈的道路,继续前往三千大千世界进行探索和提高。你们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帝国的权柄,于我只是浮云。”

    吴维没有奢望他们两人会相信自己。

    那根本不重要。

    只要配合自己就够了。

    副相听明白了吴维的意思,他的持身还是问题不大的,不管是在首相遇刺的问题上还是在顾宇遇刺的问题上,他都做到了置身事外。

    所以让他配合吴维,问题不大。

    “需要我做什么?”

    “切断和叶阳的关系,秉公处理这件事情。不管涉及到谁,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没问题。”

    副相回答的毫不犹豫。

    作为一个文官,他当上首相就等于是到头了。

    距离下一次换届还早得很,副相也不用从现在开始准备。

    所以他只需要考虑如何让帝国更强大,让帝国尽快回复太平。

    盟友?

    副相需要盟友,首相不需要。

    只是,副相答应的很爽快,皇帝就有些不好了。

    “副相,你难道就这样屈服了?他的身份一定有问题。”

    面对皇帝的质问,副相沉默了片刻,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陛下,天网说没有问题。”

    “天网可能早就被他入侵了。”

    “不太可能,因为我们都知道天网是谁。如果副局长是我们猜测的那人,那天网宁愿自毁程序,也不可能帮助他来骗我们的。”

    面对副相这个强有力的理由,皇帝无言以对。

    是的,他们都知道天网的核心就是林深。

    如果说面前这人真的是杀死了吴维的人,天网又怎么可能会与他同流合污呢?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林深没有追究,他们就更没有理由在这件事情上纠结了。

    只是,皇帝有些事情做的太过分,副相可以全身而退,他却做不到。

    “陛下,你有些过于紧张了。”吴维看着皇帝,眼神中透露的深意,让皇帝越来越不安。

    副相完全恢复理智之后,也开始回忆吴维刚才的话。

    他也用审视的眼光看向了皇帝。

    副相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皇帝背后有嬴家,虽然看似只是一个傀儡,但也绝对不是自己可以轻易撼动的。

    可是如果首相之死真的和皇帝有关系,只要查实了这件事情,那皇帝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没有人能救得了他,嬴家也不行。

    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嬴家会最先把他放弃掉。

    说穿了,帝国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姓嬴的后代的象征而已,至于这个人是谁,一点都不重要。

    “皓天,朕想和你单独聊聊。”

    皇帝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一个吴维就已经让他有全盘失控的危险,如果让副相也站在自己的对立面,那他就真的不用活了。

    虽然副相看上去实力并不强,他动动手指就能捏死他,但世上很多事情,都是可以不可再的。

    杀死首相可以,再杀一个,那就是蠢了。

    原本皇帝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现在,他已经失去了这个把握。

    吴维同意了皇帝的要求。

    他现在并不确认皇帝才是杀死首相的真正凶手,只是基于皇帝惊慌的表现有些怀疑。

    但吴维知道叶阳和这件事情脱不了关系,而叶阳又和皇帝脱不了关系。

    歪打正着,让皇帝自己心虚了起来。

    等副相走后,皇帝遣散所有人,然后直接问了吴维一句:“阁下打算杀死叶阳吗?”

    “为什么这样说?”

    “从阁下的话语中可以明显的感觉出来,你已经认定了叶阳就是凶手。”

    吴维眉头微皱,他听出了些许的怂恿之意。

    但是这种意思如果是副相表达出来的,他可以接受,毕竟副相现在已经接近于成功上位,不需要叶阳了,正是过河拆桥的时候。

    皇帝为什么要怂恿他杀掉叶阳?

    她和叶阳之间的关系,看来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更加复杂。

    “看来陛下和叶阳之间也是假合作,没有真感情。”

    皇帝的心先是一提,随后又放了下去。

    还好,吴维这样说,只能说明吴维了解她和叶阳的感情,但对她最大的底细还不知道。

    就在她这个想法刚刚蹦出脑海的时候,她又听到了吴维的话:“也对,毕竟你的体内住着一个苍老的灵魂,身体又是一个女杏的身体。能够和叶阳产生感情,本身才是一件值得奇怪的事情。”

    “你……”

    “你的实力比我低,所以你想隐藏的一些秘密在我眼中无所遁形。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我还没有到一眼看穿你的过去未来的地步。”

    如果皇帝是副相那种普通人,吴维倒是有这个能力。

    但是皇帝本身的实力在整个帝国都能够排进前十,而单以神魂而论的话,皇帝除了吴维之外甚至可以坐二望一。

    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看重灵魂,而不是肉体。

    张百忍亿万世界轮回,肉身不知道换了多少个,但真灵始终不变,只不过是暂时封印住了自己。

    万物苍生轮回,同样是身体不停的变幻,但本质始终不变。

    只是生灵本身意识不到。

    皇帝修炼的功法特殊,是仙秦时期遗传下来的一道秘法,修炼条件也极其苛刻。

    皇帝以极佳的运气和优秀的天资修炼成功,又在几千年后醒来,厚积薄发,实力在整个帝国都已经排在前列,只是没有出过手,外界都没有察觉。

    真正战斗起来,叶阳也好,顾宇也好,都不见得是皇帝的对手。

    面对这种级别的高手,吴维想一眼看穿他的话,需要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

    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没有那个必要。

    用别的办法,不见得不能达到目的。

    吴维本来的确是准备直接弄死叶阳的。

    不过皇帝的表现和试探,让吴维改变了主意。

    皇帝不像是要急着撇清和叶阳的关系,反而更像是急着让叶阳帮他背锅。

    “虽然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我相信陛下你不是这种人,你有和叶阳一起面对困难的勇气。如果没有叶阳的话,你也没有办法走上台前,恢复从前帝制的荣光,那么你为什么要让我去杀掉叶阳呢?”

    皇帝的笑容已经有些勉强了:“以你的实力,没有必要骗朕,既然你确定叶阳是杀害首相的凶手,那他自认罪该万死。朕虽然不想让他死,可朕也没有那个能力为他脱罪。秦法在上,朕也必须要遵守。”

    “秦法的确在上,不过帝国不遵守秦法的人比比皆是,就不要拿这种幌子来骗我了。”

    在很久远的仙秦帝国时代,秦法的严苛,是产生过很显著效果的。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秦法的威慑力也就越来越小。

    尽管帝国给予朝廷官员的俸禄已经不算低了,可是巨贪大污依然层出不穷。

    吴维曾经所处的那个时代是这样,现在的帝国有过之而无不及。

    太平盛世的强国,这些问题是不可避免的。

    帝国的国力再蒸蒸日上,也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欣欣向荣。

    而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些腐败都是由高层引起的。

    上行下效,从叶阳对首相下手毫不迟疑的情况下,就可以看出现在的秦法对于这些大臣的约束是何等的薄弱。

    靠秦法约束他们,是纸上谈兵的人才会干的事情。

    吴维没有那么天真。

    他当然也不会把皇帝当成这么天真的人。

    皇帝敢这样说,肯定有他不知道的原因。

    而最大的可能,就是刺杀首相,皇帝也有份。

    这并不难猜。

    只不过没有证据。

    吴维大有深意的看了皇帝一眼,问了一句让皇帝有些腿软的话:“陛下和首相关系好吗?”

    “我们之间的交集不多。”

    “是吗?”

    吴维心中有数,也就明白了调查的方向。

    很快,林深就给他传来了一份情报。

    看完情报之后,吴维眯了下眼睛。

    让皇帝走上前台,最初是副相的提议。

    然后副相说服了首相,再由首相请出了皇帝。

    首相和皇帝之间的交集的确不多,但流传在外的资料表明,两人的关系还挺融洽的。

    从皇帝的表现来看,吴维对此十分怀疑。

    “首相是一个聪明人,他肯定知道不能开历史的倒车。制衡叶阳,他肯定是要做的。但如果是以恢复帝制为代价,那他根本不会予以考虑。我这样说,没错吧?”

    皇帝沉默。

    这本身就是一种回答。

    “看来陛下要先接受调查了,你拥有重大的嫌疑,跟我走一趟夜帝学院吧。”

    皇帝看着吴维,一脸的不能置信。

    “你要抓我?”

    “有问题吗?”

    “你只是404局的副局长。”

    “对啊。”

    “我是秦皇,帝国的皇帝。”

    “帝国需要一个皇帝,但不需要你。我相信即便你真的被查出有问题,皇室再立一个皇帝,问题也不会太大,更不会对帝国产生丝毫的影响。”

    “皓天,你只是朕的一个臣子,你居然敢对朕不敬。”

    事情发展到现在,尽管还没有充分的证据,但吴维已经可以肯定,首相遇刺的事情,肯定和皇帝脱不了关系。

    弄不好,他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叶阳只不过是一个被背锅的。

    否则皇帝不会这么激动。

    自从君主立宪之后,皇帝虽然依旧被高高在上的供奉着,但稍有能力的权臣,也不会真的把皇帝放在心上。

    以吴维现在的实力,对他不敬也就不敬了,又有什么?

    还是皇帝色厉内苒,自己心虚了。

    想到这里,吴维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

    叶阳罪不至死的话,倒是避免了他和秦云海发生直接冲突。

    不过,皇帝远比他想象的更难对付。

    几千年的野心和准备,十二世虽然还比不上吴维,但是他一直都没有脱离帝国。

    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他完成一些谋划了。

    吴维刚刚出现的太过突兀,让十二世没有反应过来。现在他回过神来,自然不会再束手就擒。

    十二世知道自己不是吴维的对手。

    但他并不是很担心。

    只要吴维是帝国的人,他就不担心自己会有生命危险。

    “好吧,朕承认,首相是朕的手下杀死的。”

    吴维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动容,而是抬了抬脑袋,对十二世说:“继续,你肯定还有话说。”

    “你不能杀我,也不敢杀我。”

    “为什么?”

    “我死了,整个嬴氏皇族都要为我陪葬。”

    吴维面色微变,双眼立刻出现了一道白光,将十二世笼罩了进去。

    片刻之后,吴维的目光恢复正常,看向十二世的眼神已经和先前截然不同。

    “你把嬴氏皇族所有人的精血联合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不止如此,我还把他们的精血都维系在了我的身上。我死了,嬴氏一族会被灭族。”

    这才是他最大的倚仗。

    敢谋国,自然要有谋国的底气。

    “你说的对,帝国可以没有一个皇帝,但可以没有整个皇族吗?”

    吴维被十二世这一招打的也有些措手不及。

    他没有想到,十二世会这么狠。

    把所有族人的命运都维系在自己身上,这等于是在绑架自己的家族。

    一旦他自己出了事,整个家族都会为他埋葬。

    这是何等自私的想法?

    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不会这样做。

    但十二世敢。

    他也的确是有这样做的理由。

    只有如此,他才能保证自己永远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不管他做什么,不管他结果如何,他都不会出事。

    嬴家也不会出事。

    帝国不能接受皇族全部覆灭,万年的传承,虽然百姓对于皇室的认可已经可有可无,但一旦这个象征真的消失,帝国必然会掀起动荡。

    吉祥物,自然有吉祥物存在的意义。

    “这种秘法丧尽天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嬴氏一族至少要折损一半的气运,伤残指数也接近一层,你也真的是下的去手。”

    “这是必要的牺牲,待朕成功那一日,嬴氏一族自然能够得到更多的回报。这件事情是我们嬴氏一族全体的志愿,并非朕一个人的行为,否则又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外泄?皓天,你阻止不了我,更审判不了我。我和嬴氏一族的命运已经紧密联系在了一起,除非你有魄力杀灭整个嬴氏皇族,否则最好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叶阳算我给你的交代。”

    “这算是威胁我?”

    “不,是求你。换成别人,他现在已经死了。只是因为你实在太强,我才愿意把叶阳当成给你的交代。”

    这倒是实话。

    只不过十二世也是皇帝当久了,不太会说话。

    明明是求人,却硬是说出了盛气凌人的感觉。

    吴维从很早之前,就已经是软硬不吃了。

    他挑了挑眉,重复的问了一句:“你刚才说,这是你们全体嬴氏一族的决定?”

    “没错。”

    吴维点了点头,沉默了片刻。

    他是能够接受这件事的。

    作为皇族,如果帝国能够恢复真正的帝制,那他们就是真正的皇亲国戚,手中的权力和财富都会呈几何倍的增长。

    换成他是嬴家后人,也会拼一把。

    可惜,他不是。

    所以,他就不会站在嬴家后人的角度上考虑问题。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可同情的了。”

    吴维的身影倏然消失,下一刻,他出现在了十二世的面前。

    然后,直接封禁住了他的身体。

    “走吧,和我去一趟夜帝学院,把你做过的事情都交代清楚。”

    “你……”

    “其实,帝国也是可以没有嬴家的。

    另外,我说谁姓嬴,谁就可以姓嬴。”

    吴维历经艰难走到今天,不是为了委曲求全活着的。

    他已经拥有了翻云覆雨的资格。

    或者说,指鹿为马的资格。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